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三百八十六章 营中夜话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8 04:49:4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三百八十六章

  宝殿十层,因为太过遥远,在大秦帝国的宗门眼中已经成为了传说。

  传说,没有人会不好奇,没有人不期许。

  而眼前的林云,登顶十层,创造了传说,而他们则见证了传说。

  面对众人的目光,林云沉吟半响,才道:“十层中,什么都没有,没有传说,没有宝物,只有一场梦。”

  “一场梦?”

  营中众人,神色都显得有些讶异起来,面面相觑,皆显得有些不解,小声议论起来。

  林云不待众人相问,将他在黑莲宝殿中的经历,以及宝殿十层中的所见所闻,如实道了出来。

  等他说完之后,整个营帐中的剑阁上下,都沉默了起来。

  如果林云说的是实话,宝殿十层,确实空无一物,只有当年那个男人留下的一场梦。

  他早已死亡,他的剑,却还在默默的守着先辈留下的传承。

  诚如他所言,荣耀永存。

  “除了我剑阁的人以外,外人怕是很难接受,宝殿十层没有任何至宝的存在。”

  执剑长老怅然一笑,轻声叹道。

  剑阁以剑立宗,同是剑客,多少惺惺相惜,即便生死相隔,也能对那段遥远的往事感同身受。

  洛锋嘲笑道:“这魔焰宗和其他几宗,只怕很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这十层的莫须有至宝,才对我剑阁动的手。”

  “哼,这帮人也是咎由自取,今日之事,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教训。”

  执剑长老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

  提及此事,林云还是有些愧疚,拱手道:“弟子处事还是有些鲁莽了,给剑阁招了麻烦……”

  只是他话还未说完,执剑长老和其他长老,却都露出了一丝笑容。

  当他不解之时,洛锋笑道:“林云,你怕是还不知道剑阁的作风,凌霄剑阁在大秦帝国行事,甚少退步。祖师爷剑无名有训,凌霄剑阁,以剑立宗,便以剑为人,宁折不弯,宁死不屈。只要这股气在,剑阁哪怕不可避免的衰落了,也不会灭亡,明白嘛?”

  林云为之一怔,触动极大,以剑立宗,以剑为人。

  执剑长老接话道:“今日就算不是你,换做是另外的弟子,剑阁也会一样护着他。今日若是退了,剑阁以后如何在帝国立足。这么多年来,混元宗念念不忘,夺回山门,灭我传承。好几次危在旦夕,都没让其得逞,我凌霄剑阁靠的就是这股气。”

  “明白了。”

  林云点点头,不在多言。

  “嗯,那就先这样吧。不过今日你上交的宝物,太过重大,如何奖赏,我已经做不了主得回宗请教梅护法,才可下决断。”

  执剑长老沉吟道:“你放心,宗门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不急,弟子先下去了。”

  看着林云离去的身影,执剑长老脸上露出丝欣慰的神色,这林云人品确实不错。

  难怪能让梅护法和阁主同时看中,如此多的重宝,说拿出来就拿了出来。

  怕是也存了一分,回报宗门护他周全的恩惠在其中,一群人到底是没有白拼命。

  在场的长老,神色都有些感慨,若换做他们可未必有林云这般定力。

  如此多的重宝,谁敢说自己一点心都未动?

  寂灭荒原中,其他宗门都离去了。

  但凌霄剑阁肯定是没法动身,死伤如此多的情况下,必须休整一日才行。

  如果有可能,休整时间越长越好。

  可此地显然不可久待,只能休整一日后赶紧回宗,免得夜长梦多。

  夜深人静,白天猛烈的风雪,早已停了多时。

  这场雪,来的快,去的也快。

  属于自己的营帐中,林云盘膝而坐,以真元疗伤。

  胸前狰狞的刀身,其实并没有那么致命,真正致命的是伤口中暗含的刀意。

  这刀意中,混合着紫府境高手的真元,十分难以磨灭。

  其中存在着某种,林云在玄武境,难以理解的意志缠绕其中,以他的真元没法抗衡。

  好在,执剑长老替他驱除了其中刀意,不然对他而言十分难办。

  眼下狰狞可怖的伤口,以林云的肉身,不虚三日便可恢复。只是这一战,透支太过厉害,想要重回巅峰,得花上些时间。

  营帐外,有脚步声传来。

  林云睁开双目,却是王争和唐通几名师兄,几人都是来关心他伤势的。

  皆是同门,与他又算相识,没理由不来探望。

  得知林云伤势无大碍后,几人心情便轻松起来,随意闲聊起来。

  聊着聊着,便聊到了白天一战。

  五宗血战,唐通等人入宗这么久,也从未经历如此浩大的场面。

  好在,最终还是挺过来了。

  回头想想,包括林云在内,其实当时都是抱着必死之心在战。

  聊到柳月出现,几人也是颇为感慨,这柳月到底是没有太坏。

  林云思索一番,自己与她结怨颇深,对方也没真的拿神策营来压他。

  说明其,并非真是心思歹毒之辈。

  否则以她的地位,唆使神策营高层对自己动手,其实并非什么难事。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欣妍掀开营帐的门帘,笑吟吟的走了进来,几人连忙起身。

