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昨夜突然出现,又一闪而逝的那股剑意,众人都显得颇为吃惊。(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林云很意外,连洛锋长老的神色,都显得有些凝重。

  其若有所思,看来昨晚无意之间,确实进入了某种玄妙的状态。在那种状态下,迸发出来的剑意,威力之可怕远超过自己的预估。

  见其他人,都没有问自己的意思,林云想了想也没有多说什么。

  前方岛屿的入口处,人头攒动,公主府的家丁忙的不可开交。

  昨日见过的中年管事,瞧见林云一行,脸上露出笑意,主动迎了过来,拱手道:“洛长老。”

  “洪管事,这是凌霄剑阁给凤华公主准备的薄礼。”

  洛锋微微一笑,旁边欣绝拍了拍储物袋,取出一个锦盒递了过去。

  管事打开看了眼,脸色微变,将锦盒交给下人,笑道:“这礼可不薄,五百年药龄的水云果,可是随便什么宗门可以取出来的,几位随我来。”

  他做了一个手势,将几人引到另外一个入口处,避开了拥挤的人流。

  入口,乃是建在湖中的九曲木桥,弯弯折折,一路蜿蜒,直通湖心岛屿。

  等到管事走后,洛长老站在木桥上,轻声叹道:“琼台岛,好多年没上这琼台岛了。”

  片刻后,洛锋长老口中的琼台岛,出现在众人视野中。岛屿上有一片通体洁白如玉,晶莹剔透,泛着淡淡流光的广场,华光四溢,淡而不浓,典雅而尊贵。

  这便琼台大殿,公主的生日宴,就在此举办。

  源源不断的人群,络绎不绝,鱼贯而入,按照作为上的铭牌入座。

  位置的安排,也有门道在里面,外围是最普通的势力,内力则是大秦帝国的顶尖宗门,最核心的位置,则是四大超然宗门和帝都皇亲国戚。

  凌霄剑阁的座序,即便在核心位置中,倒是不怎么靠前,被安在左手靠后的位置,左手第一的位置是秦天学府。

  对面,魔月山庄居中,左右是玄天宗和混元门。

  “坐吧。”

  长条矮桌后面,林云等人,依次坐在洛锋左右。

  刚刚坐下,对面混元门的长老文彦博,便挑衅般的看了洛锋长老一眼,目中神色,颇为不屑。

  “那人就是欣绝嘛?传闻中,他有媲美八公子的实力,当年若非错过了龙门大比,八公子中就有他的名字了。”

  混元门中在第三序列中,与欣妍等人并称四大高手之一的宇文博,目光落在欣绝身上,轻声说道。

  在他的感觉中,欣绝身上的气息,十分浑厚,有点捉摸不透。

  “谣传而已,不过一条丧家之犬罢了,我会让他不敢再有此想法。”

  说话的是一名蓝衣青年,长的魁梧霸气,一身长衫有些撑不住鼓胀的肌肉。只一眼看去,便给人相当庞大的压力,只怕龙象战体诀修炼到了相当高深的境界。

  此人,乃是混元门核心弟子周泰,与欣绝一样处在第二序列,拥有在龙门大比中冲击前八的资格。

  年底龙门大比中,毫无疑问,他和欣绝肯定会是竞争对手,自然对其颇有敌意。

  文彦博阴测测的笑道:“等宴会结束后,周泰你去对付欣绝,宇文博你去收拾欣妍那丫头片子,左云对付那凌霄剑阁新崛起的狗屁天才,这一次我要让凌霄剑阁,生命扫地!”

  “文长老,那欣妍由我出手则已,还用不着宇文师兄。”

  混元门中一名修为玄武八重的紫衣青年,颇为自信的说道。

  他这次公主宴中,目标就是欣妍,挑战她第三序列四大高手的位置,一举成名。

  几人言语之间,丝毫未将凌霄剑阁放在眼里,唯有左云没有说话,略显沉默。

  洛锋脸上闪过一抹怒意,这帮混元门的人还真是目中无人。

  对方说话声音虽可在场之人皆有玄武境修为,全都听的一清二楚。瞧着其他宗门长老和弟子脸上,颇为玩味的神色,文彦博显然是故意为之。

  心中同时闪过抹忧虑,若真如对方所言,凌霄剑阁全都落败的话。

  今日怕是要颜面扫地,回去之后,他也不好跟梅护法交代。一向与他作对的白霆,肯定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落井下石。

  待会输给谁都可以,绝对不能输给混元门的人!

  时间流逝,众人举杯畅饮,觥筹交错间,大殿中的宾客渐渐做满。

  末了。

  大殿中升腾起,一股血腥而彪悍的杀气,一群人身姿挺拔,目不斜视,尽着战甲,踏入大殿的核心区域。

  “是神策营的人!”

