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斩天三剑在紫衣女子身上受挫,对林云的确算是场机遇了。

  没有此女的出现,林云可能很长时间,甚至一辈子都陷在自己的画地为牢的事情。

  这是相当可怕的事情,但也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对常人来讲,林云眼下的剑意已经足够逆天,甚至放眼通天之路都无人能及。许多人,终其一生,也未必能有此成就。

  若林云一直悟出此理,自己画下的牢笼将会越来越坚固,哪怕有一天幡然醒悟,也未必能有打破的能力和勇气。

  “眼下倒是不早不晚刚刚好,此等牢笼我来打破,比起没有经历这一遭的剑客来说,我的通天剑意必然会强上许多。”

  林云目光闪烁,不在有丝毫犹豫。

  当下盘膝而坐,将自身通灵剑意与苍龙剑威融合,而后毫无保留的释放出去。

  时间流逝,林云就在这僻静之地,参悟着通灵剑意残存的最后一丝关卡。

  他积累早已足够,只是画地为牢走上歧路,如今幡然醒悟晋升三品剑意只是迟早的事情。、

  时间流逝,林云周身弥漫的剑意,化为点点星辉,遍布虚空。那没一点剑意的光辉,在夜色之中,就像是一颗星辰点缀在上面。

  林云深处其中,感觉困住自己的屏障正在悄然碎裂,那种感觉相当玄妙。

  其中妙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旁人看不清切,但林云自己能够清晰的感应到剑意正在经历着某种质变。

  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随着剑意飘了出去,布满虚空,且越飞越高。在那路的尽头,似乎有一扇门,一扇牢笼的大门若隐若现。

  只要这般持续下去,早晚会推开这扇门,走出自己的画地为牢。

  日出日落,云卷云舒。

  时间在飞快的流逝,林云在这山中悟道,那些通天之路中的其他翘楚,同样也在四处寻找着机遇,为苍龙禁界的开启做着准备。

  他斩杀孔煊之事,更是以旋风般的速度,席卷整个苍龙区域。

  玄黄界葬花公子的声名,就像是一匹黑马,在这通天之路横空出世。苍龙榜上无我之名,他手中之剑,却名震通天之路。

  眼下他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让自己的名字真真切切的传了出去。

  各大高等界域提到林云,就恨得咬牙切齿,他当日不仅斩杀孔煊,还扬言这通天之路的资源人人皆可争。

  那等豪言壮语,极大的鼓舞了下等界域的翘楚,以至于不在像以往那般畏惧高等界域。

  人人都争,我为何不能争!

  此言振聋发聩,让人热血沸腾,伴随着苍龙禁界的开启,让这禁区内的血腥碰撞愈发残酷了起来。

  每个人都在尽着自己的努力,务求在那苍龙禁界中寻到属于自己的机遇,不求光芒绽放,但求无悔,不惧一死。

  五天之后。

  没有任何征兆,林云所在的这片僻静山谷,突然暴起恐怖的剑意冲霄而去。天穹如幕布撕裂出一道巨大的口子,有光芒倾泻|出来,露出一道恢弘的巨门。

  嘭!

  可就在这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怖剑意,将要冲开之时,那道门突然打开。

  一抹剑光,自门中绽放出来。

  赫然是林云的斩天三剑第二剑青莲,只不过从门中迸发出来的这一剑,所绽放的异象更为夸张。

  青霄树上,紫鸢花开的景象,挂在天穹之上。

  庞大的青霄神树将撑满了半边天幕,紫鸢花瓣像是星辰点缀其中,叶落成湖则是像是一片银河出现在了天上,等到流水花开,刹那永恒之时,那门中本发出来的剑光,已经到了林云无法想象的恐怖境地。

  噗呲!

  剑光还未落下,仅仅只是这般威势,就将林云震的吐出口鲜血。

  画地为牢!

  林云给自己画下的这座牢笼,终究还是太过于可怕了一些,这一剑要是真的斩落下来那还了得。

  在天之下,一剑斩之。

  当这一剑对准敌人之时,是所有人的噩梦,可林云怎会想到,有朝一日,他竟然还会斩向自己。且比他本身,释放出来的威能,更为恐怖更为夸张,更加难以抵挡。

  轰隆隆!

  林云本来冲天而去的剑意,硬生生被这等威势压了下来,磅礴的剑意在半空中崩溃,就像是巍峨无比的山峰坍塌了一般。

  万丈高楼,轰然俱灭。

  可恶。

  林云浑身上下痛苦不已,被震的七窍流血,体内两大气海都隐隐有了崩溃了趋势。

  这就是对手被青莲斩中之后所经历的痛苦吗?

  还真是报应……

  林云心中泛起丝苦涩,搞不好他会是这通天之路,第一个死在自己剑下的翘楚。

  若传了出去,还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笑话。

  可在这等剑威之下,实在有些无力,让人难以生出抵挡之心。从天穹间落下的一剑,这布满夜空的异象,让林云感觉自己蝼蚁一般渺小。

  我……这是真的要死了吗?