  “师姐,我们再聊柳月,为何关键时刻,会拉剑阁一把。”

  王争倒是颇为实在,大大咧咧的说道。

  唐通面露苦笑,心中暗道,怕是要糟。

  果不其然,就见欣妍笑眯眯的道:“还不是因为咱小师弟魅力大,英雄救美,红颜倾心呗。女孩子嘛,谁不会有那么点小心思,再说咱小师弟,也确实蛮有魅力的。”

  林云哑然失笑,没有多言。

  知道师姐和柳月,旧怨颇多,不会轻易放下。

  “好了,都下去吧,我给小师弟包一下伤口。”

  欣妍眼波流转,轻声笑道,看得出来并没有太过计较柳月的事。

  “好。”

  几人如释重负,尤其是王争,还冲林云眨了眨眼睛,表示抱歉。

  很快,营帐中就只剩下林云和欣妍,两人独处。

  “你自己脱,还是我来脱。”

  欣妍一双媚眼,水波流转,勾魂夺魄,盈盈一笑,那种气势铺面而来,美的让人有些难以招架。

  林云知道,师姐又在逗他了,笑道:“我自来吧。”

  当下也不矫情,将上衣褪下,露出满是新伤的半身。

  除了胸前,那道几乎见骨的狰狞伤口外,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伤痕,是他与其他人交手留下。

  其中有不少,血迹未干,没有结疤。

  欣妍妩媚的脸上,笑容收敛起来,她摊开手,掌心出现一滴幽光闪烁的水滴。这是太阴之水,欣妍师姐的武魂,对疗伤有奇效。

  可不能乱用,一旦用了,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

  没有多言,欣妍先以太阴之水,将林云大大小小的伤口洗上一遍。

  然后取出侵泡过灵液的纱布,小心翼翼的给林云包扎,神色认真,一丝不苟。

  说起来,欣妍也是凌霄剑阁,公认的第一美女。

  她天上媚骨,身材曼妙,即便一言不发,也有莫大的魅力。定力稍稍不足,便让人难以保持,想入非非。

  可眼下,她在身前身后忙活着,吐气如丝,幽香入鼻。

  林云心中却没有多少杂念,也无**,并非他是圣人。

  只是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欣妍姐和他之前的情感,并非恋人,而是亲人,类似姐弟却比姐弟更深一些。

  他很珍惜这份情谊,若能容许,希望能一直保持下去。

  “欣妍姐,那柄上古宝兵,我原本打算送给你的。不过看师兄,用着顺手,便当场给他了。”

  两人的沉默,多少有些尴尬,林云挑起话题。

  欣妍随意笑道:“呵呵,一样一样,他的剑反正会守护着我,姐不心疼。”

  “不过,我看师兄,似乎并没有很开心的模样,是他另有宝兵吗?”

  “呵呵,装的。在你面前,多少得有点师兄的样子吧。我来的路上,见他正在舞剑,看到我之后赶紧藏了起来。我当时没在意,现在听你说起是打算送给我,怕是担心我给他抢了过去。”

  欣妍笑吟吟的道,“别看我哥一本正经的,其实心眼多着呢,我能和他抢嘛,你说我是那种人吗?”

  林云笑了笑,“自然不是。”

  “我也觉得,不过你以后还是得我送一柄,不然我说不定哪天真的会抢了过来。”

  “成。”

  “答应的太快,不好玩。”

  欣妍掩嘴一笑,而后伸出青葱玉指,在林云眉心一点。

  脸上露出柔和的笑意:“好了,小家伙,你先好好睡一觉吧。”

  不待林云有所反应,轻柔的幽光在欣妍身上绽放,一股暖意顺着师姐的指尖,涌入林云全身。

  顿时间,浑身上下本来一动就痛的伤口,全都消停下来。

  身体前所未有的放松下来,困意从四面八方涌来,师姐笼罩在光芒中的模样,渐渐模糊。

  林云闭上双目,缓缓的倒了下来。

  欣妍收回手指,身上光芒消散,脸色略显苍白,瞧着熟睡中的林云。

  神色恢复到平日的清冷模样,替他将被子盖上,凝实着熟睡中的那张脸许久。

  确定他真正入睡后,才缓缓离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