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六十四节 命中注定终须有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云雾层层崩散,风声嘹亮,眼前一片迷蒙,似亮非亮,似暗非暗,无数光影幻象涌入脑海,分不清,辨不明,头脑发胀,几乎要炸开来。魏十七心烦意乱,暗暗心惊,记起沈辰一所言,干脆泥塞五官,意守丹田,碧落符轻轻一漾,一团碧光透出肌肤,下坠之势顿为之一缓。

  不知过了多久,双脚忽然接触到实地,魏十七晃了一晃,站稳身形,只觉双肩犹如压上了十万大山,举步维艰,难以飞遁。碧落符重归于沉寂,他睁开双眼四下里打量,眸中星云缓缓转动,却见自己置身于一处荒凉的地界,寒意彻骨,云雾缠绕,黝黑的山峦绵延起伏,望不到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铁血的气息,利如刀剑,令人心惊肉跳。

  魏十七皱起眉头,暗暗将天启宝珠握于掌中,小心翼翼行了数步,碧落符忽然一跳,似有感应,他急忙回过头去,却见山崖后缓步行出一人,正是碧落殿主沈辰一。

  他上前见过沈殿主,目中流露出询问之意,沈辰一呵呵一笑,舌头打个滚,含糊其辞解说了几句,当年天庭大乱,三十六宫七十二境十万天兵天将俱被波及,这云池本是天庭胜境之一,百折千回,气象万千,到如今只剩一派残山剩水。不过残山剩水,亦是天地灵气所钟,其中蕴藏着大运数大机缘,每隔千载,云池洞开,餐霞七殿可各遣二人入内,有空手而归者,也有寻得真宝功法,一飞冲天。

  魏十七满腹疑窦,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沈辰一看了他一眼,道破他心事,“魏道友是不是疑惑,为何不是玄元道友来此云池?”

  魏十七坦言道:“还请殿主解惑。”

  “千载之前,玄元道友曾随吾下探云池,为胜境所斥,浑浑噩噩,逗留不足数十息,非但一无所获,反而于道心大有损害。这云池当年唤作‘铁血云池’,乃是杀伐之地,玄元道友修炼**通玄功,却是与铁血煞气犯冲,反倒是魏道友,如鱼得水,有益无害。”

  魏十七幡然醒悟,碧落殿主便对他另眼相看,毫不藏私,额外还赠以一钵杀意,助他修炼九龙回辇功,更上层楼,从一开始,他就在谋划铁血胜境,云池之行。

  沈辰一道:“这云池底的铁血之气,于九龙回辇功大有裨益,道友可量力而行,汲取一二,日后自有好处。”

  魏十七闻言心中一动,自从踏入真仙境,成就回辇五重天后,虽得沈辰一赠杀意,纯阳子悉心指点,只是谙熟了种种变化而已,于九龙回辇功本身,却似修到了尽头,无有寸进。沈辰一一语惊醒梦中人,他跃跃欲试,又按捺下冲动,道:“会否耽搁沈殿主?”

  沈辰一有些意兴阑珊,挥挥手道:“无妨,魏道友只管尽兴。”上一个千年,他在云池中获得了莫大好处,运数也由此耗尽,今番再入云池,并未抱有不切实际的奢望,得失随缘,随心,仅此而已。

  魏十七略加思索,并未直接将铁血之气吸入体内,而是隙开一线洞天,试探着摄取少许,以生机包裹,凝成一团团一坨坨,红黑相间,滚落在造化树枝干间,如树脂一般微微颤动。铁血之气蛰伏不动,毫无异状,魏十七心中大喜,将洞天张开,鲸吞鲲吸,云池内铁血之气滚滚而至,化作一条巨龙,源源不断没入洞天,附着于参天造化树,越积越多。

  沈辰一眯起眼睛,瞳孔缩成针尖大小,皱眉阻止道:“够了,够了,莫要太过贪心!”他暗暗称奇,不知魏十七何以能承受如此浩大的铁血之气,其中定有不为人知的玄机。

  魏十七不为已甚,将洞天一收,长长舒了口气,呼吸中夹杂着铁血气息,略一活动手足,稍觉有些沉重。换作旁人,摄取这许多铁血之气,早就生机泯灭,冻成一根人棍了,但魏十七不同,一来修炼九龙回辇功锤炼杀意,成就回辇五重天,二来铸就真仙之躯,星力星屑取自“命星”,那是一颗前所未见的凶煞之星,三来参天造化树以磅礴生机,将铁血之气分而包裹,不使其成气候,故此并无大碍。

  沈辰一打量了他几眼,将惊诧藏于心底,温言询问几句,见他毫发无损,当即招呼一声,举步往云池深处行去。

  山峦起伏,回环周折,恍若无穷尽,云遮雾绕,晦暗不明,浑然是一个摸不着边际的大迷宫。沈辰一和魏十七像两只小蚂蚁,彳亍而行,单凭两条腿,又能走出多远,得失机遇全凭运气,半点也勉强不得。

  沈辰一自接掌碧落殿起,每隔千载,便入云池一探,十回中有九回是空手而返,故此毫不介怀,漫无目的地四处闲逛。他一路行,一路缅怀往事,随口道:“这云池晦暗幽深,不知大几许,穷毕生之力,都未能踏遍。云池只剩残山剩水,铁血之气却愈发浓郁,偶有天兵天将,陨落于此,一身精元凝成内丹,所遗真宝,亦是难得之物。”

  他说得甚是隐晦,在魏十七听来,无非是天庭巨变,三十三天外诸宫联手,以下犯上,与天帝一脉大战,云池亦为厮杀之所,待到尘埃落地,成为拣尸地,能不能拣到全凭人品,不,全凭运气。

  “千载之前,吾曾独自逡巡万里,偶遇一员天将的残骸,真宝俱毁,无一留存,唯有一颗内丹,是为难得之物。”沈辰一看了一眼魏十七,意味深长道,“所谓‘命中注定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得失自有天定,这一颗内丹,成就了今日之我。”

  “不过碧落殿只得我一人,独木难支,当日在极天之时,那驱使傀儡,电光布阵的大能,乃是三十三天外菩提宫主陆海真人,他既然窥得正阳门所在,一场大战在所难免,陆海真人自有四位宫主抵挡,但他麾下的天兵天将,却须由吾辈拒之门外。”

  他叹了口气,悠悠道:“十万天兵天将,幸存者,大半在三十三天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