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九节 何方神圣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晴空万里,乱云飞渡,光斑投射到旷野,一忽儿明一忽儿暗。云层之中,一头黑颈灰雁悠然自得,乘着气流掠过数十丈,忽然身躯往下一沉,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攫取,拼命扇动翅膀,却始终飞不起来。天旋地转,险峻的山崖迎面扑来,伏于雁背的汉子顿时大惊失色,从如此高处坠落,就算不死,一条命也去了大半!生死之际,心头仍存有三分清醒,他深深吸了口气,身躯如皮袋般鼓起,奋力跃起,灰雁哀鸣一声,一头撞在山岩上,摔得粉身碎骨。

  那汉子坠落之势稍稍缓了一线,他大喝一声,双手抱住头颅,看准山崖顺势滚去,“哗啦啦”一阵巨响,撞得石飞树折,尘土飞扬,犁出一道深深的沟壑。山林间死一般沉寂,他“呼哧呼哧”喘息了好一阵,口吐鲜血,手足酸软,兀自觉得后怕。不过一条小命总算是保住了到底出了什么事?是哪个王八羔子直娘贼在捣鬼?心中不停转着念头,那死里逃生的汉子慢慢爬将起来,忽然颅顶一疼,仿佛被一根铁锥狠狠刺入脑髓,旋即失去了意识。

  尸身像只空布袋,四肢软搭搭垂落,一只有力的大手扣住他的后颈,血红的长舌在脑壳内一通乱搅,慢慢缩了回去。马鹿砸吧着嘴,品尝着脑浆的滋味,若有所思,荒北城,魏十七,梅真人,兰真人,寿辰,市集,北海湾,神兵堂,河丘城,沙艨艟,沙筹,沙威,沙通海,闻双熹,闻双熹,闻双熹……原来这匆匆赶回荒北城的汉子,乃是河丘城常驻市集的妖奴闻双熹。八月十五寿辰,宴请天下豪杰,有意思,有意思……马鹿咧开嘴笑了起来。

  他弃下尸身,伸手朝那血肉模糊的黑颈灰雁一招,温热的尸骸仿佛牵线木偶一般立将起来,骨节“噼啪”乱响,血肉蜕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森森白骨。马鹿举步上前,在灰雁脑后一拍,一道黑气绕着惨白的鸟头转了数圈,从七窍钻了进去。数息后,骨质由白转灰,刷地涨大数倍,骨翅左右展开,足有丈许长。马鹿抬腿立于粗壮的脊柱上,骸骨灰雁振翅飞起,如识途老马,径直冲向荒北城。

  远在千万里之外的荒北城,广寒宫小界之内,魏十七心血来潮,从入定中惊醒。掐指一算的把戏,他没有学过,但心绪不宁,确实实打实的。他低头思忖了良久,手指触及袖内的荒北界图,指尖觉得微微发烫,心知有异,忙取出卷轴,点以精血,缓缓展开。

  数十光点飞到空中,牵动一缕缕晶莹的游丝,勾勒出荒北城的地貌,城内城外,山川大地,并无任何异常,魏十七凝神反复看了数遍,双眉紧锁,又挤出一滴精血,点在了界图之上。漆黑的界图闪过一抹血光,刹那间,两点白光浮现于城内,第三点在遥远的南方闪耀,投荒北城而来,璀璨夺目,稍纵即逝。

  魏十七收起界图,疲倦地合上双眼,界图出自跨海而来的大能之手,剥取上古异兽毛皮炼制,一分为七,又经大瀛洲真仙祭炼,绝非寻常法宝可比,即便强如梅、兰二位显圣真人,六星中首屈一指的大明城主文萱,都未能在界图之上留下痕迹。那自南而来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深藏不露,连界图都只能窥探到一瞬?

  他反复斟酌,设想种种可能,终究觉得不妥,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他亲往盲海小界一行,与阴元儿密探谈数个时辰,才飘然返回广寒宫,静静等待着事态的变化。

  马鹿迎着凌厉的风雪北上,不知怎地,心头忽然闪过一丝异样,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双冷酷的眼睛正在窥探他。骸骨灰雁应念急停,扇动骨翅悬于空中,他探出双指一点,漫天风雪骤停,彤云密布的天空卷开一个大窟窿,温暖的阳光穿过云层,投射在他身上。

  窥探的感觉消失无踪,马鹿深知这并非错觉,大瀛洲居然有此等人物,居然有此等手段,委实出乎意料之外。他抬头望向天空,彤云滚滚飞旋,将窟窿一分分填没,无移时工夫便弥合如初,风雪再度袭来,寒意彻骨,他冷哼一声,伸足点了点脚下骨骸灰雁,丝毫不变方向,继续向北飞去。

  十余日后,连绵起伏的冻天山脉横亘于眼前,群山之间,一座座巨峰拔地而起,如剑,如柱,俱为冰雪覆盖,白皑皑一片,反射着刺眼的日光。

  翻过冻天山脉,便是荒北城的地界了。

  四下里寒意刺骨,死气弥漫,骸骨灰雁察觉到了什么,飞遁之势为之一挫,似乎有些畏缩。马鹿伸手在鸟头上一拍,将一道黑气摄出,白骨“嘎啦”一声四分五裂,纷纷坠落高空。他不假外物,稳稳立于虚空之中,目光投向远处的峰顶,一点点微弱的水光闪耀不定,吸引了他的注意,片刻后,马鹿低低笑道:“好,好大的胆子……居然向老夫挑战……”

  他将双肩一摇,魁梧的身躯疾射而出,瞬息跨过千里之遥。行不多时,一条浊浪翻腾的冥河挡住去路,曲折盘亘于空中,上不巴天下不着地,阴气喷薄,鬼气森森,一看就不是善物。马鹿咧开嘴,嘎嘎笑道:“何方小辈,胆敢拦住老夫的去路!”

  冥河哗哗流淌,河底升起数十个冥水傀儡,手持斩/马刀,蜂拥上前。马鹿看了一眼,兴味索然,随手抛出一物,金光一晃,瞬息将傀儡尽数腰斩,又飞回他掌中。

  这一斩疾若流光,击破不死不灭之躯,傀儡再也不能成形,溃作漫天冥水,还没落回冥河,便烟消云散,化作一缕缕纯白的水汽,冉冉消散。阴元儿早已将冥河炼化,对这一斩的威力感同身受,她暗暗吃惊,急忙收拢冥河,将方圆数里绕得密不透风,远远望去像一颗巨大的水球。

  马鹿大步上前,将手一撒,金光再度射出,冲着冥河狠狠一斩。这一击威力更大,冥河豁然中分,兜底翻滚沸腾,一道道笔直的水汽冲天而起,全然不受控制。阴元儿这一回看得分明,对手祭出的,乃是一件奇形怪状的法宝,硬要形容的话,有点像六条金龙尾巴打了个结,你拉我扯,推搡不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