仙都 第五节 此人究竟是谁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冰川之间的溜道曲折蜿蜒,一段长一段短,接连不断,横穿整个冰幔,不知是那位大能施展通天手段,才造就如此浩大的捷径。 三头鲤鲸在溜道上滑行,堪比载人的冰橇,无移时工夫便驰出千里之遥,毫不费力,唯一让他们难以忍受的是遇到冰山阻路,被巨力抛起,魏十七还好一些,干净利索,沙艨艟却每每弄些小花样出来,高一下低一下,前翻滚后翻滚,戏弄他们一番,博众人一笑。

  天色渐渐暗下来,四月当空,清辉映照在冰山上,明晃晃有如白昼,众人歇了口气,围拢在一处暂避风雪,略进水食。

  阎川不像阎白阎田那么迟钝,早看出这一行人实力强横,莫说鲤鲸族,恐怕连羽族都讨不得好去,这一趟环峰岛之会变数甚多,胜负难测,他陪着小心,对魏十七敬畏之心日盛,尽心尽力回复他的问话,连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隐秘也透露一二。

  歇了数个时辰,众人正待上路,魏十七与阴元儿不约而同抬头望向天际,警惕大作,却见一线赤云从东滚滚而来,刹那间淹没了苍穹,星月潜踪,天昏地暗,连风雪都骤然停歇,一股苍凉的气息席卷而来,不知其所始,亦不知其所终。

  阴元儿衣袂猎猎作响,一条条纤细的飘带从体内钻出,如灵蛇一般缠绕飞舞,魏十七微微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嘀咕了一句:“这才像话嘛……”

  梅真人双眸渊深似海,有无数星光明灭,轻声道:“显圣以上,大象未满。”

  赤云越聚越多,越压越低,黏稠如泥浆,鼓起一个个气泡,颤颤巍巍,轰然破碎,硕大的火球从天而降,暴雨般覆盖了方圆千里,犹如一场密不透风的流星雨。阎川顿时脸色大变,下意识往下钻去,一头撞在坚硬的冰山上,这才意识到自己并非身处海中,他心中拔凉拔凉的,只剩下一个念头,“完了,全完了……”阎白阎田更不济,腿脚都软了,抖抖索索瘫倒在地,心魂尽失,任人宰割。

  阴元儿伸手一指,冥河翻腾而起,一道洪流曲折盘旋,浊浪滔天,火球没入河中,冥水顿时沸腾起来,白气氤氲,直透霄汉。

  火球狂暴肆虐,逼人的热力迎面扑来,众人身处冥河庇护下,无不为之变色。数量本身就是一种质量,单个的火球或许威力不大,但是当方寸之地叠加了成百上千个火球,金刚不坏之躯也承受不住,如此浩大的妖术,十有**是真仙嫡传弟子,苍鼓族族长亲自出手了。

  妖术持续了整整顿饭工夫,千里赤云投东滚滚而去,重又现出一碧如洗的苍穹,四月晏然,亘古不化的冰川被削去厚厚一层,溜道尽数摧毁,风雪从四面八方聚拢来,显得有气无力,众人面面相觑,被这一轮火球砸得没了脾气。

  阴元儿将冥河收入体内,脸色颇为不虞,简单,粗暴,以火球消耗冥河,试探她的底细,她竟然无可拆解,连对方藏于何处都探察不到,也无从反击,陆黾洲羽族的神通果然有独到之处,却是小觑不得。

  魏**抵猜到了几分,先是那白鹤青年从冥河脱逃,带走一滴冥水,接着就有大能遥遥试探,显然对冥河不无忌惮。他与阴元儿低声交谈了几句,得知冥河抵过这一轮妖术,并无多少消耗,略略放下心来,不过天下没有不可破的宝物,冥河从暗处露到明处,苍鼓族定然会找到克制的手段,这也是他们出手试探的真正原因。

  溜道既毁,只能徒步而行,魏十七担心再有变故,不惜消耗妖力,轮番携三头鲤鲸从空中飞遁,以最快的速度穿过冰川。

  飞不数日,赤云再度袭来,如千军万马淹没了天空。众人只得降落冰川,阴元儿再度以冥河抵御铺天盖地的火球,梅真人暗中施展神通,双眸闪动着摄人心魂的神光,慢慢抬起右手,似有千钧重,朝着东首的天空指了一指。

  魏十七的身影倏然消失,化作一抹若有若无的虚影,蹈空直飞天际,一口气横掠数百丈,扑入赤云之中,火球接二连三砸在身上,旋即被甩了出去,没能阻他分毫。

  “咦!”赤云之中发出一声惊呼,似乎颇感意外。魏十七将分海槊一划,湛蓝的水雷应手飞出,硬生生炸开黏稠的赤云,现出来者的身形。

  那人三十来岁,面如冠玉,双眸温润如玉,胁插双翅,稳稳浮于空中,拊掌笑道:“果然,分海槊落在了尔等手中!”

  分海槊乃是蛇颈龙王族的重宝,此人来自大瀛洲,能操纵自如,水雷应手而出,看来流火以海域相托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大瀛洲得蛇颈龙认可,确实有资格参与这趟环峰岛之会。他有心再试探一番,翻掌祭起一串青凤珠,合计一百零八粒,每一粒珠子内都蕴含青凤的一滴精血,疾风骤雨般砸去,气势汹汹,扰得天地灵气紊乱不堪。

  魏十七毫无惧色,将分海槊一摆,水雷密密麻麻浮现,炸得乾坤颠倒,日月无光,青凤珠十不存一,剩下的突破重重水雷,狠狠砸中对方头面,直砸得火星四溅,魏十七连眼皮都不眨一下,探出左手一抓,将青凤珠死死扣住,捏为齑粉。

  那人叹息一声,暗觉可惜,他虽然还有诸多厉害的手段,但对方显然也未尽全力,眼下不是殊死相搏的时候,待到环峰岛之会再较量也不迟。他摇摇头,足尖轻轻一点,赤云翻滚着涌上前,将他一卷而没,急投东方而去。

  魏十七亦不衔尾追杀,收起分海槊,返身回到冰幔,仰天吐出一口浊气,直喷出数丈才缓缓散去。这一番交手不过十余息,耗费的体力精力却着实不少,他略显一丝疲态,朝梅真人摆摆手,表示自己并无大碍。

  阴元儿忽然问道:“此人究竟是谁?”

  阎川牙齿打颤,结结巴巴道:“是……是……苍鼓族……族长……穆……穆……穆青……”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