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一百五十六章阴风涧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林公子,你可真是什么人都敢救!”

  司雪衣看向林云,面色古怪,话里透着的玄机,则更是古怪。(www.k6uk.com)

  他似乎知道月薇薇的身份,了解许多,林云不知道的隐秘。

  “走,你不是他的对手。”

  在林云有些惊疑不定之时,勾着他脖子的月薇薇,身如红色绸缎,轻轻一飘,就滑到了林云身后。

  单手提着他,腾空而起,想要直接越过去。

  林云面色微惊,月薇薇手腕柔软纤细,可力道却大的惊人。

  轻轻松松,就将他提了起来。

  一股缠绵的气劲,纠缠在他二人身上,使得两人如风中飞花,轻盈灵动。

  这什么身法?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来不及惊叹月薇薇轻身之术,一片波澜不止的江水,突兀出现,江水辽阔,却静如处子。

  水面上一轮皎月,犹如天上飞下的明镜,伴随着蒙蒙水雾,一幢幢仙宫楼宇,若隐若现。

  前方,顿时被这异象所格挡,司雪衣站在水雾之中,随着楼宇隐现。

  天地异象……这是司雪衣的武魂!

  林云心中不由大感震撼,此种武魂,他只在武道异闻录上见过记载。

  自古以来,能够产生异象的武魂,所拥有者无一不成为天骄翘楚。

  完全没有料到,低调的司雪衣,竟展现出如此惊人的实力。

  “留下墓宫遗宝,我不为难你。”

  司雪衣飘渺的声音,从江面水雾中传出,迷荡在天穹间。

  似乎前方那一片天地,他无处不在。

  “做梦。”

  月薇薇冷哼一声,右手红扇,猛的一挥。

  轰隆隆!

  顿时那江面上,泛起惊天骇浪,那片天地异象泛起涟漪,变得朦胧起来。

  荒野山岭,闪烁不停,似要撑破那片虚无的异象。

  司雪衣不慌不忙,一幢幢楼阁显现,挥手间,天上明月缓缓压了下来。

  轰!

  顿时间,一股恐怖的天地压力,出现在林云和月薇薇身上,将他二人不断朝着地面镇压下来。

  月薇薇脸色微白,显然她身上的伤,并未恢复。

  “先委屈一下。”

  说完,松手放开林云,左手摊开,一朵黑色的魔花在她掌心绽放开来。

  无数妖异的黑光,宛如粘稠般,从那花中爆射而出。

  此花一出,来自天上明月的压力,顿时减小不少。

  “花开花谢,余香不散……”

  话音落,月薇薇身上有无数同样的黑色花朵,快速绽放起来。奇怪的花香,弥漫在这一片天地,犹如波浪般抽打在那江面上。

  嘭嘭嘭!

  辽阔的见面,顿时被花香抽打的千疮百孔,水雾散尽。

  司雪衣现出身形,手中折扇,不停舞动。

  两人仅以各自的武魂对抗,爆发出来的战斗,就让林云感到震撼不已。

  “司公子,就好好欣赏这薇芜花香吧。”

  月薇薇盈盈一笑,落下来将林云重新接住,飞快掠过。

  司雪衣脸色微怒,可怎奈四方花香不散,他武魂散发出来的异象,被抽打的七零八落。

  一时间,自顾不暇,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二人离去。

  半响。

  两人落地后,噗呲一声,月薇薇嘴角溢出丝鲜血,脸色更显苍白。

  “这次是真的动不了了。”

  月薇薇双眼微眯,苦笑一声道。

  林云不知真假,被这女孩给弄得迷糊了,一会强的令人心颤,一会又柔弱的令人心疼。

  虚虚实实,让人无法分辨。

  蹭蹭蹭!

  后方脚步声响起,一股冰凉的寒意蔓延而至,林云心中微惊,司雪衣追来了。

  当即,顾不得许多,将月薇薇重新抱起来,狂奔而去。

  见识到司雪衣的恐怖实力,林云心知,若是在碰上对方。

  他手中有乌光令牌,倒是保命无忧,但月薇薇肯定会落在对方手中。

  后方的司雪衣,阴魂不散,无论他如何狂奔,都始终无法摆脱对方。

  一人追,两人逃。

  如此下去,只怕早晚都会被司雪衣逮到。司雪衣面色平静,不紧不慢的跟着。

  刚才武魂受创,他此刻也颇为不好受,当然比起林云好多了就是。

  他不着急,口中含着一枚丹药,就等林云耗尽力气和灵元的一刻。

  轰!

