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三百九十四章 阁主发话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三百九十四章

  白霆身后,诸多犹豫不决的长老,见到洛锋后都松了口气。(M.K6uk看啦又看♀手机版)

  以他们的本心来说,根本就不愿意掺合林云的事。

  “参见洛锋长老。”

  几人连忙上前,拱手行礼。

  长老殿中除了殿主以外,就属白霆和洛锋地位最高,二人地位相当,权力一致。

  “洛老鬼,这人连杀九名宗门弟子,又当众打伤老夫,你还要包庇他吗?”

  白霆脸色苍白,擦干嘴角的血渍,死死盯着洛锋,咬牙切齿的说道。

  “啧啧,白霆你身位紫府境长老,竟会被一名弟子重伤,我不信倘若真是如此,只能说明你实力下降太多,已经不够资格担任长老。”

  洛锋摸着胡须,冷声笑道。

  “你!”

  白霆闻言顿时怒极,气的他颤抖不已,有些说不出话来。

  半响,狠狠的甩了下衣袖,冷冷的道:“好,此事不提。那他连杀九人,当众斩杀王琰之事,你有何话要说?”

  “杀人是真,可其中缘由,你弄清楚了?这事,还轮不到你来定夺,如果林云是出于自卫才错手杀了对方,何至于定他死罪?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当众斩杀林云,是何居心?”

  洛锋冷着脸,咄咄相逼道:“难不成,这事你也牵扯其中,想斩杀林云,撇清自己的嫌疑?”

  见对方巧舌如簧,争锋相对,反过来将自己打成了嫌疑犯。

  白霆气的想要吐血,他算是看明白了,这洛锋就是过来死保林云的。

  “呵呵,洛老鬼,凭你说一千道一万都没有用。这人,你是保不住的,给我带走,有何缘由,严加拷问,一问便知!”

  白霆板着脸,冷声说道。

  “谁敢!”

  洛锋大步上前,冷声喝止道。

  两人争执不下,各执一词,倒是让林云缓了口气。

  孤星盟驻地。

  一座山峰上,正遥望霄云广场的大皇子秦羽,摇了摇头道:“这林云,怕是死不了了”

  在他身旁,还有好几名外宗弟子,无一例外俱是玄武十重的核心弟子。

  全都排在大秦帝国的第二序列中,这些人都是大秦帝国年轻辈中,都是仅次于八公子的存在。全都有能力,在年底的龙门大比中,冲刺前八。

  如果林云在此,其中一人,他甚至不会感到陌生。

  是玄天宗韩岗,琼台公主宴中,其与欣绝交手,惜败一招。

  这些人,或是来自玄天宗,或是混元宗,或是秦天学府,又或者是魔月山庄。

  身份不已,可在秦羽眼中,这些人只有一个身份,青玄会成员。

  青玄会,皇室用来笼络分化各宗天才弟子的秘密组织,到了秦明手中,已经发展到十分之庞大。

  四大宗门无一例外,都有被暗中渗透,许以重利。

  今日,他们本是随秦羽前来道贺突破圣体的白黎轩,却没想到看见如此一出大戏。

  眼中神色,都闪过抹一抹惊愕。

  宗门越大,规矩越严。

  各宗鼓励竞争,宗门大都不禁打斗,可严禁杀人。杀人无论是在魔月山庄,还是玄天宗,杀人都是死罪。

  可眼下,这林云连杀九人,甚至连王氏宗族的嫡系,都当着长老的面给杀了。

  尤其是那句,杀人不悔,更是震耳欲聋。

  在这群人身后,还有一人,一袭白衫,长发劈散,随风摇曳,洒脱不羁。修长的身影,双手负在身后,飘渺出尘。

  丰神俊朗的容貌,配着眉宇间的锋芒,气质如剑,温润如玉。

  他只有玄武八重的修为,可站在一群人玄武十重的核心弟子身边,无人能掩盖他的风采。

  甚至,比起有公子之名的大皇子秦羽,都丝毫不逊色,犹有过之。

  他白衫如洗,由内到外,身上似乎散发着一层若有若无的光芒。给人纤尘不染,圣洁污垢,灵动出尘的感觉,像是一柄飘逸的利剑,浮在滚滚白云中。

  毫无疑问,此人就是以后天之境突破圣体,让五彩祥瑞连落三天,如今再度名震大秦的白黎轩。

  眼下,他的目光落在,霄云广场上的林云身上,波澜不止,平静如水。

  大皇子秦羽回身笑道:“黎轩,听说此人与你有旧怨?”

  “谈不上,我早已忘记此人,孤星盟的师弟与我说起后,才好不容易想起来。只是有些意外,当年被我逼下阴风涧后,这人竟然还有胆量跑来凌霄剑阁,莫非想找我复仇不成?”