  诧异声中,很快便有人认出了这群青年的来历,正是帝都神策营在军中培养的年轻翘楚。与宗门不一样,神策营培养的翘楚,注重实战和血腥,皆有战场厮杀的经历。

  每人手中,至少都有上千条人命,一身骇人的杀气便是靠此养出来的。

  为首者是一男一女,男的英姿挺拔,俊朗的五官带着一股军人才有刚硬。此人林云不认识,其旁边的女子,他倒是颇为熟悉。

  柳月

  倒是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她身位神策营大统领的爱女,不和这帮人一起来才显得怪了。

  “神策营中还是有高手的,八公子的关山公子,就是神策营出来的。”

  “这领头的年轻人名为岳青,神策营据说想将他培养成第二个关山公子。”

  “这岳青看着年纪倒也不大,三年后的龙门大比,还真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关山公子。”

  神策营的这帮特立独行的弟子,一经出现,便引起了阵阵喧哗之声,十分抢眼。

  将要经过洛锋长老之时,柳月倒是还有些自觉,给洛锋长老行了一礼。

  只是目光落在林云身上,就显得有些不善了,冷笑道:“一个剑奴,也能堂而皇之的坐在核心位置,也不怕丢了凌霄剑阁的脸面”

  她与林云积怨颇深,好几次想要找回场面都未果,心中怒气不小。

  眼下,仗着身后神策营的人在也是有持无恐,当众就揭林云的老底。

  只是她显然低估对方了,以林云的心境,这等言语无法对他造成任何波澜。一双星辰般明亮的双眸中,尽是冷漠之色,看也未看她。

  剑奴?

  曾经确实是剑奴,他从来不避讳自己的出身,也未感到过自卑。

  “原来真的是剑奴之前我还奇怪,他眉心的印记,有些眼熟。但想到是凌霄剑阁的弟子,没有多想,只当是特殊的标志了。”

  “有趣,凌霄剑阁真是什么人都敢带来,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凤华公主的生日宴,竟然带个剑奴来了,凌霄剑阁看来是没人了呵呵。”

  武道世界,武者脸上有什么纹饰,虽不多见但也正常。之前,众人对林云眉心那一点紫色印记,都未多想便是此理。

  此刻,被柳月当众说穿,引起了阵阵喧哗,瞧见林云的神色都显得有些古怪。

  “这小子,竟然是个剑奴。”

  秦天学府的曹杰冷冷一笑,、秦天学府中多是世家子弟,他寒门出身,在其中颇为自卑。

  却没想到林云的出身,比自己还低,心中闪过抹不知名的快意。

  好像,还没交手,就已经胜过他一筹。

  不仅是他,魔月山庄、玄天宗、混元门的诸多弟子,稍稍一愣后,脸上都闪过抹嘲弄之色。

  他们这些人,出身在如何低,也不至于去为奴。

  一日为奴,可是终生有印,受尽耻笑。

  柳月眼中闪过抹得色,如此局面,正是她心中想要的效果。

  可惜,当看到林云波澜无惊的脸时,心中不由闪过抹浓浓的失望,很快这股失望就转化为怒意。

  让你装,等岳青将你踩在脚下之时,看你还怎么装!

  洛锋长老脸上刚起的笑意,当场凝聚,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冷哼道:“凌霄剑阁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说。此事了后,我会向梅护法提议,将你逐出剑阁丹药殿。”

  看得出来,洛锋长老是真的生气了,面对混元门的挑衅时,脸色都没有这般阴沉。

  “逐就逐吧,凌霄剑阁护不住你,神策营肯定会为你出头的,大小姐我们先走。”

  岳青略带杀意的看了眼林云,领着一群人,迅速落位,坐在席位上。

  “小师弟,你刚才拦着我做什么,我撕烂这贱人的嘴,让她乱嚼舌根。”

  欣妍眼中闪过抹恼怒,有些委屈,刚才林云暗中按住了她的手,不让她起身。

  “总不能以后,是个人说我,你就去撕烂他的嘴吧。随她说出去吧,我手中之剑,可不会因为她的言语,就丧失半点锋芒。”

  林云放下酒杯,风轻云淡的背后,是一颗不染尘埃的向剑之心。

  世人诽我谤我,辱我笑我,可那又如何?

  总有一剑,不会负我心中豪情热血,不负我心中凌云之志。如此,足矣。

  咔擦!

  大殿内的玉门被突然推门,一群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宴会的正主要现身了。

  不过这最先出来之人,却并非凤华公主,而是事先谁都没料到的大人物。刚一现身,全场喧哗之音,荡然无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