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三百七十七章 最后的赢家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三百七十七章

  荆绝的现身,无论是林云还是水无痕,两人都没有什么意外。(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对方出现之时,交手中的二人,都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只是交手,正在关键时刻,都腾不出手来。

  两人都没拔剑,很大不一部分原因,也是顾忌荆绝的存在。

  眼见着水无痕被伤,暗中的荆绝,改变注意提前现身。

  如他所言,大秦帝国中,找不到第二个能与林云媲美的后起之秀。兼修龙虎拳和龙象战体诀的同时,还有一手堪称致命的剑术。

  几百年来,帝国天才翘楚,层出不穷,从未间断。

  龙门大比的舞台上,从来就不乏光芒耀眼的主角。可没有一个,是完全没有,没有一个能像林云这样,兼修如此多的武学,还能修炼到如此高深的境界。

  无论是龙虎拳又或者是龙象战体诀,精通一门,就便可在帝国内横行无忌。

  可林云,两者兼修,配合自己的剑术,竟然走出一条前所未有的路来。

  荆绝心中有些忌惮了,忌惮对方,真正成长起来后,所带来的恐怖压力。

  他已得到宝刀,对九层中的宝剑,并不太渴求。

  与之相比,他更在意,在这第九层中将林云直接除掉。宝剑的归属,刚好可以狠狠的勒索的水无痕一笔,如此计划,一箭双雕。

  眼下,也是他现身的绝佳时机,水无痕没有拒绝的理由。

  的确如他所想,眼下已经受伤的水无痕,无论他如何心高气傲,都得接受。

  “你出现的可真是及时。”

  水无痕颇有深意的看了对方几眼,自嘲一笑,随即道:“我接受你的帮助。”

  嘭!

  大殿中,荆绝率先发动攻击,身形闪烁间。他体内真元与煞气凝聚,迸发出一柄孤傲的血刀,血色惊鸿,一闪即逝,朝着林云飞了过去。

  “希望你两都不要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

  林云眼中闪过抹怒意,他很少动怒,可眼下却是真的怒了。

  无论是这荆绝还是水无痕,都有与他媲美的实力,在这九层中竟然联手对付自己。

  很好,那今日这一战,也别怪他剑下无情了。

  一念间,半步先天剑意呼啸而起,浑身锋芒之气。宛若绝世宝剑夺鞘而出,冷漠无情,残酷而血腥。

  慕修寒杀的人多,可死在他林云剑下的宵也不计其数。

  别当他林云,真的没脾气!

  “剑!”

  招手间,林云握住背后匣中弹出来的葬花剑,血脉相连的感觉弥漫心间。磅礴真元灌注下,拔剑出鞘,寒芒凌冽的剑身,瞬息间就将斩在飞来的恐怖刀刃上。

  嗤嗤!

  金石断裂声中,这一剑之威强大无匹,将这煞气与真元凝聚的血刃,当场斩碎。

  还未完,残余的剑势,呼啸而去。

  荆绝一掌震碎后,脸色微变,脚步向后腿上整整退上三步。

  这林云的实力,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上几分。

  “水无痕,没必要在防着我了,你的烟云剑法再不出,我怕你没机会再出了。”

  荆绝神色冷漠的说道,说话的同时,浑身煞气混合着真元轰然爆发。笼罩在他身上的血色煞气,凝聚成一柄锋利的长刀,血色煞气中蕴含着绝情绝恨的冰冷气息,一眼望去令人心惊不已。

  “如你所愿,烟云四起!”

  水无痕手中陡然多出一柄长剑,浑身剑意外放,拔剑出鞘中。茫茫剑意,衍化成无边烟云,人影一分为四,每一剑落下都有九道真真假假,又如烟云飘渺的剑芒。

  一时间,他浑身剑势如云,连绵不止。看上去,就像是无止尽的剑芒,化作茫茫云海,从四方汇聚,铺天盖地朝着林云扑了过去。

  这一剑之强,将烟云剑法的精妙之处,完美呈现出来。

  轰!

  荆绝同样没有留手,他在煞气凝聚到巅峰之时,拔刀出鞘。

  只见一抹磅礴霸气的血色刀光,带着诡异而邪恶的气息,混在水无痕的茫茫剑势中,朝着他林云笼罩了下来。

  一时间,两人各自施展杀招,没有丝毫留手,朝着林云杀了过去。

  场面凶险之极,无论是谁,深处其中,都会感到一丝绝望。

  长发张扬中,林云紧紧握住手中之剑,此时此刻,他心无旁骛,所思所想所虑,只有手中之剑。

  向剑之心,生死无畏!

  半步先天剑意,被他催动到极限,紫色剑芒弥漫全身。剑身挥动之剑,水月剑势,化为寒光凌冽的剑芒,迎着漫天落下的云海,和笼罩下来的血光,尽情宣泄。

  锵!锵!锵!锵!锵!锵

  火星四溅中,兵刃交接之声,连绵不止。惊心动魄的交手,就好像是滔天骇浪伴随着狂风暴雨,一刻都没有平静过。

  激烈而残酷的恶战,整整持续了半刻钟,半空中真元激荡,剑气纵横,刀光不知,鲜血四溅。

  忽然

  林云眼中精光一闪,浑身上下陡然凝聚出,一道勾勒着古老龙象的紫色战铠。

  战铠现身,将其完美包裹其中,不闪不避,硬生生扛住了荆绝的一刀。

  咔擦!

