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三百三十九章 剑分双月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9 16:19:45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第三百三十九章

  玄武七重了?

  四方众人眼中神色都有些不可置信,刚刚明明只有玄武六重巅峰的修为,眨眼之间就突破了。

  战斗中修为突破的事,虽说罕见,但也不是没有。

  可像林云这般随意,像是吃饭喝水一般简单的,就连首席上端坐着的凤华公主,眼中都闪过一抹异色。

  本来还一脸怒意的岳青,也有些说不出话来,眼中尽是诧异之色。

  别说是他们,凌霄剑阁的洛锋,也是一头雾水。宗门给林云的资源不少,二品灵玉六千多枚,可短短几天便再度突破,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唯有欣妍,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却也没有点透。

  她早就看出来了,天地奇物血炎果的药力,林云一直在暗中压抑着,有意将其好好炼化一番。

  与曹杰一战,却是有些抑制不住,刚好左云和岳青同时向他挑战。

  既如此,索性不在抑制了。

  大殿中央,晋升玄武七重的林云,脸色未改,亦如之前那般平静从容。

  可身上若隐若现的锋芒,霸剑未散的余威,却没人再敢有任何小视。

  他的话也同样让人感到震撼不已,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没有狂傲的资格?

  众人这才发现,事前众人嘲弄耻笑的少年,骨子的傲气,比谁都要强。

  只是不喜欢,与人争论罢了。

  可你若是真当他好欺负,被废掉的白榆,几乎裂成两半的曹杰,就是小看他的下场。

  “凌霄剑阁,真的是又出了尊妖孽,不可小视。”

  “不过他真的要同时以一敌二吗?这样未免,有些托大了。”

  “玄武六重就能战胜玄武八重的曹杰,眼下晋升玄武七重,倒是真的有以一敌二的资格了。只是这胜负,真的有些难说,毕竟之前左元的实力大家也是看到了的。”

  “不管怎样,这届公主宴会,算是最精彩的一届了。”

  众人惊醒之后,眉宇间的神情无比兴奋起来。晋升玄武七重的林云,不知道又会展现怎样的实力。

  左云的登场,也是让人十分期待。

  适才,他战败林岚,就像是蜻蜓点水,才展露冰山一角的实力。

  神策营的岳青,号称是关山公子的接班人,到底水平如何,也让人颇为好奇。

  “现在我有这个资格了吗?”

  林云看向岳青,出言问道。

  “左云、岳青,你两若是没有意见,本公主就同意这场切磋了。”

  凤华公主开口,声音清脆,彷如绕着一圈山顶云雾,传到众人耳中一般,灵动飘渺。

  “我没意见。”

  左云沉默半响,轻声开口道,他眼中燃起一丝浓浓战意,脸上露出笑意,继续道:“不过林云,你应该了解的我的。不答应是不答应,可一旦答应了,我必然不会有所保留。”

  到底是什么样的底牌,让林云敢有如此依仗。

  他有预感,绝对不是刚刚晋升的玄武七重修为,心中十分好奇,对这一战也不由的更为期待起来。

  “我也一样。”

  林云轻声回应道。

  “哼!你要自寻死路,我又何必拦着你,别到时候输不起就好了。”

  岳青阴沉着脸,说话的同时,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杆泛着寒芒的银枪,一股血腥味从这银枪上淡淡的弥漫出来,让不少人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看来传言不假,神策营培养的翘楚,确实都在战场上,斩杀过不少人。

  “开始吧。”

  台上,凤华公主淡淡的道。

  铁索寒江!

  话音刚落,左云便拔刀出鞘,万里寒江中,一抹刀意化作铁索,击破江面,随其本人一道冲霄而起。

  风卷狂沙!

  岳青冷哼一声,出手之间,同样毫不留情。手腕一抖,银枪上溢出诡异的血光,旋转一拳,便带起惊天狂风,风中似有漫天黄沙凝聚的尘暴。

  他一枪刺来,像是骑着战马,驰骋在沙场上有种英勇无畏,不惧生死的铁血气魄。

  两人一出手,便展现惊人的实力,将各自所擅长的刀术和枪法,展现的淋漓尽致。

  只一招,就看得出来,二人肯定在刀法和枪术上下过苦功夫。

  不然没可能,在如此年纪,就展现出这般精湛老道的杀招。

  “来得好。”

  林云神色平静,不与二人争锋,脚尖轻点,身形朝后退去。

  双拳如电般轰出,将没法避开的刀光和枪芒轰碎,林云在两人的强攻下,保持平静,努力防守着。

  左云和岳青,皆非等闲之辈,两人攻势一经展开便凌厉无比。

  十招之后,二者的攻势已经骇然无比,无论是左云的刀,又或者是岳青的抢,都看的人有些心惊不已。

  单独拆开,都极为可怕,更别论是二者联手了。

  可林云不疾不徐,以七玄步周旋其中,犹如浪中颠簸的小舟,起起伏伏。

  实在无法闪开的攻势,也避开要害,以肉身硬抗。

  “该出手了。”

  数十招后,林云瞧着再度攻来的二人,轻声说道。

  交手这般时间,已稍稍摸清二人的底细,枪法和刀术中的些许破绽,也都了然于心。

  “可笑,你有出手的机会吗?”

  岳青却是冷笑不止,在他看来,林云要有能力出手反击,早就做到了。

  眼下这般说着,不过虚张声势罢了。

  “再接我一枪,我看你如何出手!”

  岳青狂喝一声,手中银枪上溢出来的血芒,陡然间光芒大作,像是被重重鲜血完全染红,于尸山血海中掏出来的一般,瘆人无比。

  胆小者,在这一枪下,别说出手吓都得吓死。

  铁马冰河!

