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三百三十四章 湖心练剑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9 16:19:45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第三百二十四章

  黑血魔狼分尸两半,变异魔纹豹尸骨无存,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林云平静的看着这一切,眼中锋芒内敛,若有所思。

  看来我的判断确实没错,忽强忽弱,并非是水月剑法的弱点,反而是它的优点。

  王者无形,灵变顺通。

  王者之风,无形而有势。

  风无相,云无常,山有势,水无形。水月剑法,便是如此,一招一式都充满变数,强着水漫山河,惊涛骇浪,弱者春雨绵绵,润物无声。

  茫茫剑势,充满无尽的变数,飘忽不定中,对手如何应付?

  林云想想,就替他的敌人,赶到头疼。

  如此,才是灵级超品剑法真正的威力,这水月剑法不仅不是鸡肋。反而是,凌霄剑阁中,威力最为强悍的灵级超品剑法。

  唐通师兄肯定是走错方向,才将此剑法修炼的稀疏平常。

  眼眸中精光一闪,林云沉吟道:“还有四天时间,等我再将至阴致寒的剑势掌握,这水月剑法便可勉强称得上大成了。”

  剑法修炼,只要掌握其中真意,修炼起来便会简单许多。

  就像是无数弯弯曲曲的岔道中,找到一条直通终点的光明大道,不仅事半功倍,且不会困于其中,无法出来。

  哒哒哒!

  血龙马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冲着林云咧嘴一笑。然后毫不客气,朝这两头妖兽的妖丹,奔了过去。

  两枚玄武七重妖丹,尤其是还有枚变异妖丹,足够这血龙马饱餐一顿了。

  这血龙马有有一丝真龙血脉,随着血脉之力不断彰显,修为提升比林云都还要可怕。

  如今,已到玄武六重的境界,吞食掉这两枚妖丹只怕随时都可晋升玄武七重。

  没有打扰血龙马进食,林云将剑放入匣中,目光看向寂灭山脉的核心处。

  那里,蕴含着莫大的恐怖,一眼望之,就让人感到沉重的压力。传言中,在这寂灭山脉的深处,有天魄境妖兽的存在,强横到令人发指。

  天魄境的妖兽,那是林云无法想象的存在,只要碰到必死无疑。

  别说是他,就算是宗门里的紫府境长老,一不小心遇到也是有死无生。

  不过我只要不太深入,应该问题不大,有赤焰战旗傍身就算遇到紫府境妖兽,起码逃命还是能够做到的。

  看了眼血龙马,林云没有打算带上它,此行是为了寻得一处绝佳的练剑之地。

  独身一人,才能达到效果。

  山脉中妖兽众多,几乎每走几里路,就免不了一场大战。林云倒也没想太多,一路迎敌,以葬花剑杀出条血路。

  偶有不敌,或者妖兽众多,便以七玄步从容离去。

  接近巅峰圆满的七玄步,让他有持无恐,一心要走,少有妖兽能够追的上他。

  半日后,透过眼前一颗颗撑天古树,视野中出现一片瀑布。

  瀑布从高山落下,长达千丈,犹如一条银光匹练,水流激荡。落在下方,形成一片颇为辽阔的湖泊,时不时泛起惊天水花。

  林云眼前一亮,在这寂灭山脉好几日,倒是首次看到湖泊。

  “就这里吧。”

  林云双臂微微一展,身如落叶,稳稳飘在湖面之上。

  体内真元激荡,在湖面犹如平地般,行走起来。凌波微步,倒也谈不上什么本事,玄武境强者以浑厚的真元皆可轻易做到。

  无非是身法高明者,行走其中,不会消耗太多真元。

  “水至柔,月至阴;以水观天,唯月独存,以剑观心,孤芳自赏;王者无形,灵变顺通;王者之风,无形而有势;水月剑法,至阴致寒,至高至傲……”

  战在这湖面之上,林云双目紧闭,脑海中回想着剑法口诀。

  天地四方,在其感知中愈发寂静。除却那瀑布的轰鸣水声,还有湖面微微荡起的清风,没有任何声音。

  等到心完全静下来时,连瀑布落下的声音,都消失殆尽。

  林云陡然睁开双目,张手间,葬花剑化为一抹寒光,直刺而出。

  轰!

  滔天剑势,随之磅礴而起,湖面上浪花如柱,高达百丈,声势极为骇人。

  蹭蹭蹭!

  林云一剑接着一剑,在这水面上,不停的挥出。时间流逝,不知不觉便是两日光景过去,在这两天两夜中,林云浑然忘我,沉浸在水月剑法的修炼中。

  除了无相无常无形的剑势外,这水月剑法还有至高至傲,至阴致寒的真意。如今,灵变顺通,领悟透彻,至高至傲,至阴致寒,却是始终差些火候。

  “远远不够……”

  清水湖泊上,林云不知道自己,到此挥出了多少剑,犹如疯魔一般,可目光却依旧沉稳深邃。

  越是疯魔癫狂,越是冷静沉着。

  不够,不够,远远不够!

  林云心中狂喝,湖面上施展的剑法,实际上比两天前要精进不知道多少。在林云忘乎所以之时,其茫茫剑势,散发出恐怖的寒意。

  在紫鸢剑诀的催动下,这股冰冷的剑势,愈发令人心惊。

  半空中激荡而起的湖水,飘散如雪,唰唰落下。不经意间,这水月剑法至阴致寒的一面,悄然散发出去。

  沉浸在剑法中的林云,却并未注意到这一幕,依旧在忘我的挥剑。

  突然之间,其浑身剑势,狂突猛进,疯狂蓄积起来。

  林云为之一顿,眼中闪过抹错愕,随即醒悟过来,闭上双目。心神凝聚,茫茫寒雪中,不断感悟着飙升的剑势。

  双眼一闭,就是整整两个时辰。

  咻!