  忽然间,一股阴冷的煞气,侵袭而至,吹得他浑身微颤。

  不由脚步微顿,抬头看去,十里外的天穹间有阴风汇聚,在夜色中形成一片黑色的破口。

  那里云层无法汇聚,看上去就像是天破了个口子一样。

  “阴风涧!”

  想起青阳界中,关于某些禁地的资料,其脸色不由微变。

  蹭蹭蹭!

  司雪衣形变幻,犹如平地疾飞,落下好几道残影不散。

  奔行的速度,在陡然之间,快上了好几倍。

  眨眼间,他就追了上去,可还是迟了……

  等他看到林云的身影时,只见到一片断崖前,林云抱着月薇薇直接跳了下去。

  瞧得此幕,司雪衣嘴角不由抽搐了几下。

  “这家伙……阴风涧也敢跳?”

  阴风涧乃是青阳界中少有几个绝禁之地,崖内常年阴风不断,煞气弥漫。一旦落入其中,也绝无上来的可能。

  已经不能称之为禁地,称之为死地更准确一些。

  据说阴风涧深处,藏着一处阴煞之源,不仅阴风不断,而且毫无规律。

  落入其中,不会阴煞冻成冰柱,也会风活生生刮死。

  犹如千刀万剐般,死状极其凄惨。

  嗖!

  在司雪衣感叹之际,一道剑意凌然的身影,飘落下来。

  回头看去,正是凌霄剑阁白黎轩,不由道:“你也来了?”

  “哼,你连魔月武魂都释放了,我要是还找不到你,那也未免太蠢了点。”

  白黎轩对司雪衣,颇为不满,冷哼一声道:“人呢?”

  “跳下去了。”

  司雪衣手中折扇,指了指前方的断崖,淡淡的说道。

  “阴风涧!”

  打量着四方环境,白黎轩脸色陡然一变,顿时面如死灰。

  知道林云和那妖女,都必死无疑,可墓宫遗宝,还有林云身上的玄级功法,同样无法得到。

  最重要的是,无法亲手斩杀林云,让他极为失落。

  目光一顿,白黎轩沉声道:“司雪衣,你若是当时肯与我联手,这小子何至于被逼进阴风涧。”

  司雪衣不置可否,淡淡的笑道:“你冲的那么快,难道就没有独占墓宫遗宝的想法?你我就不必说这些套话,那墓宫遗宝蕴含着一个时代的烙印,其中道韵,你我都很清楚价值有多巨大。”

  白黎轩为之一堵,心中杀意沸腾,可又甚至奈何不打了对方。

  面色纠结,显得极为郁闷。

  司雪衣轻声道:“这人死了对你也好,否则让他成长起来,肯定是你的克星。想必,你也不想与人交手,莫名其妙就断了手中之剑吧。”

  白黎轩闻听此言,脸色顿时变幻起来。

  他到现在,也有些不明所以,自己手中之剑为何对方轻轻一夹,就莫名断掉。

  肯定不是林云自己的实力,对方修为和境界,他想要捏死轻松无比。

  可诡异的事情,就是当着众人的面,发生了一幕又一幕。

  现在整个青阳界的人,都知道林云断过他的剑,甚至还将他一拳轰飞。

  “万一他死不了呢?”

  白黎轩看向阴风涧,面色冷峻,眼中闪过缕阴霾。

  “那就是你操心的事了,我倒是很期待,凌霄剑阁最年轻的翘楚。来探一探这阴风涧,说不定直接就收服了那阴煞,得到一番天大机遇。”

  司雪衣出言挪揄一句,不信对方,真有勇气敢跳下去。

  既然不敢,那一切猜测都是枉然。

  “你我联手,未必不可一探。”

  司雪衣的话,像是一根刺插进了白黎轩的心口,难以拔出。

  若林云真的成长起来,只怕真会是他克星。

  就算无法得到墓宫遗宝,也要确定林云真的已死。

  “你自己想死,我可不会陪你。”

  司雪衣淡淡回应一句,径直离去,气的白黎轩脸色泛青。可看着那阴风不断的深渊,终究是无可奈何,咬咬牙被迫离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