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两百一十六章 七窍流血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凌霄剑阁四大殿宇,长老殿、丹药殿、功德殿和玄武殿,各司其职,各有分工。(k6uk)

  除了象征着权力与地位的长老殿外,其他三大殿宇,宗门弟子,都可正常出入。

  剑阁主峰,玄武殿前。

  林云把玩着手中霄云令,细细去看,已有三颗星辰,这是一枚三品霄云令。

  在其身旁左侧,李无忧羡慕无比,他之前去功德殿打听过了。

  想要以灵玉,将零品霄云令提升到三品,需要整整八千枚一品灵玉。

  如此数目,对于任何一名外宗弟子,都很庞大。

  右侧枯云大师,瞧着三品霄云令,略显心疼。

  八千枚一品灵玉,就是他掏的,对他来讲这也算是一笔不算小的数目了。

  可没办法,林云需要资源,不提升霄云令,他是没资格进这玄武殿。

  不进玄武殿,就没法选择更强的武技。

  那一月之后,对上叶流云,半点机会都不会有。

  林云若是死了,他这二星炼药师,迟早也得露馅。不给也不行,只能全力支持,没有其他选择。

  玄武殿,一共九层。

  每层都有许多功法和武技,越往上,收藏的功法品级便是越高。

  “在这等我。”

  林云握紧霄云令,径直朝玄武殿走去。

  瞧着林云大步走了进去,李无忧眼珠一转,笑道:“大师,你看我天赋如何,也借我一些领域呗。日后我成为大秦第一剑客,十倍还你。”

  大秦第一剑客,说大话也不怕闪着舌头。

  借你才有鬼了,枯云大师脸色一板,双手交叉,掏进袖笼之中,淡淡的道:“免谈。”

  “小气鬼。”

  进入玄武殿中,林云径直走到了第三层。

  破了玄关之后,功法和武技的等级划分,与先天境已大不相同。

  由高倒低分为天地灵玄四级,每一级又分为四品,下品、中品、上品和超品。

  在这玄武殿的第三层,所能选择的最顶尖功法武技,乃是玄级上品。

  第四层则能选择玄级超品,到了第五层,更加了不得,可以选择灵级功法和武技。

  天地灵玄,玄级到灵级,跨越了一个大级,功法武技的威力,会产生质的区别。

  据说,这玄武殿九层,甚至有地级功法的存在。

  不过第九层,只有天榜弟子,才有资格登上去。玄武殿中,究竟有没有地级功法,只有这些天榜弟子才能知晓。

  眼下,林云还没法想的如此远,只能老老实实待在第三层中。

  四方古老的书架上,摆放着诸多功法玉牌,在幽暗的环境中绽放着微光。

  微光闪烁,充满诱人的魅力。

  深处其中,林云心中略显震撼,这些可都是玄级功法和武技。在青阳郡,大伙为先天功法和武技,抢的你死我活。

  可在玄武殿第一层中,就摆放着数不尽的先天功法,没人搭理。

  都说四大宗门,乃是超然于大秦帝国的宗门,底气何在,底蕴何在?

  这就是底蕴,这就是底气!

  林云没有选择功法,他修炼的紫鸢剑诀,已经足够到他修炼到紫府境。

  “归云掌、开山剑、落英身法、百步诀、七玄剑法、流光剑法……”

  琳琅满目的武技,让他有些挑花了眼,每一部都有无穷的诱惑。

  难怪那么多人,拼死拼活也要进四大宗门,光是这功法武技,就足以说明一切。

  玄武殿积累,乃是凌霄剑阁的前辈,耗尽心血、花费数千年的时间收集而至。

  出了这地,在外界想要寻得一本玄级上品功法,不知道要付出多少昂贵的代价。

  宗门弟子,为何强悍?

  宗门弟子修炼的功法,乃是精挑细选,几经权衡之后,才会慎重做出选择。

  而外人,能有一部玄级功法,就已经心满意足,迫不及待修炼了。

  甚至不少散修,打破玄关后,修炼的还是先天功法和武技。攒劲灵玉,都买不到一本玄级功法,惨的不行。

  如此情况下,不强才怪了。

  “叶流云的霄云令是四品……”

  突然间想到一点,林云脸色渐渐沉了下来,也就是说他能选择的功法和武技,都是玄级超品!

  功法林云倒是不担心,紫鸢剑诀若有资源晋升第七重,比起对方肯定只强不弱。

  唯一要忌惮的,还是对方的剑法。

  他所修炼的雷音剑法,在先天剑法中,数一数二,甚至某些玄级剑法都要强上不少。

  可与玄级超品剑法一比,就差的不止一星半点。

  “执事,这第三层什么剑法,论杀伤力,最为强悍!”

  径直来到第三层的中年执事面前,林云出言讨教道。

  “若单论杀伤力,最强的肯定会暴雷剑法、九阳剑法和孤峰剑法。”

  中年执事,倒是有一说一,没有隐瞒。

  “那与玄级超品剑法相比,又如何?”

  “呵呵,那就差的远了,不同品级,如何能比。若是能比得上超品剑法,也不至于放在第三层了。”

  中年执事看了林云一眼,露出颇为好笑的神色。

  林云闻言,错愕片刻,随即自嘲的笑道:“也对,上品就是上品,怎能和超品相比。那麻烦执事前辈,帮我将这三本剑法送来,我选择一番。”

  “其实这第三层中,也不是没有媲美玄级超品的剑法,就看你敢不敢选。”

  中年执事没有按照林云的吩咐,去取这三本剑法,而是拿来另一枚玉牌。

  “霸剑!”

