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四节 浮白岭鱼娥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游天鲲魂魄坚固,又得星力滋养,些许搜魂术的璀璨对它来说直如轻风过面,加上灵识才复,心性单纯如纸,虽然委屈,却也没留什么芥蒂,无移时工夫便抛诸脑后。

  魏十七花了不少工夫,将戾气尽数炼化了,凝成三根戾气针,暗暗藏起。挫折让人成长,这句话也适用于造化树,经此一番磨砺,造化树深感危机,吸纳星力加了三分小心,魏十七也乐见其成。

  游天鲲在下极天如鱼得水,它是识途的老马,最懂得趋利避害,忽忽数月过去,除了被戾气暗算一把外,无惊无险。造化树吞噬了大量星力,节节拔高,已长成一株十围巨木,枝繁叶茂,树冠投下巨大的阴影,笼罩方圆数里之地,风过处,绿浪起伏,沙沙声响彻都市的每一个角落,人人驻足观望,为之叹息。

  下极天毕竟星力稀薄,游天鲲纵然勤勉,却也无法再助造化树更进一步了。

  据秦渠所言,寻常真仙为避凶险,多在下极天采集星力星屑,然而下极天星力稀薄,星屑冗杂,若要有所成就,须往中极天一行,风险虽大,所获亦多。他是幸运儿,在下极天遇到一颗脱落的赤星,炼为“命星”,是以脱颖而出,压过侪辈一头。魏十七不愿将希望寄托于运数,权衡利弊,决意前往中级天,借此机缘,一举奠定真仙之基。

  他将神念投入游天鲲体内,叮嘱数语,游天鲲更无异议,对它而言,穿梭于极天,只作等闲看。

  极天之中无有灵气,借九岳崩崖石飞遁徒耗真元,事倍功半,魏十七也无有他法,只能一步步蹈虚而上,游天鲲张开双翅,甩动尾鳍,一忽儿上一忽儿下,在他周围轻松游弋,可惜它只是魂魄所化,并非实体,否则的话倒可借力一二。

  蚊子再小也是肉,魏十七一面吸纳星力,一面埋头赶路,思忖着未来的道路,他迟迟没有着手以星力转换真元,为的正是保留那一线未知的可能。

  行了十余日,魏十七忽然心血来潮,微微皱起眉头,他察觉到一缕若有若无的气息,捉摸不定,似乎在远远窥探自己,却并无多少敌意。他停下脚步,暗中叮嘱了几句,游天鲲精神为之一振,倏忽飞将出去,使一个神通,无数星屑浮出虚空,细若尘埃,晶莹剔透,如涟漪一般层层扩散,无移时工夫便笼罩了每一个角落。

  对方猝不及防,在星屑中现出身形。

  魏十七定睛望去,只见一个宫装女子,静静打量着自己,身材样貌也只寻常,淹没在人海里便消失无踪,极不引人注意。此女气息陌生,生平从未见过,不过她却是一具真仙神念化身,确凿无疑。一瞬间,数个念头划过脑海,一一隐去,他微微一笑,上前见礼,主动通了姓名,寒暄一二。

  若是在渊海三洲之地,区区一具神念化身,只不过是他的一盘菜,但身处极天,星力星屑无穷尽,对方立于不败之地,他反倒真元有限,束手缚脚,彼此又没什么深仇大恨,能不撕破脸最好。

  那宫装女子坦然受了他一礼,淡淡道:“原来是魏道友,久违了。妾身乃星罗洲浮白岭鱼娥,前来极天采集星屑,道友神光内敛,离真仙只差一步,假以时日,亦是吾辈中人,妾身在此先行道贺。”

  星罗洲三大真仙,千足地穴巴蚿,蛇床山田椿,浮白岭鱼娥,魏十七与巴、田二人都打过交道,说的实在一些,都狠狠得罪过他们,这浮白岭鱼娥却不同,一向低调,闭关自守,护佑族人,从不插手外事,与魏十七也没什么仇隙芥蒂,是以言谈之中甚为客气。

  鱼娥看了游天鲲几眼,心道,原来他收服了此等灵物,难怪有恃无恐,欲往中极天而去,只是他并未着手采集星力星屑,转换真元,洗炼肉身,难不成别有打算?

  魏十七正待告辞而去,忽然记起一事,倒不妨拜托鱼娥,一来了却这段因果,二来结个善缘。当下从袖中摸出一颗白质黑仁的妖丹,屈指一弹,缓缓飞出。

  鱼娥“咦”了一声,颇为意外,她伸出纤纤素手,将妖丹捻住,托在掌心看了片刻,沉吟道:“此乃千足地穴巴蚿门下秦渠的妖丹?”

  魏十七颔首道:“不错,当日巴蚿与田椿遣虫族大军进犯大瀛洲,这秦渠乃是打头阵的先锋,肉身崩溃,只留下一道魂魄,藏于妖丹内,苟延残喘。他以虫身得道,成就真仙,又被天庭打灭,数起数落,殊为难得,有劳道友将其携回星罗洲,送归千足地穴也好,任其自生自灭也好,悉听尊便。”

  鱼娥目光闪动,忽然笑了起来,轻声道:“不知秦渠许了你什么好处?”

  既然放归秦渠,也没什么可瞒瞒藏藏的,魏十七道:“不过是些真仙秘闻罢了,道友有暇,唤他出来一问便知。”

  鱼娥心中一动,“可是修炼‘命星’之法?”

  魏十七呵呵一笑,含混道:“命星难得,须得去往上极天碰一碰运气,万一撞上真仙三厄,那就糟糕了。”

  鱼娥望了游天鲲一眼,道:“这游天鲲乃是天外异种,趋利避害,最是机警不过,就算去上极天,也有几分把握。不瞒道友说,妾身此行欲往中极天取一物,须借重游天鲲一二,无论事成与否,妾身愿助道友捕获一颗命星,如何?”

  渊海三洲之地的真仙几乎被他得罪了个便,这鱼娥性情淡泊,如能与她结交,日后去得星罗洲,也少一个大敌,何况“捕获命星”云云,她似乎颇有把握……魏十七略加思索,当即应允下来。

  鱼娥知他尚未成就真仙之躯,在这极天之上,有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不敢妄动真元,当下从袖中摸出一物,随手祭起,却是一乘驷马战车,单辕双轮,前驾四匹铜马,神骏非凡,一青铜御者双手执定六辔,双眸炯炯有神。

  鱼娥侧身微笑道:“此乃极天周游驷马战车,可作脚力,省去一番奔波之劳。道友请上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