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我剑,杀人不悔!

  林云的话,掷地有声,四方剑阁弟子,无不为之动容。

  剑阁上上下下,无论是长老还是弟子。谁都知道,剑阁以剑立宗,以剑为人,剑者锋芒,宁折不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眼前这青衣少年,面对宗门资深长老,杀人之后,还能有此气魄实在让人意外。

  不仅是霄云广场外,那些被惊动的弟子,就连白霆身后的一群长老脸色也是微变。

  “白长老,这事还是得梅护法来了之后,再下定论。”

  “其中缘由,我等都不清楚,贸然斩杀林云,不妥……”

  “林云触犯剑阁铁律,罪责难逃,可其中缘由若是不查清楚就将他斩杀。岂不是,永远都没法查清了?”

  迟疑片刻,几名长老先后开口说道。

  剑阁铁律,杀人必死。

  可林云不一样,这些人心中都知晓,梅护法对林云的看重。以及,他在魔莲秘境中的成长,堪称妖孽,远非普通弟子能比。

  说起来,有点像是烫手的山芋。

  若是任由白霆杀了林云,梅护法怪罪下来,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这世界很现实,换成一个普通弟子,如林云这般毫无悔过,还敢顶撞长老。

  当场,就要被几人联手斩杀,不会有丝毫情面。

  可换成林云,就有些不好说了。

  其实他们还有一点未说,这王琰就是白霆的弟子,两人关系匪浅。白霆与林云本身就有旧怨,他要杀林云,眼下正是最好的机会。

  可其他人,却没有这层关系,不想趟这浑水。

  白霆脸色凝重,突然阴测测的笑了起来:“你们以为,他就杀了王琰吗?君子盟中,他还杀了八人,他罪孽滔天,死上一百回都不够。”

  此言一出,其身后诸多长老,眼中顿时闪过抹骇然。

  连杀九人!

  这……

  简直无法让人相信,剑阁成立以来,没有人敢在剑阁杀过人。如林云这般,连杀九人者,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林云,老夫说的可有错?你还敢说你,杀人不悔?”

  白霆冷眼看向林云,沉声喝道。

  “人自然是我杀的,我何须否认?可你要我让你下跪求饶认错,想都别想,你算什么东西,不过王琰的狗腿子罢了。我连你狗主人都敢杀,又何须向你下跪?”

  林云剑不出鞘,指着对方,争锋不让。

  若实力足够,他丝毫不介意,将这老鬼一剑宰了。对方,几次三番,欲置他于死地,从他入宗以来,就处处针对自己。

  不过一个紫府长老罢了,还想要让自己下跪,未免太过放肆。

  听到林云骂其是王琰的狗腿子,四方剑阁弟子,紧张的脸上都露出些许嘲弄之色。

  王琰能在剑阁如此嚣张,谁都知道,是白霆在背后支持他。

  若无白霆的支持,王琰何至于如此跋扈。

  说是狗腿子,半点也不为过。

  白霆脸色当即就黑了,怒道:“看来老夫也不用等什么护法的指示,就凭你连杀九人,还敢辱骂长老,我现在就能宰了你!”

  轰!

  不等话音落下,白霆腾空而起,一掌朝着林云拍了下来。

  一掌之威,震的霄云广场震动不已,白霆紫府境的修为一经显露,便爆发出恐怖的实力。

  半空中白霆面色狰狞,他早对林云恨之入骨,这次刚好给了他机会。

  早已暗存心思,杀之前,好好戏弄羞辱一番。

  让他死前,知道和自己作对的下场。

  磅礴霸气的一掌,让好多人脸色为之一变,这白霆可是货真价实的紫府高手。而且,并非普通的紫府境,早已入此境界多年,在长老殿中地位也是十分之高。

  嘭!

  眨眼间,这一掌就落到林云面前,他出拳迎了上去。

  可修为差距太大,稍一接触,林云便吐出口鲜血,震飞了出去。

  落地之后,脸色略显苍白。

  “杀人不悔?老夫,且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嗤笑一声,眼中闪过抹嘲弄,白霆身形瞬闪,再度来到林云面前。

  嘭!

  又是一掌,印在林云的身上,将林云身上凝聚的龙象战铠,当场轰碎。

  紫光溃散中,林云再退三步,每退一步便吐出口鲜血。

  若是寻常紫府,以林云的实力,不至于败的如此狼狈。

  可对方,年近半百,晋升紫府不知道多少年。修为之深厚,远超林云,没有太多的可比性。

  “给老夫跪下!”

  嘴角勾起抹狞笑,白霆眼中神色,愈发阴沉。

  嘭!

