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五节 九天十地阴煞针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战车之上只容二人站立,近在咫尺,连对方颈后的散发亦看得清清楚楚。魏十七坦然注视她一举一动,鱼娥亦不作腼腆之态,素手轻挥,散布于极天的星力从四方汇集,源源不断没入青铜御者体内,十余息后,御者双肩微微一动,一点生机从胸腹之间迸发,席卷身躯每一个角落,深吸一口气,竟活转过来。他将六辔重重一扯,驷马奋蹄嘶叫,甩动头颈,拖着沉重的战车蹈空而去。

  魏十七心下了然,驱使驷马拖动战车,要耗费大量星力,如非身处极天之中,星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便是真仙也负担不起。饶是有此弊端,这极天周游驷马战车亦是一宗难得的宝物,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真仙的底蕴,却非魏十七所能臆料。

  游天鲲穿梭极天,滑如游鱼,远比驷马战车灵便,鱼娥细细打量片刻,轻声问道:“这游天鲲……看上去不大对劲,出了什么问题?”

  “天外异种,魂体分离,这条游天鲲只得魂魄,肉身却是找不到了。”

  鱼娥蹙起眉头,喃喃道:“这却有些麻烦了。”

  魏十七侧过头看了她一眼,目中露出询问之意。鱼娥道:“此去中极天,妾身是要寻一头成年的星兽,取其星核,游天鲲若魂体合一,或可将其缠住,单剩魂魄,只恐力有不逮。”

  她言谈甚是客气,魏十七听出弦外之音,那星兽当是极天之中的凶物,以真仙的手段,尚无十分把握,若无游天鲲相助,只怕难以将其制服。他沉吟片刻,问道:“不知成年的星兽比诸真仙何如?”

  鱼娥道:“星兽身躯堪比真仙,纵不如,相去亦有限,神通手段,却大大不如。”

  魏十七将游天鲲招至身旁,投以神念,略略问过数语,心中有数,转头向鱼娥道:“吾炼有一宗法宝,能破其身躯,不知可否助道友一臂之力?”

  “哦?不知是何法宝?”鱼娥颇为诧异。

  魏十七伸手一捉,从“一芥洞天”内摄出一物,捻于指间,却是一枚漆黑似墨的细针,乌芒闪动,微微颤抖。阴煞之气扑面而来,鱼娥脸色大变,情不自己向后仰去,腰背弯成一道弓,几欲折断。在那电光石火的刹那,她察觉到前所未有的威胁,若对方趁机偷袭,即便有漫天星屑星力为后盾,她也无法在这根细针下逃得性命。

  鱼娥深深吸了口气,缓缓直起身躯,心念数转,道:“此物可破真仙之躯?”

  “昔日陆黾洲穹窿族真仙帝朝华本体降临,不敢硬接此针,当有几分把握。”

  鱼娥目视他良久,叹息道:“原来道友手中还有此等杀器,难怪吾辈中人频频铩羽。”

  魏十七坦言道:“若无天庭符诏的威胁,真仙本体亲至,我也只能望风而逃。”

  “若无天庭符诏,大瀛洲十大天妖,三大祖师,一十三位真仙,渊海三洲之地,早不是眼下的格局了。”顿了顿,鱼娥又道,“道友神通广大,日后成就真仙,亦非池中物。此针如此了得,不知何名?”

  魏十七微一犹豫,戾气针太过浅白,露了底细,他搜肠刮肚寻思了一回,忽然记起太一宗凌霄殿康阙有一枚“九天十地幻魔符”,威风大气得紧,不妨借来用用,当下道:“可名为‘九天十地阴煞针’。”

  鱼娥笑了起来,旋即想起对方取出此针之前,先与游天鲲沟通一二,显然他也吃不准“九天十地阴煞针”能否克制星兽,游天鲲既然知道根底,显然此针与极天脱不开干系……她心思缜密,抽丝剥茧,猜测道:“可是以天外戾气炼化的至宝?”

  “道友所言不差。”魏十七暗暗叹了口气,妄作小人,莫外如是,早知如此,干脆不瞒她了。

  鱼娥心道,也只有天外戾气,才能击破真仙之躯,毁坏道基,这一根小小的细针,阴煞之气如此浓郁,不知炼化了多少戾气,他却是如何做到的?她心中颇有几分忌惮,不再似之前那么从容不迫了。

  “此针可破真仙之躯,星兽亦无可抵挡,届时妾身以法宝将其拖住,有劳道友出手。那星兽生有七十三只怪眼,只在周身游动,其中七十二只辅眼,开阖之际目射星光,以法宝抵御即可,另有一只主眼,可射出一道灭神光,最是凶险不过……主眼所在之处,便是星兽的要害。”

  魏十七闻言一怔,问道:“真仙三厄中最为诡异的灭神光?”

  鱼娥道:“倏忽而来,奄忽而逝,无视真仙之躯,直击魂魄,是为‘灭神’。不过道友也无须担心,星兽射出的这道灭神光,远不能与三厄相提并论,纵避不开,最多消磨些许神念,日后修炼回来也就是了,且星兽只有一击之力,一击之后,主眼便干枯瞎灭,再无威胁。”

  鱼娥修炼神念,自不在意些许得失,但魏十七却有些踌躇,鱼娥察言辨色,猜到他有意修炼“命星”,故此神念不容有失,但若全无风险,她又何必以“命星”相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魏十七斟酌片刻,颔首答应下来。

  鱼娥心中一松,催动星力,青铜御者将六辔一抖,马踏虚空,极天周游驷马战车隆隆作响,往中极天飞驰而去,魏十七不再言语,极目四顾,只见幽远的极天之上,星光熠熠生辉,不知其中哪一颗,才是他命中注定的“命星”。

  驷马奋蹄,连着奔了数十日,犹未冲出下极天,魏十七这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小觑了极天,若是依着之前打算,一步步蹈空登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抵达中极天,现在看来,无异于痴人说梦。难怪除了秦渠,真仙都舍“命星”,修“神念”,就算不惧戾气、星爆、灭神光三厄,未能成就真仙之躯,又如何去往上极天,寻一颗“命星”?

  秦渠亦是运数所钟之人,只可惜,过刚易折,他若不硬拒天庭符诏,何至于引来雷霆加身,毁去真仙之躯。世事无常,一念之差,到头来落得如此下场,可惜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