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九百七十六章 道兵之威!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瞧着那轮朝阳,将整个浮空岛屿彻底照耀成了白昼,众人倒吸了一口气寒气。(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

  所有人都在此刻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望向那空中与朝阳融合的封玄翊,眼中皆不由自主的闪过惊恐之色。

  大家都能猜到,封玄翊不可能被林云一掌轰成重伤,再无一战之力。

  可显然都没料到,对方真正实力会恐怖到这等程度。那种压力让人绝望,不敢直视,生不出任何的抵抗之心。

  “好强!”

  半空中林云脸色稍显凝重,眼眸深处有茫茫多的剑意,深邃而浩瀚。

  这家伙真的有点难缠,他的火焰意志已无限接近三品,这倒还是其次。武道意志的境界很关键,可重要的还是造诣的高低,这人的造诣就相当之高。

  就如林云一般,同样是大成的通灵剑意,他碾压对手毫无压力。

  封玄翊在火焰意志上的造诣,并不会比他低,除此之外对方也肯定掌握帝者级的造化武学。炼化的星神丹只怕数量也不少,修炼的功法更不用多说,肯定也是高等造化武学。

  若说林云自己有什么优势,可能就是他自晋升天魄的那一刻起,两重天魄劫用的都是星神丹。

  对方至少天魄三重境,方才开始炼化星神丹,论根基之牢固肯定不如林云。

  在底牌没有暴露的情况下,无论怎么比较,林云的战力比之对方都要逊色不少。可林云道不孤,他有血龙马相助,兄弟齐心完全不用畏惧对方。

  就看谁先沉不住气抖露底牌!

  “堂堂葬花公子,就这点能耐嘛?单打独斗,还要让魔宠来相助,未免太过无耻了一些。”

  半空中,笼罩在那朝阳中的封玄翊,目光直视前方,死死盯着林云肩膀上的血龙马。他现在的状况,并非表面上看去的那般轻松。

  无论是胸前虚隐之刃划过的狰狞伤口,还是林云轰中他的神阳碎天印,随便换成一人都早已死了不知道多少次。即便侥幸不死,怕也也是遭受重创,再无一战之力。

  他能强撑靠的是远超同阶翘楚的底蕴,以及自身火焰意志的强大。

  其手中还有诸多底牌未用,可底牌这种杀手锏,当然是永远都不要用为好。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对手会有什么样的底牌,提前暴露会将自己陷在极为不利的局面。

  起码现在,封玄翊便察觉到,林云手上至少还有两张底牌未用。

  且有着相当致命的威胁,这个人,很不好对付!

  最麻烦的是这人还有只魔宠相助,无论林云还是血龙马,单打独斗的情况下。他都有着极为强大的自信,不管对方拥有什么样的底牌,都可放手一战镇压对方。

  可与魔宠联手,真不是一般的头疼,是以才出言讥讽对方。

  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脸上露出玩味之色,冷声笑道:“抱歉,你可能搞错了一件事,他可不是我的魔宠。他是我的朋友,是我生死与共的兄弟,我兄弟两很少联手,封玄翊这是你的荣耀!”

  这倒是实话,若非情况紧急,林云一般不会招呼血龙马。血龙马也不会随便出手,可谁要是真的威胁到了林云,它肯定豁出性命也要保住林云。

  无论是两人生死与共的感情,还是月薇薇临走之前,让它许下的承诺。

  都绝不容许其他人欺负到林云,绝不!

  在说话之间,站在林云肩膀上的血龙马,一手握着虚隐之刃,一手紧紧握成拳头。黑色的眼眸,露出罕见的凝重和坚毅,将身上威压催发到极限,与林云一道抵御着对方朝阳般浩瀚的恐怖声威。

  “那我还真得好好谢谢你了!”

  封玄翊面色阴沉,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

  对方联手的确难缠,可要让他放弃这日曜星宫的传承,他还做不到。

  我姑且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底牌。

  咻!

  眼中寒芒一闪,封玄翊打定主意,将对方的底牌给他逼了出来。

  “玄炎诀,火凤战甲!”

  封玄翊的双手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凝结着某种古老的手印,其身体表面陡然迸发出绯红色的光芒,熠熠生辉。

  等到他手印结成的刹那,那涌动的绯红色光芒,在其身体表面瞬间衍化成一具烙印着火凤纹路的战甲。

  轰隆隆!

  其身上气息与此刻疯狂暴涨,笼罩周身的朝阳,如滔天大火熊熊燃烧起。地面在这等惊人的威压之下,剧烈不停的晃动起来,一座座山峰上有巨大的岩石滚滚不停的剥落。

  “秘术!”

  林云瞳孔猛的一缩,这是高等造化级功法中才有的秘术,算是相当厉害的底牌了。

  “杀!”

