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三百七十九章 镜花水月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三百七十九章

  握剑的右手,微微颤抖,掌心炸裂出淡淡的血痕。(m.K6uk看啦又看手机版)

  长发乱舞中,林云神色凝重,处在前所未有的紧张之中。

  一滴水,竟有如此大的威力。

  他与我一样,也是半步先天剑意,可为何如此之强?

  林云心中震撼不已,这黑衣人一出手,就让他感到手了股窒息般的强横。

  哗啦!

  河面上腾起的水幕落下,水流激荡,河面如波浪般荡漾起来。

  “我来了。”

  黑衣人微微一笑,双臂一展,与莲台中高高跃起。浑身剑意浓缩到极致,深处半空中的黑衣人,散发着如星辰宝石般精致的黑光。

  嗖!

  光芒一闪,黑衣人便落到林云身前,身上黑光陡然爆开。那是浓缩到极致的半步先天剑意,突然间的爆发,就像是一座火山毫无征兆的喷涌起来。

  还未出剑,爆炸产生的威能,便将林云散开的剑势通通碾碎。

  危险!

  不急细想,林云将七玄步催发到极致,浑身上下绽放出璀璨剑光,电光火石间避了开来。

  “躲掉了吗?那试试这一招吧,御领群风!”

  黑衣人闲庭信步般落下,脸上露出抹笑意,随手划出一剑。

  轰!

  顿时,一抹剑芒,携带着群风怒吼之势,像是头游龙狂啸而至。

  皓月之光!

  落在水面上的瞬间,林云回身一剑,斩了出去。

  河面上升腾起一轮明月,明月绽放出如火般的光芒,凝聚成浩瀚的剑光,迎了上去。

  砰砰砰砰!

  两道强横的剑光,在河面上狠狠撞在一起,爆发出连绵不止的巨响。剑芒激荡中,滔滔水浪,伴随着轰隆声,疯狂暴起。

  “有些能耐,剑如秋水!”

  黑衣人淡然一笑,化为一抹不起眼的鸿光,穿过水浪。

  无声无息中,落在林云身前,一剑刺出。

  铛!

  紫鸢剑诀运转,林云面色冷静,持剑挡住这一剑。

  “亦如寒霜!”

  可谁知道,这如秋水般伊人的一剑,只是佯攻而已。真正的杀招,爆发出惊天寒芒,一剑便将林云震飞出去。

  眼看对方死死盯着自己,只怕刚落下,又要面对黑衣人蓄谋已久的杀招。

  不能让节奏,掌握在对方手中。

  金乌展翅!

  深处半空,将要落下时,林云双臂一展,如金乌般高高跃起。

  “逃不掉的。”

  黑衣人目光微寒,抬手一剑,空中落下的七颗水珠。在这一剑之下,凝聚着锋芒无匹的剑意,连珠炮一般,朝着半空中无处落脚的林云射去。

  铛铛铛!

  林云将身法施展到极限,与半空中,连踏七步。看上就像是,七道残影,各出一剑,将威力惊人的水滴,全都弹了回去。

  行走之间,黑衣人或是侧身,或是扭头,轻松避开这七道水滴。

  嘭!

  水滴落在黑面上,轰然爆炸,与黑面上炸出七道巨大的深坑,四周河水迅猛的灌入深坑中,形成七道直径三丈的漩涡。

  轰轰轰轰轰轰!

  下一刻,七道滔天水柱,如龙般怒吼而起。在黑衣人的身后并列,形成震撼人心的一幕,可黑衣人却是不紧不慢继续朝前走去。

  半空中林云脸上,闪过抹恼怒,这黑衣人真的是不给他活路。

  所走的方向,正是他落地之处。

  半空中的林云气势已尽,无处借力,脸朝下正以流星坠地般的速度落下。

  惊鸿一瞬,剑无虚发!

  电光火石间,林云左手手背上,绽放起璀璨夺目的紫鸢印记,九道紫色剑芒。一闪即逝,几乎是在弹指而出的瞬间,就来到了黑衣人的面前。

  黑衣人眼中闪过抹诧异,连退九步,被硬生生逼入身后九道并列的滔天水柱中。

  弹出的剑芒的林云,眼见他的脸就要在撞在水面上了,一掌拍在了水面上。

  嘭!

  接着一掌之力的反震,林云在空中倒翻一圈,而后与水面上不断旋转起来。

  蹭蹭蹭蹭!

  旋转间,他身轻如燕,双脚并未在水面上激起多少水花。

  等到他稳住身形,手腕一番,葬花剑旋转过来贴在手臂上。林云四下看去,河面上已经凤平浪尽,只有微波荡漾。

  人呢?

  可举目四望,并没见到黑衣人的身影。

  “你终究是要落下来的,滴水穿石!”

  正惊疑不定之际,侧方水面上悄无声息窜出道人影,剑尖寒芒一点,四周寂静无声,仿佛有有水滴从半空中落下。

  嘀嗒!

  当水滴落在河面上的一刻,这一点寒芒,也落在了林云身上。

  咔擦!

