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二十一节 巡天门下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寇启定下三击之约,“山河万里图”勉强算是一击,阴元儿催动太阴元命珠挡了下来,毫发无损,见对方不再有所举动,故有此一问。寇启将卷轴纳入袖内,五指又握住一根镇仙杵,心念数转,器灵之身不死不灭,就算打得她灵身溃散,也无济于事,何况镇仙杵乃有形之宝,未必能击破冥河,打完后还要对付那狠天狠地的魏十七,权衡得失,为了七块海命牌跟他们死磕,似乎有些得不偿失。

  他犹豫不决,缓缓抽出镇仙杵,一团金光亮起,隐约现出山川河流,辰宿列张的异象,苍凉的气息充斥天地间,众人的心跳不约而同慢了半拍,神魂震荡,脸色大变。

  魏十七又何尝愿意跟羽族一味死磕,寇启只动用了一幅“山河万里图”,就逼得阴元儿现出原形,梅真人说苍鼓族族长穆青“显圣以上,大象未满”,此人只怕也不遑多让。他微一沉吟,取出两块海命牌,敲得叮当作响,道:“此战就此作罢,这两块海命牌,权当结个善缘,海界之内,你我互不为敌,如何?”

  两块海命牌便抵一方海域,这个人情不小,寇启笑了起来,将镇仙杵收回袖中,不再计较魏十七适才坏了规矩,出手相助阴元儿,颔首道:“也好,结个善缘,就这么说定了。”他伸手一招,魏十七手指一松,两块海命牌稳稳飞入寇启掌中。

  几句不咸不淡的场面话,两块海命牌,双方各退一步,化敌为友,穆藤只得瞪了梅真人一眼,灰溜溜回转身,满肚子不忿。见识了魏十七的手段,他自忖与他在伯仲之间,不明白师叔为何主动示弱,陆黾洲觊觎大瀛洲已久,环峰岛之会后将联手星罗洲虫族,有所大动作,师叔这是故意麻痹他们,还是有修好之意?

  他决定出去后跟父亲好好谈一谈,寇启虽然是真仙传人,苍鼓族却轮不到他做主。

  “吾乃寇启,巡天门下不成器的弟子,今日就此作别,后会有期。”寇启朝魏十七拱拱手,回头招呼一声,带领一干苍鼓族人返身而去,走得潇潇洒洒,毫不留恋。无移时工夫,海天之间只剩下龙蝠硕大的身躯,肉翼轻轻摆动,像一条浮空大船。

  巡天门下,真仙嫡传,魏十七与阴元儿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回到龙蝠背上。沙艨艟怔怔望着阴元儿,眼珠都快掉了下来,器灵之身,她竟然是器灵之身!他蓦地记起胡帅所言,“……谁说魏十七只能投入鬼修麾下?谁说那提耶鬼修不能为他所制?人心叵测,万事皆有可能!”

  胡帅明见万里,一语直指要害,万事皆有可能,“可能”就这样明明白白变成了现实!李静昀放出话缉拿的“下界逃奴”,人妖混血,惶惶然闯入上界,像一块石头投入湖中,激起层层涟漪,摇动整个大瀛洲,呈愈演愈烈之势。不知不觉间,魏**步流星,远远超过了他,与胡帅并驾齐驱……不知不觉,连胡帅都只能望其项背了……沙艨艟心潮澎湃,手脚冰凉,他清楚地意识到,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正缓缓拉开帷幕,这个新时代是属于魏十七,北海,商路,市集,三巨头,荒北城强势崛起,与极昼城双峰并峙,而他,只会是一个旁观者,见证者,仅此而已。

  他双手紧握拳头,指甲刺入掌心,万分不甘。

  支荷没有他这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魏十七的强悍固然令她诧异,却也没想这么多,与沙艨艟不同,很早以前,她的目光就越过了天妖遗下的七座城池,投向了遥不可及的真仙境,魏十七纵强,还能强过真仙么?虽然在旁人看来她只是痴人说梦,但支荷心如铁石,从未动摇。

  唯有成就真仙,才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获得真正的大自在。

  阴霾散去,风平浪静,十日当空,大战之后是短暂的平静,这一刻,环峰海界仿佛睡着了。就在不久之前,苍鼓族掀开了最后一张底牌,实力暴露无遗,寇启乃真仙嫡传,纵然不及大象,相差亦极其有限,长着一张雷公脸的穆藤有显圣修为,宣子樯和穆竹儿大抵相当于阳神境,魏十七推测,尚未出手的六名羽族中,两人不及宣子樯,四人与其在伯仲之间。

  云熙,浮风,穹窿,苍鼓,羽族四支,苍鼓最弱,族长穆青随意遣十名族人入海界,就相当于半个斜月三星洞,还有多少强手隐而不露,留作后手?羽族是一杆秤,一对一,支荷沙艨艟可与宣子樯一战,前者稍稍压过一头,后者略有不及,梅真人堪敌穆藤,但有穆竹儿之流在旁相助,势必败下阵来。阴元儿有冥河护身,不惧混战,足以压制穆藤,但羽族精擅遁术,冥河亦非无往不利,寇启祭出“山河万里图”克制冥水,阴元儿被迫现出太阴元命珠原形,才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小胜一筹。

  至于魏十七,他自忖全力催动破晓真身,身相合一,可与寇启一战,稳稳立于不败之地,但要灭杀对手,却也不易。“一芥洞天”尚未大成,摄入宣子樯,借魔婴之力将其制服,差不多臻于洞天的极限,换成穆藤的话,十有**困不住他。有得必有失,北漠天狼修炼“一芥洞天”,大抵将洞天炼入狼齿狼骨,规模虽小,胜在随时可弃,魏十七另辟蹊径,以十二经络、奇经八脉、三百六十五处窍穴为骨架,将颅顶、后颈、右臂腋下、脐上三分、左腿膝弯五处魂眼设为阵眼,借妖域构筑洞天,刻入皮肉筋骨脏腑,固然肉身不溃,洞天不灭,但也因此失了变化,无法将自身遁入其中,联手克敌。

  一缕意识,终究不能与真身相提并论,“一芥洞天”内,尚缺一人镇守,魔婴是不错的人选,天魔气与洞天妖域相辅相成,曲尽其妙,但他却不足信……阴元儿想都不用想,屠真或许会是更好的选择……

  魏十七坐于龙蝠背上,闭目养神,懒洋洋晒着日头,众人默默无语,各自静坐,等待着下一场大战爆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