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倾城绝色,风华无双,情难断,笑如妖,不知箫声依旧否?

  当月薇薇取出玉箫的一刻,林云脑海中马上浮现出,江河两岸满山红叶中。以箫声助他悟道,那回眸一笑让朝霞云雾,满山红色黯然失色的红衣女子。

  “洞箫?”

  司徒飞虎眼中闪过抹诧异之色,旋即笑道:“南华古域中擅长音律之道的高手极为罕见,不过可惜,我家长辈就有这么一位高人。姑娘你这箫音,只怕对我没有什么效果。”

  月薇薇盈盈一笑,脆声道:“那就请阁下洗耳恭听。”

  话音如茫茫飞雪缓缓落下,月薇薇将洞箫抬了起来,她的红色长袖像是鲜红的火焰缓缓褪去,露出光滑白皙的手臂。一时间,惹的无数人为之失神,目光都隐隐有些呆滞。

  “抱歉,我其实并不想给你这个机会。”

  司徒飞虎狡诈一笑,他乃绝顶妖孽,早就看出些许端倪。眼前这女子绝非凡人,若真让那箫声响起,想要获胜肯定会相当麻烦。

  对付音律之道的翘楚,最好的办法,自然是音波响起之前结束战斗。

  他伸手在储物袋上轻轻一拍,取出一杆银色长枪,锐利的枪尖萦绕着细小的寒风。风在旋转之间,隐约可见冷冽的锋芒,不在不停的蓄积,透着极为恐怖的气息。

  这一杆十分可怕的长枪,而司徒飞虎,则笔这杆长枪还要可怕的多。

  不等月薇薇将洞箫放在唇边,司徒飞虎手持银枪瞬间消失在原地,等到再次出现时。已来到月微微身前,那刺出去的银枪幻化一条雷电狂蟒,爆裂的电光将升龙台照耀的一片璀璨。

  可箫声却适时响起!

  月薇薇根本就没被这一击吓到,她明媚如阳光,眼角都含笑的双目缓缓下垂。当她闭眼的瞬间,其身上的妩媚之色,犹如牡丹褪色,化作一朵雪莲,天山飞雪,我见有怜,不染半点尘埃。

  哗!

  飘渺的箫声如仙音般回荡在天地之间,九龙湖上泛起波光闪烁,荡起连绵不绝的水花。

  在那爆裂的雷光照耀下,月薇薇明媚动人的脸,被映照的空灵澄澈,完美无瑕,她看上去纯白如仙,让人升不起半点亵渎之心。

  两种气质的转换,实在让人震惊,反差是如此的巨大,可又自然的让人感到可怕。

  铛!

  音波激荡,月薇薇劈散的长发,如瀑布般轻舞飞扬起来。司徒飞虎闪电般的恐怖一击,瞬间被弥散的音波,狠狠震飞出去。

  “输了。”

  林云瞧到这里,断定司徒飞虎必输。

  不过场间的观战者,似乎并不在乎输赢,他们都沉浸在月薇薇的箫声之中。

  箫声悦耳,时而如风,水波荡漾;时而如雾,天高云淡;时而欢快轻盈,让人性情愉快嘴角泛起淡淡的笑意;时而悲伤苦闷,让人如秋风吹拂过的黄叶满心凄凉。

  可当情绪低沉到极致,心中抑郁之气几乎快使人疯狂之时,箫声有激昂高扬起来。让人热血沸腾,心潮澎湃,有无穷火焰在放肆的燃烧。

  锵锵,呜呜。

  箫声和缓起来,如泣如诉,若虚若幻,就在这般柔和之中,一个尾音突然爆发。

  轰隆隆!

  九龙湖中荡起十八道千丈高的水柱,龙吟声起,箫音戛然而止,月薇薇陡然睁开双目。

  哗!

  就这么一瞬间,陡然睁开眼的月薇薇,绝美的容颜上露出无尽的威严。那等威严之气,犹如九天妖皇,凝重肃穆,震破人心。

  被箫声折磨半死不活的司徒飞虎,陡然抬头,刚好看到这么一双眼睛。

  噗呲!

  其心头巨震,人被狠狠撞飞,大口鲜血吐了出去。单膝跪地,脸色苍白到无法形容的地步,惨不忍睹。

  威严肃穆的月薇薇嘴角突兀的翘起,一笑如妖,妩媚妖娆,让那暴起的千丈水柱都轻柔起来。

  “长的好看不管用,像我这般好看,还是有些用的。司徒公子,对否。”

  月薇薇放下玉箫,双手垂落,长袖如火焰般燃烧将她光滑如玉的手臂重新掩盖下来。

  “你这妖女!”

  司徒飞虎怒不可揭,根本就不愿多听,爆喝一声直接冲杀了过去。

  月薇薇隔空一掌便将其震飞出去,缓缓笑道:“我长的好看,也不是你随便能碰的。”

  嘭!

  巨响声中,司徒飞虎如闪电般被撞击出去,直接跃过湖泊昏死在岸边。

  “这就输了?”