  千钧一发中,凝聚出来的龙象战铠,被这一剑点碎,贯穿林云的右肩。

  鲜血四溢,林云被这一剑,震飞数百米。

  落地后,整个右肩剧痛无比,伤口中蕴含的剑意,弥而不散,蚀骨钻心。

  嘴角抽搐几下,林云体会到,他的剑刺在别人身上,是什么样的一番滋味。

  他脸色苍白,看着滴水未沾,仍旧一脸随意的黑衣人,眼中闪过抹绝望。

  “绝望吗?能在我手中撑这么多招,你已经十分难得了。不必自责,你只是遇上了我而已”

  黑衣人双眼微眯,似乎看穿了林云的心思。

  难怪,难怪,这登顶十层已经成遥远到成为了传说。只怕是上来的人,全都死在了此人手中。

  不能放弃

  林云眼中神色渐渐冷静下来,既然是考验,就一定有通过的办法。

  白衣人,既然说他在十层等我,肯定有战胜对手的手段。否则,他当时对我说的这番话,就毫无意义了。

  “我的确有弱点,只是在你死之前,肯定是找不到的。所以,无论他对你说了什么,终究是毫无意义。”

  黑衣人十分可恶,又一次看穿林云心中所想。

  无形之中,让人压力倍增,随时都要崩溃。

  林云眼中闪过抹恼怒,可随即想到什么,眉头一挑,笑道:“那你又在害怕什么呢?若真你说的这般,何必与我废话,杀了我便是。我之前的九道剑芒,怕是并未落空吧,让我猜猜,你中了几剑”

  “一剑?”

  “两剑?”

  “还是三剑?”

  一边说,林云一边观察着对方的脸色,笑道:“原来是中了三剑,看来你也并非我想象中的那般无敌,还要靠言语来击溃我的信心。中剑就中剑了,何必掩饰?”

  “呵呵,无论你说什么,都改变不了结局。”

  黑衣人不动声色,轻声笑道。

  “那可未必,我已经想到,你的破绽是什么。之前九层的考验,其实都是为了这一层的考验,白衣人在前面的九层中,已经留下战胜你的秘密。”

  这一次,黑衣人的脸色,终于发生了变化。

  神色陡然阴冷起来,寒声道:“哪有这么容易想到,想骗我你还嫩了点,死吧。”

  轰!

  其身上的剑势重新暴起,原来他真的中剑了,与林云说话,只是争取恢复的时间而已。

  剑势重新暴起的一瞬,眨眼间,就来到林云面前。寒芒凌冽的一剑,直刺林云的右肩的伤口,这一剑刺中,剑意重叠下,半边伤口都会爆掉。

  他知道,林云肉身惊人,不想再给他拖下去的机会。

  这一剑就是要,绝杀林云!

  眼见这一剑就要落下,林云浑身剑势,如云兴起,飘忽不定起来。黑衣人明明,已经锁定林云的一剑,竟然失去了目标。

  稍稍一顿,黑衣人眼中闪过抹冷漠,这一剑还是刺了出去。

  嘭!

  璀璨剑芒在黑衣人剑尖轰然爆炸,寒芒冷冽,刺眼夺目。林云身影轰然炸裂,黑衣人嘴角勾起抹狞笑,残忍而冷酷。

  可眨眼,他的脸色就变了。

  一剑之外,水面上,还有九道残影,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仿佛林云,真的如云一般,扩散了开来。

  “我说过,我已经想到你的破绽,也知道当初那一剑为何没刺中他,最重要的是,我从不骗人。”

  话音落下,九道残影于瞬间重叠,重叠的刹那有月光在林云身上变幻。

  阴晴月缺,风云变幻

  等到林云一剑刺出,云销雨霁,彩彻区明。剑芒如花般绽放,青天碧水,落花与明月同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水月剑法,镜花水月!

  黑衣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残影重叠,镜花水月般的一剑,便将其狠狠刺中。

  一剑,贯穿其眉心。

  “我应该信你的。”

  黑衣人脸上的狰狞之色渐消,露出抹笑意,无声无息,倒了下去。

  结束了吗?

  林云如释重负,吐出口浊气,朝河对岸看去。

  十层的考验,他应该是通过了,不出意外白衣人就在对面的宫殿等他。

  深吸了口气,顾不得身上的伤势,林云朝前走去。

  片刻后,便上到了岸,没有犹豫大步朝宫殿走去。

  推门而入,灯火通明的大殿中央,白色莲台上,白衣人盘膝而坐。

  林云面色一喜,可刚要上前之时,止不住了步伐。

  连台上,白衣人的眉心,有一道血洞触目惊心,了无生气。

  正是他刺出去的那一剑

  想起之前黑衣人的话,林云心中闪过抹一抹惊恐之色,他是云,我是雨。

  可云就是雨,雨就是云。

  无分过错,悲欢离合,本是一体。犹豫片刻,林云还是上前走去,轻轻一碰。连台上的白衣人,烟消云散,只余一瓣青莲缓缓升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