  左云未说话,可他反手一刀,无尽的寒气溢出,刀身上凌冽的寒光。在这一刻,刺的人有些睁不开眼,地面上铺就其一层淡淡寒霜。

  林云不闪不避,只是身上沉静如水,从容不迫的气质,陡然间变得无比凌厉起来。

  水月剑势,从他身上犹如波浪般,一波又一波散发出去。他化为一片湖,一片映照着青天白云,群山汇聚,波光如镜的湖。

  烟水茫茫!

  剑出鞘,葬花剑荧光闪烁,蔷薇乱舞,如梦似幻。迎着对方两大杀招,一剑刺出,如镜般的湖面,像是落下一颗石子,荡起层层涟漪,波动浩渺的水雾。

  其剑,就是那湖水之上的茫茫水雾,浩荡大气,却有如雾似幻。

  这一剑,烟波浩渺,水雾茫茫。

  嘭!

  长枪和凌空落下的刀芒,迎上林云这一剑烟水茫茫,心中都是一怔。各自的杀招,像是石沉大海,可林云的剑势,却如雾水一般,浩浩荡荡,滚滚而至。

  “退!”

  两人脸色微变,不敢停留,连忙退去。

  大浪滔天!

  水雾散去,林云一剑击退两人,却也没有深追。

  落地的一瞬,清风拂过,撩起额前长发。林云扬手一挥,长袖如云,剑光划过,像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这一剑,大浪滔天!

  看似轻松写意的一挥,可这一剑,却整整耗去林云五分之一的真元。

  平地间荡起一道道剑光,像是湖面上激荡的浪涛,退后的二人,脸色顿时一僵。发现无论往哪退去,地面上都有寒光凌冽的剑芒,无处可躲。

  修为晋升玄武七重,水月剑法在林云手中,挥舞起来,愈发轻松自如。

  许多要消耗大量真元的杀招,也能随意施展起来,顷刻间,便造成可怕无比的声威。

  “奇怪,这不是之前那个剑阁弟子施展过的剑法?我记得叫什么来着……”

  “水月剑法!”

  “对,就是这名字,怎么在那人手中平平无奇。到了林云手中,却如此可怕,白榆也是败在此剑法之下的。”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石破惊天。短短两招,就破掉岳青二人,狂风暴雨的攻势,逼退二人间,挥手一剑,又是弄的两人手忙脚乱。

  山无数,十里桃花妖娆,乱红如雨。

  不理四方言语,林云一剑挥出,凌空而起,上下腾飞中,持剑而舞,茫茫剑光,倾泻而出。

  零落的剑光,像是群山间桃花林中,飞落的花瓣,花瓣鲜红,犹如血雨。

  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飘忽不定的剑势,让岳青和左云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二人刚刚从,平地间升起的一抹抹剑光中抽身,便又得面对这乱红如雨般的零落剑光。

  可还未完!

  叶落满天声似雨,水中云月入剑来!

  无论是眼下零落的剑光,还是之前飘散的水雾,尽数灌注在剑身当中。葬花剑,顿时颤鸣不止,一道骇人的剑气,凝聚寒芒,朝着岳青和左云冲杀过去。

  所过之处,摧枯拉朽,二人散发出来的气势一碰便散,挡者披靡,一往无前。

  这一剑,像是湖中倒映的云和月,将之前三招散落的剑势全部聚拢。携惊天骇浪,滚滚而至,比起烟水茫茫略显飘渺的箭矢,异常霸气,堪称蛮横,蕴含着惊人无比的爆发力。

  嘭嘭嘭!

  剑气与两人手中的兵刃,狠狠撞击在一起,巨响声,顿时不绝于耳。

  两人狂退好几步,神色凝重,双手掌心裂开,疼痛无比。余波激荡在肉身上,更是挂出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看的人心寒不已。

  左云和岳青对视一眼,心中都涌起同样的想法,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若任由林云这套剑法施展下去,两人一身实力,必然没法展开,就会在他的剑势中生生耗死。

  可林云并未给二人绝地反击的机会,几乎在二人念头刚动的瞬间,突然诡异的发现,天色陡然间暗了下来。

  怎么回事?

  不等两人惊醒过来,林云酝酿许久的磅礴剑意,终于足够。

  一抹剑光闪烁,天地间,似乎有两轮皎月争锋,天上一轮,水上一轮。

  一剑出,双月争锋。

  云破月初,夜不在黑,磅礴浩瀚的剑意,从林云身上,呼啸而出。这剑意,似绝尘于天地之间,不染世间尘埃,剑分双月,洁白无瑕,空明澄澈。

  蹭蹭蹭!

  琼台大殿上,许多佩剑的弟子,还未来不及所有反应。宝剑便出鞘而飞,不受控制,在空中嗡鸣不止,一柄一柄,围绕着周身疯狂乱舞。

  噗呲!

  左云和岳青,被两轮蕴含着至阴致寒的月光剑势轰中,当场吐出口鲜血,捂着胸口跌落在地。

  抬头看去,看到无比骇然的一幕。就见林云收剑归鞘,围着乱舞的数百柄长剑,像是臣服于他一般,末入其周身地面上面,不停的晃动。

  “先天剑意!”

  “昨夜之人,原来是他!”

  各宗长老脸色狂变,豁然起身,一道道目光,死死的盯在林云身上。

  眼珠子都快掉了下去,昨夜一抹剑意,无端升起,在各宗长老心中惊起滔天大浪。

  可任凭他们想破脑袋,都想不到,这剑意竟然是从林云身上散发出来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