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三百五十七章 血腥残酷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8 04:49:4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三百五十七章

  窜出来的人影,脸色泛白,自现身后便不在隐藏身上的煞气。

  浑身煞气,四溢而出,宛如实质的煞气中,藏着冰冷幽寒的凉意。玄武八重的修为,十分精湛,他双手环抱在胸,颇为自信。

  林云刚才催动了宝器,以他玄武七重的修为,真元怕是耗费不少。

  眼下这般平静,不过是虚张声势,徒有其表罢了,他自认为一切尽在其掌控之中。

  “能在厮杀中,察觉到我张梁的隐匿之处,你的确有些本事。一己之力,斩杀三名玄武八重的宗门弟子,虽说动用了宝器,可看你这风轻云淡的模样,怕是不用宝器,也能轻松斩杀。”

  来人上下打量林云,似乎将其看透,一席话自言自语,娓娓道来。

  林云瞥了一眼,看到他身上的服饰,若有所思:“魔焰宗的人?倒也值得我出剑了。”

  陈玄钧师兄与他说过,那与魁梧青年一同登场的白岳,便是魔焰宗的高手。

  上届龙门大比,若非败在流觞公子手中,完全有杀进前十的实力。

  如今三年不见,实力怕是更进一步,在秘境中碰到得小心一番。

  是以,对着魔焰宗,有些许印象。

  张梁扬眉一挑,颇为自得,冷声喝道:“既然只我魔焰宗的威名,还不放下宝器,赶紧滚蛋。若是碰见我魔焰宗的白岳师兄,可就不是只夺你宝器,这般简单了。”

  “魔焰宗的威名?想多了,不过是林某剑下,不斩无名之辈罢了。”

  林云伸手一招,花瓣飞舞中,五指紧紧握住被背后匣中弹出来的葬花剑。

  抬眸间,半步先天剑意尽是散发出去,浑身气质陡然大变,便得锋芒四溢,变的锐气惊人,一往无前,舍我其谁。

  “笑话……”

  话字还未完全说出口,张梁眼中便赫然露出无比惊恐的神色,他感觉自己无端端飘了起来。

  明明一动未动,可与林云的距离,不断来开,身体变得越来越轻,轻到虚无缥缈,连落叶都抵不上。

  锵!

  等到看见林云收剑归鞘之时,意识渐渐模糊,到死都不明白。

  晃荡!

  片刻后,林云眼前的无头之躯,缓缓倒下。那颗在空中飘落的人头,则不知道,被茫茫剑势衍化的狂风,带向了何方。

  也许,会在很远的地方吧……

  不过与林云,没有什么关系了,他仅仅只是出了一剑而已。

  “看来宝器的价值,在这魔莲秘境中,的确诱惑十足。连这种不入流的角色,都敢来打我主意,尽量少用吧。”

  外界的宝器无法在秘境中施展威能,秘境中已经魔化的宝器,其价值自然不言而喻。

  取走对方的储物袋,林云双臂一展,悄无声息中离开此地。

  魔莲秘境的开启,不过一日的光景,可这秘境中的厮杀,却是片刻未熄。

  有人死在防不胜防,千奇百怪的魔化妖兽中,成为一堆白骨。

  更多的人,却是死在同类的手中,倒在血泊当中。

  各个地方的杀戮,都充满血腥和杀戮。

  一片灰烟弥漫的沼泽地中,鲜血染满一地,诸多宗门弟子的尸体,倒在地面上,了无生机。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令人十分不适。

  还剩下的宗门弟子,全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眼神惊恐的望着尸体中森然而立的血衣青年身上。

  青年一身寒意,冷的吓人,双目锐利,手中寒芒凌冽的剑锋,鲜血一滴一滴落下。

  此人,正是血骨门的核心弟子慕修寒,上届龙门大比中排名十七。被称作寒血剑客,他的剑又快有冷,见血封喉,当场殒命。

  原本在这灰烟沼泽中,几群宗门的弟子,正为了一枚价值数百枚二品灵玉的浮冰草大打出手。

  却没想到,乱战中慕修寒突然杀进来,见人就杀,不分宗门。

  不过十多剑后,数十名宗门子弟,便被杀的吓破了胆,当场跪地求饶。

  鲜血横流的沼泽地上,跪在地上的诸多宗门弟子,忍痛将身上的魔莲妖丹,尽数取出来。

  顿时间,一朵朵孕育着磅礴灵气,魔性十足的黑莲,布满这片沼泽。

  看上去,就像是罪恶污秽中,诞生的魔花一般。

  群花绽放,以鲜血和煞气,韵养之。

  “慕修寒,我们自愿将魔莲妖丹尽数给你,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都给你,若是不信,你可以来查我们的储物袋。”

  “放过我们这一次吧。”

  一群人,神色间充满悲凉,凄声哀求道。

  “啧啧……”

  慕修寒咧嘴怪笑,眼中闪过抹狰狞的寒意:“杀了你们,这些魔莲妖丹一样都是我的,既如此,我为何要放过你们?”

  “你,慕修寒,你不要太过分!”

  “跟他拼了!”

  一群人没想到这慕修寒如此嗜杀,眼中顿时闪过抹绝望,片刻后,几人眼中神色都变得果断起来。

  横竖是死,还不如拼上一把。

  “愤怒起来吧,不然,杀一群待宰的羔羊,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狞笑一声,慕修寒持剑杀入人群中。

  茫茫剑势掺杂着浓浓的血光,冰寒的剑意,透骨蚀心。他竟将一身煞气,完美的融入在自身剑势中,寒血剑势铺展开来的瞬间,一群宗门弟子便感到心神不宁,惶惶不安。

  死!

