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两人回到院中,王琰心中忐忑,完全不敢去看大皇子的脸。

  嗖!

  突然,王琰诧异的发现,屋内阴影处不知何时出现一个黑衣老者,毕恭毕敬的站在了大皇子身后。

  这……

  一时间王琰感到惊恐无比,这老者难道一直就在屋中吗?他从始至终,可是半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

  不过转念一想也对,以大皇子的地位,身边怎么可能没有高手保护。

  “殿下……”

  大皇子摆摆手制止黑衣老者的话,沉吟道:“你直接跟我说,对上那灰衣老者,你有几成胜算。”

  “五成……如果这公主府中,还有其他高手,可能就不到五成了。”

  黑衣老者有些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皇子脸色微变,不过眼中并未有多少意外之色,想来他也是猜到灰衣老者实力惊人。若不然,刚才也不会答应他,在这公主府中多住几日。

  “五年没现身,一现身便给我来个下马威。看来她身上的伤,是真好的差不多了,这是要处处和我作对了。”

  秦羽阴沉着脸,神色冷漠,心中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哼!”

  半响,他抬头冷哼一声,目光落在王琰身上,突然开口道:“王琰,这件事就交给你办了。”

  “我……我……我怎么会是欣绝的对手,他一掌就能拍死我了。”

  王琰脸色一僵,哆哆嗦嗦的道,宴会中他也见过欣绝的实力。一手惊雷剑法,连燃烧佛威之后的韩岗,都不是对手。

  而且气定神闲,分明还有底牌未出,怕是紫府境的长老都未必是他对手了。

  龙门大比中,肯定是拥有对阵八公子,甚至冲击第一的实力。

  要他去对付欣绝,完全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

  “废话,我自然知道你不是他对手。”

  秦羽骂了一声,冷声道:“我是让你回去与你父亲商量,动用王氏宗族的力量,明白我的意思。”

  “可是……这样一来,凌霄剑阁肯定会对王氏宗族出手的。”

  王琰吓了一条,王氏宗族比起凌霄剑阁,底蕴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一对比,剑阁就是庞然大物般的存在,王氏宗族若是诛杀对方的天榜弟子,不是找死吗?

  秦羽老神在在的坐在实木椅子上,手指慢条斯理的敲打的着副手,笑道:“你王家想当从龙之臣,力压其他三大宗族,自然得有从龙之功。这件事办好了,等我登上皇位后,十倍补偿给你们。”

  “这事不需要你做决定,你回去通知你父亲后,你父亲心中自会有决断。”

  王琰有些不甘心的道:“殿下为何不自己出手,以殿下的实力,对付欣绝比我王家轻松太多了吧。”

  “蠢货。”

  秦羽骂了一声,沉声道:“还看不出形势嘛?五年前,那个冠绝帝都的女人,又回来了。今夜之事,只是个警告,我要真对欣绝出手,肯定会处处受到掣肘。”

  “可无论如何,我必须在龙门大比中拿到第一,欣绝也必须死,他若不死,那个女人也不会死心。”

  ……

  翌日清晨,晨光沐浴中,林云从醉酒中苏醒过来。

  睁开眼的时候,流觞公子已不知何时,悄然离去。林云笑了笑,看来这流觞,昨夜虽然喝的狂放却并未真醉。

  倒是他自己,待猴儿酒的后劲上来后,却有些不胜酒力。

  不过这酒醒之后,却是神清气爽,精神焕发。浑身上下,充斥着暖洋洋的感觉,说不出的舒服。

  但凡名酒,都有此功效,对习武之人有诸多裨益。

  上好的佳酿,甚至还有直接提升修为的作用,在拍卖场中价值连城。

  九品之上,传说中还有神酒和仙酒的存在,有续命之效,延长寿元,脱胎换骨,改善资质提升悟性的要求。

  他手中的凤凰台,乃是七品名酒,效果虽无传说中的那般神话,可也价值不菲。

  起码大秦帝国中,只有两瓶存在,就算放眼整个南华古域,都十分珍贵。

  洗漱完毕后,林云便同剑阁一行人,准备启程回。

  六匹骏马并列,公主府的门口,人潮涌动,都是回程的宾客。

  此届凤华公主的生日宴会,毫无疑问,乃是近几年少有的盛事。但凡来此者,皆会感叹,不虚此行。

  林云骑在血龙马的背上,回头望去,也是颇为感慨。

  来之前,也并未想到,自己一身实力,能在大秦帝国排在如此前列。曾经需要仰望的存在,在杯酒之间的交锋,也并未落在下风。

  不过还是不可松懈,一旦白黎轩出关,必定会突破圣体。

  他厚积薄发,靠着圣体之威,还不知道会强到什么地步。他与白黎轩的恩怨,可和司雪衣不一样,不是靠一杯酒就能随便化解的。

  对方不找他,他也会主动找上去。

  突然间,除却林云以外,欣妍等人坐下的妖兽骏马,感受到一股压迫力无端躁动起来,不断摆动起来。

  “呵呵,堂堂凌霄剑阁,连一匹好马都找不到吗?”