  白黎轩嘴角勾起抹淡淡的笑意,略显不屑。

  秦羽点了点头:“这样最好,此人性子刚烈,处事极端,注定长远不了。你不同,早晚都会走出大秦帝国,有更广阔的天地和舞台,没必要在这小角色身上耗费太多心思。杀人不悔?笑话罢了”

  与此同时,剑阁四大护法,梅兰竹菊、七大执剑长老。

  紧急汇聚在宗门大殿,脸色都显得不太好看,尤其是端坐在首位的梅护法。

  毋庸置疑,宗门高层齐聚,所商讨的焦点,自然是林云了。

  可商量来商量去,都没有谁做出决断。

  “梅护法,这林云违反宗门铁律,按令当斩。可终究是有功与宗门,他从魔莲秘境带出来的宝物、妖丹、武学残本、秘宝,可以说剑阁历史上,无人能及”

  说话之人,名为灼光,乃是随林云一行前往魔莲秘境的执剑长老。

  其对林云印象颇深,眼见争执不休,四大护法都没有表态。

  鼓起勇气,想将林云保下来。

  可话还未说完,就有其他执剑长老质疑道:“可也不能因此连杀九人吧,事前也未禀报我等,等于无视宗门。若不重处,我怕难定人心,这口子一开,以后再想立规矩就难了。”

  又有执剑长老开开道:“无规矩,不成方圆。若以后人人都如林云这般,剑阁岂不是要乱了套,早晚都得衰败。他是天才,也算妖孽,可不能因他一人,就将宗门数千载基业给毁了吧。”

  无论是保林云,还是要处置林云,双方都有各自的理由。

  最终做出决断的,还得是梅护法。

  他内心深处,是倾向于保林云的,可这决定当着诸多执剑长老的面并不好下。

  支持他的只有灼光,其余要么不表态,要么坚持决定重处林云。

  “剑阁林云,犯下必死之罪,但念起有功于宗门,暂不杀他。废其一条玄脉,关思过崖,禁闭两年。”

  可就在此时,大殿内响起一道威严的声音,让在场众人神色都为之肃穆,全都站了起来。

  是剑阁阁主,他未现身,可却宣读了自己的意志。

  当灼光长老,听到要断林云一条玄脉时,脸色当即大变。

  “梅师弟,这责罚由你亲自执行,不可留情,此事就此揭过,不得再有议论。”

  “谨遵阁主之命。”

  话音落下后,几人拱手行礼。

  “梅护法这断人玄脉,几乎是半废了林云,使不得啊。”

  灼光长老神色焦急,终究是没有忍住,沉声说道。

  玄脉震碎,算是对宗门对子弟最严酷的惩罚了,不仅会承受切肤之痛。日后想要重新晋升,难度将会倍增,若意志就此消磨,怕是得因此而废。

  “阁主的话,你我都无权改变。”

  梅护法面无表情,只是内心深处,多少有些不忍。但其实阁主也是保住了林云,没有按照规矩,真杀了林云。

  这惩罚看似严酷,实则还是保下了林云。

  犯下禁令能不死者,剑阁成立以来,只有渺渺数人。无一例外,俱是妖孽翘楚,天纵绝伦之辈。

  从今往后,林云也是其中一员。

  霄云广场上,梅护法随风而落,瞧见依旧争执的白霆和洛锋,眉头微皱。

  “你两再吵什么?”

  洛锋与白霆连忙转身,回头见到梅护法后,脸色皆是一变。

  “启禀梅护法,白霆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前,坚持要斩杀林云,甚至让林云下跪认错。”

  洛锋上前神色愤怒,直言不讳的道。

  “哦?”

  梅护法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落在白霆身上,轻声笑道:“白霆,我等四位护法和七位执剑长老都做不了的决定的事,你倒是替我们省心了,看来只做一个长老,有些委屈你了。”

  “不敢,不敢。”

  明明是在笑,可梅护法的话,却让白霆冷汗直流,吓得哆哆嗦嗦。

  梅护法目光一瞥,看了眼林云身上的伤势,不动神色,冷声道:“你过来,站我面前。”

  白霆不敢反抗,低着头,忐忐不安的走上前去。

  “梅护法,我错了”

  白霆苦着脸,颤声道。

  “何错之有?林云犯了禁令,你要杀他,理所应当啊。”可他话锋突然一转,脸色阴沉到极致,冷声道:“你没错,你只是没将本护法放在眼里罢了,这宗门上下,谁不知道林云是我看中的人?就算犯了天大的错,也是由我来问罪,何时轮到你白霆来指手画脚!

  ”

  嘭!

  盛怒当中,梅护法伸手一掌,拍在了白霆身上。

  “你算什么东西,觉得本护法很好欺负吗?不知死活!”

  恐怖的气势从梅护法身上散发出去,霄云广场上的诸多长老,无不心惊肉跳,瑟瑟发抖。

  已经很多年,没见过梅护法发火了。

  扑哧!

  白霆吐出口鲜血,五脏六腑,在这一掌之下尽数碎裂。浑身上下,撕心裂肺一般的痛,当即倒地不起。

  “护法饶命,白霆不敢了,请护法大人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

  盛怒之下,白霆披头散发,跪在地上,不停的求饶。

  “改过?你既然想要改过的机会,那就去草木峰当十年杂役吧,给我拉下去!”

  梅护法冷着脸,沉声喝道。

  草木峰?

  草木峰杂役,这不就是让他去挑粪嘛。

  “我不要,我不要去草木峰,我不要去挑粪”

  白霆脑海中嗡的一下就炸了,眨眼间,从高高在上的长老,变成草木峰挑粪的杂役,实在让他没法接受。

  可容不得他拒绝,当场就有执事上前,将他拉走。

  梅护法转过身来,目光落在林云身上,看了眼林云的伤势,轻声道:“林云,宗门对你的处罚已经下来了,废你一条玄脉,关思过崖两年,可有什么要说的。”

  “动手吧。”

  林云面无表情,没有多余的话。

  “你后悔嘛?”

  “不悔。我只恨手中之剑不够强,只能杀此一人。动手吧,我谢宗门不杀之恩”林云缓缓闭上双目,平静的等待着处罚降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