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六十八节 掘了道门的根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支应秋面上镇定自若,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心中那根弦却绷得紧紧的,生怕出什么意外,从始至终,魏十七没有给他交任何底,他悬在半空,不得着落,一夜之间多了几根白发。等到第二日黄昏时分,三名信使急急赶回,回禀支应秋,胡帅与诸位城主已从泗水城动身,不日便可汇合。又等了一夜,到翌日清晨,三日东升,霞光万丈,斥候纷纷来报,西南泗水城方向有大兵出动,数量约摸有五千之众,正投神兵营驻地而来。

  支应秋不敢怠慢,急令神兵营拔营,行不半日,早望见极昼城主胡不归、大明城主文萱、泗水城主支荷、河丘城主沙艨艟、武漠城主焦百川各领一千精兵,如洪流一般涌上前来。

  双方汇于一处,支应秋一一见过诸位城主,略略寒暄数语,胡不归当着众人的面,将五千儿郎交与他一并指挥,言之凿凿,不无拜托之意,支应秋也不推辞,大大方方应承下来。放眼大瀛洲,妖奴多如蝼蚁,自有神兵秘法以来,强手层出不穷,但有资格上得了台面的将帅,也非他莫属了。

  攻打黄庭山绝非逞匹夫之勇,在盲海小界练兵后期,他有幸得荒北城主点拨,亲眼见识了黄庭山护山大阵、斜月三星洞一百零八道禁制、一十八处“真界”的规模,那是一层捶不烂砸不扁打不破的乌龟壳,不明底细,填再多的性命进去也是白搭。如何打碎乌龟壳,连那位神通广大的魏城主都没有好办法,凭他的修为,孤身闯入斜月三星洞或许不难,但要直面道门的拼死反击,风险未免大了些,天妖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支应秋并不清楚,这位“千金之子”早已潜入过斜月三星洞一次,这种事情可一而不可再,吃了一次亏,葛阳真人怎么可能放任大敌来去自如。

  不过魏十七没有好办法,并不意味着谁都束手无策,在盲海小界,支应秋见到了统御十万鬼阴兵的幕后人物,第一眼看到她,他仿佛见了鬼——这么说也没错,当年的首穷天狐,如今已是一名鬼修,天妖的荣耀和骄傲,早已被时光消磨殆尽,如今她只是魏十七麾下的一名干将,连心腹都谈不上。

  天狐阮青给支应秋结结实实上了一课,黄庭山护山大阵和斜月三星洞一百零八道互为表里,牵一发而动全身,其中的变化不计其数,她针对神兵营二千精锐的战力,把破阵之术分拆为二十三种方略,只提点了一句“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就一股脑塞给他。支应秋使出吃奶的力气,将这二十三种方略铭记于心,细细琢磨了七天七夜,这才骇然发觉,攻破黄庭山根本就不可能,无他,人力有时穷尽,哪里跟得上阵法的灵动,就算他福至心灵,不犯错误,就算手头兵力再多上十倍,百倍,也是徒劳。

  但如此明显的破绽,城主怎么可能看不到?他不会让神兵营以卵击石,白白折损的,他必定留有后手!

  支应秋花了半天工夫,一一看过极昼、大明、泗水、河丘、武漠五城城主带来的精兵,与领兵的妖帅打个招呼,越看越心惊,自胡帅以下,诸位城主毫不藏私,把手头最强的亲兵都派了出来,他看到了不少桀骜又熟悉的面孔,这是要不惜代价,毕其功于一役,他顿时倍感压力,这一战若损失太大,就算支城主出力死保,也未必保得住他!

  胡不归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心中不无遗憾,他麾下冲锋陷阵的强手着实不少,随便拉一个出去就能跟天妖干上几回合,保不定临死还能拖个垫背的,但一个个拉出来是英雄,成千上百堆在一起就成了狗熊,错非他手中握有极天逍遥印这等大杀器,麾下的儿郎早就被天妖杀得干干净净,哪还有后来翻身做主人这回事。

  泗水城的支应秋,虽然只是一介妖将,但其见识手腕谋略机变,连几位城主都望尘莫及,只是可惜了,他对支荷忠心耿耿,哪怕支荷前脚说要造反,后脚他就着手准备物资,清洗异己,拉起一支忠心耿耿的队伍,追随她而去,绝无二话。

  支荷投入荒北城,奉魏十七为师,不会无视支应秋的意见,他究竟出于什么考虑,没有阻止她呢?胡不归陷入了沉思。

  支应秋摸了摸五千精兵悍将的底,暗觉可惜,若这些人马能早一些在他手里,与鬼阴兵磨砺数月,把握将更大,攻打黄庭山是桩精细活,环环相扣,容不得半点闪失,他们只能在外围戒备,无法成为前驱和主力。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支应秋与诸位城主知会一声,一声令下,七千兵卒分成三拨,浩浩汤汤兵发黄庭山。

  神兵营当先开路,泗水城的精兵紧随其后,统兵的是支荷支城主麾下的老熟人了,姓唐,名克鲁,颇有些年纪了,虎背熊腰,鬓发斑白,精力却不逊色于盛年。他与支应秋并肩而行,轻声问道:“小秋子,怎地冷不丁要攻打黄庭山了?道门那些杂毛,心眼只有针尖那么小,可别羊肉没吃着,反惹一身骚。”

  支应秋也不瞒他,解释了几句:“是支城主的师尊要打黄庭山,遣我等打头阵,连胡帅都下了大本钱,不如此,怎么能分上一杯羹。”

  唐克鲁笑了起来,“你倒是对那位有信心,黄庭山可是块硬骨头,哪能轻易就打下来,十大天妖都奈何不了那鬼地方,胡帅算厉害了吧,不还是把八百里黄庭山赠与斜月三星洞,做个顺水人情。再说了,别人不清楚,咱们还不明白,就算那些杂毛不动手,龟缩不出,黄庭山那座乌龟壳要多硬就有多硬,放在那里让咱们砸,砸个百十年也砸不开,小秋子,你说是吧?”

  支应秋苦笑道:“若真能放在那里让咱们砸就好了,那位的意思,是要把壳一股脑掀掉,肉都吃干净!”

  唐克鲁怔了怔,摇晃着脑袋道:“吓,这是要掘了道门的根,他们还不拼命!”

  “怎么不是呢!”支应秋心中有些没底,打下黄庭山,一切都好说,打不下,或者打个半吊子,那位撒手不管,拍屁股走人,道门的怒火,可是要落在泗水城头上。

  唐克鲁显然也意识到形势的严峻,不停摸着下颌,一脸凝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