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四百零二章 没得选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四百零二章

  她若是不愿意,没人能动的了她她若是点了头,没人能救得了她。(K6uk)

  胖老者剑玄河的话,透着一股莫名的寒意,尤其是那句没人能救的了她。

  梅护法神色复杂,想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

  瞧得梅护法的脸色,剑玄河叹了口气,轻声道:“这终究是她自己的事,你,还有我,都没法替她做决定。”

  “可,许多时候,身不由己,做出决定未必就是她真心愿意。”

  梅护法握了握拳头,有些无奈,可声音却异常坚定。

  “那又如何?”

  剑玄河冷着脸,看向梅护法,淡淡的道:“这世间最难求得就是顺心意,我都不能,何况是她。但我已经说过,她只要不答应,谁也动不她,可她若自己点头。”

  “阁主”

  “你走吧,这事你自己做决定,没必要请教我。十年前我已经出过一次手,这和那人有过约定,不在为此事出手。但你没有,你可以做任何想做的决定。”

  剑玄河神色冷漠,挥手让梅护法告退,没有给他多说的机会。

  梅护法沉吟许久,拱手道:“明白,那我先走了。”

  如阁主所言,只要欣妍不愿意,她在凌霄剑阁内就没人能动她。

  可若她自己点了头,凌霄剑阁即便相帮,也是爱莫能助,没有出手的借口。

  无论大义还是情理,都会站对方那一边。

  凌霄剑阁,珞珈山山脚之下。

  有两人并肩而立,两人丰神俊朗,卓尔不群,气质不相上下。只不过若论实力和境界,还是左边黄衣青年,要更胜一筹,显得深不可测。

  左边青年,身穿剑阁服饰,握着柄剑。神情冷峻,身上似乎散发的淡淡的华光,隐隐间有神圣之意,一眼看去,竟让人心生自卑,不敢久视。

  此人,正是当今大秦帝国皇子,也是八公子之一的飞羽公子,秦羽!

  能与其相提并论,风采不逊色他的,在凌霄剑阁中自然只有一人。

  正是最近锋芒毕露,名震大秦的白黎轩,或者说圣体白黎轩。

  大秦帝国根骨第一人,甚至在南华古域,都算是凤毛菱角的存在。

  其破关而出后,便石破惊天,以惊人之势崛起。

  如今,已然有玄武九重巅峰的修为,身上剑意更是强的可怕。伫立在平地之间,就如一柄锋芒肆意,光芒耀眼的利剑,直刺人心,寒芒凛冽,让人心颤。

  “殿下,自从欣妍苏醒后,您已经来过两次了,算上这次应该是第三次了。”

  白黎轩看向秦羽,略显诧异的道。

  他深知对方心高气傲,很少为一件事,亲自出面两次。

  能够让他如此上心,只怕图谋不小。

  传闻中,说是这大皇子看上了欣妍师姐的美貌,可白黎轩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欣妍师姐的美貌自不必说,凌霄剑阁第一美女,天生媚骨,风情万种。可性格刚烈,杀伐果断,玫瑰带血,更添风采。

  不知道是多少人,心中暗恋的女神。

  除了本宗外,大秦帝国内的追求者,向来不少。

  可惜,不仅没一个入得她眼,甚至稍有轻薄者,便会死在其剑下。

  如此难以征服的女子,对大皇子来说,确实有些征服欲。

  可白黎轩,不太相信因为对方,并非是沉迷女色之辈,何况以他的地位,想要美女实在太过轻而易举。秦羽淡淡一笑,轻声道:“意料之中,此事若真轻易办成,反倒让我有些不安了。还有,叫我秦羽便好,你我之间,没必要太过在意大秦的身份。早晚会走出这大秦,去往更广阔的天空,大秦帝国的身份和

  地位,不过浮名罢了。”

  顿了顿,秦羽想起什么,看向白黎轩到:“还有不到两月,龙门大比就会开始了,你觉得自己,有多大机会获得名额。”

  提及龙门大比,白黎轩脸色显得有些凝重起来,沉吟道:“以我现在的实力,与八公子相比,倒是还差些底蕴,胜算不大,最多四成。不过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到时候,就未必了。”

  “你倒是挺谦虚。”

  秦羽笑了笑:“你拥有圣体,时间永远站在你这边,一月之后确实难说。不过,我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流觞,不会参加年底的龙门大比了。”

  “此事当真?”

  白黎轩神色微变,略显诧异的道。

  这可是天大的事,若属实的话,只怕早已传的沸沸扬扬。

  “千真万确。”

  秦羽沉吟道。

  “他年龄超过二十五岁了?”

