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嘭!

  林云落下的这一脚,看似只踏在胸口,可他肉身气力早已达到惊人的地步。浑身血气雄浑,不算魁梧硕大的肉身下,藏着汪洋肆意般的滔天气力。

  别说他向天河已经是条死狗,就算是他巅峰时期,也未必承受的住。一脚落下,古老的苍龙之力瞬间蔓延出去,将他硬生生碾压成一团肉泥。

  尸骨不存,血肉模糊。

  痛快!

  林云体内气血激荡,酣畅淋漓,心中大呼痛快。诸多杂念和负面情绪,烟消云散,痛快无比,整个念头彻底通达了。

  他浑身上下肌肉和胫骨中流淌着一股暖洋洋的气息,肌肤在冒着热气升腾出去形成薄薄的紫雾,将他彰显的无比伟岸。

  扑通!扑通!

  在踏死这向天河的一瞬,林云心狂跳不止,心口处的苍龙印更是绽放不停,雀跃不已。感受着体内流淌的那股暖流,苍龙九变似乎都变得顺畅许多,精气神竟然直攀高峰,

  不仅如此,丹田处的那朵紫鸢花,也变得娇艳起来,风姿卓越,如染血一般晶莹欲滴。花瓣在颤动间,剑鸣不止,也心口处的龙吟交相辉映,蓬荜生辉。

  林云眸中精光闪烁,似乎明白了什么。

  无论是那上古苍龙,还是他所走的剑道,都主杀伐,快意恩仇,自在逍遥。

  不可受欺,不可受辱,皆是高傲无比的存在。

  他自从来到这什么天陵城,先是那倾若幽,高高在上,又是一堆所谓的翘楚嗤笑嘲弄,要将他镇压,博佳人一笑。

  苍龙,紫鸢早已不满,憋着一肚子气,有万般委屈。

  若是他一意隐忍,这股气会伤及本源,不仅剑道修为会遭受破损,甚至苍龙印都会变得黯淡无光。导致其实力爆退,最终泯然于众人,而苍龙和紫鸢则会再择名主。

  眼下,一脚踏死这向天河,念头瞬间通达。

  那种苏畅快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所谓内圣外王,便是如此道理,赤子之心,至死不渝,圣人般的品德,可对外却要有王道般的手段。

  杀伐果断,快意恩仇!

  他心中有种种明悟,感受到自身剑意和苍龙九变,都在有些微妙的变化,玄妙无边,好处多多。

  可整片荒原,却是寂静无比,特别是天陵城陈家的翘楚和诸多强者。他们发愣,目光无神的看着这一幕,眼中尽是惊愕之色。

  向天河的实力无需多说,他比不上天陵七秀,可却是实打实的内榜妖孽。

  凭借着山河枪法,以及身后的修为,放眼同辈之中,几乎罕有敌手,绝对算得上顶尖翘楚。

  可眼下,却被林云一脚踏成了肉泥,连条死狗都比不上了。

  “这,这怎么可能……”

  “我不相信!”

  之前欢呼雀跃,幻想着林云被狠狠镇压的诸多本地翘楚,面如死灰,疯了一般。

  这实在令人震惊,天陵城的内榜妖孽,竟然被林云一脚给震死了,世间从此再无向天河这人!

  早前有消息传来,林云以阳玄境巅峰的修为,镇压了一名阴阳境大成的老辈高手。可那不是妖孽,更非龙云榜上的翘楚,虽说震惊可并未有多么不可思议。

  甚至并非亲眼所见,是真是假都难以判定。

  可眼下,他们却真真切切看到,林云以无敌之势镇压内榜妖孽。

  尤其是天陵七秀放言,要斩杀林云后,大家都认为林云已嚣张不起来。早已如死狗般,逃之夭夭,绝对不敢出现。

  可他不仅出现了,还狠狠扇了整个天陵城翘楚一耳光。

  万众瞩目中,先是一巴掌扇的陈雄屎尿齐出,又一脚踏死向天河。

  可恶……

  难道天陵城真的没人了吗?

  天陵七秀不出,就拿这林云没办法了吗?

  一众翘楚心中憋屈之极,有万般怒火在涌动,可偏偏又无处发泄,可谓痛苦不已。

  地面上,昏死过去的陈雄早已被人,捏着鼻子抬了回来。好几名陈家老辈高手,神色阴沉,难看无比,他们死死盯着林云,眼中杀意爆涌。

  太嚣张了!

  所谓老辈高手不对后辈出手,只是一个默契和脸面问题罢了,而且这默契也是大势力之间的默契。

  同为霸主级势力,自然不可这么做,大家相互诛杀对发翘楚,那岂不是完全乱了套。可若是只是一个来自大秦帝国的少年,完全用不着如此顾忌,杀了也就杀了。

  他们之所以忍耐,是感觉林云还有手段未出,即便出手了也未必一定能留住林云。

  若是老辈强者出手,都没有留下林云,那就有些太伤了。世家威严,几乎荡然无存,现在如何都仅仅只是小辈间的交锋罢了。

  除此之外,他们还要给林云错觉,让他觉得他们世家不会坏了规矩。

  然后给他布下必杀之局,而后一举抹杀此人,不留后患。不出手则已,出手则是必杀。他们眸光闪烁,相当阴冷,还有一些其他世家高手,亦是如此,心中皆在冷笑。

  林云感受到了这些目光,心中有所警惕,来之前就已料到。上梁不正,下梁不歪。看这些世家翘楚什么德性,就能知道这帮老家伙是什么性子,绝对不能高估他们的脸面。

  这一路,注定无法平静。

  可这是剑宗秘境,他身位剑客非来不可,他修为停滞许久。如今,他肉身龙精虎猛,血气旺盛如海,饥渴不已。武道修为早就跟不上脱胎换骨的强横肉身,已经到了必须突破,精进的地步。

  他需要一个契机,功参造化。

  让自身实力一同蜕变,而不仅仅只是肉身精进,剑意、修为同样缺一不可,得融合突破,达到全新的天地。

  否则,群龙盛宴中他绝对无法和真正顶尖的逆天妖孽抗衡。

  眼前这剑宗秘境,就是他的契机,他要趁此机会一举突破阳玄大成,他要厚积薄发,一举突破阴阳境。

  他已蛰伏太久!

