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一百三十五章 百般算计终成空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8 04:49:45 源网站:2K小说fpzw
  茫茫无际的剑冢,唯一光亮的所在之地。

  血云门与金焱宗的强者混战,已经到了令人心惊的地步,各种杀招层出不穷。

  甚至开始祭出武魂,以命相搏。

  地面上躺着好几具尸体,淡淡的血腥味,飘散在空气之中。

  双方势均力敌,短时间内,根本难分输赢。

  如此斗下去,就算胜,也只怕是惨胜。

  可为了一件宝器,就算所有人都死在这里,对双方来说都在所不惜。

  金焱宗没有退的理由,至于血云门,那就更没有了。

  石棺之上,梅子画与血屠的交手,同样到了十分可怕的地步。

  两人将各自手中的上品玄器,催发到了极致,每一击都令这空间微微颤动。

  场面上,梅子画稍稍占据着优势。

  他的金焱诀已经突破道十分可怕的第四重,浑厚的修为,在魔炎戟的加持下,达到更为惊人的地步。

  哪怕是强如血屠,只要随便挨上一下,瞬间都会遭受重创。

  可对方手中的血骨鞭,同样强横无比。

  时而强如蛟龙,挥舞之下,霹雳声爆响如雷。时而如灵蛇般狡诈灵动,蜿蜒多变,诡异莫测。

  弄得梅子画十分难受,让他明明占据着优势,却无法真正伤到对方。

  呼哧!

  九节血骨再度挥舞而至,就像是一杆长枪,狠狠落下。

  可真正要落下之时,却一下变得软绵绵起来,环绕着魔炎戟犹如毒蛇般梅子画手臂咬去。

  梅子画面色阴沉,体内灵元涌动,猛的一震,将血骨鞭震散。

  蹭蹭蹭!

  可震散对方攻击同时,同样狂退好几步,踩在石棺边缘上。

  又一次强攻,被对方击退,梅子画眼中闪过一抹烦躁。

  “梅子画,你就这点本事吗?难怪啊,难怪会被那林云夺走龙云果!”

  血屠右手握着鞭柄,左手把玩着血鬼鞭,嘲讽不已的笑道。

  至于心中,则更是嗤笑不已。

  这傻子还以为,脚下石棺,藏着重宝。

  若是等他知道,我血云门已派人,去了真正的藏宝之地,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表情。

  不行,我得先忍住,还不是时候,血屠心中阴测测的笑着。

  “闭嘴!”

  梅子画极为爱惜脸面,林云是他心中最大的痛。

  本就烦躁不已的他,被提到林云之后,瞬间怒不可揭。

  ”难道我有说错?亏的某人,还想隐瞒消息,可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瞧着对方怒火,血屠心中快意无比,笑的更为阴冷起来。

  梅子画心中憋闷,冷哼道:“你好意思说我?之前荒原上,你还不是一样,被那废物给一拳轰飞了。”

  “那是我大意!若非你强行出手,这小子早就死在我的鞭下。”

  血屠面色微变,怒喝一声,又是一鞭扫了过去。

  轰!

  这一次长鞭挥舞,宛如蛟龙怒吼,散发着浓郁血光,蕴含着澎湃的灵元。

  “找死!”

  梅子画丝毫不惧,手中魔炎戟挥舞一圈,变异更为浑厚的灵元回击了过去。

  嘭!

  两人恐怖的一击,狠狠对撞在一起,一声惊天巨响宛如雷霆爆炸。

  咔擦咔擦!

  脚下石棺,在承受诸多打击后,这一次出现丝丝裂缝,眼看着便要炸开。

  嗖!

  二人同时色变,各自退了下去。

  轰!

  落地的一瞬,古老的石棺轰然爆炸,化为漫天碎片,爆射而去。

  “石棺碎了!”

  还在交手的双方强者,皆为之一顿,连忙停手各自退了回去。

  梅子画神色紧张,长袖挥舞,鼓动阵阵狂风。

  “空的!”

  可当尘埃散尽的一瞬,梅子画与金焱宗的长老,同时傻眼。

  破碎的石棺中,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宝器呢?”

  “难道里面的东西被取了,可明明没有打开过的痕迹啊!”

  “怎么回事,不是说有宝器镇压的吗?”

  “为什么是空的?”

  梅子画满眼震惊,抬头看向血屠,却发现对方双眼微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中。

  其他血云门的长老,同样是面露微笑,半点震惊都没有。

  “为什么是空的,哈哈哈……不是空的,才有鬼了!”

  看着傻眼的梅子画,血屠终于忍不住,放声狂笑起来。

  “你早就知道了!”

  梅子画面色阴沉,看向对方,冷声喝道。

  “你们这帮家伙,才研究这剑冢多少年,我血云门在此耕耘了快百年。早就摸清了此地布局,两大阵眼,一真一假,一明一暗,这地方的石棺根本就不可能有宝物。”

  血屠身边的一名半步玄光长老,面露嗤笑,冷嘲热讽。

  梅子画连忙问道:“那真的呢?”

  ”哈哈哈!梅子画,你还真是傻的可爱,真正的石棺,我血云门自然早就派人去破解了,这会应该弄得差不多了吧。”

  将对方玩弄于股掌间的快感,让血屠心情大爽。

  “可恶!”

  梅子画心知被耍了一道,顿时勃然大怒,浑身杀气外放。

  血屠面色一冷,沉声道:“想动手?哼,如今我血云门既得宝器,必将独霸青阳郡。梅子画,我劝你现在最好给我下跪求饶,否则出去之后,血云门第一个就灭了你金焱宗!”

