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二节 送佛送到西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秦渠是个幸运儿。虫族妖身坚固,他一头撞入下极天,并未着手吸纳星力,而是不拘粗细采集星屑,打算祭炼身上的甲胄,炼成一宗至宝,再去中级天碰碰运气。不想命数天定,求不来,也放不脱,不知何故,一颗硕大的赤星从上极天脱落,遥遥坠入下极天,他心中大喜,以虫族秘术,将此星炼作“命星”,取星屑星力,成就真仙。

  星屑星力,尽皆采自“命星”,无有一丝冗杂,是以秦渠才硬抗天庭符诏,拒不飞升,被雷霆从头劈到尾,犹能逃出生天。

  他性情粗疏,心中没什么弯弯绕绕,既然有求于对方,便将虫族修炼“神念”和“命星”的秘术倾囊相授,听任魏十七自择。

  神念化身无穷,命星接引星力,各有所长,魏十七沉吟良久,决意相机而动。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他花数载光阴,将虫族秘术细细推衍一番,自觉有了几分把握,这才遣屠真往广济洞跑一趟,有请梅真人来碧莲小界一会。

  梅真人闭关修炼,正当紧要关头,抽不开身,前来浮宫拜见魏十七的,只是她一具分身。魏十七举目打量,眼前女子神情举止,与梅真人分毫不差,修为却只得阳神境。他记得梅真人曾提过,她炼有一具分身,在广济洞内修炼**通玄功,持斩神剑参悟剑道,眼前这具分身,当非其人,她身上并无斩神剑的逼人锋芒。

  他微一沉吟,多问了几句,果不其然,这些年来梅真人共炼有三具大象分身,她是最年轻的一具,不久之前才突破阳神境。

  魏十七猜想,梅真人欲重走李静昀的老路,炼成六具分身,合而为一,冲击真仙。李静昀心高气傲,勇猛精进,一路走得太急,以至于悬在半空,上不上下不下,望真仙而兴叹,梅真人刻意压制修为,一来不显山不露水,避开李静昀的注意,二来看她将**通玄功推向极致,细察其中利弊得失,得以消除“孤阴不生,独阳不长”的隐患,紧随魏十七之后,一步步踏向天人之际。

  如他所料不差,此刻梅真人闭关不出,当是在祭炼第四具分身。

  梅真人既然抽不出身,嘱咐她这具分身也无不可,魏十七与她言明两件事,其一,他欲往极天一行,黄庭山诸般事务,由梅真人便宜处置,其二,欲借九岳崩崖石一用,有劳她磨去石内烙印,待从极天回转,再行归还。

  那分身并无异议,一一答应下来,告辞而去。

  过了数日,兰真人亲自到访,屠真颇为诧异,在她的印象里,这是还是兰真人第一次踏出碧莲小界。魏十七知她魂魄不全,这些年来在广济洞静养,轻易不出,这次不召自来,只怕有些不大稳当。

  兰真人目光闪动,将浮宫仔细看了一回,若有所思,她曾听梅师姐说起,大殿之下,埋有七十二道“大挪移符”,一旦发动,浮宫由实转虚,破空遁去,来无影去无踪,便是雷遁术也追之不及。

  二人分主客安坐,魏十七顾念当年的情分,待她甚是客气,命屠真奉上清茶一瓯,异果数枚,陪她吃了一枚果子,喝了几口茶。兰真人从袖中取出九岳崩崖石奉上,道:“此石现为无主之物,稍加祭炼,便可驱使自如。极天险恶,不知道友尚需何物,广济洞中颇多收藏,或可相助一二。”

  “若有所缺,再劳烦真人。”魏十七将九岳崩崖石收入袖中,凝神望了她一眼,见她眉宇间颇有焦躁之色,似乎有些心神不宁,当下起身离开辟尘榻,走到兰真人身前,探出食指点在她眉心。

  触手滑腻,暗香浮动,兰真人微微皱起眉头,眼神迷离,睫毛频频颤动,身躯一分为三,现出三具分魂分身。魏十七拂动衣袖,祭出昆吾金塔,门户洞开,金光一闪,将其中两具收入塔内,留下魂魄不全的那具分身。

  他曲指一弹,一缕游丝没入兰真人体内,顷刻间锁住经络窍穴,施展“摄魂术”,将她一道残魂从眉心拉出,缠绕于指间,缱绻不去。显圣真人身魂合一,毁之易,剥之难,但魏十七的修为已凌驾于大象之上,距离真仙亦不远,无须梅真人从旁相助,便将兰真人一道残魂轻轻巧巧剥离躯壳,握于掌中。

  显圣真人在他眼中,直与洞天阳神无异。

  他挑出几道海族的精魂,催动“食灵术”一一炼化,滋养兰真人的一道残魂,费了数日工夫,待魂魄充盈稳固,仍送回她体内。三具分身合而为一,兰真人脸色红润,精神顿为之一振,她敛袂谢过魏十七,自觉神魂不再恍惚,心中颇为欢喜。

  魏十七略一沉吟,道:“道友既然来到碧莲小界,不妨多留几日,秦、阮二女亦在仙灵岛上清修,道友如有暇,可前去探访一二。阮静手中有一枚提耶树的果荚,颇有几分滋养魂魄的奇效,道友如能求来,有益无害。”

  兰真人闻言怦然心动,当日碧玉刀螂毁了她一具分魂分身,以至魂魄不全,永诀大道,此乃心腹大患,提耶树的果荚既能滋养魂魄,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求到手。

  送佛送到西,魏十七干脆把此物的来历说与她听,那提耶树的果荚乃提耶洲异树所产,柔韧致密,严丝合缝,外形与人身有几分相似,鬼修多以此寄魂,有诸般妙用。阮静手头的那枚果荚,是向阴元儿讨来的,本欲赠与天狐阮青,后阮青得了无垢洞那块万年温玉,无需他物寄魂,果荚便留在了阮静手中,闲置一旁。

  不过兰真人并非鬼修一脉,若能求得果荚,却要向阴元儿讨教,如何以此物滋养残魂,安神定心。

  兰真人将魏十七所言一一记在心中,打定主意,免不得要跟阮、阴二人讨个情面。她不能总是躲在梅师姐身后,劳烦她为自己出面,师姐终有一日要成就真仙,她也要为自己打算,否则的话,何以与梅师姐长相厮守?

  魏十七冷眼旁观,不知是不是魂魄不全的缘故,她的性情,与之前颇为不同,记忆中那个心比天高、喜怒无常的兰真人,已经渐行渐远,这一刻,他忽然觉得有些孤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