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四十七节 离合神胆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距离蛇颈海之行,已经过去了整整半个甲子岁月。

  这一日,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海天之间一道白光掠过,无移时工夫便消失在视野尽头,遁速甚急,历时不衰,仿佛是法宝之流,无主之物。

  遁光过后不久,海水鼓荡,卷起一个百丈漩涡,一头硕大无朋的巨蟹浮出水面,背生三个疣突,螯钳一大一深深望了一眼,满腹狐疑。得族人禀告,有异宝出世,它一时兴起,抢到前头观望,忽然泛起莫名的心悸,那稍纵即逝的气息让它觉得熟悉又危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它装起了糊涂,返身潜入深海。

  遁光之中,究竟藏着何物?难不成真是出世的异宝?

  被惊动的不止有八将军厉艮,海中大妖多数在深海栖息,及至浮出水面,遥遥见白光破空而逝,自忖追之不及,便轻轻放过,但总有那么一两个遁速见长的好事之徒,仗着法宝神通赶上去看个究竟,追不上也就罢了,一旦迫近百丈,便被一抹刀光所灭,连魂魄都不曾逃脱。

  遁光之中非是旁人,正是魏十七与梅真人御击空飞舟,横跨渊海,远赴罗睺小界。海天茫茫,不辨方位,好在有秦渠这头识途老马,从空中飞遁,少走了不少冤枉路,击空飞舟经梅真人妙手洗炼,非但遁速快了不少,更为关键的是,铭刻于舟身内外的法阵能自行汲取天地灵气,利于长途跋涉,不虞真元匮乏。

  火山寒潭之畔打造浮宫,洗炼飞舟,梅真人所得的好处远远胜过枯守于小界闭门造车,她修为突飞猛进,大象境固若金汤,忽然心有所感,避入无字摩崖碑参悟一宗大神通。魏十七端坐不动,分心二用,一壁厢操纵飞舟,不紧不慢遁空赶路,一壁厢将心神沉入洞天,继续推衍提耶秘符的种种变化。

  海族自有传讯的手段,异宝出世的消息如长了翅膀一般流传开去,暗影贼上下群情振奋,连族长巢由都有些坐不住了。近百年来流年不利,巢元三和巢圭先后陨落于魏十七之手,族内强手一下子去了两个,捉襟见肘,八将军漆面佛虎视眈眈,几处海域暗流涌动,似乎不大稳当,巢由不敢以这些俗事惊动老祖宗,一来老祖宗向来不问俗务,二来显得自己太过无能,如今异宝出世倒是难得的机会,若能火中取栗,或可稳住大局。

  八将军与漆面佛没有出手,原在意料之中,彼辈一是巨蟹,一是海怪,体型狼犺,只能望而兴叹,而暗影贼却恰有一宗神通,足以克制飞遁。

  时机稍纵即逝,由族人传讯可知,那异宝即将从暗影海上空掠过,巢由计算时日,召集起一干心腹族人,浩浩荡荡浮出海面,逐一现出原形,轮廓近乎大乌贼,晦暗无光,似一团扭曲的阴影,介于虚实之间。彼辈三三两两,如小岛一般漂浮在海中,貌似杂乱,实则布下了一个古老的阵势。

  日月轮换,昼夜更替,等了三五日光景,天际忽然亮起一道白光,破开苍穹,由西往东飞来。巢由精神为之一振,怒吼一声发出讯号,暗影海顿时波涛四起,族人晃动硕大的身躯,仰天伸出无数触手,如参天巨木,遥遥指向天空。

  白光毫不停顿,转瞬飞至上空,巢由催动神通,一干族人同时发力,虚空为之震荡,一股巨大的吸力凭空而作,遁光竟为之一凝,挣脱不得,如一片枯叶,左摇右晃缓缓坠落。

  巢由窥得真切,那至宝是一条两头尖尖的飞舟,通体晶莹如玉,禁制闪动,看上去有些眼熟,似乎出自陆黾洲羽族之手。他隐隐觉得不对劲,忙定睛望去,却见飞舟之上并非空无一人,一男一女并肩而立,目光炯炯望着自己,无悲无喜,无惧无怒。咚咚,咚咚,胸腔内响起激烈的心跳,巢由暗暗叫苦,什么异宝出世,什么无主之物,分明是那凶徒控飞舟途径渊海,旁人避之唯恐不及,自己却巴巴地撞了上去,愚不可及!

  天下哪有后悔药吃,巢由还没来得及转过念头,魏十七已然出手,魂眼明灭,一柄乌沉沉的断刀握于掌中,刀光如匹练也似地斩落,将一头暗影贼卷去,四分五裂,大卸八块,魂魄弃肉身窜出,慌不择路,被对方顺手收去。

  六龙回驭斩未出,单凭魂刀,反掌之间,便将一头暗影贼轻易斩杀。

  如任其施为,族人难逃杀身之祸,巢由心中一寒,当即张开深渊巨口,喷出一枚铁胆,坑坑洼洼,锈迹斑斑,却有一抹离合神光游动不息,似龙似蛇,五彩斑斓。

  魏十七手起刀落,那铁胆一分为二,将刀光消磨去,神光随之一晃,又合拢于一处,完好无损。梅真人“咦”了一声,颇敢意外,沉吟道:“此物似乎是六法十三器中的离合神胆,不知何故落入海妖之手。”

  数万年前,天庭降下六法十三器,彼时天妖业已式微,一番争斗,道门独得六法六器,止有七器落在天妖之手。世事无常,谁都没有料到,大瀛洲十余位真仙飞升的飞升,陨落的陨落,乱世随之降临,天魔之乱绵延千载,而后妖奴悍然崛起,纵横决荡,攻破七城,一举奠定胜局,天妖七器尽数散失,其中九岳崩崖石和太白凌日棍为道门趁乱夺取,秘而不宣,道门亦难以置身事外,损失惨重,六龙回驭斩和照日神犀不知所踪,困守于黄庭山一隅,不复昔日的盛况。

  魏十七闻言心中一动,六法十三器来历诡异,天庭此举究竟意欲何为?他张开五指凌空抓去,魂魄之力化作一只大手狠狠抓去,离合神胆朝四下里一分一合,将魂魄之力顺势化解,滑如游鱼,别有玄机。巢由趁机呼呼喝喝,命族人潜入海底避祸,万万不可逗留。

  梅真人见暗影贼四处潜逃,肤下金线浮出,禁制化作一缕钩线,将一条暗影贼拖住。她掂了掂分量,催动真元,试图将其钓起,但暗影贼身躯如海中岛屿,何等沉重,击空飞舟被撼得摇摇晃晃,对方却纹丝不动,顺势放出法相,冲着她挥动触手。梅真人只得收回钩线,伸手一指,道一声:“破!”法相由实转虚,轰然溃散,那暗影贼肉身绽裂,血如泉涌,染红了大片海域,不顾一切沉入海中。

  身躯才没下一半,刀光划过,将其斩灭,魂魄无处可逃,落入魏十七手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