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一百九十四章 九星争霸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26 00:38:15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白霆神色愠怒,这新人考核和后续事宜,宗门都交给了他处理。ΩΔ看书阁e.la8Ω1中Δ文网

  由他来主持大局,山脚之下论辈分和实力,也就洛锋能与他媲美。

  哪里由得欣妍指手画脚,看着满身杀气的对方,冷喝道:“你想做什么,想在我面前杀人不成?”

  “小妹,收敛一点。”

  欣绝和洛锋长老,缓缓走过来,出言劝阻道。

  若是可以,欣妍还真想,将这王宁当场就给宰了。

  可眼下,众目睽睽之下,再怎么生气都没法动手。但一身杀气却未有收敛,指着王宁道:“你自己说,你在幽暗森林中,都做了一些什么?”

  王宁有些慌张,心虚之下,不敢开口。

  冷陌神色未变,来到王琰耳边,小声说着事情经过。

  王焱脸上表情,渐渐精彩起来,等到听完之后笑道:“我道是什么,不过新人间的一些小打小闹罢了。”

  欣妍冷声道:“小打小闹?”

  “难道不是?”

  王琰微微一笑,淡定的道:“新人间的历练方式,乃是白长老定的,本就鼓励竞争。竞争是残酷的,只要未动手杀人,都算不得过分。王宁,你在幽暗森林中杀过人吗?“

  见得局面似乎对自己有利,王宁胆子也大了起来,笑道:“哥,我怎么可能会杀人。倒是林云这家伙,杀了你手下好几个皇级八品武魂的种子名额,甚至当着监督长老的面,都还想杀我。”

  “有这事?”

  白霆长老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沉声道:“王宁,你敢确定此事为真?”

  “回禀白长老,千真万确!”

  王宁拱手笑道:“那位长老还在幽暗森林中坐镇,等他出来,一问便知。此事,我若是有半句谎言,不得好死。”

  “你纠集十大玄武境翘楚,将林云逼到葬剑林,现在还倒打一耙,你们王家人都是如此卑鄙无耻吗?”

  欣妍几乎快气疯了,本想帮林云讨个公道,谁知道还要反过来被问罪。

  葬剑林!

  当这三字一出,在场众多长老和资深弟子,都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进了葬剑林,就等于走向了地狱。

  那地方在凌霄剑阁内,已经算是一块绝地,绝不会有人敢乱闯。

  王琰双手环抱,嘴角微微上翘,轻松笑道:“我都说了,只是小打小闹罢了,我弟没杀林云便算不得什么。至于葬剑林嘛,呵呵,谁知道他是不是自己跑进去的。”

  “哈哈哈!”

  此言一出,欣妍脸都气绿了,哪有人会自己走进葬剑林的。

  王宁只觉得心中快意无比,大笑不止,沉声道:“对,大哥说的没错。这林云一向胆大,鬼知道他,是不是想寻什么机遇。你说一千道一万都没用,我没杀林云,也没逼他走进葬剑林。”

  “你!”

  欣妍怒火中烧,上前一步,滔天杀气涌来,吓得王宁连忙朝后躲去。

  “你想干什么!”

  王琰大怒,冷声道:“别给我太过分,林云杀我手下四名种子新人,这笔账我不找你算,已经够给你欣妍面子了。”

  “他还是个废武魂。”

  冷陌适时开口,尤其加重了废武魂三个字。

  宗门是看重利益的地方,若无培养价值,就算杀了都不会心疼。

  “王琰,你说话也给我留点分寸。”

  欣绝冷着脸,挑眉看了眼王琰,淡淡的道。

  瞧见欣绝上前,王琰眼中闪过一丝忌惮,语气平稳些许,沉吟道:“我自然懂的分寸,但前提是,某些人也别在我面前撒野!”

  欣妍无奈,看向了洛锋长老。

  白霆神色倨傲,淡淡的道:“一个废武魂的新人,我不想理会这事。洛锋长老,你想怎样看着办吧,我不插手。”

  说是不插手,可他强调了废武魂三个字,便已经不给对方回绝的余地了。

  洛锋还要管,就是不知进退,不识大体。为一个废武魂,与白霆斗,谁都不会帮他。

  斗到宗门高层,白霆也不会吃任何亏。

  洛锋笑道:“明白,只是白长老,就真的如此肯定,他一定是废武魂?”