  血色刀刃威力惊人,一刀之下,竟将这战铠劈的四分五裂,炸开无数裂缝。

  可这一刀,终究是没有伤到林云,荆绝自身也被震了回去。

  皓月之光!

  林云趁此机会,手腕一抖,剑光荡碎连绵云雾。将藏在云海的水无痕逼了出来,他的剑仿佛算准了一切,几乎是对方刚刚逼出身形的瞬间。

  一抹皓月般的剑光,闪电般轰向水无痕。

  “该死!”

  水无痕脸色大变,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有些没法反应过来。此剑必中,中则闭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让自己中此剑后减少些伤势。

  电光火石光,来不及多想,连挥数剑迎了上去。

  嘭!

  可如皓月般恢弘的剑光,岂是他仓促间,挥出来的剑芒所能抵挡的。他的剑芒,便摧枯拉朽一般轰碎,浑身剑势溃散,月光如火凶猛强悍的将水无痕湮没在其中,犹如滔滔烈焰,燃烧起来。

  率先落地的荆绝,眼中异芒闪过,暗道一声好险。

  还好,这一剑林云是冲着水无痕去的,否则他被震飞的途中,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呼哧!

  水无痕从皓月般的剑势中走了出来,浑身上下,伤痕累累,一身白衣尽数染血,狼狈万分。

  两人看向林云,俱是心惊不已,完全没有料到。

  以一敌二之下,居然还是没有占到多少优势,甚至还被对方给反制了。

  “霜寒万里!”

  可不等他们有所揣息,林云的杀招,再度施展。

  葬花剑在他手中,反手一挥,凌厉的剑芒,犹如暴起的寒风,像是朵冬雪中的梅花一瞬绽放。

  至高至傲,至阴致寒!

  看似轻飘飘的一剑,却携带着雷霆万钧的般寒意,就像是朗朗乾坤下,瞬间进入了雪花飞舞的冬天。

  咔咔咔咔!

  目之所及,剑势所过之处,无一例外,尽数冰封。

  水无痕和荆绝,真元激荡中,各自将兵刃挡在身前。虽未被冰封,可真元触碰到寒芒凌冽的剑势时,刹那间就炸裂开来。各自吐出口鲜血,倒飞出去。

  向剑之心,勇往无前!

  林云浑身气势如火,他双目之中没有丝毫畏惧和胆怯,单手持剑,在大殿中狂奔起来。

  砰砰砰!

  奔走之间,茫茫剑势,犹如涌动的江河化作一抹巨浪,呼啸而去。

  落地的水无痕和荆绝,在这滔天巨浪面前,被逼迫的呼吸都为之困难起来。

  有些艰难的抵挡着,咬牙支撑中,信心在一点点崩溃。

  一剑凌九天,一剑扫**,一剑荡八荒,一剑斩浮云。

  浮云九天,八荒**!

  没有给对方丝毫侥幸,狂奔中的林云,浑身绽放起无尽的霸气,将霸剑祭了出去。

  嘭!

  璀璨如日,刺眼夺目的剑光,将对方最后的信心击溃。二人几乎被剑芒,斩成两段,胸前肋骨尽断,五脏六腑炸开裂缝,重创在地,沉重无比的踹着气。

  两人手中同时出现一枚玉简,可就在二人,将要握住之时。

  看到抹冰冷的目光,顿时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捏碎玉简的动作停了下来。

  “想走?也不是不可以,留下你们的储物袋。”

  林云冷笑一声,将他几乎逼到绝境,还想着在他面前从容离去?

  不可能!

  水无恒咬牙道:“林云,没必要做的这么绝,第六层中你师姐和师兄碰到我,我也没有将他二人逼上绝路。”

  说话的当口,水无恒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瓶寒云丹。

  其用意,不言而喻。

  “希望你没骗我。”

  将药瓶招入手中,林云看了眼对方,微微点头。

  水无恒松了口气,捏碎玉简,光芒笼罩中,带着丝浓浓的不甘消失在宝殿九层中。

  “你最好死在第十层中,不要出来!”

  荆绝神色冷漠,将腰间储物袋扔了出去,同时将手中玉简捏碎。

  他储物袋中,有一柄上古宝刀,价值不亚于这九层中的宝剑。

  当扔出去的瞬间,其心口像是被挖开了一口肉,那种失去至爱的痛苦,无法言表。

  “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失望的。”

  林云招手,将对方的储物袋吸到手中,平静的说道。

  寂灭荒原,黑莲阵法中,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现身。

  “荆绝!”

  “水无痕!”

  七绝堡和魔月山庄的长老,顿时便惊呼了起来,看见两人身上可怕的伤痕,脸色都为之一怔。

  久等之下,荒原中,都没有第三道身影现身。

  “只剩下林云了,竟然是凌霄剑阁笑到了最后。”

  毋庸置疑,肯定是剑阁林云,以一敌二,大败水无痕和荆绝,成为黑莲宝殿中最大的赢家。水无痕和荆绝身上的剑伤,足以说明一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