  当他睁开双目之时,眼中明光一闪,沉吟道:“原来如此。”

  手中流光四溢,如梦似幻的葬花剑,扬手一挥。出剑的刹那,一道炸雷般的怒吼,轰然响起,莽莽剑势与这山水完全融合。

  轰隆隆!

  下一刻,湖面上聚敛颤抖起来,数十道惊天水浪。伴随着一声声惊雷般的怒吼,犹如离铉的箭矢,闪电般在湖面上冲霄而去。

  林云目光冷峻,扬起的葬花剑,再度一挥。

  等到剑芒落下,数十道水浪,在这湖面之上瞬间凝结成冰,化为一道道寒光凌冽的冰柱。

  至高至傲,至阴致寒,这水月剑法算是初步大成了。想想真正大成,还需一段时间,将这几日的领悟融会贯通才行。

  若是换做常人,短短五天时间,能将这水月剑法修炼到如此境界。

  不知道会狂喜到什么地步……

  可林云却很清楚,时日太短,只能算勉强大成,不可急功近利。

  梅护法虽然没给我霸剑全本,这水月剑法却是足够我用上一段时间了,起码这剑法威力比龙虎拳还是要强上许多的。

  最主要的是,这剑法与他的紫鸢剑诀,更为契合。

  虽说他能做到拳剑合一,可剑诀,终究还是得要靠手中之剑,才能发挥出真正威力。

  还有两天时间,就要启程参加公主生日宴了。

  剑法修炼比意料中的要顺利一些,倒是可以抽出时间,在回宗门的路上研究一番青玄笔录。

  青玄笔录,出自神秘高人之首,三十六页,乃是三十六张由灵纹勾勒而成的书画。

  其中灵纹太过高深,难以看懂,可林云隐隐间有种感觉。

  他有种猜测,之所以自己和洪老,在蔷薇花卷中看到的画面不同。很有可能,这蔷薇花卷便是由灵纹绘制而成,只是更为高深莫测,品级更高。

  想要看懂蔷薇花卷,青玄笔录的参悟,得慢慢提升进程了。

  ……

  大秦帝都,四大宗族王府外的一座隐秘阁楼包厢中。

  王琰心中忐忑,神色紧张,显得有些焦虑。可看着水晶珠帘后,慢条斯理,自斟自饮的神秘青年,却又不敢有丝毫怨言。

  对方传唤他过来,已经晾着他整整半个时辰,一句话都没说。

  啪!

  珠帘后的神秘青年,将手中酒杯,重重摁在地上。冷漠的目光,透过珠帘落在王琰身上,冷声道:“王琰,你可真是不争气……十拿九稳之事,居然也会失败。”

  扑通!

  王琰脸色泛白,神色变得难看无比,可眼中还是有些无奈,沉声道:“殿下,这次真的不能怪我,谁也没料到那小子,实力竟然如此强悍。常昊和楚皓宇联手,都败在了他的手中……”

  帘幕后的人,叹了口气,把玩着酒杯,自嘲的笑道:“去年你和我说,这人只是小地方走出来的剑奴,用不着我替你出手。眼下,却将我颇为看好的楚皓宇当众废掉,青玄会的妖孽好像还是头一遭如此狼狈。”

  虽是在笑,这神秘青年的目光,透过珠帘落在王琰身上,却让他如坠冰窟,手脚发凉。

  林云!

  王琰心中咬牙切齿,若非林云,他在殿下面前岂会如此狼狈。

  “罢了,这事你不用再管,敢废我青玄会的人,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有何本事。”

  神秘青年笑容收敛,摆了摆手,却让王琰如释重负,心中同时闪过一抹狂喜,不过表面还是自责道:“属下无能,此等角色,竟要让殿下出手,属下甘愿受罚。”

  给自己倒上一杯酒,青年看了眼王琰,没有在意他的小心思。

  脸色略微凝重道:“白黎轩情况如何?”

  王琰拱手道:“听宗门长老说,白黎轩十有八九能晋升圣体。如今不出关,只是厚积薄发,想在出关之日,厚积爆发一飞冲天。”

  青年眼中没有多少意外,轻声道:“欣绝呢?”

  提及欣绝,王琰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小声道:“不久前,他晋升到了玄武十重,宗门长老对他颇为看好。甚至期待他,能够在龙门大比中,夺得第一。”

  “第一?”

  青年脸色陡然变得阴沉起来,眼中闪过抹杀意:“他倒是不死心,龙门大比第一,可以向圣使提出一个要求。这两兄妹,只怕做梦都想在龙门大比中,获得第一吧。”

  王琰连忙恭维道:“有殿下在,他想争第一就是痴人说梦。这两兄妹仗着有凌霄剑阁撑腰,就以为能脱出殿下的控制,也是天真的很。”

  “我看中的人,谁也别想挡我的路。”

  神秘青年,沉吟道:“两日后,凤华公主的生日宴,好像是欣绝领队吧。”

  “嗯,听说林云这小子也会一起去。”

  “是吗?那到时候,得好好瞧瞧这位,凌霄剑阁的新晋妖孽了。”神秘青年不置可否,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