  白霆眼中光芒一闪,笑道:“难道不是?若不是心中有鬼,怎会放弃种子名额,不去鉴定武魂。幽暗森林中,也没人见他祭出武魂吧?”

  “回长老,没有。”

  王宁语气极为肯定的道。

  白霆轻声笑道:“洛长老,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无话可说,走吧。”

  洛锋不在多言,带着欣妍和欣绝离开。

  “一个女人,也想和我斗!”

  看着气急败坏,却又无奈离去的欣妍,王琰心中冷笑不止。

  等到白霆长老远去,王琰看向王宁,笑道:“这次事情办的不错,这种废物,杀我王家那么多人,赶进葬剑林都算是便宜他了。”

  王宁嘿嘿笑道:“还是靠着大哥的名头,若不然也召集不了十大玄武境翘楚。”

  “这十大新人,事后你在努力点,尽量都给我拉拢过来。”

  王琰顿了顿,又道:“先去休息吧,有我在,谁也动不了你。好好休息,试炼结束后的九星争霸,你两也再给我长长脸,那才是重头戏!”

  “一定!”

  对于九星争霸,王宁与冷陌,同样是期待无比。

  那可是一场大戏,若是能有足够好的表现,瞬间就能在整个凌霄剑阁内扬名。

  退回去的欣妍,仍然心有不甘,总觉是自己害了林云。

  这少年,在考核场就吃了不少苦头,现在又被逼进了葬剑林,哪里还有什么活路。

  想着这,眼眶不由有些湿润,看向历啸天等人,声音哽咽的道:“他被人逼到那般绝境,你们怎么就不帮帮他呢……王家人哪里有那么可怕,只要你们带头,肯定有中立之人,愿意出手。”

  历啸天等人心中有愧,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欣妍。

  欣绝拍了拍她的肩膀,看向历啸天等人道:“去休息吧,这事不怪你们。”

  “多谢欣绝师兄。”

  几人如释重负,连忙跑开。

  “洛长老,你能去葬剑林,想想办法,说不定还能救回林云。”欣妍看向洛锋长老,出言请求道。

  洛锋长老,面露苦涩,无奈的道:“如果是其他地方,只要没死,我都能将他带出来。但葬剑林……你们是不知道。”

  说到这洛锋长老叹了口气,“当年阁主去捞人,回来时两手空空,脸都气黑了。”

  ……

  欣妍和欣绝,闻言不由一阵沉默。

  转眼间,距离凌霄剑阁试炼,只剩下三天时间便要结束了。

  凌霄剑阁山脚下,走出来的新人,越来越多,已经热闹的人声鼎沸。

  新人入宗,一年一次,也算宗门盛事了。

  若无其他要紧之事,大都会有兴趣过来瞧瞧。

  此刻,一片茫茫水雾的潮湿之地,两位少年并肩而出,身后还跟着一头彪悍的血龙马。

  两人的气质,都生了不小的变化。

  尤其是林云,双眼犹如星辰宝石般明亮,清秀的脸上多了一丝从容。

  如今,他已打破玄关,破茧成蝶。

  玄武境,不仅仅是百炼成真,将灵元凝聚成真元。而是彻底脱离凡人躯体,可以打通玄脉,将七大窍穴的种种能力,连为一体。

  视野能看的更远,六识明锐,手脚将更为灵活。

  练就了雷炎战体的林云,打破玄关,变化更大。眼下,风灵俊秀,身上更是多出一丝清冷如玉的出尘气质。

  想起林云打破玄关的场面,李无忧现在都觉得震撼无比。

  不过更震撼的应该是十三爷,六品阴煞,被林云整整吞噬了三分之一。

  李无忧清楚的看见,十三爷嘴角的胡须,抽搐了好几下,他可是暗笑了好久。

  虽说已经出了凌霄界,两人却未出现在凌霄剑阁。

  按照十三爷的说法,只有一个出口,是直通凌霄剑阁本部的。

  他只能将两人,送回帝都。

  “无忧,下雪了呢。”

  帝都内城街道上,白雪飘飞,林云张开手掌接过一片。

  白皙的手指,如玉一般葱翠,衬托着白雪格外素洁。

  “这帝都的雪,还真是温柔。”

  历经过风雪如寒刀的漠北,不怪李无忧有此感叹。

  “不过这帝都的雪,分明要更冷一些……”

