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三百九十章 只问手中剑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9 16:19:45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第三百四十章

  突如其来,欣绝在众人面前的生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

  眉心处涌出的鲜血,一发不可收拾,顷刻间便在那张苍白俊秀的面孔上占满了一半。

  “哥,你别吓我……”

  欣妍哭红双眼,声音颤抖,疯了一般擦拭着欣绝脸上的鲜血。

  可无论怎么去擦,鲜血都无法拭净,如花一般,凋零不止。

  林云心中顿时就空了,难言的苦涩堵在喉咙,让他窒息无力。平日里波澜不惊,总有锋芒藏匿,如星辰宝石的双目,此刻黯然无神。

  嗖!

  执剑长老和洛锋长老,闻声而至,瞧得此等情况,脸色轰然大变。

  “这……”

  洛锋声音颤抖,无法相信,眼前所能看到的这一幕。

  前一刻,他还沉浸在欣绝掌握先天剑意的喜悦中,下一刻,就看见对方气若游丝,生机不断散去。

  完全没法接受,他与欣绝不止是长老和弟子的关系,还有很多渊源在里面。

  想到曾经,答应其父的嘱咐,眼眶顿时就丝润了。

  “执剑长老,救救我哥,救救我哥……”

  瞧见执剑长老,欣妍眼中涌起一丝希望,不断哀求起来。

  可执剑长老面露难色,他的手从欣绝的脉搏上离去,神色无奈,摇了摇头。

  “呜呜呜,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欣妍放声痛哭,妩媚冷艳的容颜,哭的让人心碎不已,就像是暴雨林落下的一朵鲜花。

  本来对生死颇为看淡的欣绝,瞧得欣妍此番模样,显得无比着急起来。

  他挣扎着起身,想要如往常一样,将妹妹抱在怀里。

  “夜欣妍,你别哭……”

  可刚刚动到一半,便无力的倒了下去。

  “师兄!”

  “哥!”

  众人大惊失色,连忙围了过去,将欣绝重新扶了起来。

  可他已无力的闭上了双目,悬停在半空中的手臂,犹如树枝一半左右挪动,似在找着某人。

  “哥,我在这。”

  欣妍伤心欲绝,将这手紧紧握住,放在自己的脸上。

  感受到脸颊上的温度,欣绝惨白的脸上,浮出一抹笑意,生机荡然无存。

  “哥!”

  欣妍撕心裂肺的哭喊起来,可无论怎么哭喊,欣绝都没法在回应她了。

  噗呲!

  悲痛欲绝中,欣妍气血紊乱,急火攻心,吐出口鲜血,晕死了过去。

  “还有希望,还有希望……”

  慌了神的林云,忽然间想到什么,神情大动,上前一把将欣绝的身体抱了起来。

  如此举动,让众人大惊失色。

  “小红!”

  正惊疑不定中,林云怒吼了一声,声震八方。声音中,蕴含着无限悲伤和惶惶。

  哒哒哒!

  山林中,一道血色身影,化为闪电窜了过来,血龙马狂冲而至。

  顾不得许多,林云抱着欣绝,翻身上马,在山林中狂奔起来。

  尘埃滚滚中,眨眼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林云这是要做什么……”

  洛锋长老眼中闪过抹忧虑,担心林云会做一些傻事。

  “由他去吧,或许那个人真的会有办法。”

  执剑长老神色哀思,略显无力的说道。

  他身位坐镇的执剑长老,保护欣绝和林云,责无旁贷,欣绝之死,和他脱不了关系。

  其内心深处的自责和痛苦,没有人能想象的出。

  “他去什么地方?”

  “除了葬剑林,还有什么地方,照顾好欣妍,不能让她出现一丁点的事,知道吗?”

  葬剑林!

  洛锋长老眼前一亮,如果林云真能赶到葬剑林,或许还有些希望。

  可此去葬剑林,即便以血龙马的神速,至少也要七天时间。

  七天之后,真的还有希望?

  “小红,快一点,快一点。”

  奔走在寂灭山脉中的血龙马,已将自身速度,提升到了极限。

  它如平地疾飞,化为一抹幽灵,四蹄燃烧如焰。它虽平时不太正经,可与林云相处如此之久,不说心意相通,多少感受到林云的情绪。

  眼下林云的情绪,是它从未碰过的,那种悲伤和悔恨,让它拼劲全力奔跑。

  轰隆隆!

  地面在它强劲的马蹄下,轻微颤动起来,它顶着一根根撑天古树,恨不能将它眼前所有一切尽数撞断。

  快点,快点,快点!

  血龙马心中怒吼,头一次,恨自己,恨自己为何不能再快一些。

  如此狂奔之下,眨眼间,就是四天四夜,不眠不休。

  林云眼窝深陷,当帝都皇城出现在视野中时,目中顿时闪过抹灵光。

  “冲过去!”