  这一掌落下,林云脚下的地面,裂开密密麻麻的缝隙。饶是他练就龙象战体,浑身上下,也是剧痛不止。

  “还不跪吗?小剑奴,脾气倒是挺硬的。”

  白霆神色阴冷,瞧着缓缓站起来的林云,眼中怒意更盛。

  大步朝前走了过去,抬脚,便将要强行踢碎林云的膝盖。

  林云眼中寒芒一闪,等的就是现在,对方脚刚刚卖出去的瞬间。

  他在储物袋上狠狠一拍,张手间便招出赤焰战旗,也为切换近战形态。尖锐的旗杆,朝着对方胸口,狠狠捅了过去。

  想要重创对方,除了让对方放松警惕,主动露出破绽外别无他法。

  林云,硬抗对方三掌,不用宝器,等的就是现在这个机会。

  在白霆以为自己,毫无抵抗之力时,出其不意,祭出赤焰战旗。

  轰!

  血色战旗,在半空中猎猎作响,宝器之威在真元的灌注下,绽放出璀璨如焰的光芒。

  白霆脸色顿时一变,慌忙中,快速后退。

  ”走的掉吗?”

  林云面无表情,真元疯狂灌注进去,战旗像是一条赤焰蛟龙,狂啸而出。

  噗呲!

  赤焰战旗所向披靡,顷刻间,便将白霆身上的护体真元尽数捅碎,狠狠的插进其胸口。

  可当林云,想要抽出来之时,这战旗却被对方死死握住。

  眉头一挑,林云浑身气血翻腾,真元激荡,随手一送,松开了握住了赤焰战旗的双手。

  惨叫声中,赤焰战旗再入半寸,将白霆狠狠撞飞出去。

  “我杀你了!”

  白霆落地之后,一把抽出赤焰战旗,状若疯狂,朝着林云冲杀了过去了。

  堂堂长老,众目睽睽下,在林云手中吃到如此大亏,简直奇耻大辱。

  轰隆隆!

  再无任何保留的白霆,狂冲而去,黑发乱舞中,五官疯狂扭曲,眼中恨意宛如实质。

  磅礴气势,如汪洋大海,滚滚而至。

  青衫鼓动,脸色苍白的少年,在这一刻显得无比渺小。

  可他在这无边压力之下,依旧站的挺拔,如一柄剑,死死的定在地上,纹丝不动。

  剑者,当有锋芒,当有傲骨。

  当有必死之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世间有奇花,在天之涯,在海之角,于一念间,破土、萌芽、茂盛、怒发、饱满、凋零。这花,生的美艳落得寂寞。

  刹那芳华!

  丹田处冰晶般的紫鸢花,在白霆将要杀来之时,如巍峨山川,艰难无比,旋转一圈。

  在林云脚下,一朵紫鸢花轰然成型,绽放出华丽光芒。

  少年长发张扬,衣衫狂舞,张手间,一掌印了过去。

  轰!

  恐怖的力量,从其掌心爆发出去,偌大的霄云广场,当即炸裂,尘土飞扬中。数不清的撑天大树,楼台石雕,被碾成粉末,荡然无存。

  白霆嘴角抽搐了好几下,眼中神色,惊骇无比。

  心中怒骂不止,这小剑奴,莫非是要和我同归于尽?

  当即,狂退不止,根本不敢应招。

  所谓红颜弹指老,名将易白头。可即便人生短暂,也要绚烂多姿,如我,如花,如流星,如烟火,璀璨到永恒。

  一念花开,哪管这红尘牵绊,纷纷扰扰。只求这花开一瞬,芳华盖世,不负少年心头热血。

  林云眼中锋芒四溢,眉间傲骨嶙峋,丝毫未给对方退后的机会,掌芒义无返顾的拍了出去。

  砰砰砰砰!

  就听的连绵爆响,不绝于耳,白霆拼命凝聚的护体真元,连番破碎,这一掌终究是落在了他身上。

  “不……”

  噗呲!

  白霆吐出口鲜血,犹如沙包被轰飞出去,倒飞中,一路撞碎诸多腾空而起的岩石和地板。

  等到落地之后,咳嗽不停,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出现丝丝裂缝。

  后方一众长老,脸色无不骇然,打量林云的眼神多出一抹深深的震撼。

  刹那芳华,一经施展,真元便会几近耗尽。

  不施展则已,一旦施展,就没有任何退路。

  可林云依旧没有任何犹豫,士可杀不可辱,剑可断,胸中这口气不能亡。

  想要羞辱他林云,就得付出代价,长老,长老也不例外!

  白霆挣扎着站起来,浑身上下,一动便痛,几近重创。他看着前方,衣衫单薄,真元耗尽的少年,倒吸了口冷气,心中莫名一寒。

  “杀了他!”

  眼下这林云,明明已经没有任何威胁,可这白霆却被吓破了胆。

  硬是不敢上前,再对这林云动手。

  只能命令自己一帮下属,替他出手,可一众长老面面相觑,面露难色。

  “他连杀九人,还当众辱骂,重创宗门长老,没人能保得住他。一个个的不动手,莫非是他同党不成!”

  见无人动手,白霆当即暴怒,冷声狂喝。

  “谁敢动手!”

  就在一众长老在白霆的威逼下,有些犹豫之时,洛锋领着另外一群长老,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