  冷喝声中,慕修寒的剑,开始他一面倒的屠杀。

  剑光爆闪中,鲜血飞溅中,伴随着声声惨叫,难有人挡得住他一剑之威。

  秋水寒江,血漫山河!

  蹭蹭蹭!

  恐怖的寒意,陡然间从他身上,爆闪而出。数不清的剑光,化为一片冰冷的秋水,汇聚成江河,蔓延而出。

  还想着趁乱逃走的宗门弟子,皆未走远,便倒在这剑势汇聚而成的江河中,当场被吞灭。

  等到他收剑归鞘,再无一人站立,四方鲜血铺满一地,血漫山河倒也不虚。

  鲜血侵染之下,沼泽地上的一朵朵魔莲妖丹,似乎开的更为娇艳起来,诡异无边。

  慕修寒嗤笑道:“大秦帝国一帮虚伪的宗门,还要驱散魔气后,方才能炼化。殊不知,这些魔气,才是真正的大补之物。”

  收!

  他眼中精光爆闪,张口一吸,将这些魔莲妖丹尽数吞入腹中。

  刹那间,浑身黑光涌动,真元激荡,修为狂飙不止。

  其闭上双目,运转功法,将这磅礴无边的魔莲妖丹,一一炼化。

  半响,等他重新睁开双目时,眼中魔光涌动,煞气逼人,只看一眼,就仿佛堕入冰冷的魔窟中,等待的只有绝望和痛苦。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慕修寒笑道:“魔莲秘境,还真是个好地方,说不定真有可能让我晋升玄武十重。若是,在收集些功法秘籍和残兵秘宝,就算是大赚了。”

  秘境中,一处地势平坦的山谷中。

  噗呲!

  唐通胸前中上一掌,吐出口鲜血,眼神有些愤怒的看向前面的黑衣青年。

  黑衣青年,唐通并不陌生,来之前陈玄钧师兄便与他特意交代过。

  七绝堡荆绝,上届龙门大比中不过区区十六岁就杀进了十九,乃是不折不扣的妖孽翘楚。

  一手七绝刀法,绝情绝很,暴戾而残忍。

  可他眼下对阵唐通,却是连刀都未出,便几乎将唐通逼上了绝路。

  “荆绝,你已经抢了我的魔莲妖丹,没必要赶尽杀绝吧!”

  唐通捂着胸口,死死盯着对方,沉声说道。

  “杀你又如何?既然来了魔莲秘境,就做好必死的准备,磨磨唧唧,凌霄剑阁都是如你这般的飞舞。”

  荆绝神情冷漠。

  “住口!”

  听的对方侮辱自家宗门,唐通大怒,提剑再度杀了过去。

  “找死!”

  眼中闪过抹不屑之色,荆绝拔刀出鞘,就听的一声铮鸣,唐通手中之剑,当场震飞出去。

  嗤!

  刀光又是一闪,唐通胸前被扯出道狰狞的伤口,深可见骨,鲜血不停的溢出。

  “死!”

  眼中没有任何怜悯之色,荆绝闪身上前,一刀劈向其咽喉之处。

  刀芒在空中划过一抹冰冷的流光,看上去,就像是闪电般的惊鸿。

  铛!

  可就在荆绝,将要斩断唐通头颅之时,一柄燃烧着血色焰光的幽寒长剑,挡下了他这抹刀光。

  却是欣妍,杀了过来。

  巨响声中,荆绝眼中闪过抹诧异的神色,笑道:“又来个送死的吗?”

  七绝刀,万物不生!

  冷哼声中,他手中不过半米长的短刀,带着磅礴刀势,犹如一抹死光挥洒出来。

  血炎剑法!

  刀光剑影,在这半空中激荡不止,眨眼之间,两人就对上数十招,不分胜负。

  “有趣。”

  嘴角勾起抹冷笑,荆绝浑身刀势再度狂飙,正欲杀上前时。

  后方又有两道身影杀来,却是凌霄剑阁的丁岩和王争,唐通运气真的不错。欣妍三人,碰巧都在这附近,看发出的求救信号后,立马就赶了过来。

  眼中闪过抹犹疑之色,荆绝收刀归鞘,果断后撤。

  “凌霄剑阁,倒也不算全都是废物,后会有期。”

  赶来的丁岩和唐通,正欲去追,却被欣妍拦下了:“别追了,这人要走,我们都拦不住他。先看看,唐师弟的伤势。”

  当几人,看到唐通胸前狰狞可怖的刀伤时,倒吸了口冷气。

  伤口犹如毒蛇般不断蔓延,隐然间,大有不可抵挡之势。

  好在欣妍身具太阴之水的武魂,一番包扎疗伤后,唐通算是捡回一条命。

  “多谢师姐,还好你出现的及时,不然这后果真不敢想象。”

  唐通脸色泛白,心有余悸的道。

  “这魔莲秘境,真是恐怖,我这一路走来,看见不少死尸。”

  “太惨了,好些玄武八重的弟子,完全不堪一击。”

  王争和丁岩,谈起来,相互间脸色也都是不太好看。

  唐通挣扎着起身道:“现在我四人聚集在一起,只要不出太大的波澜,保命应该无忧了。只是不知道,小师弟现在怎么样了……这地方,真的有些太残酷了。”

  欣妍微微一笑,轻声道:“不用太担心他,他年纪虽小,可经历过的大场面比你我都多。他的剑意,我如今想想还是有些捉摸不透,怕是我们都低估了他的实力。”

  还有句话,欣妍未说。

  或许这魔莲秘境中,林云的收获,会比他们所有人都要大。

  【感谢大家在双倍月票期间的支持,捍卫住了我们的荣誉,让一世独尊依旧保持在纵横月票榜榜首的位置。晚上还会有一章,有月票的同学可以现在就投给一世独尊,一张抵两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