  “怎么可能,他比我还小一岁,这家伙的心思,我是真猜不透。但不管如何,我可以确定,他确实不会参加年底的龙门大比了。”

  公子流觞,上届龙门大比的榜首。

  也是击败他秦羽的人

  秦羽对此人,讳莫如深,十分忌惮。年底的龙门大比,也存着一雪前耻的心,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不给他这个机会。

  无形之中,让他轻松了许多,可也略显失落。

  对白黎轩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八公子少了一个参战,于他而言,即便不与公子竞争,也能获得一个名额。

  就算再给他一月时间,对战公子,他胜算也不会太高,最多五成。

  可如果换成其他人,那他至少有八成胜算。

  白黎轩若有所思,沉吟道:“如此来说,确实有机会同殿下,一起参加群龙盛宴了。”

  “走吧,陪我去珞珈山。”

  二人光芒耀眼,附近有不少剑阁弟子,都注意到了两人动向。

  难免,心生疑惑,略显不解。

  其中有两人,脸色却显得颇为难看,却是林秋杉和林焉两姐妹。

  “姐,如果父亲从王氏宗族得到的消息不假,这大皇子是要把欣妍师姐逼上绝境。”

  林焉瞧着两人的背影,眼中闪过抹浓浓的愤慨。

  “是又如何,他是大皇子,大秦帝国中谁敢和他作对?”

  林秋杉苦涩一笑,十分无奈。

  “不行,这消息无论如何,我都得通知林大哥。”

  林焉想到什么,若是林云在不知情的情况,就发生此事,他肯定会后悔终生。

  “你这丫头,擅闯思过崖,可是死罪!况且,你也上不去。”

  林秋杉脸色微变,出言呵斥道。

  “死就死吧,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试。”

  林焉眼中闪过抹决断,可刚要有所行动,却被林秋杉强行制止。

  擅闯思过崖,可以被当场斩杀,守关的执事可不会顾忌她的身份。

  林秋杉不敢让她冒这个险

  珞珈山上。

  秦羽和白黎轩,并肩而行,沿途所过。珞珈山弟子,对二人都没什么好脸色,尤其是大皇子。

  只是顾忌两人的身份,没法发作。

  二人自然是毫不在意,半响,就来到了欣妍所居住的院落。

  “黎轩替我守着,不准任何人靠近。”

  “小事。”

  白黎轩神情冷峻,平静的说道。

  秦羽推门而入,院中有佳人正在舞剑,剑身绽放着血光,剑光挥舞。犹如一朵朵血色玫瑰,在风中绽放,一闪即逝,冷艳孤傲,风姿卓越。

  “好剑法。”

  秦羽微微一笑,拍着手轻声赞道。

  “滚!”

  早已察觉到他的欣妍,收剑归鞘,没有转身。

  “欣妍,没必要如此绝情吧。小时候,你我交情也算可以,说你我青梅竹马,也不算过分。”

  面对欣妍颇为难听的呵斥,秦羽不以为意,淡淡的笑道。

  “青梅竹马?呵呵,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别逼我对你出手!”

  欣妍声音颤抖,似在压抑某种愤怒和杀意,握剑的手都在颤抖起来。

  “你不会对我出手的。”

  嗖!

  秦羽身形一飘,出现在欣妍的前方,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从容不迫。

  “我很少为了一件事,重复三次,唯独对你破例。欣妍,说起来,你我本来是有婚约的,若非当年变故,你我如今”

  秦羽面带笑容,慢悠悠的说道,欣赏着对方冷艳精致的面容,和曼妙多姿的身材。

  “住口。”

  欣妍手握在剑柄上,浑身杀意散发,可终究没有拔剑。

  非是不敢,而是不能。

  瞧得对方身上的杀意,秦羽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冷然道:“我以为你是聪明人,没想到还是想不通,我能求你三次,算是给足了你面子。等到你来求我的时候,我可就未必如此好说话了。”

  他观察着欣妍脸上细致的神色变幻,冷笑一声,继续道:“想死?想死自然容易,可死了就能一了百了?你不想想,你夜家被发配到边疆充做军奴的族人,也总得想想,自断玄脉关在思过崖的林云吧?”

  “你若是敢伤小师弟半根头发,我和你没完!”

  欣妍一怒拔剑,剑尖直指对方,浑身寒意吓人。

  “呵呵,如果你不愿意,可以尽情来赌我敢还是不敢?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

  秦羽淡然一笑,经过其身边之时,冷然道:“欣妍,你觉得自己还有选择的机会吗?没有了,除了答应我,你没有任何其他选项?”

  欣妍闻言微颤,心中被狠狠刺痛。

  大哥死了最后的希望覆灭,她确实没得选择了。

  无论她装的如此坚强,都没法掩饰心中的痛楚和无助,这个男人早已布好了局。

  “夜欣妍,好好想想吧,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三天,我只给你三天,三天之后,后果自负!”秦羽彻底摘掉伪装,将要出门之时,阴森无比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