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二十七节 是祸是福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偶然撞破奸事,周吉根本没放在心上,徐衍真体内的种子如此渺小,深藏不露,连他都没有丝毫察觉。

  来到上一次攫取时之砂的旧地,他发觉造化幼树生机笼罩的范围,业已缩小了数分,虽然与整个赤水崖相比微不足道,但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原先千载的估计太过乐观,时之砂不断消耗着生机,如没有转机,赤水崖支撑不了太久,满打满算,最多不过四五百年。

  他暂且将担忧置之脑后,催动五色神光,剥离时光之力,将时之砂中蕴藏的精纯元气占为己有,这是水磨工夫,一点都急不来。

  黑暗之中不辨时光,待体内真元回复得七七八八,周吉停下手,歪着头寻思良久,长长叹了口气。内忧外患,情势糟糕透顶,最好的应对莫过于更进一步,由洞天入阳神,只是时之砂的乌龟壳坚硬异常,这么说吧,他要消耗三四成真元磨去时光之力,汲取天地元气,才能补足五六成真元,效率可谓低下,远不能与上界相比。

  周吉催动紫虚一元功,将五色神光镰洗炼六次,又打入六重烙印,几乎将真元耗尽。

  祭炼宝物,真仙六法各俱其妙,紫虚一元功胜在厚积薄发,层层推进,打入其内的烙印愈多,宝物与己身愈契合,通常满双手之数,就足以如身使臂,臂使指,继续祭炼下去徒费真元,无此必要。

  他停下手,叹息一声,察觉到危机,虽然没有明显的征兆,但天魔的威胁在一步步靠近,洞天真人的心血来潮,堪比大预言术,所以,能不能再快一些?

  周吉提着五色神光镰,有一下没一下敲打着掌心,忽然记起一宗旧时。当年炼妖剑落入他手,他曾将此剑埋入脊柱中温养多年,渐渐与神魂相合,剑灵九黎始终沉睡不醒,未能将镇妖塔放出,但摄取一二妖物,尚在掌握之中。

  剑走偏锋,试试这个法子?虽然有过经验,但五色神光镰毕竟不是炼妖剑,那是孔雀王的骸骨炼成的神兵,谁知道骨头里有没有留下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忽然记起之前祭炼神光镰时,眉心泥丸宫中一缕杀意游丝不催自动,将骨骸里里外外洗了个通透,助了一臂之力,这是阴差阳错,还是天作之合?

  周吉倒抽一口冷气,下意识抬头看看天,难不成连这个都在他算计中?不可能,应该是巧合吧!不过魏十七既然为他铺平了路,倒不妨试上一试,或许会有意外的惊喜。

  一念既生,便萦绕心头,不可遏制,周吉双眸幽深似渊,后颈“喀嚓”一声轻响,如爆豆一般,沿着脊柱一路而下,直抵尾尻。他脱下道袍,赤身**坐于黑暗中,抬起右手,拇指在后颈轻轻一戳,肌肤豁然中开,血肉分在两旁,露出一个白森森的脊柱,咔咔咔咔,脊椎节节打开,浑然不似血肉之躯。

  周吉将五色神光镰一抛,此镰顿时现出孔雀王骨骸之形,喙为尖,首为刃,脊为柄,五色翎羽盘旋飞舞,透出死亡的气息,往他脊柱内一扑,脊椎节节合拢,将其牢牢锁住,顷刻间,血肉肌肤弥合如初,看不出丝毫异样。

  他深深吸了口气,紧咬钢牙,脸色狰狞,浑身肥肉滚滚颤抖,如波涛,如涟漪,骨节吱呀作响,若不堪重负,这酸爽,难以用语言形容。

  若是寻常神兵利器,五金之物,只能徐徐温养驯服,就如同当年那柄炼妖剑,但五色神光镰的器胎却是一具骸骨,经杀意洗炼,妖物凶戾之气荡然无存,竟与周吉的血肉渐次融合,难分彼此。待到周吉察觉到不对劲,已经太迟了,分也分不开,抠又抠不出,只能接受现实。是祸?是福?他纵然心如铁石,此刻也不禁有些忐忑。

  浑浑噩噩,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骨髓里的异样感觉忽然消失,周吉起身活动一下腿脚,打了一路技击拳,只觉精力充沛,得心应手,每一个毛孔都充满了力量。

  “不知五色神光还在不在……”心中念头才起,后背刷起一道神光,稍纵即逝,“刺啦”一声撕开造化幼树散布的生机,闯入铺天盖地的未知混沌,卷起一蓬时之砂收将回来,吓了他一大跳。

  恍若小孩子耍大铁锤,大有失控之嫌,周吉脸上肌肉跳动,眼看时之砂四散翻滚,犹如水入滚油,磨盘一般消磨着磅礴生机。引狼入室,莫过于此,情急之下,周吉后背青、黄、赤、黑、白五道神光齐出,只一刷,便将时之砂刷作一团,时光之力化作混沌乱流,飞腾数息,便湮灭无迹,下一刻,精纯无比的天地元气涌入体内,他情不自禁深吸一口气,眼中神光流转,犹如亮起两颗璀璨的星辰。

  果然,五色神光镰融入血肉,神光威力倍增,毫不费力就将时光之力尽数剥离,夺取时之砂蕴含的精纯元气,他隐约觉得,这仅仅一个开始,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

  这是偶然的机缘,还是那个人的安排?他沉吟良久,摇了摇头,不管怎样,他都是那个人造就的一具分身,提防算计自己的分身,有点说不过去。

  周吉将目光投向数步外的黑暗,他感觉到时之砂翻滚涌动,混沌的气息弥漫在每一个角落,黑暗中潜伏着危机,也蕴藏着机会,他踏上半步,后背五色神光勃然大盛,时之砂汇成一条涓涓细流,卷作一团,混沌乱流冲天而起,元气源源不断涌入体内,将真元一点一滴补足,比之前不知快了多少。

  来得容易,也就不再精打细算,周吉催动紫虚一元功,一遍遍反复洗炼锁于脊柱内的五色神光镰,重重烙印叠加,待到真元匮乏,再撒出神光,从时之砂中夺取天地元气,补益己身。如此反复,不知不觉,打入五色神光镰的烙印已叠加至三十六重,周吉忽觉胁后背一阵刺痛,有什么东西从体内迸出,刷地展开一双翅膀,五彩斑斓,霞光流转,映得他的脸忽明忽暗。

  他按捺下诧异和悸动,小心翼翼扇动双翅,身躯腾空飞去,忽然破空而逝,在数丈外骤然现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