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七十六节 侥幸逃过一劫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七八天后,乌金矿只剩下一些零星的小矿石,钱居安对此非常满意,魏十七让他发觉了体修的长处,他开始考虑回千仞峰后向师父进言,培养一批体修弟子。只是他不清楚,能踏上体修之途的凡人,比剑修更为稀少,云牙宗上下三百余口,修炼啸月功的不足半成,能炼体有成的,更是寥寥无几。

  连续多日目不交睫,魏十七依然神采奕奕,他举起铁镐,看准了一块拇指大小的乌金矿用力凿去,只听得“叮”一声响,岩石迸裂,铁镐反弹回来,震得他手掌发麻。

  钱居安“咦”了一声,从他手里接过铁镐,凿去迸裂的碎石,只见一块硕大的乌金矿嵌在岩石中,之前看到的零星矿石,其实是它裸露在外的冰山一角。

  这块乌金矿大得不同寻常!钱居安又惊又喜,小心翼翼把周围的岩石一一凿开,露出一块头颅大小的乌金,紫色的光华如夜空的繁星,闪烁不定,看久了让人心驰神摇。

  钱居安不放心魏十七,亲自动手,催动元气一镐一镐砸去,把乌金慢慢剥出岩石,心中有些犯愁,曹雨在一旁虎视眈眈,他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把这块最大的乌金矿收入囊中。曹雨抿嘴微笑,她猜透了对方的心思,盘算着怎样才能为自己谋求到最大的好处。

  二人的视线俱被乌金矿吸引,魏十七退到阴影里,绕着山腹兜了一圈,四壁的岩石坑坑洼洼,似乎受到猛烈的撞击,到处都堆满了细小的石屑,乌金矿被开采一空。顺着石壁往上看,山腹不知有多高,黑黝黝望不见顶,来时的那条甬道隐没在黑暗中,辨不清位置。

  他望而兴叹,只有御剑飞行,才能离开这鬼地方。

  乌金矿嵌得极深,钱居安奋力一镐,“扑”的一声,竟凿通了石壁,陷入一个未知的夹层。曹雨眼前一亮,素手轻推,那道发光的符箓冉冉飘到他身前,钱居安用铁镐一撬,石壁朝里塌陷,露出一个白森森的破洞。

  为何入目是一片惨白?钱居安还来不及细看,无数细小的骨骸从破洞内涌出,“哗啦”泄了一地,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疯狂溢出,虽然看不见,却分明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肆意触摸着他们的身体。

  符箓闪了几闪,骤然熄灭。曹雨摸黑将夜明符摘下,低声道:“是妖气!”

  钱居安丢下铁镐连退数步,石火剑出鞘,亮起一道红光,将他的脸面照亮。一剑在手,他镇定了很多,沉声道:“曹师妹,夜明符还能用吗?”

  曹雨不声不响催动手中的符箓,光华再度亮起,摇曳不定,比之前暗了不少。

  满地的白骨碎屑微微跳动,彼此撞击着,遇到契合的碎片就融为一体,速度越来越快,渐渐有了一个妖物的雏形。钱居安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他左手捻剑诀,石火剑化作一道红光,向那白骨妖物击去,凌厉之极。

  魏十七心头突的一跳,到这时才知道,之前钱居安刺他的两剑根本没有催动元气,只是为了把他逼下洞穴,随手施为。

  那妖物伸出手臂,死死抓住石火剑,一道赤红的烈焰凭空燃起,卷了数卷,将它手掌连同半条胳膊烧熔,余下光秃秃的一截,但就这样耽搁了片刻工夫,妖物已然凝成了身躯,稳稳站在三人跟前。

  那是一个双头四臂的怪物,轮廓像人形,头颅是骷髅,额头凹陷,下颌突出,露出尖利的犬牙,上身长大下肢短,看上去孔武有力,不好对付。

  曹雨轻笑道:“原来是一头双首凶猿,死了还不安宁,魂魄跑出来作祟。”

  钱居安毫无惧色,招呼道:“一起动手,快些解决掉,不留后患。”

  曹雨衣袖一挥,一抹淡灰的剑光飞出,盘旋不定,寻找机会出手。

  双首凶猿张开嘴无声地咆哮着,举起拳头重重敲击着胸口,着地一吸,乌金矿无翅自飞,一块块附着在它骨骼上,如同厚实的铠甲,护住胸腹四肢。钱居安见势不妙,立即催动石火剑,星驰电掣般刺向它头颅,凶猿四臂交叉挡住飞剑,赤焰喷涌而出,反被臂骨上的乌金矿尽数吸取,毫发无损。

  曹雨见石火剑无功而返,轻叱一声,夺情剑划出一道弧线,刺中双首凶猿胁下,仍然被乌金矿挡住。钱居安顺势把石火剑收回,不再仓促发难,以他现下的修为,以离火之气催动石火赤焰,最多不过出五剑,凶猿不惧赤焰,徒费元气而已。他注意到凶猿的骷髅头没有乌金保护,

  叫道:“曹师妹,向它头颅上招呼!”

  凶猿四条胳膊护住头颅,石火、夺情双剑穿梭往来,矫若游龙,频频击中凶猿要害,却被乌金所阻,无法伤敌。

  原来乌金矿并非天生,而是双首凶猿身上的一件乌金甲所化。当初凶猿死在通天阵下,肉身化作灰烬,魂魄藏于骨骸中苟延残喘,昆仑祖师施展大神通,将灭杀的妖族尸身尽数镇压在接天岭下,乌金甲被雪神峰碾为碎块,不成形状,山腹也崩出一个巨大的空洞,凶猿的魂魄侥幸逃过一劫,沉睡了数万年才悠悠醒转,一身修为所剩无几,面对两个小字辈的剑修,也拿不出什么得力的手段。

  酣斗中,曹雨衣袖一拂,师门法器晃金绳如灵蛇般蹿出,将凶猿双腿缠住,尽力一收,凶猿纹丝不动,伸出手臂一捞,将绳索抄在手里,狠命往身前一扯,却扯了个空,晃金绳从曹雨袖中源源不断涌出,根本不着力。

  双首凶猿使岔了力,露出些许破绽,四条胳膊稍一松懈,钱居安催动飞剑从它肘下穿过,一剑正中眼窝,石火赤焰喷出,凶猿头颅熔成一团,块块崩碎。与此同时,曹雨催动晃金绳,将双首凶猿重重捆住,绑成一只大粽子,一时半刻动弹不得。

  钱居安一声清啸,石火剑只取对手剩下的头颅,赤焰再度奏功,凶猿双首尽被毁去,四条胳膊软软垂下,颓然坐到在地,附着在骨骼上的乌金矿一块块掉落,叮当有声。

  “成了!”钱居安松了口气,觉得头脑有些晕眩,接连四次催动石火赤焰,已经逼近他的极限,反倒是曹雨游刃有余,显然未尽全力,他心中有些恼火,暗自提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