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三百八十三章 死战不休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三百八十三章

  “保护林云!”

  正与四宗长老大战的执剑长老,瞧得冲破剑阵的敌方执事,脸色微变。(k6uk)

  可人太多,终究是八名执事,甩开纠缠后朝着林云冲来。

  而且,这仅仅只是个开始,随着四宗各大长老暴走,将会越来越多的危险涌向林云。

  “宝器吗?”

  “不知道你能发挥出几成的威力吧,若觉得有宝器在手能免死,我看你是想的有点多了。”

  见到林云祭出宝器,八人脸色微变,可随即便冷笑了起来。

  宝器,就算是紫府境,施展起来也不敢说有多少随意。

  林云玄武九重的修为,只怕连宝器一半的威力都难以施展,能坚持多久更是个问题。

  宝器所消耗的真元,可不是玄武境的后辈,所能支撑的。

  “我怕你们不够杀!”

  狂风大雪中,林云神色冷漠,手中赤焰战刃猛的一挥,冷声说道。

  若对方有紫府境的高手,他还会有所顾忌,可若只是半步紫府,那就被怪他大开杀戒了。

  在他玄武七重的时候,就能只配这宝器的近战形态,何况现在玄武九重的修为。

  究竟是谁想多了,很快就会有答案!

  “不知死活!”

  “我看你还能狂到什么时候!”

  “杀了三宗核心弟子,没有人能活下来,今日你小子必死无疑!”

  瞧得林云如此态势,八人心中不由大怒,论实力他们半步紫府,论人数更是林云的八倍之多。不知道这林云,拿来的底气,觉得有柄宝器,就能大杀四方了。

  当下,八人也未大意,各自联手祭出杀招。真元和煞气混合,连成一片,滔天凶焰中卷起茫茫大雪,犹如一座浩瀚的雪山朝着林云镇压了下去。

  “来的好。”

  嘴角勾起抹冷笑,不等这如雪山般骇人的杀招落下,腾空而起,手中战刃三角倒勾狠狠捅了出去。

  嘭!

  有磅礴凶猛的血色气焰涌动,只一瞬,锋利的倒勾便将这茫茫雪山捅碎。

  地上八名半步紫府,脸色顿时微变,赶紧再出杀招。

  “碎云斩!”

  “破山绝!”

  “血影十八斩!”

  “狂焱印!”

  八人各自施展绝学杀招,真元激荡,煞气涌动中,一道道真元凝聚的异象,朝着半空中的林云狠狠落了下去。恐怖的杀招,形成强悍的压迫力,将半空中的飞舞的雪花,尽数震碎。

  “皓月之光!”

  半空中,林云脸色未变,他眼中世界猩红一片。以手中战刃为剑,施展出皓月之光,当即便暴起骇人无比的异象。

  这有宝器祭出的皓月之光,像是一轮血月,恢弘中带着诡异阴森的煞气,让人不寒而栗。

  血月凝聚成一抹剑光,迎着八人的杀招,狂冲而去。

  砰!砰!砰!

  剑光纵横,从天而降,这一抹皓月之光,比葬花剑施展起来,威力更为恐怖。有宝器之威的加持,不仅煞气逼人,威力爆棚,那种充斥全身的力量,让林云隐隐间都有些没法控制。

  噗呲!

  就是一个呼吸的瞬间,血光斩破八人的杀招,以迅雷之势,斩在其中一人手臂上。

  鲜血飞溅中,顿时惨叫不止。

  杀!

  不等他惊醒过来,林云闪电般落下,手中赤血战刃毫不留情的捅了出去。

  其浑身护体真元,和玄器内甲,都在这霸道的一击下,轰然碎涅。

  整个肉身,随之爆裂,炸成一团血雾。

  赤焰战刃的狰狞可怕,尽数显现出来,在林云手中颤动不已。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其他七人都为之一愣,大脑出现了短暂的停顿。

  堂堂半步紫府的执事,怎么说死就死了

  斩!