  林云气势不减,肌肤散发着紫色圣辉,九道龙纹衍化的剑光环绕周身,融合成恐怖绝伦的苍龙剑威,威慑四方。他目光睥睨,世家翘楚,没有一人敢与其对视。

  无数道目光落在林云身上,都被其声威所慑,心中恨得咬牙切齿,偏偏又无可奈何。

  天地寂寥,仿佛都静止了一般。

  就在这般凝固的氛围中,林云迈开腿,大步朝着那冲霄而起的剑光走去。他的目标很明确,他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朝着剑宗秘境飞身掠了过去。

  怒!

  天陵城本地翘楚,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这么多人黑压压密密麻麻的如蚂蚁搬。之前叫嚣的那名凶狠,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林云杀人之后,大步朝秘境走去。

  真没人拦得住他吗?

  眼看着林云离那剑光愈发接近,众人心中怒吼,火气都上来了。

  “小小剑奴!莫欺我天陵城无人!”

  就在此时,一声爆喝在天地间炸响,宛若轰鸣的雷鸣在众人回荡。

  是路通!

  霄云宗排名第三的核心弟子,之前他声威颇盛,说是给向天河一个面子。看在他作为内榜妖孽的份上,斩杀林云之事,姑且让他。

  在向天河变成一滩肉泥后,他没有出声,很多人都都以为他惧于林云之威,怂了!

  却没想到在这众人心头火气最盛之时,他却站了出来,让许多人眼前一亮,几乎热泪盈眶。

  “霄云宗威武!”

  “还是得看霄云宗啊,天陵城第一大宗,能走出欧阳昊和楚暮炎这样妖孽的宗门,底蕴就是不一样!”

  “杀!”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杀了这剑奴,洗刷我天陵城的屈辱!”

  群青激愤,怒吼不止,喊杀声震动云霄。这些天陵城的本地翘楚,一个个叫嚣的贼凶,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丝毫没有想过,林云根本就什么都没做错。

  他只是与倾若幽公平竞争,抢走了那枚紫耀神石,就被这群高高在上的本地翘楚,当做大逆不道,打了他们的脸。

  喊着什么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浑然不觉有什么羞耻。

  陆通神色狰狞,眼中眸光涌动,兴奋不已。他的心,扑通扑通狂跳不止,既紧张又忐忑,激动的浑身颤栗。

  他必须承认,林云很强,可称妖孽。

  在这万众瞩目中,他听到了那震撼云霄的喊杀之声,他热血都沸腾了。他觉得机会到了,此刻就是出手的绝佳机会。一旦得手,斩杀此人,天陵七秀将会多出一人,霄云宗内他的光芒,也不会在被欧阳昊和楚暮炎遮盖。

  时不我予,更待何时!

  他的眼中放出光芒,他手中长枪光芒更盛,像是火树银花,璀璨华丽,充满力量澎湃的暴力美感。

  世间最美之物,便是最凶之器,鲜花美人皆如是,他手中长枪,亦如是!

  那枪尖绚烂的华光,蕴含着凌厉的锋芒,致命而无情,乃是他巅峰一击,是他闭关许久方才得悟。

  咻!

  林云双目微凝,面色冷峻,他心中不悦。

  没完没了,阿猫阿狗都当自己是个人物,这样下去,他怕是没必要去什么剑宗秘境了,活活被这帮人耗去时间。

  他感受到了诸多杀念,荒原之上,还有许多人跃跃欲试,想要他的命,想看他受辱。

  眼中闪过抹狰狞之色,怒气萦绕,一念间,林云杀意顿生。

  葬花何在?

  轰!

  背后剑匣砰然炸开,葬花化为流光,被少年抓在手中,眼中寒芒暴起,林云冷喝道:“土鸡瓦狗!蚍蜉撼树!”

  一剑斩浮云,一剑凌九天;一剑荡八荒,一剑平四海!

  霸剑心法催动,一股霸气从林云体内迸发出去,那环绕在他周身的九道龙纹剑光。在这等霸气的加持一下,瞬间暴涨,有手指粗细,膨胀到手臂大小,锋芒肆意,凝练而狂傲。

  锵!

  林云没有施展剑招,仅仅以催动霸剑心法,拔剑出鞘。九道龙纹剑意顿时围着林云疯狂旋转,萦绕其一股滔天声势,苍龙剑威,直冲云霄。

  咔擦!

  半空中林云一闪而过,鲜血飞溅中,陆通断成两截,火树银花,凋零至死。

  林云收剑归鞘,末入那伫立在天地间的宏伟剑光中,有剑芒激荡朝着席卷而来。可他没有出手,周身环绕的九道龙形剑光咆哮起来,将那飞来的剑芒尽数震碎。

  等到路通断成两截的尸体,落地之时,林云无声无息通过裂缝,消失在剑宗秘境。

  啪!

  荒原上那些叫嚣着以眼还眼斩杀林云的身影,脸色火辣辣的疼,瞬间没了声音。

  这是一记无声的耳光,却抽的这帮软骨仔,憋出内伤,哭都没法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