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三百四十章 敬一杯酒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三百四十章

  云破月来,夜不再黑。(M.k6uk看啦又看手机版)

  一剑出,双月争辉,天上一轮,水上一轮,只因林云手中之剑。

  在水月剑法的连绵攻势下,岳青和左云,应付起来早已有些勉强。等到祭出这招双月争辉,两人当场落败,再无一战之力。

  可琼台大殿,各宗门长老更为之震撼的,是随着双月争辉爆发后的那一股剑意。

  那抹剑意,绝尘于天地之间,飘渺灵动,不染尘埃,一丝通透,空明澄澈,分明已无限接近先天剑意。

  “竟然是他。”

  玄天宗的光头长老,脸色一呆,颓然坐下,眼中神色失魂落魄。

  昨夜那惊动半个公主府的剑意,随着切磋比斗的火热进行,早已被人忘在了脑后。

  犹如一梦,只当是过眼云烟。

  可眼下,林云身上飘散的剑意,数百柄插在玉石地面上,像是膜拜王者一般的宝剑。无一例外,都在昭示着昨夜发生的事,并非虚幻,真正切切,如假包换!

  “该死,为什么会是这小子,这怎么可能!”

  混元门文彦博气的脸都黑了,说话都显得不利索起来。

  他之前,放出狂言,等宴会切磋,要将凌霄剑阁狠狠踩在脚下,让其颜面尽失。可眼下,先是欣绝,惊雷耀世,又有林云接连大败对手。

  如今,就连以一敌二都得以大胜,崛起之势,势不可挡。

  凌霄剑阁的威名,只怕不仅不会受损,反而会水涨船高,无人敢亵渎。

  今日之后,林云这个名字,肯定也会传遍大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一轮交锋,混元门大败,败的一塌涂地!

  剑阁洛锋长老,怅然若失,等到惊醒过来之后,眼中尽是狂喜之色,笑道:“这小子,瞒的老夫好苦,早知道是他,这凤华公主的宴会我何至于如此忐忑。”

  欣妍浅笑吟吟,眼中尽是溺爱的神色:“嘻嘻,小师弟就算跟说了也不会信吧。不过咱们家小师弟,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

  “也是。”

  想起之前,自己还埋汰林云的水月剑法,洛锋笑叹一声,如释重负,松了口气。

  唐通则苦笑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呀。同样是水月剑法,和小师弟一比,我这真的是没法看。”

  想当初,玄武殿中,还是他陪林云一起选的剑法。

  当初他还劝过林云,真的是完全没想到,水月剑法在林云手中能够发挥出如此威力。

  凌霄剑阁上上下下,脸上皆是一片喜色,其余宗门的长老和弟子,脸色就显得有些难看了,哀叹连连。

  “这剑意虽然不是真正的先天剑意,可这林云如此年轻,三年后,未必不能完全掌握先天剑意。”

  “妖孽就是妖孽,今日之后,怕是没人能挡得住他崛起了。”

  “先有白榆,又有曹杰,眼下左云、岳青联手都败在了他的剑下。此等光芒,风头之盛,凌霄剑阁不知得高兴成什么样。”

  四方轻叹,看向林云的眼神中,除了钦佩和敬畏之外,还有一丝浓浓的嫉妒。

  神策营中柳月冷艳的面容上,气的没有任何光泽,一句话都不想说。

  头疼不已,死死盯着林云的目光,充满浓浓的无奈。

  世间最无奈之事,怕是莫过于此了,使尽心机,用尽手段。可所讨厌之人,不仅没有半点倒霉的迹象,反而愈发光芒耀眼,而你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步步崛起。

  这家伙,是我命中的克星不成?

  柳月心中愤愤不平的想道,自从遇到林云后,凡是与他相干的事都会遭遇种种不顺。

  “此战,剑阁林云获胜。”

  飘渺而清冷的声音,从首席台上的凤华公主口中传出。

  岳青脸色显得有些难看,一言不发,提着银色长枪便往回走去。

  左云擦干嘴角的血渍,拱手道:“凌霄剑阁的剑法,确实神鬼莫测,不负大秦剑道第一的称号了,领教了。”

  林云轻声道:“你应该也有所保留吧。”

  他能感觉到,整场战斗中,左云还是有所顾忌的。只怕,以一敌二,对他来讲还是有些心理的坎不好过。

  左云笑了笑,却是没有多言:“输了就是输了,以后有机会,再向林兄弟讨教。”

  抱拳行礼,缓缓告退。

  林云看了眼地面上,依旧颤抖着数百柄长剑,若有所思。

  浑身剑意外放,剑诀悄然运转,等到六十四片花瓣尽开,伸手一挥,轻声喝道:“起!”

  蹭蹭蹭!

  一柄柄长剑,在颤鸣声中,腾空而起,上下腾飞,乱舞不止。

  “落!”

  双指并拢为剑,在半空如笔一般,轻轻划过。

  咻!