  没有理会城门的守卫,血龙马化为一缕青烟,狂冲而去。

  等到城门守卫惊醒过来之时,早已消失在这几人的视野中,朝着外城一片僻静的湖区赶了过去。

  “小红就快到了,麻烦再快一些。”

  林云双目布满血丝,嗓子都沙哑了,可浑然不知,他只感受到身后的欣绝又冰凉了一些。

  内心深处的痛楚和焦急,再度较重。

  一路上,他催促血龙马,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嗓子都快喊的没有声音了。

  原本七天的路程,硬生生只用了四天,赶了过来。

  瞧着眼前水雾茫茫的湖面,小红发出一声嘶鸣,咬紧牙关冲了过来。

  蹭蹭蹭!

  它体内深藏的那一丝真龙血脉,彻底燃烧起来,在湖面之上狂奔起来。

  如此大的异响,自然早就惊动了此地的主人,原本布置在水面上的阵法,无影无踪。

  血龙马没走多远,湖面上蒙蒙水雾,便消失不见。

  岸边,一名蓑衣老者,眉头紧皱,凝重的看着这一人一马。

  “十三爷,帮我救一人!”

  林云翻身下马,跪在地上,重重磕了一头。

  “起来说话。”

  十三爷一招手,将欣绝放置在了石台上,目光落在欣绝冰凉的身体上时,眼中闪过抹异色。

  其一言不发,沉默着走了过去,伸手贴在欣绝的眉心。

  噗呲!

  片刻,一枚手掌长的银针弹了过来,晃动一声落在地上。

  瞧得这枚修长的银针,十三爷中闪过抹,不着痕迹的杀意。

  还没完……

  十三爷翻手一招,欣绝身体的其他部位,一枚枚银针同时出现。

  加上已经落在地上的银针,细细数去,刚好八根。

  林云脸色哗变,满是血丝的双目中,涌出无限杀意。

  王琰!

  这些银针,本来该射在他身上的,可却被欣绝师兄挡了下来。

  看着地上散落的银针,林云心在滴血,很难想象出,当初中了这些银针。

  欣绝师兄,承受着何等的痛苦。

  “这是什么?”

  林云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上前,想要将这银针捡起来。

  “别动!”

  十三爷转身冷喝道。

  “这是血雨银花针,十分歹毒的一门暗器,有剧毒,天机门制造的秘宝。当年天机门擅长机关傀儡暗器毒药,堪称左道第一宗门制霸天下。无论正邪两道,都畏惧无比,谈之色变,后来被联手灭掉。”

  十三爷沉吟道:“可还是有些歹毒的暗器,被人暗中保留了下来,可想要获得天机门的暗器难度极大。不说大秦帝国,就连南华古域,都很少出现天机门的暗器了。”

  林云心中一怔,这幕后之人的手笔,还真是大。

  不过他眼下,更关心另外的事,“师兄,还有救吗?”

  十三爷神色黯然,摇了摇头:“这血雨梨花针的毒,是专门针对玄武境翘楚,紫府境的真元已经产生质变,并不畏惧此毒。可玄武境,中则必死,毒素渗透在血液中,流经五脏六腑,顷刻间就能要人性命。”

  他有句话未说,如果能早三天,或许以他的实力可以将毒素逼出来。

  可,看林云眼窝深陷,脸颊干瘦,不用猜就能知道他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

  只怕度日如年,痛不欲生,都没法形容。

  “没救了嘛……”

  最后一丝希望破灭,林云眼中神色,顿时了无生气。

  一瞬间,感觉心都被掏空了。

  没有言语,能形容他此刻的悲伤和无奈,如果可以,他宁愿死的是自己。

  看着躺在石台上的欣绝师兄,林云脑海中,回想起了许多往事。

  想起自己初入凌霄剑阁,九星争霸结束后,师兄出手救下自己,震退王琰。

  血骨森林中,再见师兄,他与四公子同时现身。虽无公子之名,可一身风采,却丝毫不逊色这些公子。

  他是欣妍的大哥,也是自己的师兄,好几次对自己出手相救。

  画面变幻,他又想到了欣妍姐,想起了欣妍姐绝望无助的哭声,心莫名的痛了起来。

  时间流逝。

  林云枯坐在石台边,不眠不休,不吃不喝,滴水未沾。

  十天后,竹楼中走出来的十三爷,石台上欣绝仍旧安静的躺着,可旁边便空无一人。

  十三爷脸色微变,目光一扫,在湖边看见林云的背影,才稍稍松了口气。

  缓缓挪步,走了过去。

  “十三爷,你说这世上,为何总是好人不长命。”

  不等十三爷开口,望着水雾茫茫的寒湖,林云自语道:“这十天来,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想通了,这问题其实没有答案。也不需要去想,更不该在此地闲坐,我只需要顺着本心去做便可以了。”

  “可如你所言,这件事没有任何证据留下,就算猜到是谁,凌霄剑阁也不敢贸然动手,也不会站在这你这边。”

  十三爷沉吟道。

  “所以,我该走了。”

  林云转身,神色平静。只是平静中,多了一股让人心悸的寒意。

  红尘俗世,有太多的束缚和规则,年纪越大,想的则越多,想的越多,越不敢动。

  身居高位,怕牵一发而动全身,无法说清对错,无法说清道理。

  可人死了,总得有人负责,并不需要想太多。

  趁我容颜未老,年少热血仍在,不理红尘俗世,只问手中之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