  不对!不对!

  林云思绪如电,疯狂的想着对策,任何绝境都留有一线生机。何况,这画地为牢,本来就是自己种下的因。

  破绽!

  没错,林云脑海中突然迸发出一点灵光,终于想到这一线生机在什么地方了。

  就是破绽!

  他斩天三剑第二剑,在对阵紫衣女子之时,未能斩杀对方出现了相当明显的破绽。

  只要破绽存在,哪怕这一剑的威力在如何恐怖,都会有破解的机会。

  林云睁开双目,眼中锋芒肆意,死死盯着那落下的一剑。那一剑的寒芒,在其瞳孔中无限放大,眼看着就要塞满整个视野,将其头颅直接撑爆。

  找到了!

  叶落成莲的异象,分明变得不在完美,莲花之上有许多碎裂的地方,填满了污垢。

  “破!”

  林云一声怒吼,被镇压下来的剑意,在这等绝境中被其硬生生纠集起来。以浴火重生的恐怖声势,尽数朝着这一丝破绽轰了过去,这般气魄,有死无生。

  咔!咔!咔!咔!

  夜幕之上,那一片片莲花轰然炸裂,旋即湖水也跟着翻腾起来。青霄神树渐渐枯萎,一片片资源花瓣在飞舞之间,落寞凋零。

  重新聚集的剑意将如洪流一般,将这斩落下来的剑光尽数冲碎,紧着这冲天而去遁入那扇天幕中的巨门。

  当门被冲开的刹那,有数不清的光柱落下,从九天垂落,纵横交错,笼罩在林云身上。

  轰!

  一袭青衫的林云,顿时间光芒四溢,飘扬的长发,朴素的青衣,深邃的眼眸,都在此时此刻绽放着仙灵般的光芒。

  那种光芒不算太过刺眼,落在林云身上,让他看上去如剑仙般,遗世独立,卓尔不群。

  林云赶紧闭上双目,仔细参悟此间奥妙。

  此等异象整整存在了半个时辰,天穹间被撕裂的口子,方才缓缓并拢。光芒消散,夜幕重新降临。

  咻!

  许久,林云方才睁开双目,他漆黑的眼眸顿时如星空般深邃浩瀚,迸发出去的锋芒。像是两束实质的光芒,在夜色中如电般闪耀,那等锋芒之锐利,仿佛虚空都可在眨眼间洞穿。

  即便不用出手,光是这等视线,一眼扫去,就足以让人窒息。

  锋芒太盛了!

  “这就是通天剑意吗?”

  林云脸上尽是欣喜之色,眼眸中迸发出去的光束消散后,涌动着浓浓的兴奋之色。

  他感受到这还不是真正的通天剑意,此等剑意虽说已超越了通灵,可似乎还未通天。他隐约间感受到,自己冲破那扇门的剑意并未消失,仿佛星辰般融合了在天穹中。

  “开!”

  林云一声怒吼,他深邃的眼眸中,磅礴剑意如火焰般沸腾起来。

  咔!

  天穹间,有一扇门轰然打开,一枚剑意凝聚的星辰冲天而落,在坠落中化作苍龙呼啸而至。

  剑意融天,风雷怒吼,龙吟八方,电光爆闪。

  等到那苍龙完全落在林云身上时,他身上本就惊人的剑意再度暴起。就这一方空间内,他的仿佛化身为天,抬手天就随之而动,落下天随之而落,起落之间,天翻地覆。

  轰隆隆!

  地面就在眨眼的刹那,就在抬手之间,十多座山峰分崩离析,尽数湮灭。

  “这么恐怖的吗?”

  林云张大了嘴,有些不可置信。

  太惊人了,通天剑意的恐怖,远远超乎他的意料。甚至连他自己都感到毛骨悚然,浑身颤栗,感觉这等剑意若是任由其暴走,怕是自己这具肉身都没法支撑太久。

  实际上确实如此,以他现在的境界,按理来说掌握小成通灵的剑意就已经极为逆天了。

  通天剑意,在那方名为昆仑的大世,纵使是星君都未必难以掌控。

  星君之下就掌握通天剑意者,已经无法用妖孽来形容,怕是万年都难得一见。

  就在林云震惊于通天剑意的恐怖之时,体内深处传来锁链断裂之声,林云面色微变,这是又有凶魂觉醒了?

  咔擦!

  与此同时,伴随着锁链的碎裂,其体内深处藏在黑暗中的那柄“断剑”,再度拔出了些许。剑光闪烁,在这一瞬,将这片神秘的空间照亮。

  林云也在刹那,看清楚了那柄剑的些许轮廓,同时看到了觉醒的那道的凶魂。

  他的神色不由自主的大变,有些无法想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