  数百柄长剑,化为流光,快如惊鸿,伴随着一声声铿锵之音,回到各自主人的鞘中。

  只是收剑之人,却没有多少喜色,脸色略显尴尬。

  堂堂剑客,连自己的剑都看不住,在别人手中如臂指使,未免太过丢脸。

  做完这一切,林云才朝回走去。

  大殿中其他人,看他的眼神,却在悄然之间,发生了巨变。

  能收能放,这林云的剑意,只怕比众人想象中的还要可怕一些。

  “留步。”

  可就在他将要离场之时,琼台大殿上,响起一道清亮的声音。

  众人循声看去,瞧得声音的主人,脸色都不由微变起来。

  说话的少年,剑眉星目,清新俊逸,明眸皓齿,气宇轩昂,手持一柄折扇,淡定优雅,飘逸宁人。

  赫然是魔月山庄,司雪衣!

  四方诸多长老弟子,眼中都闪过抹异色,司雪衣成名甚早,乃是当之无愧的妖孽翘楚。多年前,他就和白黎轩一起,响彻帝国。号称大秦双臂,犹如日月同辉,乃是少年翘楚,光芒最为耀眼的妖孽。

  这一年来白黎轩多在闭关,司雪衣的实力,却是稳步提升。虽然鲜有出手,可一旦出手,便有惊人战绩。

  许多人猜测,他已经有了冲击第二序列的实力,年底龙门大比,未必不能与八大公子争锋。

  场间同辈之中,若说还有谁能够压住林云,除他之外,没有其他人。

  司雪衣微微一笑,轻声道:“不要误会,在下并没有出手的意思,对已战上三场的人出手,也不是我司雪衣的风格。只是今日见到旧人,如此锋芒,颇为感慨,我想敬林公子一杯酒。”

  司雪衣和林云竟然认识?

  众人心中大惊,这还真是个大事,林云在剑阁很少与外人打交道。

  如此说来,两人相识,应该在更早的时候。

  林云不动声色,抬头道:“难得司公子还记得在下,这杯酒我接了。”

  当年若非司雪衣,他也不至于,跳下阴风涧,差点身死其中。

  不过林云倒是没有多少恨意,此番恩怨,本就是他出手相救月薇薇主动引起的。

  若是仇怨,该是白黎轩多一点。

  此人趁他在阴风涧被困,重创血龙马,导致小红被人捉住当场拍卖。

  当时他发过誓言,白黎轩拍在血龙马身上的三掌,总有一日他会加倍奉还。

  “好!”

  司雪衣手中折扇猛的一收,端着一杯酒,起身笑道:“不过我很少敬人酒,这杯中之酒,若是有所洒落,可就是林公子你的不对了。”

  话音落下,其握着酒杯的手,猛的朝前一推。

  咻!

  刺耳的破空声,当即响起,震的人耳膜刺痛不已。哗,杯中酒水,像是盛放着一轮耀眼的明月,陡然间腾起璀璨光辉,竟然有些睁开不开眼。

  欣妍等人倒吸了口冷气,这哪里是敬酒,实力稍差怕是当场就得震死吧。

  七玄步,人多留影!

  酒杯来的太快,林云几乎没有多少考虑的时间,带着磅礴大势的酒杯,便如大江大河扑面而来。

  双臂展开间,他连退九步,每退一步,都留下一道残影。

  此等身法,倒是让人惊艳不已,多少人面对这杯酒。只怕还未来不及有所反应,就要被打翻在地,颜面尽失。

  只是有些可惜,这杯酒,林云到底是没有接住。

  可在场之人,却不会小看林云什么,因为这杯酒来的实在太快太猛。好多人的视线,甚至都来不及捕捉,酒杯便从其眼中一晃而过。

  蹭蹭蹭!

  可谁也未料到,连退九步的林云,等到九步之后。浑身气势猛的一沉,又上前连九步。

  速度比之前退后的速度,还要快上数倍,每上前一步,便将酒杯中蕴含的大势,震碎一分。

  等九道残影重叠,林云伸手,风平浪静,悄无声息的接住酒杯。

  “好快!”

  众人大吃一惊,心中震撼,无以言表。在许多实力稍差的人眼中,林云甚至,从头至尾都没有动过。

  林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抬眸道:“好酒,这酒杯便还给雪衣兄了。”

  呼哧!

  比起司雪衣的磅礴大势,这送过去的空杯,无声无息,悄然之间,便一晃而过。

  司雪衣也未起身,抬手一抓,便将空杯握住。

  只是握住的瞬间,脸上笑容稍变,握着的空杯的手,缓缓落下,动作之轻盈,仿佛整个世界在其手中都慢了起来,四方惧静,竟无半点声音。

  寂静的琼台大殿,似乎被某种未知的声势所迫,竟让人压抑的有些难受。

  等到酒杯,这仿佛压抑了一百年的难受,轰然爆发。劲风乍起,将司雪衣如瀑般的长发,尽数吹到身后,露出一张干净到令人艳羡的绝世容颜。

  随着骤起的狂风,大殿中似乎微微颤动了片刻,狂风暴雨般的剑势,悄然而起。除却司雪衣桌前的器具外,其余各宗各派的桌前酒杯餐具,乒乒乓乓,凭空爆碎,连绵脆响,不绝于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