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两百二十九章 最后的准备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8 04:49:4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两百二十九章

  呼!

  林云收拳而立,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

  气如长蛇,软绵绵蜿蜒而去,却又如利剑,锋利而不散。

  不知不觉间,林云修为在修炼龙虎拳之时,同样深厚了不少。

  “见空不是空,心空才是空,破空印,破我心中之龙虎,破心之力!”

  看着四方洁净如洗的竹林,林云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嘴角浮出缕笑意。

  龙虎拳四印,不灭金刚印、破空印、伏魔印和诸天印。

  两印已成,只剩下伏魔印和诸天印,一旦修炼成功,这龙虎拳便算是真正大成!

  四印可以单独作为武技,也可以加持在拳法中,也可以相互叠加,衍化成不同的组合。

  比如伏魔印与金刚印叠加,组成金刚伏魔印,也可与诸天印叠加,衍化成金刚诸天印!

  甚至三印、四印,都可同时叠加,只要肉身能够承受即可。

  “玄天宗的翘楚,都是先修四印,再练拳法,我以前却是本末倒置了。”

  林云掌握两印之后,有种拨云见日,豁然开朗的感觉。

  “看似只有四印,实则变幻多端,在配合九式拳法,简直千变万化。佛家有言,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看似一花,实则一个世界,看似一门拳法,实则浩如烟海……”

  心有所悟,茅塞顿开,林云拳芒不止,衍龙虎之势,与这葬剑林中再次疯狂修炼起来。

  嘭嘭嘭!

  他出拳如电,时而若蛟龙出海,时而如虎跳山海。四方弥漫的剑意,在他猛烈的拳芒之下,也如江河湖泊,大浪惊天,竹林摇曳,剑音不止。

  因为他的拳,蕴含着锋利的剑芒,蕴含着他在生死间悟出来的剑意。

  他是拳剑合一,以拳为剑,以剑为拳。

  渐渐的,他这行云流水,惊涛骇浪的龙虎拳,又与流觞公子那种闲庭信步,发生了些许转变。

  拳是龙虎拳,可内核,却是林云,剑客林云!

  不是在挥拳,而是在出剑,拳出如剑,锋芒武技。

  神秘莫测,布满高深灵纹的葬剑林,在他的拳芒下,绽放出晶莹剔透的流光。

  “伏魔印!需以佛门高僧大德大威,震慑群魔,佛威浩荡,魔自然惧怕不已。我没有佛威,也不通佛理,更不可能像流觞公子一样遁入佛门。可我有一剑,历经生死,千锤百炼,刚正不阿。此剑一出,如朝阳,如烈日,如滔滔烈焰,如我之心,一往无前,生死无畏!”

  林云舍弃佛理,以自身莽莽剑意,衍化出伏魔之音。

  哗!

  他的身后,金光璀璨,无尽剑意,衍化成一柄光芒万丈的长剑。

  我非佛,可我有一剑,不畏生死,不惧群魔,我以我剑,伏魔灭妖!

  剑出,伏魔印成。

  林云神色肃穆,双手凝结成印,一声爆喝。身后那伏魔剑威,在其掌间,凝聚成百尺巨剑,耀眼夺目,威势如天。

  铛铛铛!

  伏魔印余威不散,林云双手五指紧握,一拳轰出。如利剑般的拳芒,长啸不止,浑身尽是狂暴的真元,衍化成伏魔剑威,一往无前,舍我其谁。

  “痛快!这才是属于我林云的龙虎拳,此伏魔剑威,不惧妖邪,舍生亡我。敌人气势只要稍有破绽,瞬间便会分崩离析,溃如山洪,不可自控。”

  林云脸上难掩喜色,当真是一通百通,破空印一成。这伏魔印领悟起来,相当顺利。

  只是与流觞公子的伏魔印稍有不同,可对于林云来说,却是只强不弱,最适合他本身的。

  蹭蹭蹭!

  他以伏魔印加持,拳芒滔滔不止,打的是痛快无比。

  日升日落,葬剑林中,时间不停流逝,林云却顾若罔闻,完全沉浸在龙虎拳的修炼当中。

  他发现一些小秘密,不知是葬剑林的布满灵纹,剑意如海的原因。

  还是他的真元,经历过岁月之力的不断洗练,紧紧靠着龙虎拳的演练,修为居然精进不少。

  说起来也是颇为古怪。

  其中道理,只能等事后,再去问十三爷了。

  “诸天印,这最后一印,当真玄妙。总是不得其解……”

  不知不觉,七天时间过去,金刚印、破空印、伏魔印,林云都已大成。随心所欲,收放自如,举手抬足,便可轻易结印。

  唯独诸天印,抽丝剥茧之下,不见蚕蛹,反而乱成一团,越绕越深。

  实际上,林云有些魔怔了……

  玄天宗说练龙虎拳,先修四印,只需练好一印,便可修炼龙虎拳九式杀招了。

  如他这般,几日之内,就悟出三印奥妙的,可以说绝无仅有。

  哪怕如流觞这般天才,也是花去许多时间,才练成三印。最后一印,更是费尽心思,遁入佛门之后,才得窥门径,之后四印尽成,才成就流觞公子的赫赫威名。

  又过三日,金刚印、破空印和伏魔印,林云已修的出神入化,登峰造极,几近圆满。

  唯独诸天印,依旧不解其意,只得无奈放弃。

  他不会轻易放弃某些坚持,可为人也不迂腐。暂时悟不出来,不打紧,困在其中,固步自封,麻烦就大了。

  “靠这龙虎拳三印,在加上拳剑合一,等我晋升玄武二重。定有和叶流云一战的资本,胜算至少会有七成!”

