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八十九节 道胎是什么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21:55:15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他只能远远望着她,帮不上什么忙。

  一旦开始,就无法结束,在旁人看来,不过是短短一炷香的工夫,但在当事人,却是一段漫长的煎熬。元气凝结为道胎,心力交瘁,随之而来的是气血翻涌,幻象障目,心魔迭起,一旦迷失了本心,就会坠入万丈深渊,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存心要帮她,也不是没办法,清心静气的心法和丹药,元气充裕的钟灵之地,师长全力以赴的扶持,但那些都不是魏十七能够接触到的,而且借助外力对凝结道胎也没有好处,只有经历磨难才能稳固道心,取巧一途,终究是修道的大忌。

  道胎关只是起diǎn。

  在这条路上,秦贞能走多远?魏十七在担心之余,也有些期待。仙云峰只是一块踏脚石,他搭上了阮静的线,眼界不局限于仙都一隅,一个人太过寂寞,他希望身边有人陪伴。

  秦贞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渐渐趋于平和,呼吸变得绵长悠远,若有若无,她的鬓角渗出细密的汗珠,身体松弛下来,摇摇欲坠。魏十七快步上前扶住她,秦贞突然张开双眼,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看到淡红的光华一闪即逝,双眸依然清澈如水。

  她伸出手去抚摸他的脸颊,胳膊抬到一半,如有千钧重,魏十七抓住她的手贴在自己脸颊上,道:“没事了,我回来了。”

  秦贞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惴惴不安道:“我只是随便试了试,好像就……成功了!师兄,我累了……想睡一会……”她慢慢靠在魏十七怀里,闭上眼睛,心满意足地沉沉睡去。

  虽説阴阳岭离火之气较别处浓郁,有助于凝结道胎,毕竟不能与鬼门渊下相比,随便试试也能突破道胎关,让人不可思议。不过想想秦贞的资质,顺风顺水并不让人意外,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比天上的星星更遥远。

  他挥挥手,示意青狼走远一些,不要打搅他们,青狼垂头丧气xiǎo跑着躲开,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独处。

  秦贞的身体又轻又软,像没有分量,她有diǎn偏瘦,身材还没有完全长开,蜷缩在他怀中,拇指含在口中,神态娇憨,惹人爱怜。这个世界的少女,不需要红酒、西餐、玫瑰、香水,不需要浪漫和惊喜,全身心地陪在他身边,付出真心,单纯得像一张白纸,纯粹得像山里的清泉,行乎所行,止乎所止,他要做的,只是不离不弃,同样陪在她身旁。

  魏十七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义务和责任不是感情,感情説到底,其实就是感觉。他觉得自己有diǎn心软,有diǎn心动。

  在他曾经生活的那个世界里,很少有纯粹的感情,更多的是一场场有意无意的交易,浪漫和惊喜是甜腻的糖衣,糖衣之下,是用青春和身体换取金钱、权利和保护,换取出人头地,换取的满足,换取旁人的羡慕,换取自我的认可。

  怀里抱着熟睡的xiǎo师妹,魏十七想了很多。

  他也只是想想而已,等xiǎo师妹醒来,他们必须面对许多不那么纯粹的东西,选择,权衡,算计,欺骗,杀戮……不过没有关系,眼下的这一刻,他是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只属于自己的。

  片刻的安慰,足以支持他继续面对这个冷酷的世界。

  秦贞睡了大半个时辰,慢慢醒转,她感觉着师兄的体温,睫毛微微颤抖,不愿睁开眼。时间一diǎndiǎn流逝,魏十七低头看着她的xiǎo脸,目光炯炯,看得她脸颊泛起了红晕。

  她终于忍耐不住,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坐在他身旁,用手指整理着凌乱的秀发,歪着头问道:“我睡了很久么?”

  “没有,就一会儿,很累吧。”

  “有一diǎn。师兄,我没有等你,我凝成道胎了。”

  魏十七反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

  秦贞一时为之语塞,踌躇了片刻,像背书一样道:“将后天窍中元气引入丹田,凝成一滴玄之又玄的精华,温养壮大,是为道胎。”

  顿了顿,她指指平坦的xiǎo腹,“就在这里,我能感觉到。”

  魏十七把手捂在她xiǎo腹上,问道:“道胎是什么?”

  秦贞屏住了呼吸,一阵阵热力涌来,她心慌意乱,身体发软,心中泛起异样的感觉,丹田中的一diǎn道胎也不争气地跳动起来。

  魏十七只是捂住她的xiǎo腹,隔着衣衫细心感受着她体内的变化,觉得她身体的反应太过强烈,察觉不到道胎的存在,这才松开手。

  “像一滴水,是身体的一部分,很奇妙。”秦贞红着脸费力地解释了几句,终于摇摇头,“我也説不清楚……”

  “像一滴水?”魏十七愣了一下,心念微动,丹田中的妖丹滴溜溜旋转,迅速向外膨胀,融化为一团绿豆大xiǎo的水珠,心念再一动,水珠向内塌陷,再度凝固为细xiǎo的妖丹,如如臂使指,随心所欲。

  “呵呵……”他不禁笑了起来,“这样説来的话,我也凝成了道胎!”

  秦贞跳了起来,满脸震惊,“师兄,你……你……”

  “跟你一样,一不xiǎo心就凝成了道胎。”

  秦贞抱住他的胳膊,心中的欢喜无以名状,终于双双迈出了这一步,能够同为仙都内门弟子,朝夕相处,这是她梦寐以求的愿望。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收敛起笑容,咬着嘴唇问道:“师兄,之前,你一直在担心什么?”

  魏十七伸出手指刮了刮她的鼻梁,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説道:“你也知道我练的是啸月功,那是源自妖族的炼体功法,凝结道胎这一步凶险异常,稍有不慎,会丧失心智,变成狂暴嗜血的怪物,我一直担心……会伤害你。”

  秦贞嘀咕道:“凝结道胎本来就凶险,我又不是不知道……”

  魏十七不容她多想,道:“走吧,该回天都峰了,我们在这里差不多待了三年,内门外门,谁走谁留,也到了见分晓的时候了。”

  夕阳漫天,云霞似锦,二人并肩踏上了归途。

  (第一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