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六节 邋遢臃肿一道人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21:55:15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闻讯孤身造访伏虎山的,是接天岭四大妖王中仅存于世的蛇精小白。 x23us.最快

  东溟城破之日,小白知势不可为,并未试图力挽狂澜,她催动妖气混淆视听,在蜂拥而至的妖山妖海中,得以全身而退。正如罗刹女所言,关长虫顾念当年那一点香火情,对二人网开一面,并未因她们投在大敌门下,就痛下杀手。茫茫天地间,来自上界的旧相识寥寥无几,天狐、妖凤、天狼、巴蛇、夔牛、睚眦、朱雀、玄龟、螭龙、青鸟先后陨落,放眼望去,除了小白和罗刹女,竟找不出第三个说得上话的人,也实在可悲可叹。

  罗刹女掌控沉默之歌,极尽奢华之能事,平日里享用惯了,不甘寂寞,忍不住召集妖物,当起了山大王,食用起居一如往日。说巧不巧,小白选中了伏虎山三百里外的琵琶江,在水畔结庐而居,与她做了半个若即若离的邻居。

  魏十七销声匿迹,东溟城毁于一旦,天地对她来说只是个大囚笼,小白忽然间失了寄托,无事可做,也无心修炼,只在琵琶江畔看天,看云,看水,任凭岁月悠悠流驰。罗刹女在享乐之余,担心关长虫翻脸,隔三差五闭关修炼,硬生生把修为一点点推上去,小白连这点念头都不起,心如止水,除了冬眠,便是枯坐,却阴错阳差契合心法,修为益深,进展比罗刹女更要快上数分。

  这一日周吉来到伏虎山,随手摄取天地元气,将一干不知进退的妖物尽数碾杀,出手虽然只是一瞬,早惊动了小白,她放眼远眺,望见伏虎山煞气缠绕,血光冲天,一时好奇心起,静极思动,起意去拜访罗刹女一回。

  黄昏时分,霞光如火如荼,小白踏入伏虎山,先召来一个巡山的小妖问明缘由,那小妖战战兢兢,哪里敢隐瞒,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小白听闻一胖道人飘然而至,罗刹女称“上师”,曲意奉迎,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此女乃锦纹毒鸩成精,心高气傲,机敏过人,若是寻常人物,定不至于如此温顺,其中定有蹊跷。

  饶是她心思细密,也猜不透“上师”的来历,道门早已没落,隔了这许多年,料想昆仑派那些长老宗主早成枯骨,人族世世代代沦为圈养的血食,回天乏力,又能起什么波澜。

  那人一朝离去,天地为之变色,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白云苍狗,世事变幻,不外如是。

  小白莅临伏虎山,罗刹女纵有千般不情愿万般无奈,也只得亲自相迎。小白也不与她寒暄客套,直截了当问起“上师”之事,罗刹女知道瞒不过她,掐头去尾提了几句,只说上师忽然降临伏虎山,神龙见首不见尾,不知从何而来,欲往天坑寻关长虫,她身为地主,款待一二,如今他醉卧于洞府内,翌日一早便会动身。

  小白寻思了一回,知她所言不尽不实,也懒得旁敲侧击,多费口舌,决意在伏虎山相候,亲眼看那上师一看。罗刹女劝了几句,见劝不动,便听其自便,不再相扰。

  到得第二天清晨,旭日东升,朝霞似锦,周吉起身洗漱毕,用过酒饭,罗刹女亲自相陪,一路送出洞府,登上伏虎山顶。远眺北方,妖气氤氲而作,遮天蔽日,他望了一回,忽然心血来潮,缓缓回过头去,却见小白款款走近,风采依旧,俏脸上满是疑惑。

  周吉没有半分诧异,招招手将她唤到身旁,上下打量着她,目光中带着三分欣慰,三分激赏。

  小白心神摇曳,若不能自已,她眼光何等高明,早看出端倪,邋遢臃肿一道人,神光内敛,深不可测,隐隐透出上界的气息,罗刹女口中的“上师”并非尊称,而是实指,自上界而来,故为“上师”。

  她缓步上前,联袂微笑道:“见过上师。”

  周吉展颜一笑,指指她道:“相见即有缘,我欲往天坑会一会关长虫,向他讨要一件东西,人生地不熟,小白姑娘可否有暇,随我一同前去?”

  “小白姑娘”四字出口,她顿时脸色大变,问道:“上师怎知我姓名?”下意识瞥了罗刹女一眼。罗刹女亦满腹狐疑,她从未提起过小白之名,为何上师竟未卜先知,一语道破?

  周吉不欲暴露身份,含混道:“在上界之时,曾听人说起,却是小白姑娘的旧相识,那人姓魏,名十七。”

  原来他果然飞升上界,闯出了一方天地!小白沉默片刻,问道:“上师与魏城主是故交?”

  周吉笑道:“不止故交,嗯,情同手足,形同一人。”

  小白听他似有自嘲之意,秀眉微蹙,将信将疑,又问道:“不知魏城主在上界如何?”

