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一百六十四章 剑葬名花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8 04:49:45 源网站:2K小说fpzw
  “林公子,我二人有眼不识泰山,放过我们吧……”

  黄衣老者惨死,被林云一拳轰爆。

  眼睁睁看着自己大哥,当场被剑气贯穿,爆成一滩血水。

  对黑风三煞剩下的二老,打击实在太大,此种震撼,不可言表。

  再加上二老各自被弹指神剑震伤,战力巨减,双重打击下,完全被吓破了胆。

  眼见林云,目光一扫,当即就吓得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甚至完全不敢抬头,去直视林云的目光。

  北角广场,死一般的寂静。

  任谁都想不到,嚣张跋扈,在这青阳郡纵横多年的黑风三煞,居然会败在一个少年手中。

  还败的如此凄惨,沦落到跪地求饶!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岂可轻易下跪……

  现场众人唏嘘不已,这可是货真价实,在青阳郡颇有凶名的半步玄关强者。

  今日,竟然落得如此下场,不得不说令人有些难以置信。

  哪怕是半刻钟前,也不会有人相信,黑风三煞会跪倒在林云面前。

  尤其是拍卖场的主事者北角,只感到后背发凉,冷汗直流。

  若非他知难而退,眼下跪在地上求饶的,可能就是他自己了。

  说来令人唏嘘……

  但对于活了大半辈子的黑风三煞来说,脸皮早已没有那么重要,只要能活命,什么都做得出来。

  青阳界中,这黑风三撒就被林云,三言两语直接喝退。

  可想而知,这三老是个什么货色,不过欺软怕硬,色内厉荏之辈。

  “自废修为,留下储物袋,可以滚了。”

  林云神色冷漠,面无表情的淡淡的说道。

  好狠!

  自费修为,对于黑风三煞来说,简直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跪下的二老,完全无法接受,惊恐的道:“林公子,我两愿意双手送上储物袋,各断一臂。从今以后,远走大秦帝国,绝对不会再找林公子的麻烦。”

  说话的当口,两人各自取出储物袋,朝着林云扔了过去。

  咔擦!

  话音刚落,黑风双煞各自咬牙,直接断了左臂。顿时间,鲜血飚射,场面略显残忍。

  居然真的各断一臂,两老是真的信心全无,不敢再向林云作对。

  以此决心,来表明态度。

  不过若是林云,真能点头放他二人离去,比起自废修为的结果。只断一臂,显然要好的太多。

  “滚吧。”

  若是继续逼迫,只怕会引起两人的绝地反扑,想尽办法和他同归于尽。

  各断一臂,惩罚已经足够,也不会再对他构成威胁。

  都到这一步了,林云也就不在赶尽杀绝。

  “多谢林公子。”

  两老如释重负,握着一只断臂,慌不择路的朝着远处跑去。

  收好地上黑风三煞的储物袋,林云目光一扫,落在血龙马身上。

  “兄弟,受委屈了。”

  看着小红身上的伤势,林云叹了口气,上前将它身上的绳索断开。

  晃荡!

  血龙马见到林云,明显十分兴奋,想和以前一样翻身站起来。结果浑身吃痛,又卧倒了下去。

  “金焱宗办事,闲杂人等,速速退下!”

  “血云门在此,不想死的,都给我滚!”

  轰隆隆!

  就在此时,那由远及近的马蹄声,滚滚而至。

  金焱宗与血云门分舵的强者,骑着骏马,奔袭过来。偌大的北角广场,瞬间被两大宗门的强者占据,拍卖场更是层层包围的密不透风。

  一时间来不及感叹,拍卖场中其他武者,脸色大变,纷纷退走。

  两大宗门如此阵仗,谁还敢停留……

  嗖嗖嗖!

  北角广场较高的建筑上,一道道身影,面色冷漠的落下。挽弓、搭箭、拉弦,一柄柄玄弓,搭上玄铁打造的箭矢,全部拉成满月状。

  金焱宗与血云门的先天强者,抢占所有制高点,对台上的林云进行着无死角的封锁。

  来的可真快……

  林云放眼看去,这两大宗门的分舵强者,几乎是倾巢而出。

  为首者,赫然是梅子画与血屠,在他两身边,各自都聚集着四五名半步玄关的强者。

  血屠看向林云,眼中杀意狂涌,半句废话都没有,冷声道:“放箭。”

  另外一边,梅子画同样神色冷漠,大手一挥:“射!”

  嗤嗤!

  数百根箭矢,发出刺耳的破空声,朝着林云激射而去。

  每一根箭矢,都蕴含凌厉的锋芒,寒芒凌冽。有着媲美,先天七窍强者的巅峰一击。

  由玄功射出来的箭矢,哪怕是半步玄关的强者,也不敢小觑。

  两大宗门,得知林云的下落,将压箱底的玄弓宝箭,全都取了出来。

  根本就没想过,给他留任何活路。

  漫天箭雨,眨眼就至,林云眼观六路,双耳灵动,身形闪避中,双拳不断轰击。

  箭矢要么落空,末入地面,颤鸣不止;要么就被林云直接格挡下来,伤不到他分毫。

  不一会,就是好几轮箭雨,落了下去。

  那密密麻麻的箭矢,伴随着起伏不停的破空声,将本已摇摇欲坠的拍卖场。射的千疮百孔,几轮下去,整个拍卖场除了林云身后那堵墙,再无完好的建筑。

  “射那畜生,把那血龙马给我宰了!”

