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两百零八章 是大师错了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丹药殿中,一间别致安静的雅室内。(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茶几上,摆放着精致的灵果,燃着沁人心脾的香炉,几缕青烟缭缭。

  胡星阳斟好一杯弥漫着清香的灵茶,递给对面的柳月,殷勤的笑道:“这是丹药殿新研制灵茶,柳执事,尝一尝?”

  柳月优雅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浅尝即止,显然心不在此。

  放下茶杯,柳月沉声道:“那家伙怎么样了?都三天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胡星阳知她说的是谁,笑道:“莫担心。枯云大师,最近着急突破一星玄师,脾气异常暴躁,没人能受得了,更何况是他!”

  这家伙,在九星争霸中,可是连王宁都敢杀。

  如此大的脾气,在枯云手中做事,不可能受得不了。

  “你是没见到,三天之前他的脸色有多难看,刚下去就想跑。”

  胡星阳放下茶杯,优哉游哉的说道。

  柳月眉头一挑,沉吟道:“后来呢?”

  胡星阳淡然一笑:“有我在,还能跑掉不成?这家伙,磨蹭了半天不肯进去,最后还是被我推进去了。掉了这坑,想不死都难!”

  柳月冷声道:“好,只要他敢私自逃跑,就给他抓起来当药奴。”

  胡星阳摇动手中的茶杯,轻声道:“放心,这丹药殿不比其他地方,哪怕是欣妍来了,也没她说话的份!除非是执剑长老亲自过问,否则,谁来也没辙。”

  柳月淡淡的道:“不急,若欣妍来了,给我好好招待一番,我要看她怎么求我!”

  想起欣妍在她面前,那一剑挥出去的英姿,柳月感觉比林云抽她的三鞭子还要狠。

  嘭!

  正在此时,一声闷响传来,桌上茶杯晃动不已。

  胡星阳眼中闪过一抹寒光,笑道:“炸炉了……不出意外,十有**就是枯云大师的炼丹室。”

  柳月微微点头:“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放心,我会派人盯着,只要敢逃,我立马就抓住他。进了丹药殿的门,就别想给我走出去!”

  ……

  爆炸过后,枯云大师的炼丹室中,一片狼藉,到处都弥漫着焦臭。

  哪怕林云已提起躲好,仍被余波,震的不轻。

  枯云大师首当其冲,最为狼狈,浑身焦黑,满头卷发。

  其浑然不觉,喃喃自语,看着掌心色泽黯淡的火云丹,眼中尽是失望之色:“又失败了,这条路真是难走,你在这随便待一会,我去去就来。”

  “做什么?”

  “丹炉炸没了,我得重新申请一批。”

  稍稍整理一番,将炼制好的火云丹随意摆放在桌上,枯云大师急急忙忙离开炼丹师。

  乱糟糟的炼丹室中,只剩下林云一人。

  休息片刻,林云站起身来,径直走到桌前。

  将枯云炼制的火云丹,拿在手中把玩起来,无一例外,灵纹皆没烙印成功。

  没有烙印灵纹,这火云丹便没什么价值。

  林云放下火云丹,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枯云是典型的赌徒心态,其绘制的火云灵纹,根基不稳。强行拼凑在一起,有可能成功就见鬼了。

  简而言之一句话,就枯云这水平,还没法炼制如此复杂的一星灵纹。

  看了看桌旁的法器笔,还有那未干的墨迹,林云目光闪动,若有所思。

  想了想,将这法器笔握在手中。

  又取出一张灵光四溢的白纸,体内真元缓缓运转,一缕蕴含着岁月之力的真元,当即涌入笔中。

  “这法器还真是有用,比我用手刻画,方便多了。”