  几乎是瞬间封玄翊就杀了过来,他横空而至,等将要杀到林云面前之时。周身衍化成一只庞大的火凤,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庞大凤鸟,朝着林云扑杀了过去。

  在那巨大的火凤面前,林云看上去显得颇为渺小,仿佛一个刹那就会被撕成碎片。

  所有瞧见此幕的人,心立刻悬在了嗓子眼,这等扑杀太过惊人。那火凤恐怖的威压,将天上的魔云全都给点燃了,眨眼就烧成了灰烬。

  没有了魔云的遮挡,天外的星光立刻宣泄下来,所过之处星光熠熠,将那火凤点缀的更为绚烂恢弘。

  嘭!

  可就在众人觉得,林云将会难以抵挡之时,天穹间有龙吟暴起。一条燃烧着紫色雷火的蛟龙,破开云霄,朝着那火凤狠狠撞击了过去。

  正是绝品道器,紫焰雷皇鞭!

  这件道兵来历古老,月薇薇还未她降服过一条龙魂,即便林云眼下实力非凡,也都只能勉强发挥十分之一左右的威能。

  可就是这十分之一左右的威能,一经现世,立刻就震住了对方身上磅礴气势。

  “滚!”

  林云眉头紧皱,丰神俊朗的面孔,不怒自威。

  他手持此鞭,当空而立,仿佛凌驾诸天的上古雷皇,驾驭蛟龙,君临天下。

  嘭!

  惊天爆响中,传来一声火凤哀鸣,那半空中庞大的火凤顷刻间就被抽的四分五裂。不可一世的封玄翊,现出身形,于半空中吐出口鲜血,被直接抽的倒飞出去。

  “不是想见识我的底牌吗?如你所愿便是了!”

  一袭青衫,身背剑匣,当空而立的林云,在这长发乱舞之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锋芒与霸气。

  苍龙之力源源不断涌入紫焰雷皇鞭,那磅礴的蛟龙虚影轰然暴涨,头颅之上缓缓生出龙角。伴随龙头怒吼,林云手腕一抖,鞭子在半空中扯出一道霹雳,漫天雷火涌动中,朝着被抽飞的封玄翊闪电般追了过去。

  “万鸦碎星掌!”

  封玄翊脸色微变, 身后朝阳中,数不清的火鸦铺天盖地的飞了出去,同时间抬手一掌迎了上去。

  咔擦!

  紫焰雷皇鞭当即受阻,可巨大的威能,也将这封玄翊再次震飞出去,脸色瞬间苍白了不少。

  嗤!

  封玄翊来不及站稳,身后天空被一片血光渲染填满,却是血龙马手持血蟒鞭杀了过去。天魁魔棍难以击中对方,虚隐之刃近身斩杀又太过凶险,血龙马|眼珠一转就想出以血蟒鞭来配合林云。

  “死贼猫!!”

  封玄翊当即大怒,一个林云手持绝品道兵,将他逼退也就罢了。一只魔宠竟然也想欺负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反手一招,挥手就拍了出去,将血龙马的攻势直接震碎。

  “嘿嘿。”

  可血龙马咧嘴一笑,不以为意,身影灵活的空中摆动,手中血蟒鞭继续不停的挥舞着。

  咔!咔!咔!

  封玄翊身影如电,在转瞬之间晃动出数不清的残影,摧枯拉朽一般将血龙马各种攻势碾压。

  “死!”

  封玄翊逼近血龙马,伸手衍化出火凤之爪,朝着血龙马死死抓了过去。

  嘭!

  可还来不及出手,紫焰雷皇鞭从天而落,直接抽打在其伸手,整个火凤战甲的光芒立刻黯淡了不少。

  封玄翊气的吐血,只差一点,就能抓死这贼猫了。

  咔擦!

  可突然间,其视野中那只体内流淌着龙血的黑猫,身影一晃再度出现。重新握住那柄,闪烁着幽影寒芒的匕首,对那他胸前的火凤战甲直接捅了过去。

  也不管结果如何,血龙马捅了就跑。

  毕竟之前跑的慢了,差点被这封玄翊一拳轰死,血龙马还是能记住教训的。

  可这一击的威能,却有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听一声巨响封玄翊身上的战甲轰然碎裂。衍化成数不清的火焰风暴,在这半空中席卷爆发,那风暴所过之处连空间都仿佛被撕裂了。

  唰!

  所有的目光,都在第一时间看了过去,旋即倒吸了口冷气。

  那封玄翊身上的火凤战甲竟然被全部捅破了!

  众人眼中难掩震惊之色,这可是高等造化级功法蕴含的秘术,一旦施展消耗甚大。

  不仅仅是战甲,颇为狼狈不堪的封玄翊,连身上的衣衫都破碎了不少。、

  “林云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我就不是封玄翊!等到苍龙宝殿现世,你最好不要给我出现,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封玄翊脸色一片铁青,知道对方联手之下,自己哪怕还有底牌未出,也怕是相当难以取胜。

  甚至稍稍控制不住情绪,被这血龙马激怒的话,后果怕是会相当不妙。

  其所留下的话响彻四方,语气中的森寒杀意也是让人心惊肉跳,可整座浮空岛屿却依旧寂静的可怕。

  望着那狼狈不堪远遁的封玄翊,一道道目光,不可思议的扭头看向林云。

  这是林云赢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