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三百一十二章 夺旗者胜!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9 16:19:45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第三百一十二章

  当火光之中,飞出一道了无生气的人影时,四方惧震,全场心惊。

  不管这人是谁,可以确定,这道人影确实毫无悬念的死了。

  联想到火光还未腾起之前,四人围杀林云的场面,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以为死者是林云。

  就连雷云之下,监督盟战的洛锋,都不例外。

  远方观云台上,沉寂之后,不知道是谁说了声林云死了,顿时惊呼声四起。

  若是常人,死了就死了,这百年之最的盟战,早已有太多的人死在其中。

  可林云不同,盟战之前,他便已让那千年古钟,凤鸣云霄,日后必成妖孽!

  盟战之后,一路过关斩将,展现出惊人潜力。

  最终一战,五人之中,属他最年少,不过十七岁而已,前途大好。

  如此年纪,风华正茂,就此陨落,未免太让人可惜。

  很多人想到他会败,可真的没想到,他会死在盟战中。

  “哈哈哈,这狗东西终于死了!”

  君子盟王琰,眼中闪过一抹快意,神色狰狞的有些疯狂。林云就是他心间的一根刺,自从因他遭受三刀六洞后,他对林云的恨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其一心想要林云去死,不惜任何代价,从个之前重金许诺的通缉令,便可见一斑。

  如今,林云总算死了,怎能让他不喜。

  “不!”

  珞珈山众人聚集之地,欣妍失声惊呼,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直接从万丈高台上,一跃而下,将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

  “欣妍师姐!”

  墨城等人,大惊失色,这可是万丈高崖,哪怕玄武境修为落下去也不好受吧。

  如此一幕,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就连高台上坐镇的梅护法脸色微变,摇了摇头。

  唯有王琰错愕之后,心中快意更甚,咬牙切齿道:“我说过,会让你后悔的!”

  “王师兄,好像有些不对劲。我记得林云,身上有背着一尊剑匣的……”

  一旁冷漠想到什么,小声说道。

  “不是林云?”

  王琰脸色大变,不过随即嗤笑道:“四人联手围杀,死的不是他,还能有谁?难道你以为,他在四人联手之下,还能反杀一人不成?”

  可观云台上,诸多长老,却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好像真不是林云……”

  “洪老你看清了没有?”

  “太快的,还来不及看清就落尽火海了,只看了一眼,不过真不像是林云。”

  “我瞧着有点像江风……”

  速度太快,弟子们看的不太清切,可长老们大都有紫府境的实力。目之所及,哪怕只看一眼,也能看个大概。

  只是,想到之前四人围杀林云,下意识的就以为死的人是林云。

  稍稍冷静后,便感觉有些不对劲,观云台上的议论声顿时多了起来。不一会,上上下下,都开始讨论起来,死者究竟是不是林云。

  就连笃定必是林云的王琰,脸色也有些变化起来,君子盟的弟子都感到一股古怪的氛围,不敢多说话。

  只是目光,时不时的扫在王琰脸上,心中有些惊恐。

  若真不是林云,那王师兄刚才的表情就纯属浪费了,反差之下,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心情。

  嘭!

  跳下观云台的欣妍,擦干嘴角的血渍,目光扫过,找寻着剑冢的方向。

  “欣妍小友,没事就好。”

  林中落下一只剑雕,剑雕上的长老见到欣妍,松了口气。

  欣妍焦急的道:“还请长老,借我剑雕一用。”

  “给你吧。”

  长老倒是没有多言,摇头叹息一声,便将剑雕借与她。

  “多谢!”

  顾不得许多,跳上去之后,欣妍控制着剑雕一路狂飞,喃喃自语道:“我就不该让你来参加盟战的……可恶,你明明答应我了的,不准死啊!”

  她心神有些恍惚,眼眶湿润,泪水不知不觉就掉了下来。

  雷云之下,剑雕上的洛锋,已将视线收了回来。如释重负,松了口气,笑道:“白老鬼,下次想要讥讽我,可得看清了在说话。”

  “你说什么?”

  “我说你瞎!”

  “放屁,死的明明就是林云,难不成四人围剿,他还能反杀一人不成?你当我傻吗?”

  白霆大骂一声,说着话可还是真元灌注在双目中,拼命的朝下方看了过去。

  可江风早已跌落火海,尸体只怕烧的面目全非,哪里还能看得清?

  不甘心的收回视线,白霆看向老神在在的洛锋,冷声道:“死的一定是林云,火海中的打斗已经停止,要不了多久这腾起来的烈焰就会落下去,到时候一看便知。”

  洛锋不与他争,轻声笑道:“对!一看便知,只怕不会是你想要的结果。咦……这丫头,怎么来了。”

  呼哧!

