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三百五十八章 遭遇强敌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三百五十八章

  在一片残破的宗门遗迹中,欣妍等人记挂着的林云,藏身在其中一动半塌的殿宇中。(M.K6uk看啦又看♀手机版)

  在他面前,摆放着三十多枚黑莲妖丹,大多都是三瓣。

  不过三瓣,并非是指整个黑莲只有三片花瓣,说的是内圈最核心处,只有三片花瓣包裹着莲心。

  少数几朵妖丹,则是只有两片花瓣。

  对比之下,两片花瓣的黑莲,品质和光泽,明显都不如三瓣黑莲。

  黑莲妖丹不少,可惜,并没有四瓣及以上的。

  除了黑炼妖丹外,还有几株灵草以及,那最为瞩目的紫冰寒焰果。

  眼前这些,一半是林云自己斩杀所得,一半是杀人所得。

  价值最高的紫冰寒焰果,则有些运气的成分。

  短短一日,就有如此收获,魔莲秘境确实有他吸引人的独到之处。

  可其血腥残酷,超高的死亡率,依旧让人不寒而栗。

  想了想,林云稍稍清点后,便将其全部收了起来。现在还不到炼化的时候,这些资源,不足以让他百分百晋升玄武八重。

  等积累到足够,让他一举突破时再来炼化,才是最佳时机。

  不炼化则已,一旦炼化,就必须突破。

  身形一闪,他落在这破损宫殿的最高处,放眼看去。一望无际,尽是残破的殿宇,倒塌的阁楼,古老而苍凉的气息,弥漫在这片遗迹中。

  虽说在青阳界见过类似的场景,再次见到,依旧让人感到震撼。

  很久以前,此地,只怕有一处辉煌上古宗门。

  可一场大战,却打的什么都没有了,只能支离破碎的殿宇中,缅怀当年的盛世。

  嗖嗖嗖!

  七玄步施展下,林云犹如一只雄鹰,盘旋在这片遗迹中。俯瞰八方,不漏过半点蛛丝马迹,细心寻找着。

  遗迹中,有不少宗门子弟的身影,散落各处。

  时不时能够听到激烈的打斗声,除非有异宝现世,林云从不主动参与这些纷争。

  瞥一眼后,就不在去看。

  等等

  半空中的前行的林云,突然回身几个起伏,落在一片瓦砾堆前。刚才此地,似有灵纹波动,微弱不闻,可确实引起了他的注意。

  没感应错的话,这地方应该有座灵纹交织的阵法。

  长袖挥舞间,林云出拳如电,呼吸之间,便将这零落纷乱的瓦砾清楚干净。

  果不其然,一座黑脸法阵,出现在林云视野中。

  看法阵中心旋转扭曲的黑色光圈,大概可以猜到,这是座小型的传送阵法。

  犹疑片刻,林云闪身一跃,末入其中。

  哗!

  落上去的瞬间,像是掉落在万丈深渊中,悬在半空,不停的下落。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林云脚底触地,踏在实处,悬着的心也慢慢松了下来。

  打量一番,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古旧的石室中。

  石室被洗劫一空,到处都是碎裂的装饰和损毁的玉瓶,地上的东西也是眼花缭乱,时间太久,让人没法分辨。

  嘭!

  有真元激荡,低沉怒吼的打斗声,从远方传来。看来这地方,不止一个入口,进来的人也不止林云一个。

  倾听片刻,林云便在石室中,搜寻起来。

  翻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宝贝,唯有一枚武学玉牌。

  不过玉牌中的令印有所残缺,贴在眉心,里面的记载的文字有许多缺漏之处。

  有文字便好,交给宗门长老,或许能够推衍出一些功法和武技来。

  将玉简收好,林云便走了出去,出现在一条甬道上。

  看了看头顶的石板,大概能够判断出,这里应该是一座地宫。地宫中岔道极多,像是迷宫一般复杂,不过林云也不急,他本来就没有明确的目的地,随意走在其中。

  拐弯之后,便进入了第二座石室。

  与他出现的石室,差别不多,杂乱不堪,遍布尘埃。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两具尸体,尸体的年代并不久远。

  应该是以前魔莲秘境开启,自相残杀,而同归于尽的宗门子弟。

  林云在两人的储物袋中,搜寻一番,没有黑炼妖丹和灵草异果,想来是被炼化掉了。

  倒是二品灵玉不少,足足有接近两千枚。

  意外之喜。

  两人的身份,看来是宗门核心弟子了,普通弟子身家如此丰厚。

  二十年前,怕也有番声名,定是宗门翘楚。

  可惜,武道之路太过艰难,终究是化为一堆白骨,二十年后,再无人知晓。

  离开石室,林云在诸多石室中,进进出出。

  没有找到太多有价值的宝物,不过残缺的上古武学玉牌,倒是积累了许多。

  回去交给宗门,二品灵玉定然是少不了的。

  魔莲秘境就是如此,哪怕你没有奇遇,只要能有耐心,能活着出来都会有不错的收获。

  等到前行数千米后,隐隐传来激烈的争吵和打斗之声。

  “如此多的争吵声,怕是有地宫的异宝被发现了。”

  收敛真元,林云悄无声息,朝着甬道尽头缓缓走去。

  尽头处,是一处开阔的宫殿,宫殿上方,有奇异宝珠镶嵌在天花板上。光华璀璨,照耀着下方大厅,一片明亮柔和,引得数十人聚集其中。

  大厅的中央,有一个盘膝而坐的麻衣老者,低垂着头颅。身上布满灰尘,死气沉沉,不知道存留了多长岁月。

  在他面前,一柄同样布满灰尘的古剑,插在地面上。

  “散开,这柄剑是老子的,谁也不要跟我争!”