  血屠见射不到林云,气的怒火中烧,指着血龙马大声骂道。

  箭手立刻转换目标,一根根箭矢,朝着倒地的血龙马,激射而去。

  “可恶!”

  林云面若冰霜,回身一扑,直接以肉身挡在了血龙马身上。

  雷炎战体瞬间激活,浑身散发出紫色玉芒,将箭矢通通拦在自己身上。

  铛铛铛!

  破空而至的箭矢,无情的落在林云身上,发出真正金属碰撞的脆响。

  如此一幕,看的人倒吸口寒气,这林云真的是疯了。

  为了头妖兽,竟如此搏命。

  “继续!将这小畜生,给我射成马蜂窝,我看他的雷炎战体,能够撑到什么时候。”

  血屠面色狰狞,嘴角露出抹残忍的笑容,冷冷的说道。

  扑在血龙马身上的林云,任由箭矢落在身上,咬紧牙关。闭上双眼,一言不语,只听风声,起起落落……

  咻!

  当身后的破空声,微微一顿的刹那,趁着那些箭手换箭的空隙。

  林云猛的转身,他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

  眼中缭绕的血焰,伴随着冰冷的杀意,让两宗先天强者都为之一顿。

  箭手挽弓拉弦的动作,在这目光的注视下,都慢上些许。

  “放箭,放箭!”

  血屠瞧得林云神色,莫名感到一阵寒意,大声喝了起来。

  呼哧!

  新一轮的箭雨,再次朝着林云,激射了过来。

  人剑合一,半步剑意!

  林云神色冷峻,浑身剑势猛的一收,一股剑意自他眉宇间爆射而出。

  嗡!

  空中奔袭而至的箭矢,在这剑意之下,嗡鸣颤抖起来。仿佛有一层,无形的涟漪,让漫天箭雨,止步不前。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

  魂是柳绵吹欲碎,你去我留,两个秋……

  林云浑身一震,剑意激荡,衣衫鼓动,长发飞扬之间,葬花剑从匣中跳了出来。

  伸手握住剑柄,秋水依人般的剑身,从其眼前,一晃而过。

  恰似芙蓉出水,美人如花,一柄长剑葬着一片园中最美的花。

  嘭!

  葬花出鞘,澎湃的剑意,瞬间便将空中箭矢,纷纷震碎。

  激荡的剑意,席卷而出,两宗强者手中的玄弓,所有弓弦,瞬间炸裂。

  噗呲!

  持弓的箭手,吐出一口鲜血,不少人从楼顶栽倒下来。

  “堂堂青阳郡的霸主级宗门,对上在下,居然会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梅子画、血屠,你两就不敢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嘛!”

  横剑在前,林云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冷眼看着两大宗门的诸多强者。

  梅子画与血屠,脸色顿时变得颇为难看起来。

  两人在青阳郡内,声名显赫,年轻辈中无人能敌。何曾受过如此羞辱,若是往常,一怒之下,就站了出去。

  可早已知林云恐怖实力的两人,此刻心中再气,也得憋着。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血卫何在?”

  血屠脸色阴沉,冷声喝道。

  “在!”

  蹭蹭蹭!

  血云门强者中,顿时走出一群,身穿血衣,带着鬼脸面具的先天六窍强者。

  无一例外,每人身上,都带着浓浓的煞气。双眼中,一片冰冷,没有任何感**彩。

  “金焱宗,死士听令,捉拿林云,死活不论!”

  梅子画伸手一挥,一群身穿黑衣,面无表情的金焱宗死士,从暗处悄悄走上前来。

  顿时间,金焱宗与血云门,各自培养的百名死士。

  带着一身森寒的杀气,手持兵刃,朝着林云缓缓逼迫了过去。

  丝丝~~

  随着两宗死士的出面,整个北角广场的气温,轰然骤降起来。

  那冰凉的杀意,如寒霜一般,迅速的蔓延出去。

  “好冷……”

  “这两大宗门真是下了血本啊,林云今天只怕真的要遭了。”

  “真是闻所未闻,对上一个先天五窍的强者,两大宗门竟然如此谨慎。”

  “呵呵,不谨慎能行吗?刚才黑风三煞的下场,你又不是没看到过……”

  “像林云这种人,要么不杀,一旦动手,就绝不能给他翻身的机会。两大宗门是打定主意,非杀他不可了。”

  远处无数道注视着战场的先天武者,都感到阵阵凉意,不寒而栗。

  所谓死士,全都有必死之心,不死不。,只要有机会,随时都会选择与你同归于尽。

  这样的存在,哪怕是半步玄关的强者,也绝不愿意去招惹。

  培养一个死士,需要极大的代价。

  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轻易动用,可今日两宗,居然将分舵中的死士全部出动了。

  “杀!”

  铿锵!

  死士手中的利刃,同时出鞘,森寒的杀意,犹如冬日的冷风。随着出鞘的利刃,狂卷八方,吹得人瑟瑟发抖,骨头都仿佛冻僵了。

  嘭!

  可就在此时,林云身后的那堵墙,毫无征兆,轰然炸裂。

  无数道身影,携带着强横的气势,撞破高耸的墙壁。在滚滚尘埃中,犹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明光阁弟子听令,今日谁动林云,就是与明烨为敌,格杀勿论!”

  洪亮的声音,从明烨口中响起,像是道炸雷,凭空想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