  剑冢边缘,一道曼妙的身影,从剑雕中匆忙落下,看也不看便朝茫茫火海中的剑冢冲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剑冢边缘聚集的内外门弟子,都有些惊讶。李无忧惊呼一声,飞身上前,赶紧将其拦住。

  “欣妍姐,你做什么呢?”

  欣妍瞧见无忧,哽咽道:“就算小师弟走了,也得把他的尸体捡回来呀,总不能死无全尸吧。”

  李无忧闻言,哭笑不得,道:“师姐,林云哥好着呢,死的是江风,人榜第三江风。”

  “欣妍师姐,死的人确实是江风。”

  林秋杉和林焉几人走过来,眼中都闪过抹惊讶。很难想象平日里众人敬畏有加的,铁血玫瑰欣妍师姐,也会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血灵鬼火好像降下来了,欣妍师姐,你自己看看。”

  几人目光看去,剑冢上宛如风暴般腾空怒吼的血灵鬼火,随着打斗平息,渐渐落了下来。

  不一会,空荡荡的剑冢上,便有四道身影,出现在众人视野中。

  苍白的脸色,清秀的面孔,坚毅的眼神,身背剑匣,一袭青衫,珞珈山林云赫然在列。

  “是他……”

  欣妍一双玉手,放在傲人的胸前,有些喜极而泣。

  “这怎么可能!”

  雷云之下,白霆瞧见林云的身影,心情激动之下,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下去。

  林云没死,死的是江风,这个之前暴露本性,喜欢出手偷袭的卑劣之人。

  “真的是林云!”

  “四人联手围杀,不仅未死,反而还杀了一人,这……这真的是妖孽般的存在啊!”

  “凌霄剑阁百年以来,也就白黎轩能与他相提并论了吧。”

  “这少年真的不简单,很难想象,他真的只有十七岁。”

  观云台上万众惊呼,之前小声的议论,彻底沸腾起来。

  王琰面如死灰,脸上没有一丝生气,之前的快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是无尽的苦涩。

  该死,怎么会这样!

  半响之后,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狠戾,有些疯癫,似乎下定某种决心。

  梅护法微微一笑,眼中闪过抹赞赏,虽然早就看清死的人是江风。可亲眼看到,林云一身傲骨,站在这剑冢之上,与其他三人并列,仍然有些激动。

  “此子不错。”

  “年少可期。”

  左右执剑长老,和各殿殿主,同样是频频点头,难掩赞赏之色。一个公认的软柿子,谁知道竟然逆势翻盘,不仅顶住了四人的围剿,甚至反杀一人。

  虽有火光遮掩,可这些宗门大佬,都能想象的出。之前的交锋,是何等惊心动魄!

  剑冢上,有些孤零零的四人,身上都带着伤,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

  细细看去,林云身上的伤势,比这其他人都要严重。可常昊三人,看向林云的眼神,皆充满忌惮。不知何时收剑归鞘的楚皓宇,眼中更是少有的闪过一抹凝重。

  有些森然的气氛,弥漫在这剑冢之上,四人各自踩在剑柄上,眼中战意如炽。

  体内真元悄然运转,缓缓聚集着各自的气势,随着几人暗中攀升的气势。剑冢上的空气,都变得有些粘稠起来,让人呼吸都感到急促。

  经此一战,江风身死,没有人再敢大意。

  眼下的宁静,谁都看的出来,是在酝酿更大的风暴,气氛悄然凝固。

  呼哧!

  突然间,一道惊鸿,从观云台上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呼啸而至。

  嘭!

  惊鸿眨眼便至,落在四人中心,震起滔天气浪,令整座剑冢都为之颤动起来。

  那是一柄古老的战旗,锈迹斑斑,烙印着神秘的灵纹,弥漫着森寒的冷意,残破的旗帜绣着血焰云纹。

  “这是?”

  几人惊疑不定之时,观云台上梅护法的声音,悠悠传了过来。

  “此为上品宝器赤焰战旗,盟战第一,夺旗者胜!”

  哗!

  话音落下,攀升旗杆的血焰鬼火,将这战旗猛的点燃。旗杆上的烙印的灵纹,顿时熠熠生辉,燃烧的旗帜如朱雀般摇曳起来,一股浩荡的威压散落出去。

  剑冢的四人,都为之一怔。

  “宝器!”

  盟战第一,夺旗者胜,这是谁夺得战旗,谁就是盟战第一的意思吗?

  几人目光,都直勾勾的落在战旗上,眼中神色暮然变得火热起来。

  心中压抑的战意,再也无法抑制。

  锵!

  四声剑吟几乎同时从几人体内响起,狂暴的剑意席卷八方,吹散这有些粘稠的空气,引动万剑铮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