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二十四节 长他人志气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田椿微微颔首,四下里打量了一番,目光幽深似海,察觉先发的虫族大军已陷入泥潭,所剩不过半数,又摇了摇头,有气无力道:“大瀛洲如此棘手么?”语气之中,颇有不满之意。

  巴蚿不为所动,道:“试探罢了,全军覆没也无妨,此间局势明了,棘手的只是魏十七一人而已,除此之外,尽皆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田椿听说过魏十七的名头,能灭杀巴老怪一具分魂化身,夺去虫囊,逼得他将秦渠遣往大瀛洲打前站,绝非寻常人物。他暗中催动神念一扫,荒北城里里外外,俱在眼前,除了虫族之外,再无半个活人。既然占了荒北城,为何不乘胜追击?他正待开口,忽然瞥见秦渠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似乎别有隐情,顿了顿,温言道:“老夫初来乍到,不明内情,巴道友有何见教?”

  真人面前不说假,巴蚿也不隐瞒,将之前交手的经过详详细细道来,既无隐晦,也不夸大其词。田椿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暗自吃惊,魏十七凭一己之力硬抗秦渠,大瀛洲孱弱之地,出了此等狠角色,当真始料未及。

  巴蚿道:“魏十七此人,神通手段大抵与秦渠相仿,他以杀意推动六龙回驭斩,攻伐凌厉,剑指虫囊,生生将吾二人羁绊于此,不得脱身。田道友来得正好,若能逼其显身,牵制一二,吾等三人联手,当可将其剿灭,永绝后患。”

  两具真仙神念化身,再加上一个仅次于真仙的秦渠,才能将魏十七剿灭,巴老怪究竟是太过谨慎,还是在故意激自己?田椿心中转着念头,久久没有开口。神通手段与秦渠相仿,这意味着什么,他心中很清楚,除非真身亲至大瀛洲,否则的话,单凭一具化身,非但阻不住他,只怕凶多吉少。

  他断然道:“不妥。还是让秦渠走一趟吧。”田椿深知他的底细,秦渠有真仙甲胄护身,六龙回驭斩虽然犀利,却奈何不了他,顶着如此坚硬的乌龟壳,他不去谁去!

  巴蚿苦笑道:“他若去了,只怕你我二人守不住虫囊。”

  田椿奇道:“巴道友为何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巴蚿坦然道:“田道友有所不知,六龙回驭斩并非我星罗洲之物,而是从大瀛洲道门祖师手中夺来的,那魏十七得了道门真传,修炼的功法与六龙回驭斩相得益彰,威力倍增,老夫这一具神念化身匆匆凝就,不能与道友相比,缺了秦渠援手,只怕挡不住那凶物一斩。”

  田椿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他虽握有一宗护身之宝,也犯不着去跟六龙回驭斩硬拼。

  三人各怀心思,望着大军源源不绝冲出虫洞,占据了荒北城的每一个角落,都不开口。

  远在数百里之外,魏十七遥遥相望,当虫洞张开,再度连接星罗洲,虫族大军如潮水般涌入荒北城,魏十七心有所感。这一次不同之前,来的当是虫族主力,精锐之师,铁与血的气息,对杀戮的渴求,冷静压抑下的暴戾,就像黑暗中的火光,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在这一刻,大瀛洲极北冰原之上,胡不归僵持不下,文萱沙艨艟从渊城溃退,支荷焦百川固守北海湾,生死存亡,一时一地的得失,都不再重要,他与阴元儿推演了无数遍的局势,终于变成现实,真切地呈现于眼前。

  魏十七立于龙蝠之背,迎着漫天风雪,俯瞰山河大地,那些冰原上的拼死厮杀,在他眼中不过是过眼云烟,一念生,一念灭,大瀛洲是这个世界的小小角落,留不住他的脚步,他的目光,早已投向了别海他洲。

  他从怀中取出一根卷轴,长不足半尺,貌不惊人,神物自晦,正是荒北界图。

  为了这一刻,他筹谋多年,他曾与胡不归密谈三天三夜,他曾携阴元儿远赴千都荒漠,他曾在碧莲小界参悟数百载,前后不知耗费了多少心力,才堪破界图的秘密。

  当年他在龙泽中沉睡,梦见一头上古异兽,两条蛇颈,三足六翼,吼声如雷,行动如电,一首喷吐寒气,一首喷吐烈焰,肆虐大瀛洲,无人可敌。有真仙大能跨海而来,以莫大神通,灭杀异兽,将其分尸七处,筑起七座城池,又剥取毛皮炼成界图,从小界抽取时光洪流镇压尸骸。

  血祭界图,能将上古异兽的残躯唤醒。

  魏十七十指殷红欲滴,精血渗入卷轴,浮现丝丝缕缕的血痕,旋生旋灭,周身魂眼齐齐亮起,颅顶九头虺、后颈黑龙、右臂腋下抱朴子残魂、脐上三分九头鸟、左腿膝弯穿山甲逐一现形,魂魄之力鼓荡不安,一股脑涌入双臂。

  魏十七吐出一口浊气,逐寸逐分展开卷轴,双臂青筋根根凸起,举重若轻,稳如泰山。九头虺、九头鸟、穿山甲身不由己蜷缩成一团,不敢抬头观望,黑龙张牙舞爪,双眸炯炯有神,盯住荒北界图,闪过一丝惊恐,抱朴子残魂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神情凝重,脑后三重光轮缓缓旋转,金光明灭闪动,昆吾金塔的虚影若隐若现。

  卷轴完全展开,尺许长的图卷,漆黑一片,似瀚海,似苍穹,似深渊,刹那间吸去所有光明,极北之地晦暗无光,陷入永夜的沉沦。

  片刻后,图卷之上浮现出点点光亮,仿佛夜幕中璀璨的星辰,忽明忽暗,渐渐连成一片。魏十七屏住呼吸,将双臂一振,光点飞到空中,刷地散开,牵动无数纤细的游丝,勾勒出山河大地、冰原城池之貌,极北之地的每一处小界,都熠熠生辉,清晰可辨。

  精血流入卷轴,魏十七十根手指迅速枯萎,无移时工夫便只剩下皮包骨头,惨不忍睹,荒北界图仍不知餍足,贪婪地抽取精血,枯萎如一条噬人的毒蛇,从十指移向前臂,很快越过肘弯,直扑上臂。

  魏十七垂下眼帘,不动声色,他看着自己的胸膛慢慢干瘪下去,丝毫不加阻止。

  精血转眼损失了大半,一颗心砰砰跳动,愈跳愈慢,愈跳愈响,不知过了多久,荒北界图微微一颤,挣脱他的十指关,冉冉漂浮于空中。魏十七终于松了口气,一阵阵晕眩袭来,眼前金星直冒,腿脚发软,几乎站立不稳。他定了定神,跌坐在龙蝠背上,顺势将目光投向了雪峰之上的荒北城。

  这是他最后一眼看到这座城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