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都 第六十六节 云兽忽律

小说:仙都 作者:陈猿 更新时间:2018-12-06 08:56:56 源网站:2K小说fpzw
  云池重归于沉寂,翻山越岭,日复一日,到后来沈辰一也无话可说了,二人默默跋涉,在群山之间穿梭绕行,无惊无险过了数月,仍不知这一番历炼何时才是尽头。沈辰一心中暗暗计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以往千年云池开,最多不过百日,便为天地伟力斥诸于外,这一次滞留的时日如此之久,究竟是何缘故?难不成大敌将至,等不到下一个千年,餐霞宫主不惜涸泽而渔?

  他琢磨不定,心情愈见沉重。

  万里跋涉只作等闲,左右无事,魏十七引动“命星”,汲取星力,将采得的铁血之气一丝丝一缕缕剥离出来,有参天造化树播散生机,重重包裹,铁血之气温顺乖巧,予取予夺,为九龙回辇功徐徐炼化,占为己有。

  又过了月余,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愤怒的厉啸,尘埃四起,地动山摇,沈辰一驻足观望,只见烟尘之中,一十三抹宝光倏来倏往,破空声尖锐刺耳,有如鬼哭。

  云池浩瀚,无有符诏牵引,殊难相遇,沈辰一往来云池,还是第一次撞见别殿之人,不知是谁遇到了棘手的硬骨头,斗得如此惨烈,他撒出晦明神光,悄无声息靠近去。转过数个山头,遥遥望见云浆殿主巢禅师精赤着上身,露出干瘦黝黑的胸腹,青筋鼓起,似一条条蠕动的小蛇,面目狰狞,吼声如雷,金茎露栽倒在脚边,脸蒙黑纱,一袭黑衣裹得严严实实,似乎中了暗算,气息奄奄。

  与巢禅师相斗的乃是一个长发披肩的大汉,面目丑陋不堪,浑身肌肉鼓鼓囊囊,身躯如铁打铜铸,只将双臂护住口鼻,任凭一十三柄“干镆剑”往来如梭,始终无法伤其分毫。巢禅师作金刚怒目,心中却暗暗叫苦,哪里冒出来的怪物,刀枪不入,水火难伤,他执掌云浆殿多年,从未听崔殿主说起,云池之下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

  晦明上极衣玄妙无穷,巢禅师和那长发大汉都未察觉到有人窥探,沈辰一忽然记起一宗旧事,故老相传,云池之中伏有一头云兽,名为“忽律”,乃是云池旧主的坐骑,修炼多年,业已化作人身,与巢禅师相斗的大汉,莫非是那云兽忽律?此兽在云池修炼数万载,不知吞噬了多少天兵天将遗下的精元,巢禅师走体修一脉的路数,奈何不了他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在沈辰一看来,那云兽忽律未尽全力,非但未尽全力,而且手下留情,金茎露为其打伤,只怕另有缘故。他朝魏十七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莫要出声,且作壁上观,先看一看此兽的底细,若巢禅师败退,再作打算。

  巢禅师早看出此獠的厉害,操纵法宝非其所长,他不甘就此放手,当下将双掌一合,咬牙切齿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一十三柄“干镆剑”齐齐飞回,锋刃插入颅、颈、肩、胁、胸、腹、腰、臂、腿,只剩剑柄在外,微微颤抖。云兽忽律感应到威胁,低低咆哮着,握紧了双拳,似有所顾虑,数次举步,又收了回去。

  巢禅师面目渐趋于平和,猱身而上,手起一拳劈面砸去。

  居然敢在他跟前抡拳头?云兽忽律为其挑衅,顿时狂性大发,狠狠一拳迎上前,拳锋相接,尚有一线空隙,星力在薄薄一线之隔回旋,将二人硬生生推开,一团银白的星云缓缓旋转,蓦地里炸将开来,白光冲天而起,映得二人须发雪亮。

  巢禅师抡起两条干硬的胳膊,一发不可收拾,大开大合,直上直下,循着古朴苍劲的路数,步步紧逼,那云兽忽律不谙拳术,只凭借一身蛮力乱打,重重吃了几拳,银光迸射,巍然不动。

  二人贴身肉搏,一拳一脚都蕴含庞大星力,无异于法宝轰击,魏十七看得心惊肉跳,他自恃巴蛇法相,身相合一,堪与妖兽匹敌,直到此刻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远不知星云运用的奥秘。

  云兽忽律吃了十几拳,忽然福至心灵,拳脚暗合章法,挨,戳,挤,靠,崩,撼,与巢禅师一般无二,犹如下了数百载苦功,于方寸之间发劲,星力雄浑,招式老辣,竟不落下风。巢禅师愈斗愈惊,含胸收腹,舌绽春雷,拳路顿为之一变,云兽忽律猝不及防,又吃了十余拳,权当是搔痒,数息之间,又将对方的拳法学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巢禅师连换七八种拳术,尽被云兽忽律学去,斗到后来无法可想,眼睁睁看着忽律将种种拳术融会贯通,自辟路数,如春蚕抽丝,如江河长流,将他打得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什么是天纵奇才?这就是天纵奇才!巢禅师肚子里叫苦不迭,眼看对方拳法环环相扣,浑然一体,这是他毕生难以企及的境界,却被这妖兽胡乱偷学了几手,轻而易举登上拳术的巅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时间心灰意懒,手头稍一松懈,便被一拳击中小腹。

  刚柔二重暗劲涌来,巢禅师暗叫不好,一十三柄“千镆剑”折了大半,口吐血雾,如断线鹞子一般飞将出去,去势如电,转眼消失了踪影。

  云兽忽律足踏弓步,扭腰沉肩,右拳悬于空中,停滞了片刻,缓缓收将回去,冷哼一声,喃喃道:“这厮,胆敢跟吾比拳!”他挺直身躯,周身骨节噼啪乱响,低头望向倒地不起的金茎露,弯腰将她拎起,正待甩将出去,金茎露樱唇微动,一道银线射出,刺入忽律右目之中。

  云兽忽律五指一紧,将金茎露右肩捏得粉碎,星力将吐而未吐,右目忽然长出一颗小树,舒枝展叶,节节升高,他顾不得伤人,奋力将金茎露甩将出去,推金山,倒玉柱,双臂落地,化作一头似虎非虎,似狮非狮的异兽,遍体云纹缠绕,高高昂起脑袋,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金茎露无力稳住身形,颠三倒四飞去,不偏不倚,一头撞入晦明神光之中。沈辰一抬手一按,将她稳稳接住,随手递给魏十七,云兽忽律业已察觉到有外人窥探,猛地扭过头来,右眼戳着一根树干,左眼凶光毕露,死死盯着沈辰一不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