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七十节 七星大日真身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护佑黄庭山的大阵略一停滞,旋即回复如初,但胡不归等都看得分明,大阵运转之际多了几分晦涩,远不及之前灵动变幻,浑然天成。支应秋心中大喜,一块石头终于落地,方圆数千里天地灵气荡然无存,护山大阵只能抽取真界内的灵气应急,如同一条大鱼困于枯潭中,不得遨游自如,神兵营在盲海小界磨炼多时的破阵方略,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胡不归捋着胡须,越琢磨越觉得心惊,深谋远虑不外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已经着手布局了?回想起荒北城下初见魏十七的那一刻,北海海妖漫山遍野,尽皆沦为黑白的背景,唯有他鲜明夺目,剑拔弩张,浮于整个世界之外。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从荒北城到黄庭山,才过去多少年?

  龙蝠降至黄庭山前,盘旋不下,魏十七看了片刻,不见葛阳之辈有何动静。他心中清楚,道门屹立万年不到,必留有后手,护山大阵只是第一层屏障,不足为恃,要打破这块乌龟壳,单凭神兵营还不够,不过,他也并非毫无准备。

  他的视线扫过支应秋,扫过神兵营,扫过胡不归等一干城主,落在了茕茕孑立的支荷脸上。支荷脸色平静如常,朝师尊微微躬身,停了数息,身形如箭一般射出,化作一道黑影,直扑黄庭山而去。动念之间催动七星大日真身,眉心地龙,左乳蠪侄,右乳梁渠,丹田龙象,颈椎双首凶猿,后腰伏龟,尾尻重明鸟,七道精魂齐出,张牙舞爪,无声地咆哮着,魂魄之力瞬息外放,魂力成兵,凝作一支丈八长矛,魄力成胄,盔胄铠甲泛起一层蓝幽幽的霞光。

  胡不归大吃一惊,手上微一用力,拔下数根白须。这魂兵魄胄的神通乃是他所创,做人情赠与魏十七,虽说没有藏私,却万万没想到他竟推衍到如此境地。无须借助外物,便能将魂魄之力外放为兵胄,匪夷所思,文萱资质犹在支荷之上,修炼这宗神通也早了百载,至今未能走到这一步。

  魂兵魄胄甫一成形,支荷去势更急,一道流光稍纵即逝,魂矛一挥,合身突入。护山大阵被魂魄之力生生撕开一隙,旋即吞吐真界灵气,酝酿种种变化,施以雷霆一击,然而支荷由动而静,身形骤然停滞,如鬼魅一般退后半步。半步之遥,天壤之别,大阵内五行生克,雷火隆隆不绝,与她擦身而过,相距不过数寸,魄胄蓝光明灭,一层层溃散,又一层层凝聚,支荷闷哼一声,七窍渗出黏稠的鲜血,双手紧握魂矛,纹丝不动。

  护山大阵先为还真镯大幅削弱,又被魂兵魄胄撕裂,看似微不足道,然而支荷一进一退有如神助,暴露出黄庭山最为致命的弱点。支应秋福至心灵,恍然大悟,原来失去了海量灵气的支撑,护山大阵运转不灵,无法护翼八百里之地,只需以神兵营攻其一点,牵制阵势变化,五城精兵便能乘虚而入,顺势突入黄庭山。

  雷火一息,支荷身形暴起,魂矛剧震,再度将大阵撕开,以一往无前之势撞入黄庭山,无形的重压当头砸下,她勉力突入丈许,身不由己单膝跪地,几乎喘不过气来。阵势变化似乎慢了半拍,冰锥从天而降,疾如暴雨,却大多落在她身后,支荷凭借魄胄硬抗了十余息,强吸一口气,微微起身,忽然向右突进,又急转向左,扯出偌大的空挡。机会稍纵即逝,支应秋眼前一亮,一马当先扑上前,厉声发令,神兵营的精锐一队队紧随他的脚步杀入黄庭山,卡住大阵的破绽,稳住阵脚,徐徐进逼。

  天狐阮青传下的二十三种破阵方略,对上黄庭山这等宏大天成的阵图,直如蚍蜉撼树,但支应秋不为破阵,只求削弱大阵威力,牵制阵势变化,却尽显其妙,一时间二千精锐之兵穿插进退,步步为营,如同一根木刺,牢牢钉入大阵,始终不令其弥合。

  前有支荷,后有神兵营,遥相呼应,护山大阵被撕开一个巨大的创口,雷火,冰锥,洪流,疾风,山崩,巨木,五行之力纷至沓来,翻天覆地,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支应秋指挥儿郎沉着应对,避其锋芒,层层消减,避无可避之时,再以神兵真身硬抗。支荷孤身在前,又支撑了数十息,遍体鳞伤,这才退入神兵营中,与支应秋一同固守阵地。

  胡不归窥得分明,大阵调集五行之力轰打神兵营,势头虽猛,却已是强弩之末,极昼、大明、泗水、河丘、武漠五城随行的精兵未曾习得破阵方略,无从援手,但神兵营将护山大阵死死拖住,八百里黄庭山貌似滴水不漏,实则是个一戳即破的空壳子。他心中一动,正待开口,支应秋于百忙之中回过头来,高声道:“胡帅,可徐徐攻之,切勿深入!”

  支应秋并未跳过他擅自下令,此言正中下怀,胡不归微微一笑,喝命五城精兵分头进逼黄庭山,攻打护山大阵,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以保全兵力为上策。

  文萱见支荷在大阵中拼杀多时,早已按捺不住,听得胡帅一声令下,也不与大明城的亲信会合,擎起混元骨锤,风一般杀上前去,催动三品覆地真身,魂眼齐明,火麒麟、白龙、步云兽三道精魂一一现形,只一锤,便将护山大阵荡开。她心中微微一怔,旋即回过神来,魏十七施展通天手段,釜底抽薪,将天地灵气一扫而空,支荷与支应秋又率神兵营撕开大阵,牵制阵势变化,她趁虚而入,却是拣了个便宜。

  文萱心高气傲,哪里肯落在人后,尤其不甘被泗水城主支荷压过一头,一时间将胡帅的话抛诸脑后,舞动混元骨锤长驱直入。愈往里去,护山大阵的压迫愈强,五行生克,一忽儿雷火,一忽儿风水,一忽儿木石,她将骨锤舞得密不透风,撑了片刻,双眉倒竖,大吼一声,现出半人半兽之形,尻后挣出长尾,骨刺根根突起,魂魄之力外放,魂力注入骨锤,魄力弥漫体表。

  得魏十七出手相助,壮大步云兽魂魄,三品覆地真身早已脱胎换骨,非比从前,这些年文萱在神兵堂右殿孜孜不倦修炼“魂兵魄胄”,大有长进,魂魄之力外放,已能维持一炷香的工夫。但魂力须依附骨锤,魄力未能凝成盔胄铠甲,比起支荷大为不及,这是她心中恨事。奈何,支荷有个好师父!

  机会难得,文萱有意借护山大阵试试自己的极限,当下倾尽全力,一路闯入黄庭山深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