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三十四节 九窍秘藏珠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李静昀离开黄庭山,一路北上,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她没有刻意赶路,也没有刻意掩藏形迹,在大瀛洲,显圣修为屈指可数,阳神真人已是顶尖的一撮的战力了,斜月三星洞之所以屹立数千年不倒,顶住了天魔的屠戮,与天妖分庭抗礼,此辈中坚功不可没。

  一连行了数十日,荒原杳无人迹,唯有白云去来,悲风呜咽。李静昀登高远眺,于极西之地,视野的尽头,望见一长队小黑点缓缓蠕动,似是妖奴之流。她眯起眼睛,低低念了一句短促的咒语,彼辈的身影蓦地拉近到眼前,略加分辨,却是一伙熊精的商队,无有储物袋,牵了十余匹食蓟马,驮着大包小包翻山越岭,投东而去。

  食蓟马体型矮小,翻山越拎步履如飞,力量大,极能负重,吃得又粗砺,妖奴多驯服了驮运货物,瞧那架式,这队熊精似乎是往海边而去,听闻荒北城在大瀛洲沿海开辟了一条商路,命海妖驱动黄犊舟往返,比起陆路要省下近半时日。她心中微微一动,收了神通,盘膝坐下,耐心等待商队到来。

  望山跑死马,足足等了月余,熊精的商队才穿过荒原,停下了脚步,为首的熊精抬头看看天色,大声吆喝了几句,众人将货物卸下堆在一处,一拨牵了食蓟马去饮水吃食,一拨忙着拾柴生火。李静昀颇感诧异,妖奴大多茹毛饮血,生吞血食,怎地这些熊精如此“开化”,惯于吃熟食?

  风中传来腥臊之气,她皱起眉头,心知此事无可回避,当下凝神看了半晌,挑中一头抱着枯枝蹒跚而行的熊精,捏定法诀,朝它轻轻一招,那熊精顿时迷迷瞪瞪,撒了枯枝朝她藏身处行去。

  李静昀见无人注意,暗暗祭动九窍秘藏珠,斜月三星洞的秘宝,对付这等低劣的妖物,牛刀杀鸡,只一转,便将它血脉精元尽数摄入窍中。她曲指轻弹,一点火星飞出,干瘪的残尸瞬息化作灰烬,微一踌躇,将九窍秘藏珠含于舌下,催动法诀,一抹红光闪过,已化作一头熊精。

  她低头看了几眼,仅以兽皮遮体,臂腿长满黑毛,摸摸脸面,虽接近人形,却仍未脱熊样。李静昀略略活动一下手脚,自觉毫无破绽,便抱起散落的枯枝,慢慢回到篝火旁,折断了一根根投入火中,近旁另一熊精将大块的兽肉架在火上烤着,不是翻滚一下,目光炯炯,垂涎欲滴。

  腥臊体味扑面而来,躲无可躲,李静昀屏住呼吸,冷眼旁观,竖起耳朵倾听,渐渐摸清了这一队熊精的底细。他们来自黑风山,奉熊王之命,运送一批货物去荒北城,为首的熊精称作“柯老”,满脸皱纹,毛色斑白,年纪不小了,手下有两个得力子侄,一名奎安,一名奎北,这次随他北上,就留在荒北城,常驻于市集,不再回转黑风山。奎柯奎安奎北以外,还有十一个熊精,多以为“奎”为姓,每人照看一匹食蓟马,逢山开路,遇水搭桥,除此之外,还要干些生火煮食的杂活,这一趟往返若干得好,回到黑风山,可学一门妖术防身。

  熊族血脉低劣,冗杂不堪,缺少传承的功法,但熊王却颇有远见,深知神兵真身可望不可即,与其好高骛远,不如退而求其次,他四处奔走,或乞讨,或威逼,或交易,弄到了不少妖术,虽然不是什么精深的玩意,但熊精一族人丁众多,十人中有一人学上那么一两手,汇集起来就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黑风山熊精逐渐兴盛起来,与熊王数百年来的积淀大有干系,但更为要紧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黑风山与荒北城扯上了关系。

  据说当荒北市集设立之初,熊王便亲自引着一支商队,跋涉万里,来到了极北之地,拜见荒北城主,黑风山熊精亦是第一个常驻市集的妖奴,比极昼、大明、泗水、河丘、武漠五城更早。因了这一层关系,距离黑风山最近的河丘城和泗水城对熊王不无照顾,熊精的势力日益扩张,附近小族纷纷来投,奉其为共主。

  奎柯与两个子侄喝酒吃肉,有一句没一句,说些荒北市集的旧事,一来解闷,二来他们日后要留在荒北城,在市集中做事,多了解一些有好处。商队的熊精大多蠢钝不堪,忙累了数日,吃饱喝足,聚拢在一处烤着火,东倒西歪,昏昏欲睡。李静昀不动声色,借着看护篝火,离他们稍远一些,将奎柯的话一一听在耳中,暗暗冷笑。魏十七深谋远虑,很早就埋下了这一枚棋子,千金市骨,这是要重演东溟城的旧事了!

  奎柯精神甚好,絮絮叨叨说到下半夜,见两个子侄头一点一点,渴睡得紧,呵呵一笑,挥手命他们自去歇息。片刻后,众人尽皆睡下,李静昀枕着臂弯蜷缩成一团,听着荒原的风声,此起彼伏的鼾声,篝火的噼啪声,食蓟马的响鼻声,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大象真人,居然跟一群粗鄙的熊精混在一起,嗅他们的体臭,想想都觉得心酸。不过这是最好的选择,要瞒过“北海五真人”和“六星”的耳目,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北海湾,她需要一个身份,除此之外,别无良策。

  她尝着舌下九窍秘藏珠的血腥味,睁着眼,一夜无眠。

  翌日一早,奎安呼呼喝喝将众人唤起,胡乱吃了一些剩下的冷肉,将货物缚上马背,再度上路。

  这一启程,便连续跋涉三四日,直到筋疲力尽,才停下歇息一夜。一路李静昀默默干活,少说多听,倒也没露出什么破绽。不过有一桩事,过了许久才弄明白,她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出身来历,直到有个多嘴的熊精说漏嘴,她才知道自己叫“奎璃”,似乎是熊王麾下某个将领的私生女,不受大妇待见,借机赶了出去,最好她出什么意外,埋骨异地。

  那个眼中钉肉中刺的奎璃不可能回去了,李静昀心想,她会在踏入北海湾的一刻烟消云散,再不存在。

  奎柯年纪虽大,精力一点都不逊色于青壮,旁人都累得疲惫不堪,他却像没事人一般。李静昀感觉到他对自己另眼相看,虽然从不搭话,但她需要看护的货物最轻便,食蓟马温顺强壮,分到的酒食也比旁的熊精多,估计是受人所托,照应一二。不过,也仅限于此了。

  连着行了月余,风中忽然传来海水的腥味,李静昀精神为之一振,他们终于抵达了海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