  却是混元门文彦博等人,仗着坐下黑麟马的强悍,横行而至。将黑麟马身上的妖煞,冲着凌霄剑阁一行,肆无忌惮的散发出去。

  黑麟马的体内,蕴含着一丝圣兽麒麟后裔的血脉,虽然无比稀薄,可也勉勉强强能和圣兽后裔沾上边。

  神俊而威猛,恐怖的妖煞中,还蕴含着一股淡淡的圣威。

  几匹黑麟马,横冲而至,让欣绝等人坐下的妖兽骏马,都感到阵阵惊恐。

  无论如何控制,都有些安抚不住。

  瞧着怒目而视的洛锋,文彦博嗤笑道:“昨天不是挺威风的吗?怎么现在见到老夫,坐都有些坐不稳了。”

  “哈哈哈!”

  混元门中的几名弟子,跟着哄堂大笑起来,昨日风头虽然被凌霄剑阁比下去了。

  可眼下有机会,能戏耍一番对方,倒也不错。

  毕竟这公主府门口人来人往,也算是当众,让凌霄剑阁的人丢了些脸面。

  林云不语,在血龙马的脖子上,轻轻拍了一下。

  轰!

  刹那间,一股凶残暴戾的气息,从双眼泛红的血龙马身上,狂冲而起。这股令武者都感到心寒的暴戾之气,瞬息间,就冲散了黑麟马身上散发出来的妖兽。

  至于那淡淡的圣威,在血龙马变异的真龙血脉面前,完全不够看。

  就跟小猫小狗,见到山中虎王一般,吓得瑟瑟发抖。

  呜呜呜!

  混元门等人坐下的黑麟马,顿时不断躁动起来,狂躁而不安,眼中尽是惊恐之色。

  “怎么回事?”

  文彦博脸色大惊,握着缰绳,使劲的安抚坐下黑麟马。

  蹭!

  血龙马|眼中凶光一闪,额前独角绽放出淡淡的雷光,猛的朝前一跃,张嘴狂啸一声。

  朝阳下,它浑身皮毛,在金色光芒的沐浴下,宛如血雨一般熠熠生辉。高大威猛,神俊挺拔的身躯,让它看起来像是画卷中走出来的远古战马一般。

  砰!砰!砰!

  混元门等人坐下的黑麟马,吓得惊慌失措,不断后退,仓惶之中轰然倒地。

  文彦博几人,当场就被甩了下去,虽说修为高深,都没受什么伤。可这脸,却是完全丢尽了……

  几匹困在地上的黑麟马,瑟瑟发抖,无论怎么使唤就是不敢起身。

  咯咯咯咯!

  混元门弟子,正惊讶不已时,林云坐下的血龙马,眼中露出不屑的神情,突然咧嘴怪笑起来,两排大门牙,咯吱咯吱,笑个不停,声音更是刺耳无比。

  还不够,这家伙一脸贱笑的同时,当着几匹困在地上的黑麟马扭了起来。

  一边扭还一边怪笑,文彦博等人瞧得此幕,脸都给气黑了。凌霄剑阁的一匹马,居然嘲笑他们了!

  “怎么回事?混元门的黑麟马,全都困在地上不走了,怪事啊。”

  “嘿嘿,你们不知道,这混元门与人斗马,居然斗输了。瞧见没,就是林云坐下那匹血龙马,一个吓退了对方了六匹黑麟马。”

  “好生猛啊!不过这马,怎么回事,它这两排大门牙是在笑吗?”

  “我的天,居然还真是在笑,哈哈哈,太有意思了,一匹马竟然笑的这么贱。”

  “噗,哈哈哈,今天这还真是开了眼界。混元门的人,怕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吧,居然被一匹马嘲笑了。这若非亲眼所见,别人跟我说,我肯定是不信的。”

  “太贱了,林云怎么会有这样一匹马,逗死我了。”

  瞧得血龙马的模样,四方准备返程的宗门弟子,一个个哄堂大笑起来,肚子都快给笑疼了。

  洛锋长老老神在在的拍马上前,笑道:“文彦博,虽说昨日你混元门,被我凌霄剑阁光芒完全掩盖,可也用不着行此大礼,连黑麟马都要送给我们。走了,这礼凌霄剑阁可收不起,哈哈哈!”

  大笑声中,凌霄剑阁几人,忍着笑意,扬长而去。

  “滚,看什么看!”

  “有什么好笑的,一头畜生而已,再笑宰了你。”

  等剑阁的人一走,混元门的弟子,立刻冲着周围大笑的人,冷着脸狂喝起来。

  混元门到底是四大宗门之一,几声呵斥之后,再无人敢笑。

  只是这脸,算是彻底丢尽了。

  今日这笑话,肯定会成为帝都中人的谈资,说出来可能不信。堂堂宗门长老,被一匹马给嘲笑了…

  文彦博阴沉着脸,看向林云等人远去的方向,一双眼中迸发出浓浓的杀意。五指紧握,冷声道:“我姑且让你得意片刻!”
无敌天下 命之途 九幽天帝 极品最强大少 娱乐韩娱 最强升级系统 箭魔 天才高手在都市 我的1979 大戏骨 lol之电竞天王 清妾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瞅瞅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一世独尊,一世独尊最新章节,一世独尊 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