  看着掌心不化的白雪,林云轻声说道一句,带着李无忧走进了一间杂货铺。

  选了些事物后,林云特意交待,要了杆漆黑冰冷的长枪。

  当长枪在手,林云面色,明显为之一寒。

  走出杂货铺,李无忧努了努嘴,小声道:“哥,你瞧,又是那秃驴……”

  林云抬头看去,街边酒摊上,流觞公子正对他举杯相邀。

  顿时无语,这是秦天郡大公子之一的流觞公子,一身实力,名震大秦。

  李无忧没想到这么小声,对方都听到了,尴尬冲着对方笑了笑。

  “过去吧。”

  林云与李无忧,迈步过去,径直坐下。

  “没想到流觞公子,也会在这小地方喝酒。”

  对方乃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居然会在街边饮酒,确实很奇怪。

  “等人。”

  流觞公子,打量着林云,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破庙一别,也就不过两月时间,林云竟然由先天五窍,突破到了玄关。

  着实让他刮目相看。

  “老板,把这条鱼拿去煮一下。”

  李无忧大大咧咧坐下,从背后鱼篓中,取出一条肥鱼递给老板。

  流觞公子余光一瞥,顿时眼前大亮:“雪龙鱼?”

  “对头,不过流觞公子作为出家人,不会和我们争这条雪龙鱼吧。”李无忧笑呵呵的道。

  流觞公子微微一笑,示意对方看看他手中的酒杯。

  李无忧脸稍稍一黑,心中暗骂道,这秃驴真不会来事。

  雪龙鱼,可是他冒死从葬剑林顺走的……

  “流觞公子,这是我收藏的猴儿酒,要不要尝尝。”

  林云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坛猴儿酒,倒出一杯递给对方。

  “快哉。”

  流觞公子欣然接了过来,抿了一小口,轻声笑道。

  不多时,煮好的雪龙鱼也端了上来。

  风雪帝都,街边小桌。

  喝着猴儿酒,吃着雪龙鱼,看白雪纷飞,不得不说确实快哉。

  三人正闲聊着话,宽阔的街道上,响起一阵阵脚步声。

  就见浩浩荡荡的仪仗队,众星捧月中,十八人抬着一架华丽的玉娇,从街道中走过。

  一千人开路,三千人殿后,十八台大轿,威武大气。

  李无忧咂舌道:“好大的排场。”

  流觞公子神色有些落寞的道:“轿子里是大秦皇室凤华公主。”

  瞧他黯然神色的表情,李无忧笑道:“和尚你这头,不会就是为她秃的吧。”

  流觞公子不置可否,一笑了之。

  林云心中明了,这凤华公主,就是他要等的人。

  “流觞公子,公主请你入轿一叙。”

  前方仪仗队停下,一名气质高贵的侍女,款款走来,轻声细语的说道。

  莫大的荣光,流觞公子面上,却无任何喜色,点点头道:“我随后就来。”

  “不要让公主久等。”

  侍女也不生气,留下一句话,便翩然离去。

  杯中酒一饮而尽,流觞公子起身欲走,李无忧贱贱的笑道:“流觞公子,您是帝都风流人物,秦天郡八公子之一,名震大秦。这猴儿酒也喝了,雪龙鱼也吃了,就这么走了……嘿嘿。”

  说着话,大拇指在食指上面,还不断戳老戳去。

  林云咬住唇,一口酒水,差点喷出来了。

  流觞公子微微一愣,显然也没遇到这种情况,半响才反应过来:“你是要赏是吧,说吧要什么。”

  李无忧笑嘻嘻的道:“我大哥这龙虎拳耍的也还行,您看这龙虎拳的正本,能不能给我哥瞧瞧……”

  林云连忙起身,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流觞公子也是被逗笑了,摆摆手制止林云,取出一枚玉简摁在酒桌上:“龙虎拳正本不能给,不过这破空印,倒是可以给你大哥一观。”

  瞧着对方离去的背影,林云看着手中的破空印,感觉有些梦幻。

  如此珍贵的玉简,说留就留了,这流觞公子也是个妙人。

  收好玉简,林云轻声道:“走吧。”

  “去哪?”

  “自然是凌霄剑阁。”

  李无忧眼前一亮,脸色凝重,沉吟道:“王宁这帮人只怕以为我俩死在了葬剑林吧,是该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