  没有给这些人惊愕的时间,林云身形一闪,战刃挥舞中,再将一人拦腰斩断。

  “退,退!”

  “赶紧散,这宝器有些诡异!”

  连续两人死亡,让众人如梦惊醒,看见欺身靠近的林云,眼中神色顿时慌乱无比。

  眼前这青衣少年,在他们眼中,犹如恶魔一般可怕起来。

  不该给他近身的机会,可现在醒悟过来,已经晚了。

  杀无赦,斩灭绝!

  林云双目冰寒一片,神色冷漠之极,只将真元无所顾忌的灌入其中。

  从他取出宝器的一刻,就没有给自己留下后路。

  除非他真元耗尽,否则,杀戮将不会停止。

  其余各宗的长老和弟子,瞧得此幕,眼中神色同样是骇然无比。他们作为旁观者,看的更为清切,这林云身上的滔天杀意,实在有些令人震撼。

  更让人不可置信的是,两名半步紫府的高手,说死就死了。

  即便林云拥有宝器,也是在有些匪夷所思。

  有人颤声道:“这家伙是抱着必死之心了,完全不给自己留后路了,这种人当真可怕。”

  “那三宗的半步执事都是邪修,看着煞气惊人,可实则色厉内荏。一道生死之际,立马就现出原形,不过是群贪生怕死之辈。”

  “到底凌霄剑阁的妖孽,将剑客的风骨,完全展现出来了。”

  “唉,如果我辈正道弟子,都有此勇气,平日里遇上邪修,何至于吃亏。”

  大秦帝国散落的邪修,不计其数,寻常宗门弟子一旦碰上,定是凶多吉少。

  为何?

  就是少了鼓气,还未交手,就被对方的煞气吓破了胆。一身实力,能够发挥出五成,都算是难得了。

  风雪中,林云这般视死如归的勇气,一人之力,将八名邪修震退。

  不得不说,实在是振奋人心。

  “春风化雨!”

  “大浪不止!”

  “烟水蒙蒙!”

  “霜寒万里!”

  一路追杀的林云,始终冷静无比,他将水月剑法中的精妙杀招。以手中赤焰战刃,一一施展出来,剩下的六人眨眼之间,又死三人。

  接二连三的死亡,让剩下的三人,完全吓破了胆。

  哭丧着脸,狼狈逃窜,口中呼喊不停。

  铛!

  眼看着三人,就要先后殒命,一抹刀光落下,挡在赤焰战旗上。

  林云只觉得双手发麻,被狠狠的震了回去,落下之后,又爆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抬眼看去,却是七绝堡的一名灰衣老者,身上弥漫着浓浓的威压。

  赫然是,紫府境长老!

  “大秦帝国中也有如此血性之人,老夫还真舍不得杀人,可你必须得死!”

  灰衣老者上前,锋利无匹的刀势混合着紫府境的威力,汹涌而至。

  人还未到,便将林云身上的刀势,尽数震碎。

  太强了

  这就是紫府境强者的实力,比之半步紫府,完全是天差地别,不可同日而语。

  蹭蹭蹭!

  他没给林云揣息的时间,欺身上前,连劈三刀。

  三刀之后,林云嘴角溢出丝鲜血,被狠狠震飞出去。可他在震飞途中,咬着牙,战刃在翻转中以双月血镰,朝前划出一道血色弧光。

  呼哧!

  灰衣老者虽有所反应,可还是退的慢了点,胸前被拉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摸摸了胸前的伤口,灰衣老者眼中寒芒更为阴冷起来。

  铛!

  不等林云落地,他身形爆闪中,一刀将林云手中的赤血战刃,砍得的脱手而出,同时在其胸前留下道可怖的伤痕。

  “哥!”

  欣妍大惊失色,剑阁其余长老,也是脸色大变。

  到底是被对方突破了防线,放出了一名紫府境的长老,还是名狠绝的刀客。

  “找死!”