  “就凭你?痴人说梦!”

  “死!”

  “哼,一群废物,都给我本公子让开。”

  宝珠光辉照耀下,真元激荡,武技碰撞的巨响声,连绵不绝。为了争这死者身前的古剑,一群人大打出手,乱战不停。

  林云暗中观察一番,目光落在古剑身上,若有所思。

  古剑怕是一件宝器,保存的相当完整,在这魔莲秘境中若是能斩获一柄上好的宝器。相当于性命便有了保障,甚至能横行无忌,大杀四方。

  不谈其他妙处,光是这点,便让古剑充满着无穷的诱惑力。

  轰!

  大殿中,突然间有狂风骤起,乱战中的许多宗门子弟,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震飞出去,劲风所过之处,挡者披靡。

  等到数十人惊醒过来,才发现不是什么狂风,而是一道道锋芒肆意,霸道无匹的残影。

  可这残影,速度太快,等到他们反映过来,残影的主人已经来到老者身前。

  毫不犹豫,伸手一抓,便将古剑握在手中打量起来。

  一群人眼中顿时杀意暴起,他们辛苦乱战如此久,怎么可能就让一个外人坐收渔翁之利,夺走此剑。

  “将古剑放下!”

  “找死,不过玄武七重的修为,也敢来此捣乱,活得不耐烦了吗?”

  “别以为,你是凌霄剑阁的弟子,我们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废话这么多做什么,宰了他便是。”

  “杀!”

  一群人眼见林云只有玄武七重的修为,眼中怒意,不由更甚。

  如此修为,还敢来挑衅他们,没有丝毫犹豫,便冲杀了过去。

  聒噪!

  打量着古剑的林云,眼中闪过抹寒意,水月剑势弥荡间。有清风拂过,撩起少年额前几缕长发,他握着古剑,扬手一挥。

  长袖如云,剑光划过,像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这一剑,大浪滔天!

  古老的剑身震颤起来,灰尘一粒粒弹开,藏剑千年的锋芒,与这一瞬,寒光乍起。

  看似轻描淡写一挥,可伴随着古剑的锋芒,大浪滔天的剑势瞬间展开。平地间荡起一道道剑光,像是湖面上激荡的浪涛,寒光凛冽的剑光,顿时在人群中炸开。

  惨叫响起,十多人当场被剑芒洞穿,立刻惨死。

  余波激荡中,茫茫剑光,当真如大浪滔天,将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声威,冲的七零八落,自顾不暇。

  “该死,碰到妖孽了!”

  “他是林云,肯定是凌霄剑阁的那个后起之秀林云!”

  剩下的人脸色泛白,看向林云的目光中,闪过抹惊恐之色,仓皇逃窜。

  “死!”

  可这群人刚刚退到入口处,甬道中风云并起,有古老的重鼎不停的碰撞,奏响一曲豪迈的战歌,回荡在这四面八方。一道拳芒,横冲直撞,犹如暴走的上古蛮兽,狂啸声中,气血如雷般震颤。

  砰砰砰!

  呼吸之间,就有十多人,在这拳芒下被当场震死。没死的人,也都遭受重创,或是肋骨尽断,或是五脏碎裂。

  “滚开,别挡老子道!”

  一名宗门子弟,被人像皮球般踢了出来,落地之后,当场砸死。

  涌动中,走出一名魁梧的身影,咧嘴一笑。

  还没死的人,瑟瑟发抖,连忙趁此机会,赶紧逃窜。

  百兽门,封野?

  眉头一挑,林云认出此人,正是与魔焰宗白岳齐名。上届龙门大比中,同样败在了流觞公子手中的魁梧青年,三年时间,比之以往实力更为恐怖。

  是个强敌,不可大意

  咔擦!

  正思索之际,手中古剑当场断掉,林云心中不由苦笑一声。

  他还在想,自己的断剑之躯,似乎也没能奈何此剑。怕是这古剑和葬花一样,都有非凡的来历,玄妙无边。

  没成想到,还来不及参悟,就断在了自己手中。

  瞧着古剑断裂,封野眉头微皱,咒骂一声道:“又是柄残缺的宝器,我还以为真是什么宝贝呢”

  魔莲秘境中,无端端就碎裂的宝器,多不胜数。

  这封野骂了一声,也未多想。

  当他将目光挪在林云身上时,眼中闪过抹寒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

  “古剑已断,阁下还要来找我麻烦?”

  林云神色平静,轻声说道。

  如无必要,没有异宝的情况下,他不想与此人交手。可对方若是主动惹自己,他也不惧就是了。

  “嘿嘿,你实力不弱。刚才一剑,我隔着数百米,都感应到了其中的锋芒,身上的宝贝怕是不少吧。”

  封野咧嘴一笑,不怀好意的盯着其腰间储物袋。

  “宝贝自是不少,就怕你没有本事来取。”

  看来一战,是没法避免了。

  林云伸手一招,将匣中弹出的宝剑,紧紧握在手中。

  大厅中,两人争锋相对,互不相让,气氛骤然就紧张起来。只是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当古剑碎裂时。盘膝而坐,死去多年的老者,那僵硬的手指,似乎动弹了一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