  林云握着灵纹笔,颇有感触的说动,他的水平其实还没到虚空绘纹的地步。

  当日,为何烙印了几道灵纹,便损耗巨大,也是与此有关。

  熟悉一番法器笔后,林云在调动紫鸢圣火,凝聚在笔尖。

  清秀俊朗的面容上,露出极为认真的神色,靠着记忆中的画面,开始绘制起火云灵纹来。

  一枚枚基础灵纹,在他笔尖,优雅成型。

  与枯云大师,那跟狗趴了一样跟鸡爪似的基础灵纹相比。

  林云笔下的基础灵纹,端秀清新、飘逸灵动;一笔一划,像是铁画银钩,骨气洞达,不像是灵纹,更像是充满诗意的字体。

  在岁月之力的灌注下,一枚枚基础灵纹,充满灵气,烟霏露结,离而不绝,笔走龙蛇,苍茫有劲。

  此时此刻,一身脏不拉几的学徒服,也无法掩饰全神贯注之下,林云身上的那股气质。

  笔尖行云流水,不一会,诸多基础纹路,尽数成型。

  林云安静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取来一枚火云丹。

  而后落笔一点,像是画龙点睛一般,诸多基础灵纹瞬间活了过来。

  一笔之下,瞬间凝聚成型,似水流云一般的火云灵纹,完整烙印在火云丹上。

  哗!

  灵光四溢的白纸,呼哧一下,便燃烧起来。

  火光之后,火云丹脱胎换骨,丹体表面充满光泽,底部火云纹路流光四溢。

  “好像,也不是很难。”

  林云放下这枚新生的火云丹,再次书写起来,绘制灵纹的过程,他的感觉十分奇妙。

  整个人都沉浸,一种说不出的玄妙状态。

  比起上一次,欲生欲死般的疲惫,这一次要显得轻松写意许多,让人情不自禁便想投入进去。

  没多久,他便绘制出三枚火云纹,全部烙印成功。

  想了想,岁月心经中,有过记载,火云丹其实还可以配上另外两种灵纹。

  一枚火云丹,若同时烙印三道灵纹……

  林云想想便感觉兴奋,灵纸铺成开来,专注的绘制起来。

  画到一半,脚步声响起,枯云跟见了鬼一样,脸色大变:“狗东西,你动我的笔做什么!”

  专注的林云,微微失神,顿时节奏大乱。

  鼻尖凝聚的紫鸢圣火,伴随着岁月之力,陡然弥散,整株笔尽数燃烧起来。

  珍贵无比的令闻笔,在林云手中,就这样燃成灰烬。

  林云回头看向枯云大师,又看了看手心的灰烬,神色有些尴尬了。

  “我的灵纹笔!”

  枯云大师急的眼睛都红了,一把冲过来,将林云推开。看着一堆燃烧的灰烬,眼眶都湿润了,颤抖的道:“这是我父亲传给我的笔,我答应他,一定要用这支笔成为二星玄师的!可恶……你这狗东西,知不知道不能随便动别人的笔,你会容许别人偷偷碰你的剑

  吗?”

  林云为之失神,知道自己动了禁忌,连忙道歉道:“大师,真的对不起……”

  “滚!狗东西,亏我之前还想让你继承我的衣钵,才三天而已,你这狗尾巴就翘到天上了!”

  枯云大师神色冷漠,气的发抖,指着林云道:“你赶紧给我滚,若非你之前干活还算勤快,我将你贬称药奴的心都有了!”

  丹药殿的大师,确实有这个权力。

  林云眉宇之间,情绪有些低落,他虽然有些瞧不起这枯云大师。

  可这三天来,枯云大师,也算是尽心尽力教了他许多东西。

  没有这些,他到现在还对炼药一无所知。

  可自己,却弄坏了别人灵纹笔,实在是有愧于对方。

  他很理解枯云大师,就像有人弄坏了他的葬花剑一样,他肯定非杀了对方不可。

  林云倒是希望枯云大师,能惩罚一下他。

  “滚!赶紧给我滚,从我眼前消失!”