  观战席上众多翘楚,哑然无语,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听了很长一曲,有些人甚至都没有注意到箫声的存在。等到惊醒之时,才暮然发现,司徒飞虎这四年前的绝顶妖孽,已经落败。

  “可怕,又是一个绝顶妖孽输了。”

  “我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届群龙盛宴发生什么都不会奇怪。”

  “这红衣女子是谁,好神秘啊!”

  “不知道,之前完全没听说过,天妖阁隐藏的有些深啊。”

  好几人先后战胜绝顶妖孽,众人已经有些麻木了,实在没有太多的言辞来形容了。

  可对于月薇薇,却是充满无尽的好奇之心,远超于这场大战的结果。

  天妖阁的席位上,炎龙子冷冽一笑,打量着台上的月薇薇眼中贪婪之色没有丝毫隐瞒。

  早晚有一天,我会征服此女!

  “此战,月薇薇获胜。”

  随着裁判的声音落下,月薇薇腾空而起,人在半空目光一扫,落在林云身上。眨了眨眼,微微一笑,回身远去。

  “我的天,她对我笑了!”

  “胡说,明明是对我笑的,受不了……我的心快化了。”

  “滚蛋,月薇薇是冲我笑,也不看看你们一个个歪瓜裂枣。人家薇薇,怎么会对你笑!”

  “……”

  这一笑,在观战席上引起了巨大的波澜,甚至惹的好些人大打出手。

  离林云不算很远的秦阳,脸色则是阴沉的可怕,他看的很清楚。这月薇薇是瞧见林云之后,才展演一笑,其他人不过都是自作多情罢了。

  可恶,这小子哪里来的这么大艳福。

  秦阳心中气的不行,在凌霄剑阁受辱也就罢了,来到这龙云城居然还接二连三的被这林云打击。

  实在欺人太甚,他恨不得立刻就和林云动手,将其踩在脚下。

  梅护法目光有些古怪的看向林云,沉吟道:“林云,你和此女很熟?”

  林云闻言一怔,这怎么说呢。

  两人算是历经过生死,也有过些暧昧的接触,可对方却如云如雾,捉摸不透,很难断定。

  林云有时候想,若是将对方的话当真,说不定会被她耍的很惨。

  半响,才苦笑道:“算是吧。”

  梅护法笑道:“先不谈此事吧,这第一轮的积分赛也快结束了,若有机会,你争取全胜多拿一些玄黄之气。”

  以林云现在的战绩,晋级是十拿九稳之事,唯一没法确定的便是能否全胜。

  在群龙盛宴之前,梅护法是断然不敢说此话的,可见识到了林云真正的表现后,梅护法对他自信了许多。

  对战继续,或许是因为林云之前,一剑横扫阎落羽给人造成的印象太过深刻。

  七组接下来的比斗,凡是碰上林云的人,几乎全都选择了认输。

  毕竟已经到了淘汰赛的最后阶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策略,不能战胜的就绝不去冒险。

  至于林云的那些朋友,则境况不一了。

  姬无夜晋级已经很明确了,不过可惜他的连胜遭到了终结,输在一个上届排名十五的绝顶妖孽手中,非常可惜。

  至于杨凡则相当惊险,仍然保持着晋级的希望,可已经输了好几场。

  林云之前注意过的一个后起之秀放寒洛,则果如其所料,在大战中一路突破。输给杨凡之后,竟然没有再输一场,修为更是暴涨到阴阳境圆满的境界。

  这是一个奇才,许多人都注意到他了,格外诧异。

  要说这群龙盛宴,大战中突破的翘楚,数量也不少。可唯独此人,不停的暴涨,修为狂突猛进,速度之快快到让人害怕。

  林云还想着,淘汰赛上杨凡肯定比不过对方,没想到现在就悬了。

  “有点古怪,这人应该是厚积薄发,早就可以晋升了却故意在大战中打磨自己。”

  林云心中暗自思量,若真是如此的话就很可怕了,如此有预谋的举动,得对自己的天赋自信到什么地步才敢实施。

  毕竟是群龙盛宴,他若是一开始就碰上绝顶妖孽,潜力还没激发就被重创,那便直接废了。

  不对!

  林云豁然一惊,说不定这人,巴不得碰上绝顶妖孽。对手越强,越能激发他的潜力,犹如烈火锻剑一般。

  就在此时,林云刚好看到他的比赛,其十招不到就重创了对手。

  明明胜的极为漂亮,可他眼中却露出颇为可惜的神色。他的目光在那些绝顶妖孽身上扫了扫,甚至还看了三王七英几眼,才有些悻悻的退了下去。

  果然如此。

  林云心中笃定,此人不惧强敌,积分赛上也根本不怕输。

  就是想遇到更强的对手,最好是三王七英这等级别的存在,他的内心深处有着恐怖的野心。

  有趣,群龙盛宴真的有意思。

  这还是自己碰到的奇人,一些没被自己的发现的鬼才,怕是数量也不少。

  “第十战,林云对秦阳!”

  裁判的声音响起,林云和秦阳同时一怔,都有些意外。

  现场同样楞了片刻,旋即才爆发出剧烈的喧哗之音,猛然想起来,这是当初在城墙上就对峙过的两人。

  恩怨极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