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二十五节 暗流涌动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21:55:15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法阵溃散,金线寸断,渐次没入梅真人体内,她仿佛耗尽了所有力气,仰天倒下,身轻如叶,魏十七及时伸手,将她收入“一芥洞天”,交与秦贞照应。暗影贼遭此重创,胃袋开始崩塌,剧烈的心跳声清晰可闻,此起彼伏,一线光明撕开了浓稠的黑暗。

  魏十七看得分明,前方不远处,一颗小山也似的心脏如赤日东升,隆隆鼓荡,暗影贼的要害近在眼前,他怎肯轻易放过,当即紧握屠龙真阴刀,催动破晓真身,化作一抹虚影急速迫近。犹如投入岩浆涌流的火山,炽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声心跳,声如洪钟,他被音波轰个正着,衣衫刹那间化作飞灰,身躯迸射出灰蒙蒙一层毫光,蛇鳞覆盖全身,毫发无伤。

  巴蛇法相舒展身躯,高高仰起头来,魏十七心知有异,一气挥出三十三刀,黑沉沉的刀光纵横交织,稍纵即逝。暗影贼的心脏急剧跳动,近乎于抽搐,刀光尚未近身,便寸寸瓦解,然而魏十七又何止这一番手段,趁着对方全力化解刀光,无暇旁顾,他倏忽逼近十余丈,屠龙真阴刀由下而上撩起,又一线刀光飞出,漆黑之中闪动着点点金芒。

  这一刀猝然发难,刀光之中,隐藏着斜月三星洞碧莲小界一朵金莲,暗影贼内外受敌,哪里防得住,一颗心被刀光轻轻斩过,受创处炸将开来,血肉凝作金屑,窸窸窣窣滚落。“嗷”凄厉的怒吼充塞天地,魏十七顾不得趁乱伤敌,将屠龙真阴刀一摆,无数金芒从虚空中飘出,凝成一朵金莲,斜斜嵌在刀柄后,他顺势将身一跃,朝着光亮处遁去。

  前有梅真人,后有魏十七,暗影贼两度被重创,再也无法维系法体,禁锢对手,魏十七轻而易举冲出胃袋,赤身**跳回海天之间,十日之下。抬眼望去,阴元儿正催动冥河,与暗影贼斗得不可开交,那厮已缩至百丈大小,开膛破肚,血如泉涌。

  暗影贼何等强悍,这点伤势不足为虑,魏十七不容它轻易脱身,向阴元儿叫道:“莫要再留手了,用灭绝珠!”

  阴元儿白了他一眼,心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留手了?这大乌贼硬抗冥河,便是李静昀来了也占不到多少便宜……”她心念微动,皓腕轻抬,将一十二颗灭绝珠尽数进入打入暗影贼体内,湛蓝的星光猛地炸开,连成一片,在它体内肆虐,暗影贼“嗷嗷”大吼,身形再度缩小,伤口合拢,一缕缕黑气缠绕,血流渐止。

  魏十七摇摇头,低声嘀咕了一句:“不够!”

  阴元儿看出了他的心思,这是要下狠手将对方灭杀的意思,贪心不足蛇吞象,按照毒龙的说法,被他们惊醒的这条“大乌贼”,乃是暗影贼族内的强者,三颗心脏,三元之力,在环峰海界诸多海妖中,可挤进前十之列。

  不过以她对魏十七的了解,他很少行无把握的冒险,之前暗影贼一口吞下二人,如今只得魏十七一人出来,看来梅真人是凶多吉少了,联想到暗影贼忽遭重创,实力大损,十有**是梅真人在它体内拼死一击得了手,她与魏十七联手,倒不无一战之力。

  一念及此,阴元儿悍然出手,将双肩一摇,化作一颗浑圆的太阴元命珠,倏地投入冥河之中,驱使冥水狠狠扑向暗影贼,从伤口挤将进去,生生刺破脊背/飞出,又扭头直下,寻隙而入。

  魏十七同时出手牵制对手,双手持定分海槊,灌注魂魄之力,掀起混沌乱流,槊刃深深插入暗影贼体内,“哗啦”划开一道口子,阴元儿趁机驾冥河钻入,二人配合得天衣无缝,无移时工夫,冥水便九曲八折,将暗影贼里里外外缠住。

  太阴元命珠内的阴气喷薄而出,寒气冲天,十日隐没,风云变色,鹅毛大雪纷纷飘落,方圆百里的海面尽皆凝成坚冰,冥水兜底冻结,化作一条浑浊的寒冰锁链,将暗影贼牢牢锁住。

  “咚!”一声强烈的心跳,一道赤光直射苍穹,搅动万里彤云,坚冰绽裂,冻结的冥水像檐下冰棱,寸寸折断,暗影贼的身躯持续缩小,苍凉悲愤的气息弥散天地间。魏十七与阴元儿双双飞出,冥河消融,浊水回流,阴元儿脸色凝重,抬手将冥河收回,显然感到了不小的压力。她情不自禁看了魏十七一眼,却见他凝立不动,巴蛇法相盘在上空,微微眯起眼睛,丝毫没有退避之意。

  嗡嗡虫吟之声若有若无,一团黑影遮掩不住身形,缓缓浮出虚空,竟是七八头星罗洲的异虫,体型硕大,面目狰狞,不知何时,彼辈已悄悄迫近,居心叵测。须臾之间,一声凄厉的鸟鸣鼓风而至,似鹤,似鹰,似凤,天际出现若干黑点,来得极快,赫然是陆黾洲羽族,为首的正是雷公脸穆藤。波涛翻滚,暗流涌动,海族从四面八方逼近,载沉载浮,若隐若现,在视野的尽头,鲤鲸,齿章,髑髅鱼,盾甲鱼,雷鱼,马面蛟,毒龙,白环海蛇,鬼头鲨,八将军,暗影贼,漆面佛,渊海上族尽皆到齐,离得远远的,彼此戒备。

  阴元儿哂笑道:“好大的阵势你这是有意立威,还是逃不脱,只能作困兽斗?”

  魏十七以分海槊指指暗影贼,道:“你猜它身上有几块海命牌?”

  阴元儿不明白他这么问的用意,微一沉吟,随口道:“**十块?”

  魏十七道:“梅真人未曾陨落,已无力再战,支、沙二人尚不足独挡一面,此间只剩你我,敌众我寡,狼多肉少,需以雷霆手段,击破最强之人,夺取海命牌飞遁,与羽族虫族同进退,或能全身而退。”

  阴元儿随即明白过来,海陆有别,环峰海界之内,大瀛、陆黾、星罗三洲天然处在同一边,俱为海妖眼中钉,肉中刺,歃血为盟或许不可行,但分担压力,同进共退,却是大势所趋。魏十七若能一举灭杀暗影贼,震慑群妖,夺取海命牌分与羽族和虫族,从空中各自遁走,倒不失为一条可行之策。

  羽族虫族又何尝猜不到他的用心,但魏十七主动跟暗影贼死斗,他们乐得作壁上观,伺机谋取好处,若他大败遁走,不妨联手将其灭杀,一举消除心腹之患,扫平百年后的变数,若他竟能得手,再坐下来好生谈谈也不迟。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