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绝不!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琉璃瓦片堆积的屋檐上,如水般的月华倾斜在上面,一片银光,疑是满地寒霜。(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通天之路的月亮很大,看着很近,会让人产生错觉,好像轻轻一跃就能将其握在手心。

  林云坐在屋檐上,怔怔无神的看着那轮皓月。

  金衣青年的话狠毒,像一根根毒针,无情的插在了他的心口,那种痛楚无法言明。

  超凡又如何?

  界子们都是超凡,风陵城中肯定布下了滔天杀机,他们在黄沙高原犯下的错误绝不会再犯。

  界子很强,强到让林云生不出太多的胜算,三大界子联手,那等压力无法想象。

  可风陵城却必须得去,这是底线,这是他向剑之心,守护每一个让他真正在意的人。

  这条路太难了,他付出所有的艰辛和努力,历经生死,收获诸多际遇,也才勉强追上那些人的脚步。

  界子们的强大,让这场游戏一开始就不公平。

  他想了好多好多,他的眼前出现了数不清的画面,那些画面与月光融合。瞧着这些画面,林云紧绷的神色变得柔和了起来,那是他的回忆,有他在青云宗时的青涩。

  有他和月薇薇相遇的画面,好些画面,让他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笑容。

  画面一转,到了凌霄剑阁。

  那是段年少轻狂,热血张扬的经历,他迎风追剑,怒马狂奔;他让凤鸣云霄,响彻大秦;他与剑阁师兄弟们,同欢共悲,他们一起壮大剑阁。

  突然,画面闪过,

  有人躺在欣妍师姐的腿上,眉心鲜血娇艳,红梅傲雪。

  “好痛!”

  林云捂着心口,脸色前所未有的痛苦,他伸出手想要碰到那些画面,他双眼迷蒙,轻声呢喃。

  咔擦!

  所有的画面破碎,林云的心仿佛也随之而碎,他大声道:“欣绝大哥!”

  他伸出了手,可却什么都没有抓到,唯有那轮明月仍在。

  唯月孤存,唯我独在。

  可恶!!

  林云紧握的拳头,不住的颤抖起来,他的神色前所未有的狰狞起来,瞳孔中血丝蔓延。

  欣绝大哥是他内心深处,无法去触碰的伤疤,甚至连稍稍回忆都会让他发狂。

  那是一道埋在心底的伤痕,此生都无法愈合。

  可今日种种,却没法让他不想起欣绝大哥的死,那种无力,那种绝望,那种痛苦。

  难道月薇薇,也要步欣绝大哥的后尘?

  绝不!

  那是他在意的人,忘不了江河之边,一曲长箫,助他打破枷锁;忘不了青阳界中阴风涧下,两人同生共死,一共历险;忘不了群龙盛宴中,那个着他云哥哥,说他运气才不会差的红衣少女。

  更忘不了自己在通天之路许下的诺言,唯若与你为敌,便是与我为敌。

  血未尽,战不休,为君拔剑,绝不回头!

  林云的心平静了下来,瞳孔中的血丝渐渐褪去,只是眸中神色,从未有过的坚定。

  以往他只求尽力而为,不留遗憾即可。

  可这一次,不存在尽力而为,他要用尽所有手段,将月薇薇救下来。

  绝不让过往的悲剧重现,绝不,林云在心里重重的说道。

  沙!沙!

  有轻微的声音传来,林云扭头看去,是血龙马,猫形态的它, 正轻手轻脚的朝他走来。

  它走到林云面前,踮起脚,抬着头,目光没有往日的轻浮和躁动,前所有的柔和。它就这样看着林云,而后将猫爪握紧成拳,朝着林云伸了出去。

  这二货!

  林云知道它为何伸出手,自己刚才的情绪波动太大被它察觉到了,自己方才的模样怕是相当狼狈和孤独吧。

  可它不满,它想说它还在。

  是的,吾道不孤!

  林云想起一人一马经历过的生死,无论何时,血龙马都在他的身边。陪他吃过苦,甚至还死过一次,这次绝境它又在自己的身边,它还不会说话,可它紧紧握住的拳头,胜过千言万语。

  谁不害怕孤独,如果有的选,没有谁愿意孤零零一个人往前走。

  林云眼眶有些湿润,他伸出手紧握成拳,同样伸了出去。

  月光下,屋檐上。

  一人一猫,一大一小,两个拳头紧紧的碰在了起。

  林云眼眶有泪,可他的嘴角泛起了丝笑容,血龙马同样笑了起来,它嘴角化成一道弧线,竟然还有那么些可爱。

  “兄弟齐心,一定要将月薇薇救出来!”

  血龙马挺懂了林云的话,重重的点头,眼中同样闪烁着某种决心。

  “走,先去吧!”

  林云轻声笑道。

  血龙马咧嘴一笑,跳到林云肩膀上,一人一猫飘然落下。

  “到了该翻家底的时候。”

  林云看向血龙马,轻声道:“把你的宝贝都掏出来吧,别藏着了。”

  血龙马点了点头,不过眼中还是闪过一丝可怜巴巴的神色,这可都是辛辛苦苦刮来的。好些林云看上去的储物袋,一些遗迹,它都来回扫过好几遍。

  甚至在界子的眼皮底下,都将战场硬生生扫了遍,都是它的命|根子。

  但眼下,它也没法继续藏着了,吐出了三个储物袋。

  林云狐疑的看去,只有三个储物袋嘛,这还真不符合它的性子。

  随手拿出其中一个储物袋,林云晃动了几下,而后全部倒了出来。

  轰隆隆!

