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三十一节 一方小天庭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天庭鼎盛之时,有三十六宫,七十二境,仙帅将兵不计其数,后因一场大变故,兄弟阋墙,四分五裂,各方势力你争我夺,将一片太虚上境打作了修罗场。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继续斗下去,坏了立身之本,谁都讨不得好去,是以诸方势力联手开辟一异域,作为赌斗之地,以“星药”为赌注,争战不休,哪一方输得干干净净,也不赶尽杀绝,幸存者并入赢家,如此反复,直到天庭再度合而为一。

  王京、餐霞、御风、骖鸾四宫,联手结成一方小天庭,统御七曜、陆离、云母三处下界,以混沌乱流分割陆海,由各殿遣派使者,轮番接引下界真仙飞升天庭,以为战力,各殿亦不时降下功法残宝,助下界修道之士突破天人之关,成就真仙。

  天庭争斗非同儿戏,寻常真仙来到天庭,席不暇暖,便投入异域,往往不堪驱使,沦为炮灰而已,是以最初接引使者存了选拔之心,唯有真仙中的强者,才降下符诏接引飞升,宁缺毋滥,到后来激战惨烈之极,人手匮乏,于是不拘良莠,只要成就真仙,便迫使其飞升天庭,遇到犟头犟脑的,便降下雷霆灭杀,以示威严。

  不过异域争战,亦非一无可取,若能击溃对手,取回“星药”,自己可留下三成外,各殿殿主另有所赐,纯阳子的纯阳无极剑,玄元子的生灭朔望剑,便是因此而来,功法契合,道器相长,修为故此得以精进。下界飞升的真仙大都如此,反倒像魏十七这般,一入天庭便身怀至宝的,寥寥无几。追根溯源,这要归功于黑羽,扣下一道“震四”符,煞费苦心炼入天启宝珠,将一宗天庭残宝补全为真宝,到头来“为他人作嫁衣裳”,便宜了魏十七,也算是咄咄怪事。

  碧落殿沈殿主与他定下七日之约,非是常例,在玄元子看来,大抵在餐霞宫诸殿中,碧落殿势单力孤,沈殿主不甘人下,对他另眼相看,不无栽培之意。天庭最重异域战功,“星药”更是难得之物,由轮值积功至供奉,修为精进,进而坐镇一殿,亦非遥不可及,据玄元子所知,骖鸾宫长河殿主黄梧子,便是当年大瀛洲十大天妖之一。

  ……

  玄元子沿着阑干缓缓而行,指尖掠过一尊尊姿态各异的石狮,俯瞰云海,随口言说,想到什么说什么,魏十七由此获悉天庭种种内情,只能报之以一声苦笑。他来得不是时候。他们来得都不是时候。

  玄元子瞥了他一眼,嗤笑道:“是不是后悔了?”

  魏十七想了想,道:“后悔倒不至于,不到险峰绝顶,怎看得到不一样的风景——何况,真仙之上更无境,凶险之处,正是机缘所在。”

  “理是这个理,不过真到了生死关头,未必能如此豁达。”顿了顿,又道,“初入天庭,不日便会去往异域,见识一下真相殊死相斗,这第一劫,是机遇,也是难关,你好自为之吧。”

  她停下脚步,敲了敲身前的石狮,道:“碧落殿四围阑干,共有三百六十尊石狮,姿态各异,每尊石狮内,都藏有一处轮值洞府,据说天庭鼎盛之时,轮值洞府气象万千,无一闲置,十万天兵天将,并非虚数,如今已不复有昔日盛况,连你我在内,碧落殿只得五位轮值。”

  那石狮脚踩绣球,注目远视,神情之中无不忧伤,魏十七心中不觉一动,伸手摸了摸石狮的脑袋,丹田之中碧落符微微一漾,一道金光射出,身形随之消失,没入洞府之中。

  “暂且在此歇息,无事切勿擅离……”玄元子的声音嘎然而止。

  四下里一片安宁,魏十七举目望去,却见身处一座仙家洞府,厅堂,书房,卧房,静室,丹房,药圃,兽栏,柴房,庭园,游廊,亭阁,水榭,四时不凋之花,八节长青之草,色色俱全,无一不备。

  洞府内空无一人,略显寂寥,魏十七将周吉从参天造化树下唤出,又衣袖一振,太阴元命珠、屠龙真阴刀、定慧剑鱼贯而出,化作阴元儿、屠真和定慧和尚,一一打量过四人,笑道:“汝等已入天庭,吾在餐霞宫碧落殿充当轮值,此处即为栖身之洞府。”

  他将天庭的局势略略说了几句,告诫他们天庭非是良善地,争战惨烈之极,初来乍到,立足未稳,诸事小心在意,不得召唤,切勿擅离洞府。魏十七并未刻意施压,但心有所感,言谈之间透出凛然杀意,便是迟钝如周吉,也察觉到他不无顾虑。

  死生有命,言尽于此,魏十七寻思了一回,目视四人道:“不日我将赴异域,与大敌争斗一场,汝等谁有意同往,见识一下天庭真仙大能的手段?”

  定慧和尚闻言深吸一口气,旋即又按捺下冲动,他自知修为低下,不足以成为臂助,万一有失,辜负了大人提携的一番心意,故此一言不发。阴元儿目光闪动,主动请缨道:“大人与真仙相斗,妾身亦插不上手,如遇提耶鬼修,或可尽绵薄之力,愿随大人同往。”

  魏十七颔首应允,提耶鬼修神通诡异,有阴元儿在旁提点一二,知己知彼,亦可多几分把握。

  他又看了周吉一眼,沉吟未语,周吉主动道:“我愿留在此处看护洞府,待成就真仙,再前往异域。”

  他窃取混沌一气洞天锁本源之力,离开之时,已成就显圣境,虽不如梅真人的大象分身勇猛精进,这一路却走得极稳,假以时日,成就不可限量。魏十七亦不愿分身受损,他愿意留守洞府,再好不过,之前命他修炼紫虚一元功,有意以昆吾金塔相授,可惜金塔毁于极天,须得另谋他法——他忽然记起纯阳无极剑和生灭朔望剑,功法契合,道器相长,这八字正是关键,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魏十七拿定主意,阴元儿随他去往异域,周吉留于此地守护洞府,屠真定慧各司其职,日后有机会再添加人手,奉迎洒扫,听候使唤。

  安顿妥当,四人各自散去,魏十七信步行至庭园,看了一回仙家景致,从袖中取出八女仙乐屏,置于水榭中。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但见八女或坐或立,手持笙、箫、筝、笛、琴、瑟、琵琶、箜篌,一女独自向隅,一女若有所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