  三印之威,林云深有体会,在加上岁月之力洗练过的真元。

  他有绝对的信心,不输叶流云。

  “可七成够吗?”

  不够,绝对不够!

  他答应过欣妍师姐,必杀叶流云,那叶流云就必须死,那就得有十成把握才行。

  得修炼霸剑,此剑法伤人更伤及。

  凌霄剑阁,多少人都因此修炼此剑法,而遭受功法反噬,可谓非死即残。

  当日守阁长老,阻止他选择此剑法,就是不想他误入歧途。

  不愿他,为此而亡。

  将霸剑玉简,贴在眉心,林云脑海中,顿时展开一幅画卷。

  画卷浩瀚无边,画中山川秀丽,江河万里,有城池,有诸侯,有帝国,也有皇朝,君临天下。皇朝崩溃,烽火不休,战火连绵,诸侯争霸,帝国碰撞。

  终有一人,终有一剑,荡开这万里山海,弥漫着让天下颤栗,桀骜不羁的霸气。

  咔擦!

  这一剑破画而出,林云睁开双目,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脸色微白,轻声自语道:“好可怕……我还未正式修炼,就有些受不了玉简中弥留的霸气。可以此剑之威力,我怕只是初成,只要能施展出来,挥出十分之一的威力,便可击败叶流云!”

  闭目,林云手握功法玉简,继续参悟起来。

  霸剑,凌霄剑阁,禁忌武技,威力恐怖,霸道绝伦。可却只有一招……

  不对,是一剑。

  想起那三层的执事,特意交待,霸剑不是一招,是一剑。

  一招和一剑,有何区别?

  莫非真有深意……

  时间流逝,葬剑林中,林云闭目参悟,眼看着生死之战,一天天接近。

  可他却无动于衷,参悟这凌霄剑阁,千年以来,罕有人炼成的霸剑。

  突然,他的睫毛微微一颤,双目陡然睁开。

  “确实是一剑,不是一招,可这一剑,未免太漫长了。”

  眼中精芒一闪,林云缓缓起身,他折断一根剑竹,以青竹为剑,随手比划起来。

  所谓一招,那就只有一招,无论怎么变,都是一招。

  可是一剑,却不是只有一招。

  一剑扫**,这是一剑;一剑荡八荒,还是一剑;一剑凌九天,也是一剑;一剑斩浮云,还是一剑。

  他手中青竹,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可随着他缓缓挪步,葬剑林地面深处密布的灵纹,竟然颤栗了起来。

  地面陡然间,不停的晃动。

  他扫平了**,荡碎了八荒,威凌在九天,斩断了浮云,好像过去一年,又好像过去了一生。

  可在林云中,只是一瞬,只是一剑。

  其身上陡然间,迸发出无尽的霸气,丹田处厚重如山的紫鸢花,光芒如大日般炽烈。

  咔擦!

  他一剑刺出,手中青竹,当场炸裂。葬剑林中,无数剑竹,当场尽断,像是罪人跪断了双脚。

  这漫长的一剑,这霸道的一剑,八荒**,浮云九天!

  主楼前,一阵风,狂扫而过。

  十三爷额前灰白色的长发,微微一荡,他睁开双目,笑道:“霸剑吗?小家伙,似乎入门了……不过,这可还远远不够。”

  轰隆隆!

  他话音落下,那阵风,扫在寒湖之上。寒湖如镜,碎裂出一道道痕迹,紧接着,滔天大浪,骇然而起。

  树欲静,风不止。

  可风停了之后,寒湖之上,搅动的风波,却同样不会轻易平息。

  就如王宁之死,早已过去一月,王琰心中之恨,却愈演愈烈一般。

  帝都内城,王氏宗族。

  演武场上,叶流云一袭青衫,一柄古剑,神色冷峻,正以一敌三!

  三人尽是王家子弟,无一例外,具有玄武三重修为。

  可在叶流云剑势下,却狼狈不堪,惊险万分,毫无反手之力。

  嘭嘭嘭!

  剑如煌煌大日,耀眼夺目。一剑出,光芒炸裂,似有星辰破碎,模拟出星爆般的恐怖景象。

  演武场轰然碎裂,王氏宗族三名精英翘楚,吐出一口鲜血。

  竟然当场昏死过去,一剑之威,可碎星辰!

  “竟然大成了,这叶流云的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不枉我在他身上花费巨额资源。碎星剑法,这碎星之威,专破内脏,足以无视肉身强度。林云你肉身再强,也是枉然!”

  王琰眼中寒芒一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