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两百六十五章 不怒则已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你们就如此自信,我的真元全部耗尽了?”

  林云屹然不惧,双眼微眯,顿时让人有些捉摸不透起来。(K6uk)

  他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可是震慑全场,若的确还有真元未耗尽。

  谁敢先上,必遭他临死反扑,肯定得同归于尽。

  只会白白便宜,那些后出手的人,被当做是冤大头。

  步尘眼中神色惊疑不定,沉声道:“林云,我最后给你一个选择,独眼散修和枯廋散修的储物袋你可以留着。但那大盗血峰的储物袋,必须给本公子留下!”

  “你若不想留,拿你背上的剑来换,也不是不是可以。”

  萧然慢条斯理,盯着林云背上的古剑匣,眼中闪烁着若有若无的贪婪之色。

  能斩断伪宝器,林云靠的肯定就是那柄剑。

  哒哒哒!

  就在此时,马蹄声响起,众人回头望去。却是血龙马,载着高瑜和白秋水两人,再度折返了回来。

  “你们要干什么?”

  白秋水与高瑜冲进来,见情况不对劲,冷声问道。

  “**来的正好。”

  步尘面不改色,沉声道:“我等一起击杀了血骨散修,可他却要独吞这些散修身上的储物袋,于情于理,也不说不过去吧。”

  萧然平静的道:“我等只是讲些道理,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却不想某些人牙尖嘴利,竟然反过来嗤笑我等。”

  “血峰死了?”

  白秋水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回头撇去,果然看见血峰断成两截的尸体。

  心中顿时吃惊不已,原本想着担心林云,回来看看。

  却不想,血峰竟然已经死了。

  至于步尘和萧然的话,她自然不信,两人早就与血峰交过手。

  被打的毫无反手之力,最后甚至,想甩下众人靠着宗门身份跪地求饶。

  “放屁!”白秋水还没太大的反应,高瑜当场就怒了,大声道:“你们这帮人,一路走来,对林公子冷嘲热讽。他去了灵谷深处,甚至还咒他去死,我可是亲耳听到的。至于对战血峰,你两当时不是,都吓得跪地求饶

  了吗?真能杀掉血峰,何至于此。”

  “血口喷人,强词夺理,还要不要脸了。这血峰,肯定是林公子杀的,除他之外,还有谁能做到?”

  步尘冷声道:“你一个高家废物,随便你怎么说,在场这么多人,自会给我作证。**,我只想知道,这事你怎么看。”

  唰!

  其余人目光,顿时落在白秋水身上,她的话才真正有说服力。

  白秋水平静的道:“我同意高瑜的看法,这次遇到血骨散修,损失重大,确实所料不及。几位的任务报酬,事后,我可以再加五成。”

  “贱人!给脸不要脸,这一路走来,我尽心尽力护送你。到头来,还是护着林云这狗东西,我看你也没必要回去了,这山谷风景不错,倒是挺适合美人陪葬的!“

  步尘算是崩溃了,没想到白秋水,竟然如此偏袒林云。

  连日来的伪装,再也懒得掩饰。

  “谁准你动她了?”

  一直没说话的林云,突然开口,神色平静,冷冷的看着步尘。

  “真元耗尽,还敢在我面前嚣张,我看你是找死!”

  话音落下,步尘浑身真元涌动,以手为笔,虚空着墨。浩瀚的龙威,在其周身弥漫,若隐若现,似有一幅宏伟的画卷,正慢慢成型,蓄势待发的恐怖意境,让人有些心惊肉跳。

  “又是这招?好像我也会额……”

  同样的动作,在林云手中施展开来。

  只是更为精妙,天马行空,无迹可寻,一股大气魄在他身上散发出来。

  画龙点睛!

  画龙点睛!

  两招画龙点睛,几乎同时成型,可林云的点睛之拳。无论气势还是神韵,都要比这步尘的点睛之拳,强上数倍不止。

  那是他与金色猛虎演练后,才完全领悟出来的奥义。

  点睛之拳,必须以猛虎之势,装点上百兽之威。

  嘭!

  双拳对碰,步尘周身凝聚的画卷,当场破碎。林云浑身上下,似有真龙环绕,龙吟不止,声震云霄。

  摧枯拉朽,直扑而去,拳芒最终落在步尘的胸口,而后深陷进去。

  噗呲!

  步尘五脏俱裂,落地之后,浑身剧痛,吐血不止。看向林云的双眼中,写满了惊恐和不知所措。

  萧然脑海中嗡嗡作响,完全没料到,林云居然还有一战之力。

  出手间,就将步尘给废掉了,一时间敢上又不敢上。

  “可恶,我宰了你!”

  等他将要抽出长剑,下定决心之时,一道血色闪电。飞窜而至,不等他拔剑出鞘,一脚便将他踹飞出去。

  噗呲!

  刚刚落地,还不等起身,血龙马飞扑身上。有数万斤巨力的前蹄,重重落在他胸前,又是狠狠磨蹭几下。

  咔擦咔擦!

  胸前肋骨,硬生生被血龙马,毫不留情踩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之前奚落威胁林云的高家弟子和宗门翘楚,立刻就傻了眼,脸色惨白无比。

  林云目光一扫,这些人心中惊恐不已,扑通声接连,吓得纷纷跪了下来。

  “林公子饶命,我等真的有眼无珠!”

  “我没兴趣杀你们,滚吧。”

  林云看也未看这帮人,谁会对苍蝇有兴趣呢?

  一群人如释重负,只感觉死里淘神,连忙起身,不断道谢,而后赶紧远窜。

  唯恐林云反口,恨不能多长几条腿。

  林云挥挥手,蹂躏着萧然的血龙马,这才松开马蹄,不舍的离去。

  “这两人如何处置?”

  两人接了任务,本是白秋水的护卫,最后竟丧心病狂的要弑主。

  如何处理,还得看白秋水。

  “**,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一马吧。”

  “这一路走来,我两也是尽心尽力,保护**周全,可未有半点松懈,多少有些情分吧。”

  两人看向白秋水,再无之前放肆和嚣张,求饶不止。

  如此丑态,让白秋水心生厌恶,不想去看,沉吟道:“林云,你处理吧。”

  步尘和萧然,心中顿时一怔,脸色发苦,吓得颤颤巍巍起来,哆嗦不已。

  两人之前,那般对待林云,岂会有什么好结果。

  高瑜瞧得此幕,心中冷笑,两个王八蛋。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林云淡淡的道:“步公子刚才说的倒不错,这山谷风景确实不错,可惜并不适合葬美人。两位身怀奇功,不如在此好好参悟参悟,跪着吧,保持你们面对血峰的姿势,跪上三天。”

  “什么!”

  步尘和萧然,闻听此言,当场就懵了。如此羞辱,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不乐意吗?”

  林云目光一瞥,眉宇间锋芒一扫,两人顿时如芒刺背,浑身冰凉。莽莽剑意侵袭之下,仿佛血液都被冰封一般。

  “乐意,乐意。”

  不敢再有任何啰嗦,步尘和萧然,咬紧牙关,将头深深的埋进裤裆之中。

  高瑜瞧着面不改色的林云,心中打了个寒颤,好狠。

  林公子看上去风轻云淡,不动声色,如此惩罚,却杀人性命都要重的多。

  得罪他的下场,比想象中要可怕的多。不怒则已,一怒惊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