  枯云大师,怒不可揭,指着林云骂道。

  林云欲言又止,想跟他说,自己烙印成功了几枚火云丹。

  可对方不停的骂他滚,情绪有些失控,林云怕继续待下去真的会出事,只得作罢。

  “大师,对不起。”

  弯腰鞠了一躬,林云默默的离开。

  等林云走出去半响后,枯云大师才渐渐冷静下来,只是神色多少有些凄凉。

  他父亲临终之前,将那支笔传给他,他在父亲面前发过誓,一定要用这支笔成为二星玄师。

  可现在……都成空了。

  “父亲,让你失望了,这条路真的好难……”

  想起一月内四次炸炉,成为丹药殿的笑柄,诸多往事涌上头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枯云大师强忍着不让眼泪留下来。

  “这是……”

  突然间,他神色一变,发现桌前火云丹有些不一样。

  拿在手中一看,底部正是行云流水的火云纹,一枚,两枚……整整三枚,全是成功烙印了灵纹的火云丹。

  回忆起之前,林云一身脏不拉几,却全神贯注的表情。

  晃荡!

  枯云大师神色大变,身体颤抖一下,火云丹从他手中哗然落下。

  “这孩子……我这老混蛋,我错过这孩子了!”

  无尽的愧疚涌进心底,枯云大师眼中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孩子,分明是个绝世奇才,他是有把握才动的笔。

  不是他打断林云,灵纹笔根本毁不了。

  可他,还将林云骂的狗血淋头,甚至连狗东西这种难听的话都说了好几次。

  林云却没有任何反驳,任由他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

  几十岁的老东西,居然还连个孩子比不上。

  抹了一把脸,枯云大师慌了神一般,冲了出去。

  不行,我的找到他!

  ……

  丹药殿大厅中,林云走出来,刚好瞧见了一个老熟人皇甫靖轩。

  “好巧,林兄这三天待得如何,这算是脱离苦海了吗?”皇甫靖轩微微一笑,打趣的说道。

  林云神色黯然,略显伤感,苦笑一声,不愿多提。

  “让开,都给本执事让开!”

  大厅中突然响起,急匆匆的脚步声,就见柳月和胡星阳带着一群护卫,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

  林云和皇甫靖轩,脸色都为之一变。

  “给我抓起来!”

  胡星阳狞笑一声,指着林云,大声呵斥道。

  皇甫靖轩脸色微变,沉声道:“慢着!胡执事,你可知道他是谁?”

  胡星阳大笑道:“我当然知道,但这里是丹药殿,他毁了枯云大师的灵纹笔不说,还想着逃跑。我告诉你,门都没有,别说欣妍就算是洛锋长老来了,也救不了你!”

  柳月双手环抱在胸,神色倨傲,冷笑道:“小剑奴,你闯了弥天大祸,今天就别想出去了。留在这地方,好好当药奴吧!”

  皇甫靖轩脸色大变,不仅是他,大殿中的其他人同样都是脸色狂变。

  枯云大师,虽然脾气暴躁,可实力那在一星玄师中属于最顶尖的。

  毁了他的灵纹笔,简直就是在打丹药殿的脸。

  要是轻饶了林云,以后丹药殿的脸,还往哪搁。

  林云脸色阴沉,这柳月真的是歹毒之极,非要将他逼的走投无路不可!

  “大师来了!”

  惊呼声响起,就见一道人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胡星阳回头一看,正是枯云大师,不由露出谄媚的笑意,上前道:“大师,我们知道这林云毁了您的灵纹笔,正准备关他当药奴了。您放心,丹药殿肯定不会放过他!”

  “滚开!”

  可谁知道枯云大师,毫不客气的推开胡星阳,径直朝林云走去。

  看到林云那张略显你稚嫩的面孔,无尽的愧疚涌上心头,枯云大师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林云,是大师错了!”

  谁都没有想到,枯云大师,竟然跪倒在林云面前。

  还在阴测测冷笑的柳月和胡星阳,当场就傻眼了,眼中尽是震撼之色。这……怎么可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