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五十一节 昨日之日不可留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沙威是精细人,深知荒北市集的要紧,经营得极其用心,辅城之中寸土寸金,他却在山坳中留出一片绝佳的风水之地,建起一座北海行宫。行宫不大,终年紧闭,但诸般物事色色具备,一点都不比松壑殿逊色,胡帅胡不归来看过一回,却没有住下,只是命沙威将图纸绘一份给他,待到大瀛洲尘埃落定,他有意在极昼城北的火山寒潭间归隐,不再过问世事,颐养天年。

  龙蝠径直降落在市集之中,灵渠真人、文萱、支荷等纷纷上前见过城主,魏十七目光扫过诸人,落在沙威身上,命他找个地方落脚,这正中沙威的下怀,他亲自在前引路,将魏十七送入行宫。

  魏十七在未央殿坐定,众人不知他的来意,尽皆侍候在外,等候召唤。过了片刻,龙蝠出得未央殿,传话唤支荷入内,而后立于殿外,踢着满地冰雪,百无聊赖。

  沙威与他颇有交情,上去问了几句,龙蝠一个劲地摇头,笑嘻嘻什么都不说。沙威知道他在城主跟前,犹如老鼠见了猫,怕得厉害,若是不相干的事,说不定会露些口风,既然守口如瓶,一个字都不说,铁定是了不得的大事,只怕……只怕是北海湾出了什么变故……

  沙威下意识回头望了一眼,却见灵渠真人脸色凝重,文萱文城主双眉微蹙,都有几分不自在。

  北海行宫未央殿内,支荷恭恭敬敬拜见师尊,魏十七朝她招招手,将她唤到身边,也不瞒她,开口道:“有外敌混入了北海湾,沈妖王业已陨灭,那人心狠手辣,以杀证道,入北海湾只为磨砺修为,若放任不管,迟早是会成为心腹大患。”

  支荷扬起眉毛,请命道:“可要弟子将他揪出来?”

  “那人行事甚为隐蔽,灭杀了沈妖王一行,连同腰牌一并毁去,什么痕迹都没留下,北海湾如此之大,大海捞针,未必找得到。”魏十七食指敲打着扶手,轻轻咳嗽数声,“你去查一查,陆口海口两处,逾期未返之辈有多少,开一个名单出来。”

  支荷心如明镜,那人混入北海湾行杀戮之道,不放腰牌飞回,逾期未返的妖奴和海族,十有**是遭其毒手了。她当即答应一声,见师尊无有吩咐,告辞而去。

  支荷匆匆出得未央殿,板着一张生人勿近的脸,唤了随行的心腹,投“陆口”而去。沙威眼皮跳了几跳,心知自己猜得没错,北海湾那边果然出事了!

  龙蝠迈开两条短腿,噔噔噔跑到殿门外,探头探脑张望几眼,似乎得了什么暗示,跨过门槛入内去,过了片刻,又匆匆跑出来,脸上不无兴奋之色,向沙威等人道:“城主有令,荒北城即刻闭城,城外之人尽数撤入市集,三个时辰后,北海湾阵图外百里之地,不得有闲杂人等,如有逗留不去,格杀不论。”

  沙威毫不犹豫答应下来,心头却“咯噔”一响,暗道,终于来了!他看了沙通海一眼,后者微一颔首,转身消失在行宫外。

  龙蝠颁了城主之命,纵身一跃,现出大鳐法身,扇动肉翼飞往北海湾。沙威目送他远去,微一沉吟,迎向灵渠真人,拱手道:“既然城主有令,吾等自当领命,还请真人在此暂歇,如有所需,只管知会一声。”

  灵渠真人稽首道:“如此就叨扰副城主了。”

  沙威又跟文萱打了个招呼,这才领着一拨人离开行宫,回到市集之中。胡不归、沙艨艟、焦百川、唐橐等业已得了消息,聚在一起静观其变,沙威见过胡帅,约略说了几句,匆匆告辞而去。

  听闻是城主之命,无人敢不从,不多时工夫,荒北市集成为一块巨大的磁铁,散在城外看热闹的妖奴如潮水般涌入辅城,连同西、南二处的两座小城俱挤得满满当当,却没有人敢大声喧哗,老实得不像话,无他,只因为荒北城主驾临市集,坐于北海行宫之中。

  龙蝠使出吃奶的劲,紧赶慢赶飞往阵眼,先载了秦、阮二女送回雪峰,又急急赶去冰原小界和盲海小界传话,兰真人阴元儿对他甚是客气,这让龙蝠感到脸上有光,浑不觉得自己有狐假虎威之嫌。

  苍穹之下,乱云飞渡,渊海潮起潮落,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北海湾,揣测着城主的下一步举动。

  三个时辰转瞬即逝,风雪骤然停歇,北海湾陷入一片死寂,仿佛在酝酿着什么。寒意从荒北城方向涌来,滚滚掠过冰原,市集之中冰冷彻骨,渊海漂起大块浮冰,叮叮当当响成一片,渐渐凝结成一整块。

  胡不归蓦地站起身,两道白眉频频掀动,喃喃道:“奇怪……有意思……”

  沙艨艟按捺不住好奇,问道:“胡帅,怎么了?”

  胡不归摆摆手,将双肩一摇,后背挣出一双硕大的翅膀,纵身飞上高空,极目望去,只见一团团阴气翻滚而前,有如实质,阴气之中,有无数兽头人身的鬼兵鬼将,高举诸般兵器,丫丫叉叉,潮水般涌来,一眼望不到尽头。滔滔冥河水,十万鬼阴兵,他早知道魏十七手下有十万劲卒,藏于盲海小界内,始终秘而不宣,直到此刻,才亲眼目睹这支强兵的全貌,一时间茫然若失。

  鬼阴兵驾阴气扑来,集结在冰原之上,阴气骤然分在两旁,一名鬼修缓步而出,衣袂飘摇,风姿绰约,十万鬼阴兵尽皆单膝跪地,静默无声。仿佛感应到胡不归的目光,那鬼修停下脚步,扭头望了他一眼,星眸迷离,如苍穹,如深渊,如漩涡,令人神魂摇曳,不能自已。

  胡不归倒抽一口冷气,骇然动容。他活了这许久,从微寒时一介妖奴崛起,屡败屡战,出生入死,直至剿灭天妖大军,打下七城,成为大瀛洲之主,一颗心早已坚入铁石,能触动他心绪的人和事,寥寥无几,但是这一次,他感到难以遏制的心悸。她还没有死,她转修鬼道,她投入魏十七麾下——首穷天狐,天狐阮青!

  四目相投,视线交接,血仇穿过遥远的时空,横亘于眼前,纵然倒倾八海之水也洗不去,然而昨日之日不可留,今日之我已非我,阮青垂下眼帘,缓缓抬起右手,十万鬼阴兵齐齐起身,汇成十多个军团,如臂使指,整饬划一。

  胡不归嘴里尝到了难以形容的苦涩滋味。他老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