  正在与敌方执事纠缠的欣绝,脸色一沉,化为一道闪电,惊鸿般杀了过来。

  眼下,剑阁人手不够,很难有长老抽身回援。

  十名剑阁长老,基本都是以一敌三,执剑长老更是仗着霄云剑,以一敌十。

  除他之外,没有人帮到林云。

  想也未想,欣绝便将自身惊雷剑势施展到极致,冲杀而至。

  “又来个送死的吗?”

  灰衣老者冷然一笑,抬手一刀,便朝着这惊雷一剑劈看过去。

  可欣绝的惊雷剑势,显然出乎他的意料,比他想象中的要强上许多。

  一剑之威,将其硬生生震退好几步。

  “想杀林云,先过我这一关。”

  浑身上下电光噼里啪啦的电光,欣绝身上散发出强悍的剑势,冷眼看向对方,丝毫畏惧。

  “半步紫府?”

  灰衣老者明锐的感觉到欣绝身上的气息,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凌霄剑阁还真是人才辈出,若是普通的紫府境,怕是奈何不了你。可惜,你碰上的是我,死!”

  话音落下,其腾空暴起,一刀重重了斩了出去。

  顿时间,雷影爆响,等到刀芒落下,像是一道狰狞而可怕的蛟龙。

  咔擦!

  挡住这一刀的欣绝,退后三步,手中长剑轰然炸裂。掌心溢出,一道道鲜血,顺着剑柄一滴滴落在雪地中。

  “师兄,接剑!”

  不远处,躺着地上,遭受重创的林云,捂着胸前伤口,从储物袋中抛出一剑。

  正是他在九层宝殿中,收获的那柄上古宝兵。

  欣绝眼中闪过抹异芒,不等宝兵落下,人在半空中旋转一圈,将此剑握住。

  可身后的蛟龙般刀芒,如影随形,再度杀了过来。

  顾不得多想,欣绝猛然回身,拔剑出鞘。

  轰!

  剑身光芒大作,上古宝兵中蕴含的凌厉剑势,宛如一尊耀眼刺目的昊日。

  又是宝器?

  奔袭而至的灰衣老者,脸色不由微变,心中却是大骂起来。

  没完没了

  “好剑!”

  手持上古宝兵,半空中的欣绝大笑起来,浑身一剑。便将对方狠辣绝情的刀势,瞬间斩碎,而后得势不饶人,以宝兵之威,将自身惊雷剑法发挥出超越极限的威力。

  锵锵锵锵锵锵!

  九道惊雷曜日般的剑芒,一剑比一剑凶悍,终于将灰衣老者浑厚凝重的紫府威力斩碎。

  等到最后一剑落下,刺在其胸口中,将其重重斩了下去。

  镜花水月!

  地面上伤势稍稍缓和些许的林云,眼中寒芒一闪,手掌在地面狠狠一拍。

  他横空而起,握着剑柄,任由凌厉的雪花拍打在脸上,朝着灰衣老者冲杀了过去。

  “不知死活。”

  灰衣老者还未落地,看见冲来的林云,嘴角勾起抹不屑的冷笑。

  中了他一刀,居然还敢冲来送死。

  可他的笑容很快就凝聚了,半空中林云突然化为九道残影,如云兴起,悄然散开,真真假假中,茫茫剑势飘忽不定,让然无法将其锁定。

  “死!”

  九道残影其侧方重叠,重叠的刹那,有月光在林云身上变幻。

  阴晴圆缺,风云变幻。

  等到林云一剑刺出,云销雨霁,彩彻区明。剑芒如花般绽放,青天碧水,落花与明月同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这一剑,水月镜花,在纷飞凌乱散落的雪花中,绽放出绝美的一面。

  噗呲!

  灰衣老者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便被一剑,劈中咽喉。

  鲜血顿时从脖子中,飞溅而出。

  茫茫风雪中,这强横无比的紫府境长老,捂着脖子,极度不甘的倒了下去。

  等他倒下的一瞬,松懈下来的林云,吐出口鲜血,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起来。似乎比这漫天乱舞的雪花,还要凄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