  梅子画为之一愣,气势顿时就矮了半截。

  金焱宗一群长老和弟子,都感到有些惊恐,后背发凉。

  血云门的手段,在整个青阳郡都是出了名的残暴,如今让他们得到一具宝器。

  日后,岂会有金焱宗的好日子。

  “怎么会这样……”

  一群先天强者,垂头丧气,面色发青。

  瞧着这群之前不可一世的金焱宗弟子,此刻面如死灰,血云门弟子心中皆是快意无比。

  恰在此时,被林云重伤的阵法师,步履蹒跚的奔了过来。

  “莫长老!”

  “莫长老,你怎么伤成这样了?”

  血云门的人,见到狼狈不已的阵法师,全都大吃一惊。

  梅子画眼中露出狐疑之色,感觉有些古怪……

  血屠心中涌出一丝不好的感觉,快步走了过去,连忙问道:“莫长老,宝器呢?”

  原来这人,就是血云门收服宝器的阵法师。

  一时间,两宗强者,刷刷刷都将目光看了过来。

  莫长老面露苦涩,有些颤抖的道:“宝器被林云抢走了,他趁我刚收服完宝器,直接将我重创,我算是捡了一条命……”

  “什么!”

  血云门宗门,脑海中嗡的一下,瞬间就炸了。

  血屠沉声道:“莫长老,你再说一遍。”

  老者低着头,有些无奈道:“宝器被林云抢走了。”

  轰!

  像是一道雷光,在脑海中巨震,血屠脚步踉跄差点摔倒。

  千算万算,没想到宝器,最后居然被他完全想不到的人给这么抢走了。

  身旁长老,连忙将他搀扶起来。

  憋屈了好半天的梅子画,忍不住狂笑起来:“宝器呢?刚才不是有人说,要拿宝器灭了我金焱宗嘛,倒是让我们开开眼呗。”

  “你……”

  血屠闻言气的浑身哆嗦,恨不得现在就斩了这梅子画,可你了半天,整不住下句话来。

  “我懒得理你,莫长老,带我们过去。”

  “跟我来。”

  一群血衣门的强者,铁着脸,神色难看,如潮水般朝着另外的方向奔去。

  梅子画冷哼一声,手中魔炎戟,在地面重重戳了一声。

  “被林云夺走也好,起码他不会在青阳郡待上太久……”

  其他金焱宗的人,深有同感。

  宝器是远超玄器的秘宝,在玄武境强者手中,能发挥出莫大的威能。

  在两大宗门实力底蕴,相差无几的情况下,立刻就能打破平衡。

  想想刚才的经历,众人还是心有余悸,血云门的那些手段,可没人愿意承受。

  “这血云门真是狡诈的狠,今天若非林云,真栽在这帮人手中了。子画,我们现在怎么办?”

  金焱宗的半步玄关强者,看向梅子画问道。

  梅子画沉声道:“自然是跟过去,若能斩杀林云,将宝器夺回来岂不是更好?到时候,我看这帮血云门的人,还敢不敢这么嚣张,走!”

  蹭蹭蹭!

  金焱宗众多强者,在梅子画的带领,迅速跟了过去。

  半刻钟后,两宗强者,几乎同时赶到了此地的真正阵眼。

  可神色皆是一片惊讶,眼中难掩震撼之色。

  在原来摆放石棺的地方,出现一个恐怖的黑洞,涌动着几乎凝聚为实质的黑气。

  洞中,阴风作响,风声如魔音般刺耳,让人十分难受。

  庞大的洞口上方,茫茫剑冢组成的滔天大势,汇聚在一起。

  凝聚成一柄无形的巨剑,镇压在洞口之上,阻止黑气溢出。

  那柄剑,无形无色,可凡是来此的人,都能清晰感到这股剑势的可怕之处。

  “是魔气!”

  金焱宗的长老,看向洞口涌动的黑气,眼中露出浓浓忌惮之色。

  血云门的众多强者,同样心生忌惮,眼中都是惊恐之色。

  以他们修炼的功法和行事风格,本身就可以算是魔道宗门了,可看到这洞口中涌动的魔气。

  仍然感到害怕不已,那是最一股纯粹的黑暗,弥漫着毁灭的味道。

  梅子画看向血屠,嘴角微翘,嗤笑道:“你血云门不是号称,在这地方专研了百年嘛,怎么现在都是一幅死了爹娘的表情。”

  血屠抬头看了对方一眼,沉声道:“茫茫无际的剑冢,本身就是一座恐怖的剑阵,用来镇压这地底魔气。林云跌落下去,肯定必死无疑。你若有胆子,可以自己下去闯闯看。”

  “你以为我不敢吗?”

  梅子画冷哼一声,回头与金焱宗的长老商量起来,另外一边,血云门众多强者,同样在不停的讨论着。

  最终,两大宗门,各自派出一名半步玄关的强者。

  手持上品玄器,跳下漆黑的洞口,两老瞬间就被魔气吞没。

  地面上的人,都在焦急的等待起来,同时互相戒备,不敢放松警惕。

  可没等多久,两名半步玄关的强者,先后冒了出来。

  皆是一脸骇然,面色仿佛苍老了十多岁,眼中神色恐惧无比,完全说不出话来。

  噗呲!

  半响,两名半步玄关的强者,同时吐出一口黑血,瘫倒在地。

  血云门和金焱宗的弟子,大吃一惊,这可都是半步玄关的强者。

  下去没到百米,便成如此模样,洞中到底有多恐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