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二十三节 殊无欣喜之意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文萱提着混元骨锤,大步流星闯入北海湾,天地灵气循着阵图流动,如风潮回旋,生出种种暗合天地至理的变化,她却像一块顽石,冥顽不灵。为修炼神兵真身,她将先天窍尽数闭合,不假外物,体内自成天地,借助魂魄之力强化肉身,早已绝了妖修大道,灵气再充裕,也无法惠及“后天浊物”。

  北海涛声不绝,寒风迎面扑来,夹渣着细小的冰屑,文萱略略放缓脚步声,目光如电,朝四下里打量,视野所及,尽是白茫茫一片,不见海妖的踪影。她不禁犯起了嘀咕,“那些鬼头鬼脑的家伙,莫不是躲在海中以逸待劳?神兵真身到了海底,却是要打不小的折扣……”

  正寻思间,脚下隐隐传来细微的水声,似有暗河涌流,文萱心中一阵悸动,猛地收住脚步,冰雪骤然炸开,一颗圆滚滚明珠飞将起来,光芒万丈,射得她双眼不能视物,与此同时,脑后劲风肆虐,一柄三股叉破空飞来,似是法宝之流,非人力所为。

  就地翻滚躲闪是为良策,但文萱是最早追随胡不归的“六星”之一,修成三品“覆地”真身,实力强悍,稳稳压过支荷和沙艨艟一头,位居“六星”之首,哪里肯自贬身价,她闷哼一声,起混元骨锤抡了半圈,掀起一股湍急的气流,三股叉去势顿为之一挫,骨锤顺势撩起,不偏不倚击个正着。

  一声巨响,三股叉失去控制,转得有如车轮也似,远远飞了出去,文萱得势不饶人,又是一锤扬起,那明珠颇有灵性,倏地飞到高空,光芒迅速黯淡下去。

  一珠一叉,这是海婴兽惯用的法宝,文萱深吸一口气,自咽喉至丹田一线,三处魂眼闪动,将混元骨锤重重击在冰原之上,震波四散,土石夹杂着海水轰然飞起,坠落如雨,一道黑影斜斜蹿出,飞身扑向三股叉掉落之处。文萱探出左手虚虚一抓,那人身形骤然凝滞,只得将摇动双肩,放出海婴法相,兽头人身鱼尾,身相合一,奋力一挣,再度蹿将出去。

  对手虽然现形,但心中的悸动犹未消除,文萱留有小半余力,将混元骨锤一挥,三朵骨莲齐齐飞出,海婴法相咆哮一声,张开大口将骨莲吞没,硕大的身躯剧烈颤抖,从数十丈缩至数丈,由实转虚,明灭不定。

  骨莲飞出,头顶忽然一暗,一块小山也似的暗礁狠狠砸下,咸腥的海水滴滴答答,果然有人趁她旧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际再施偷袭。文萱冷笑一声,催动魂魄之力,混元骨锤迎着暗礁掀去,七朵骨莲齐出,此起彼落,瞬息捶打百余下,俱击在同一处,暗礁四分五裂,“哗啦”碎了一地。

  文萱回过头去,只见一条大汉站在不远处,头顶悬浮着海婴法相,一手持叉,一手握明珠,脸色颇为难看。她冷冷笑了起来,“好手笔,好心机,居然在冰原下挖了一条暗河藏身!”

  来人正是海婴兽一族的左王海筑,右王海岐,他二人颇有心计,从海中挖了一条暗河深入冰原,施展水遁秘术偷偷靠近,暴起偷袭,没想到竟撞上了最强的大明城主文萱,一脚踢在了铁板上,不禁暗暗叫苦。

  文萱见他们一击不中,似有退意,哪容他们轻易逃脱,身形倏地一晃,先取左王海筑,趁他法相受创,抡起骨锤便砸。冰原不比深海,海筑哪里躲得开,只得奋起法相神通迎击,口中呼呼喝喝,唾沫乱飞,被对方一锤砸在三股叉上,叉头扭成一根曲尺,脱手飞出,手臂扭成一根麻花,骨折筋断。

  海筑心中一沉,慌忙催动海婴法相,张开大口喷出三颗蓝莹莹的水雷,向文萱劈面砸去,疾若星火。文萱听沙艨艟提起过水雷之威,只得收回混元骨锤,挥出一团骨莲,将水雷稳稳托住,闷响声中,她退后数步,卸去狂暴的冲击,心中却大为诧异,不过尔尔,怎地被沙艨艟说得如此厉害?转念一想,顿时明白过来,此水雷非彼水雷,出自魏十七的分海槊,岂是这小小的海婴兽所能及,她一时不察,竟然失了先机。

  海筑好不容易逼退对手,急忙施展神通,海婴法相仰天喷出一道水柱,如虹桥一般划过天空,注入渊海。文萱再度挥锤上前,却打了个空,海筑沿着水柱投入渊海,疾若流光,竟追之不及,海族法相,果然有独到之处。

  文萱回头欲寻那右王海岐的晦气,却见他早已先一步撤离,走得无影无踪。她低头寻思了一阵,深觉神兵真身手段单一,论实力,海婴兽左右二王远不及她,但凭借妖术神通,居然能斗上几个回合,伺机远遁。这一战胜得颇为轻松,挥手之间赶走两只烦人的苍蝇,但她却殊无欣喜之意。

  胡不归飞在高空,神目如电,将一场伏击看得清清楚楚,文萱虽然身经百战,却是第一遭与海妖王交手,海族的神通手段别具一格,与天妖迥然不同,文萱太过谨慎,放不开手脚,下一次再碰上,彼辈就不可能走得如此轻松了。

  文萱似乎察觉到胡帅的目光,仰头望了一眼云端,忽然展颜一笑,挥挥手,踢着乱琼碎玉,大步朝前奔去。

  行不数里,海中一声水响,北海妖王沈金珠足不点地,款款而前,脸上带着三分笑,七分俏,眉心镶着一颗金珠,沉静淡雅,透出一缕淡淡的妖气。

  文萱上下打量一回,喃喃道:“好一副皮囊,端的下了不少工夫……”

  沈金珠敛袂道:“久闻大明城主之名,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海婴兽左右二王自取其辱,侥幸逃得性命,却是城主手下留情。金珠不是城主敌手,但王命如山,只得厚颜前来讨教,还望城主海涵。”

  文萱知她身不由己,非但她身不由己,便是自己,又岂肯自降身份,到着极北苦寒之地来受人指使,喊打喊杀。但魏十七一言既出,便是胡帅也只能生受下来,区区一个大明城主,在魏十七跟前人微言轻,又哪里能回绝。

  同病相怜,沈金珠如此客气,她也不为已甚,将混元骨锤一摆,道:“切磋一二,无须介怀,沈妖王请出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