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七节 什么都不在乎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陆黾洲羽族以云熙、浮风、穹窿、苍鼓四支为首,云熙族黑羽,浮风族步干阑,穹窿族帝朝华,苍鼓族巡天,四位深藏不出、讳莫如深的真仙,合力支撑起羽族的天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但在十万载之前,陆黾洲却是穹窿族一枝独秀,牢牢把持住羽族权柄,以帝为姓,君临天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易时移,因一场大变故,穹窿族元气大伤,跌落云端,云熙、浮风、苍鼓趁势崛起,陆黾洲从此不再有帝子帝女,由四族共掌。

  穹窿族始终不忘昔日的辉煌,与其余三族若即若离,及至帝朝华修炼“绝情道”,成就真仙,对黑羽、步干阑、巡天三位同道更是貌合神离,自行起便。羽族远征大瀛洲,她不置可否,任由族人定夺,及至蛇颈海遇袭,黑羽提议两相罢手,她也置若罔闻。

  击浪艨艟断为两截,死了那许多族人,没有在她心中激起丝毫波澜,但欺到穹窿族头上,还想全身而退,天下哪有这等好事!帝朝华说打就打,指尖在方寸间连连颤动,利刃疾射而出,变幻不定,一忽儿如刀如剑,一忽儿如锥如针,魏十七抬掌一拍,混沌乱流凝成秘符,随手将星屑击散。仿佛看到了不得的东西,帝朝华的双眸突然亮了起来,微微扬起下颌,衣袖滑落,露出雪藕一般完美无暇的双臂,十指挑动,牵引天地灵气,轻拢慢捻,一道道利刃直奔魏十七而去,在虚空中留下深深浅浅的裂痕。

  魏十七催动破晓真身,以魂魄之力掀起混沌乱流,从容凝成提耶秘符,将帝朝华的攻势一一化解,他的大半心思,倒放在黑羽和步干阑身上。如果彼辈终究口不应心,千年之期只是一句托词,那怕十万鬼阴兵葬送在这蛇颈海,也要把羽族大军打残,绝不允许他们与虫族联手,踏上大瀛洲半步。

  帝朝华突然出手,黑羽乐见其成,无论结局如何,都在他掌控之中,他袖着双手静静观望,一言不发。魏十七只守不攻,迟迟未有祭出六龙回驭斩,在步干阑看来,帝朝华所言似乎不无道理,那女人虽然绝情灭性,又臭又硬,但眼光着实不凡,他不禁看了黑羽一眼,猜测着他的想法。

  混沌乱流旋生旋灭,秘符隐匿其间,暗藏玄机,帝朝华试探了一回,看得分明,那魏十七来来去去只得六道秘符,纵然犀利,却不成章法,与击破巡天化身那篇“起承转合的文章”相比,判若云泥。她心念微动,袖中飞出一只锈迹斑驳的铜燕,流光一闪,啄向他脑后。

  魏十七忙祭起千音鬼铃,铃声叮当,黑烟凝成鬼符,将铜燕拦住,须臾间,鬼符被啄去了一层又一层,旋灭旋生,无有穷尽。帝朝华闷哼一声,周身星屑冉冉升腾,身躯渐次溃散,顺势挥出一只玉盒,轻轻掀开,一条猩红的血河凭空而生,汹涌澎湃,巨龙一般向他卷去,魏十七脸色微变,后退半步,暂避其锋芒。

  步干阑眉心一皱,十方驳铜燕也就罢了,那条血河却是穹窿族的至宝,据说乃天庭遗物,祭炼到极深处,能吞噬天地万物,破灭一界,不过帝朝华只遣出一具神魂化身,勉力催动血河,纵然舍去一具躯壳,又有几分威能?他眸中星云转动,凝神看魏十七如何应对。

  混沌乱流如烈焰飞舞,瞬息凝成“韧”、“结”、“勾”、“破”四道秘符,合作一剑,倏地斩下,血河首当其冲,豁然中分,从左右迂回而前,只一卷,就将魏十七重重裹住。秘符剑劈面斩至,帝朝华眉心亮起一团赤光,神念飞去,溃散的躯壳被秘符剑重创,砰的一声,散作漫天星屑。

  血河愈卷愈厚,如一颗硕大的血球,将魏十七困于其中。帝朝华以神念收拢飞散的星屑,足足过了一炷香的工夫,才勉强聚成一具躯壳,干瘪枯瘦,模糊不清,一忽儿缺胳膊,一忽儿少腿,显然撑不了太久。

  饶是与帝朝华不和,步干阑也不禁暗暗佩服她的果决,试探,牵制,困敌,舍弃化身,一气呵成,这女人独力撑起穹窿族,与云熙、浮风、苍鼓三族分庭抗礼,不无缘由,易地而处,他自忖做不到,换成黑羽和巡天,也做不到。不是囿于神通手段,而是无法像帝朝华那么绝情,将族人视同无关痛痒的草芥,毫不顾忌后果。陆黾洲四大真仙,唯有帝朝华不惧怕飞升天庭,从成就真仙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有在意过穹窿族的兴亡。

  落水的羽族俱已脱离险境,登上了击浪艨艟,像沙丁鱼一般挤得满满当当,黑羽朝步干阑微一颔首,艨艟缓缓调转航向,挟风浪之力,朝陆黾洲驰去。步干阑不明白黑羽的用意,微一犹豫,命击浪艨艟跟上前,弃帝朝华不顾,双双离去。

  帝朝华冷眼旁观,既不开口,也不阻止,没有期望,也就不会失望,她从出手的那一刻起,就把自己置于整个世界的对面。陆黾洲,羽族,穹窿族,天庭,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什么都不在乎。

  十方驳铜燕倏来倏往,步步紧逼,千音鬼铃叮当不绝,将其阻住,帝朝华眯起眼睛,慢慢仰头望向苍穹夜空,于璀璨星光内,找到了一点寒芒。眉心一道白光受气机牵引,直冲霄汉,数息后,庞大的星屑星力如洪流一般倾泻而下,注入帝朝华体内,她的身躯迅速稳固下来,一点点变充盈,衣袖翻飞,猎猎作响。

  帝朝华的化身正当将成而未成的一瞬,血球四分五裂,金光四射,六龙咆哮而出,将帝朝华撕裂,魏十七如深渊的恶魔,轻易摆脱束缚,逐六龙而出,暗暗张开“一芥洞天”,将帝朝华的残躯一口吞下。神念为洞天隔绝,血河失去控制,缩成一团,神物灵性不灭,急往陆黾洲飞遁,闪了数闪,便消失在天际。

  黑羽和步干阑一一看在眼里,金光暴涨,六龙现形,一举击溃帝朝华,连神念都未能逃出。二人对视一眼,意兴阑珊,那魏十七果然还藏有后手,帝朝华中了他的圈套,自取其辱,连神念都赔了进去,何其不智。不过魏十七下手太狠,必将惹祸上身,那个疯女人,保不准会出动真身,亲往大瀛洲,杀个天翻地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