  “呵呵,巧得很,他在上界亦占城为主,极北之地,荒北城。”

  大瀛洲七座大城,极昼为首,荒北居末,饶是如此,能从妖奴手中抢得荒北城,也是惊天骇闻了。小白有心多问几句,周吉摆摆手道:“此事说来话长,日后你若有缘见到他,再细细问吧。”

  小白见他不愿多说,低头沉思,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同去云云只是随口一说,周吉并没存了刻意招揽之心,他听凭小白斟酌思索,从袖中摸出断龙剑,曲指一弹,“铮”一声清响,已将剑种拍入其中,往脚下一抛,飞剑浮于空中,离地半尺,嗡嗡而鸣,载沉载浮。

  昆仑剑修破七关,始得大成,其中入门为道胎关,登堂为剑种关、御剑关,入室为剑芒关,剑气关,大成为剑丝关、剑灵关,道胎、剑种、御剑三关又细分为开窍、通经、结胎、温养、凝种、祭剑、驱剑、通灵、圆通九步,按部就班,方可御剑飞行,一日千里。周吉体内真元乃上界天地灵气所化,有无穷妙用,动念间便将飞剑祭炼完全,举步踏上剑身,断龙剑吃到分量,微微往下一沉,旋即稳住,渐渐弯成一道弧线。

  罗刹女也知道此剑剑质只是寻常,听闻昆仑最厉害的几柄飞剑,以炼妖剑居首,青冥剑、辟邪剑、掩月飞霜剑次之,她琢磨着寻几柄上好的飞剑来,献于上师,讨其欢心。

  周吉将断龙剑轻轻一催,御剑飞入云霄,去势如电,兜转周折无不如意,他哈哈大笑,道一声:“去休!去休!”剑光蓦地划破长空,竟将吉哥弃在伏虎山,径直投天坑而去。

  罗刹女急忙将双肩一摇,显出锦纹毒鸩原形,抖动彩羽刷地飞起,星驰电掣般追上前去,忽然后背一沉,扭头看去,却见蛇精小白稳稳坐于背上,不觉勃然大怒,压低声音道:“白姊姊,你这又是为何?”

  小白淡淡道:“左右无事,闲着也是闲着,一同去看看热闹,载我一程,莫要推辞。”

  罗刹女没好气哼了一声,心中郁闷,只得生受下来,白蛇精的修为在她之上,将她吃得死死的,也只好让她占些便宜了。不过她冷眼旁观,那位“上师”似乎对小白另眼相看,谈吐中不无亲近之意,难不成是看上了她?当真看上了她,嘿嘿……如此容姿,腰细腿长,被这胖道人压在身下,嘿嘿……

  小白不知她脑中转什么念头,抬眼望着上师的背影,忽然明白了罗刹女的心思。她敲敲锦纹毒鸩的后背,轻声道:“你是想借此机会,回转上界去吧?”

  风声嘹亮,关河飞渡,罗刹女冷冷道:“难道你不想?”

  小白没有接话,过了片刻,又问道:“上师神通如何?”

  罗刹女闷声闷气道:“深不可测。”过了片刻,又加了一句,“关长虫狠天狠地,也要吃瘪。”

  小白不再言语。

  周吉御剑而前,二妖的片言只语吹入耳中,只作不知。他以洞天修为闯入此界,足以碾杀一切,唯有被困于封印下的天魔宇文始,才让他有几分忌惮,临行之前,他之所以厚颜相求,多讨得两缕杀意游丝,不为旁的,只为对付天魔。十万鬼阴兵,纵横大瀛洲,岂可小觑!他估摸着天魔鼎盛之时,当有大象修为,这些年被困于混沌一气洞天锁内,江河日下,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得不防。

  至于那死中做活,转世投胎的关长虫,根本不能与黑龙相提并论,无须多虑。

  剑光如虹,转眼飞出千里,锦纹毒鸩精擅遁术,也不禁追得有些吃力,身前是上师,背上是小白,她也不敢抱怨,只能腹诽一二。

  整整飞了一日一夜,紧赶慢赶,终于没有拉下太多,罗刹女正精疲力尽之际,眼前豁然开朗,透过云雾,却见苍茫大地之上,凹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山脉起伏,高墙环绕,陡峭如悬崖。

  高墙内,人头攒动,哭声震天,高墙外,妖物漫山遍野撒着欢,鬼哭狼嚎,不一而足。

  周吉打了个寒颤,耳畔没有来响起一个浑厚而深情的声音:“终将有一天,所有的动物们都冲破关束它们的樊笼,奔向自然的时候,这一天将是野生动物们的盛大节目。”

  “这是怎么回事?”他指指那些兴奋异常的妖物,觉得它们似乎在庆祝什么。

  罗刹女急忙凑上前,惴惴不安道:“似乎……是一年一度的牙祭日,天坑将放出十万之众的血食,听任妖物挣脱吞噬……”

  话音未落,一道黑风从天坑深处卷起,只一扫,便挟了十万人丁飞出高墙,男女老少,跌落在群山之间,群妖嗷嗷大叫着冲上前,将青山绿水,变作了修罗场。

  小白偷眼瞧周吉,见他并无出手相救之意,心下好奇,虽说仙凡殊途,但毕竟同为人族,难不成眼巴巴看着见死不救?这人的心肠,当真硬如铁石?

  周吉御剑而立,目光下落于一处,心道,原来道门还有人在,偷偷摸摸躲在一旁,意欲何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