  林云查看一番,眉头微皱,有些不懂。

  “霸剑,此剑法单名一个霸字,也只有一剑。”中年执事淡淡的说道。

  “一招?”

  身位玄级上品剑法,居然只有一招。还是头次听说,剑法只有一招的,怪,真怪!

  “不是一招,是一剑。一剑扫**,一剑荡八荒,一剑凌九天,一剑斩浮云……这一剑,八荒**,浮云九天!”

  中年执事语调平缓,霸剑之妙,在他口中娓娓道来。

  可一幅浩瀚无边的画卷,在林云脑海中,却随之展开。画中山川秀丽,江河万里,却有一剑,荡平天下,弥漫桀骜不羁的霸气,震破画卷。

  林云心中一惊,神色骇然,恍惚中,退了好几步。

  许久,他才如梦初醒,大惊失色。

  中年执事嘴角微微上翘,伸手一招,将他手中玉牌夺了过来:“这剑法,霸道无边,宗门内人人都想练。本来是放在第九层的,可数千年来,罕有人练成,一直挪,一直挪,如今挪到了这第三层。”

  “此剑霸道绝伦,能驾驭者少之又少,能驾驭还能修炼成功的,那就更少了。很显然,你并不适合,修炼这一剑。”

  他瞧见林云,只是稍稍一观,便吓得连连退后,露出淡淡的嘲讽。

  林云心有不甘,可对方说的也是实情,这剑法数千年,少有人练成。

  定有其原因所在,那震破万里山河图的霸气,让他感到窒息一般恐惧。

  可在这第三层,转了几圈,在看其他剑法。

  林云都觉得索然无味,心烦气躁。

  “都是些什么垃圾……”

  将手中暴雷剑法的玉牌,重重一丢,林云来到中年执事面前,沉吟道:“我就要霸剑了。”

  “因练此剑法而死者,可是有数百人了,你还算选择其他剑法吧。”

  中年人劝道。

  “不,我就要它了。”

  最终,坳不过林云,中年执事只好将霸剑交给林云。

  蹭蹭蹭!

  他快步下去,来到玄武殿大厅,找到守阁长老。

  守阁长老,镇守玄武殿。

  玉牌中的功法口诀,皆是残本,偷出去也没用。想要全本,只能持霄云令,来这守阁长老面前解除玉牌中的禁制。

  “霸剑?”

  守阁长老结果功法玉牌,刚要解除禁制,不动声色将这玉佩摁了下去。

  “这霸剑谁给你的?”

  守阁长老淡淡的问道。

  “我自己找的,怎么,不能选吗?”

  守阁长老也不抬头,冷冷的道:“再选一块玉牌,这霸剑,我没法给你全本。”

  林云坚定的道:“我就选霸剑。”

  守阁长老抬头看了眼林云,不咸不淡的道:“那你从哪来,便从哪回去吧。”

  见林云未走,守阁长老冷哼道:“听不懂?简单点说,就是让你滚!”

  “我不走,不给我全本,我绝对不走。”

  林云死死盯着守阁长老,一言不语,固执的不肯离去。

  “那你就在这站着吧。”

  守阁长老,冷笑一声,不在理会林云。

  玄武殿中,来来往往的人,看到此幕,都不有惊奇起来。

  “这不是林云嘛!”

  “这家伙,怎么回事,竟然在守阁长老面前发呆?”

  “不是发呆,被训斥了……刚刚我亲耳听见,守阁长老,让他滚!”

  “守阁长老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居然会骂人,这家伙不会是想破格进入更高层吧?”

  “很有可能,叶流云能选择超品剑法,他进不了第四层,一月之后,肯定是个死字!”

  “其实进了又如何?超品功法,一月之间,能练出什么名堂来。进与不进,都是一个死。”

  众人议论纷纷,看向林云,皆露出同情的神色。

  他与叶流云的战书,一夜之间,便在外门传的沸沸扬扬。

  其中因果,也都被人挖了出来。

  这家伙是个狠人,在万剑图中,废了君子盟十多人的剑意。珞珈山,甚至为了罩他,不惜与君子盟决裂。

  可惜,这林云不知死活,居然答应了与叶流云上生死台。

  “你到底走不走!”

  守阁长老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些烦躁,眉宇间萦绕着一丝怒意。

  一股森寒的威压,顿时落在林云身上,这是紫府境的恐怖修为。

  咔擦咔擦!

  强大的威压,轰然落下,哪怕是练就了雷炎战体的林云,也完全扛不住。

  骨骼在这压力之下,发出阵阵脆响,林云勉励坚持,脸色通红。

  巨大的修为差距,犹如鸿沟般,难以逾越。

  不过片刻,他嘴角溢出一丝血渍,单膝跪在地上。口、耳、眼、鼻,七窍流血!

  那模样,惨不忍睹,令人咋舌。

  可林云咬着牙,一言不发,今日就算是跪死在这,他也不走。

  他答应过欣妍师姐,必杀叶流云,这霸剑,就是他诛杀对方的希望。

  男儿重诺……

  一诺,千金难买!

  一诺,万死不辞!

  一诺,刀山火海!一诺,江山不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