  地面瞬间震动起来,数不清的星神丹堆积成山,磅礴火焰熊熊燃烧。浑厚到吓人的星元之气,将这片天地几乎渲染成了七彩之色,那等震撼让人瞠目结舌。

  林云愣住了,完全不敢想象。

  粗略数去,至少有五万多枚,甚至还不止。

  “我的天,怎么办到的?”

  林云傻眼了,倒吸口寒气,心口不由自主的狂跳起来。

  血龙马咧嘴而笑,方才可怜之色,一扫而空,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它吱吱呀呀加上猫爪的比划,林云大概晓得了。

  当日圣坛血战,十二名战将包括战将之首的储物袋,全都被他在界子的眼皮底下给刮走了。

  除此之外,还有它自己在秘境中探索的一些宝物,剩下则是林云看不上那些储物袋,它都仔仔细细的扫了一遍。

  别瞧不上这些储物袋,他们或许没有战将这般身家丰厚,可积少成多,也是相当夸张的一笔数目了。

  血龙马嘴巴翘的老高,看向林云,那眼睛贼咪咪的笑着,仿佛在说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厉害厉害,现在都是我的啦。”

  林云笑了笑,而后将这些星神丹收了起来,这些都有大用。

  血龙马立刻笑不出来了,变成苦瓜脸,它抱了一堆揽在自己怀中,可怜兮兮的看向林云。

  “不行哦,我们刚才击过拳的。”

  林云很心疼它,然后将它怀中的大堆星神丹,全都收了进来。

  “乖。”

  林云摸了摸它的头,将第二个储物袋打开,经历过刚才的震撼,他对这储物袋也是充满惊喜。

  哗!

  一大堆奇花异草和灵果堆积,至少都是千年以上的药龄,全部都是天材地宝。好些药材极为珍稀,以林云的眼界都认不出来,只能依稀有些猜测。

  除了天材地宝外,剩下的就是丹药了。

  看得出来,这三个储物袋都是血龙马的珍藏,不是圣品丹药都没有放在其中。

  “这是血焱丹,补充血气的圣药,不算太过珍稀。对我来说却是有大用,刚好千年火喝完,无法有效修炼了日月神拳了。“

  ”这是纯阳丹,这是碧水丹,这是水云丸,额,这是……”

  林云修炼过灵纹,曾经也炼制过丹药,大部分丹药都在药典书籍上见过。一瓶瓶圣品丹药,从其手中晃了过去,但眼前这个水晶玉瓶将林云难住了。

  那是一个透明的紫色水晶瓶,很小巧,半根指头大小。

  里面盛放着一粒纯银色的液体,闪耀着刺眼的光芒,当它出现在林云掌心时,胸前苍龙宝骨微微颤动起来。

  “这是什么?”

  林云心口狂跳起来,苍龙宝骨还是首次出现这种情况,闻所未闻。

  他开始询问血龙马,结果血龙马也说不清,它好像是某个遗迹传承中收获的。在这水晶瓶的附近,有许多妖兽的尸骨,那些妖兽的尸骨都残留一些龙威。

  “真龙圣夜!”

  林云面露恍然之色,突然想了起来。

  这是一种极为珍稀的资源,它并非丹药,以真龙血脉凝练而成。

  当然世间已无真龙,它是靠那些体内残留龙之血脉的妖兽,或者龙血异果,龙血植物凝练而成。

  它极为珍稀,且炼制起来相当麻烦。

  可惜太少了,只有一滴。

  林云握紧紫晶瓶,眼中异色连连,若多来的几滴的话或许苍龙圣天诀可以精进许多。苍龙宝骨中蕴含的宝藏,应该能打开些许,从而让实力更进一步。

  “还好,这里是通天之路,有许多上古遗迹和传承。四象城中也有坊市,未必不能交易到。”

  想到此处,林云重新燃起了信心。

  最终,这诸多天材地宝和圣药中,林云只拿走了真龙圣液和血焱丹。其余的天材地宝,虽说都价值连城,可时间太短林云都不太用得上。

  这让血龙马很开心,它笑了起来,将这些宝贝都重新收进储物袋。

  它小心翼翼,非常谨慎,这些可都是它的宝贝。

  林云打开了第三个储物袋,里面装的是各种秘宝和道兵,看的人眼花缭乱,头晕目眩。

  太多了。

  林云暗暗咋舌,都不知道这小家伙,到底何时弄到如此多的宝贝。

  “这是!”

  林云视线挪不开了,他看见了三件重宝。那是界子曾经使用过的重宝,神幽古碑、天乾战旗、太古魔爪,这三样宝物之前可是让他吃了不少苦头。

  居然也被血龙马给弄到了,估计三大界子心在滴血,无法承受。

  林云仔细查看一番,目光闪烁,啧啧称奇。

  的确都是重宝,若非那三大战将之首,实力不是很够,无法发挥出全部威能,可能当日林云就得悲剧收场了。

  可惜他已有神影拳套和紫焰雷皇鞭子,都用不太上,否则真的很逆天。

  除此之外,三样重宝年岁太久远,使用的次数太多,都有些不可逆转的损伤。

  “咦?”

  林云眼中突然闪过抹异色,落在那神幽古碑上,他在这古碑上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气息。

  这神幽古碑,似乎有些秘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